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团孟衍生〗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

   (二十一)

  正当两人说话之际,九公焦急的从门口冲了进来。
  “孟先生,孟先生……”
  孟文禄转头看向匆匆进门的九公,“九公,怎么了?”
  九公走到桌前,压低了声音,“龙娜,被绑架了!”
  “什么?”孟文禄猛的从椅子里站起。 “谁做的?”
  九公低下了头,不搭话。
  
  孟文禄见九公不搭话,拿起一旁的外衣穿上就朝外走,九公赶紧跟了上去,史今见状也拿了一旁的外套匆忙套上跟了出去。
  
  三人一起去了现场,遍地的尸体和流成河的鲜血,看的史今直想反胃。
  孟文禄看着现场一片狼藉,微微皱了皱眉,“还活着的那个兄弟一定要看好了!”
  九公点了点头,“已经送到医院急救了,派 了兄弟守着。”
   孟文禄微微转过头,看向了九公,“你觉得这是谁做的?”
  “还用说吗?肯定是榔头!”
  “他还不至于混蛋到这种地步吧?”
  九公冷哼了一声,不说话。
  孟文禄偏过头,眉间忧愁尽显。
  
  
  次日,事实证明昨晚的事确实是榔头所为,孟家向法国领事馆打了一声招呼,巡捕房立刻就下令抓了榔头,去逮捕榔头的是罗老虎,罗老虎自然是不敢对榔头用强的,于是,说了不少好话,好说歹说才把榔头带回了巡捕房,当然这其中也有两个因素,第一是因为榔头不敢惹法国领事馆,第二就是他手里有筹码,所以才会走的那么干脆。
  
  孟文禄收到消息说榔头已经被带回巡捕房,于是立即就去了牢房和榔头谈判。
  孟文禄答应榔头,只要放了龙娜什么都可以答应他。
  但榔头认为孟家就是瞧不起他,孟家欠他的, 所以他根本不肯配合孟文禄,似乎就是要让他为难一样。
  

  孟文禄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是说服不了榔头的,他就像个叛逆期的孩子,你越说不行的事,他越要去做。
  于是,他去找了大姐,希望大姐能够说服榔头,让他放了龙娜。
  但孟文禄将希望寄托于大姐身上终究也是错的。
  大姐是去见了榔头,可是却还是什么都没问出来。
  两人离开时,孟文禄发现门口已经集结了不少洪帮的弟子,看样子,都是来杀榔头的。
  孟文禄叮嘱罗老虎,一定要将榔头安全的送到孟家,罗老虎欣然答应了下来。
  
  
  
   夜里,罗老虎悄悄的将榔头送进了孟府。
  彼时,孟文禄正在九公房间里商量对策,得知榔头被送来后孟文禄立刻推开门出了门朝后院儿而去。
  史今一直跟在他身后,可是快要走进后院房门前时,孟文禄却突然转过了身,截停了史今,“你就别进去了,在外面等我。”
  “……好。”
  
  进门后,孟文禄看着凳子上绑着的人,内心顿时有一股火直往上窜,他当即上去就给了榔头两拳,“龙娜在哪儿?”
   榔头却是吐了一口嘴里的血水,笑的轻蔑,“你不能这样打,你这样打,明天手腕得肿,你得用胳膊的力量……”
  孟文禄面无表情,又是一拳,“龙娜在哪儿?”
  榔头闷闷的笑着,就是不答话。
  孟文禄扯住他的衣领,恨的咬牙切齿,“说,龙娜在哪儿?”
  榔头还是笑着,在孟文禄耳边轻声道,“你终于变得和我一样了……呵呵……”
  
