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团孟衍生〗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

  (二十二)
  
  夜里,孟文禄和九公坐在院子里商量着对策。
  此时的孟文禄早已猜出,榔头之所以那么胆大妄为,是因为有日本人在背后给他撑腰。
  而龙娜,想必应该也在日本人手里了。
  
  日本人让榔头绑架龙娜的目的是很明显的,他们一直没有放弃过孟家的军工厂,这一点,孟文禄很清楚。
  想了许久后,孟文禄还是决定放弃军工厂。
  军工厂没了还可以再想办法,但孩子不行。
  
  
  九公走后,四周只剩下了昆虫的叫声,孟文禄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一股愁绪挥之不去,他抬手,将杯中酒一口饮尽。
  正欲再倒一杯时,却突然感觉身旁多了一个人,孟文禄偏头去看,正好对上了来人的视线。
  孟文禄随即移开了视线,边拿起酒瓶准备倒酒,边问道,“还没睡啊?”
  
  史今没搭话,而是上前一步拦住了孟文禄倒酒的动作,“别再喝了!这几天你已经都喝了不少了!”
  孟文禄推开了史今的手,倒酒的动作不仅未停止,反还笑着倒了第二杯,“这酒挺不错的,你也来一杯吧!”
  “我不会喝酒,你也别喝了!”
  孟文禄挑了挑眉,将另一杯酒递到了史今手里,和他碰了个杯,“你陪我喝了这杯,我就回去睡了。”
  史今看了眼手里的酒,微微皱了皱眉,又看了一眼孟文禄后,他仰头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史今不知道这是什么酒,只觉得入口时有些微微苦涩,过后又有些回甘。 然而片刻后,他就感觉头有些晕了。
  
  孟文禄看着眼前不停皱眉的史今笑了笑,抬手将酒杯送到嘴边一口饮尽了里面得液体,然后起身,拍了拍史今的肩膀,“这酒够劲有些大,快回房休息吧!”说完后,他打着扇子慢悠悠的离开了。
  史今甩了甩有些晕的头,暗想着这酒确实厉害,随即也赶紧晕乎乎的跟了上去。
  
  
  
  次日一早,孟文禄拿着三菱银行的贷款合同去了日本大使馆。当他将这份合同拍在石原的办公桌上时,石原脸上露出了明显的得意表情。
  
  “我已经放弃贷款了,该把龙娜还给我了吧?”
  石原挑了挑眉,“我们也一直在找她,在上海滩,找一个小女孩,并不容易。”
  孟文禄并不想看石原拙劣的演技,但无奈他还得配合他演下去,“那找到了吗?”
  石原深吸了口气,随即就叫手下把龙娜带了过来。
  
  孟文禄接到了龙娜后,便一刻也不想多待,转过头二话不说就出了石原办公室。
  
  
  孟家花园里,二姐终于