  孟文禄闻言,动作一顿,随后,他朝一边的手下挥了挥手,几人立马上来解开了榔头的绳子,将他架起后浸在了水里,一次又一次的反复折磨后,孟文禄再次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但榔头却还是不肯说。
  就在此时,二姐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让孟文禄出去,说要单独和榔头聊聊。
  孟文禄点了点头,听话的出了房间。
  门外,史今面露焦急的望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待看见孟文禄从里面出来后,他一个箭步就冲到了人前,问道,“怎么样了?”
  孟文禄摇了摇头,“他不肯说。”
  史今抿了抿嘴,看着孟文禄的愁容,心里也跟着有些难受,他试着安慰孟文禄,“别担心,龙娜肯定没事,我们肯定能找到他。”
  
  房间里,二姐此时正拿着枪指着大姐威胁着榔头,发疯一样逼问他,榔头盯着那把顶在他母亲太阳穴上的手枪。痛苦的在椅子上挣扎喊叫着,可是却还是不肯说出有关于龙娜下落的半个字。
  二姐真的要疯了,她疯癫般的嚎叫着抠下扳机。
  “砰”的一声巨响响彻了整栋建筑,门外的孟文禄和史今听到这一声敲响,皆是吓得一愣,四目相对,他们似乎是共同想到了什么,于是两人疯了似得推开门跑了进去。
  
  还好进去后两人发现只是虚惊一场,二姐并没有真的将那一枪对准大姐的脑袋,否则一切都将无法挽回。
  
  二姐开了这一枪后,精神几近崩溃,他跪在了榔头面前,拼命的求他,拼命的求他。
  可惜榔头却红着眼,恨恨的说要她死。
  二姐真的将枪抵在了自己的脑袋上,似乎下一秒就要扣动扳机,孟文禄赶紧蹲下身一把搂住了二姐,握住了她手里的枪,轻声安慰着夺下后又将他慢慢扶起,交给了一旁的史今,“把二姐送回房吧!”
  史今扶住二姐的同时,看了孟文禄一眼,他知道,孟文禄这是在找借口把他支走。于是,他点了点头,扶着二姐慢慢的走出了房间。
  
  
  史今不知道他走之后发生了什么,但既然是孟文禄不想让他知道的内容,应该也是他不想知道的内容。他只知道后来石原带着宪兵队来带走了榔头,而孟文禄也终究什么都没问出来。
  
  几天过后,孟文禄派人找了上海的各个地方,凡是榔头去过的地方他都找了,却还是没找到龙娜。
  二姐受不住打击,精神恍惚,整日里都有些不正常。孟文禄心力憔悴,只觉得烦躁不堪。
  
  晌午,史今想着这几日孟文禄日夜操劳,憔悴的厉害,于是让厨房炖了点补汤,自己给送了过去。
  可是一推开孟文禄的房门,他却着实吓了一跳。
  房间里昏暗无比,书本撒落了一地,桌子椅子也全部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仿佛被强盗洗劫过一样一片狼藉。史今就这样楞楞的站在门口,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找不到。
  他朝里张望了一眼,发现昏暗的角落里,孟文禄正窝在一张单人沙发里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孟文禄!”
  孟文禄闻声望去,有气无力的答了一句,“什么事。”
  史今找了条椅子放下汤碗,蹲下身一边收拾地上的书,一边道,“你在做什么?把房间弄成这样!”
  “你不用管,等会儿有人会来收拾。”
  “就算有人给你收拾你也不能这么造啊!”
  孟文禄从椅子里起身,走到了史今面前蹲下,捏住了他正在捡书的手。
  史今动作一顿,抬头看向了他,“怎么了?”
  孟文禄不搭话,突然一把搂过了史今,将他抱进了怀里,呢喃着他的名字,“史今……”
  史今一愣,随即想了想,抬手回抱住了他,“嗯,我在。”
  “史今……”
  “嗯,我在。”
  “史今……”
  “嗯……我在……”
  随后,孟文禄不再说话,将头磕在了史今的肩窝里,就这样静静地抱着史今。
  昏暗的房间里,两人两相无言,就这样静静的抱在一起,仿佛要到天荒地老一般……
  
  
  
  
  (补剧的时候觉得孟文禄好可怜啊……哎……陷在冰冷藻泽里的人,是需要阳光的……)

评论 ( 4 )
热度 ( 4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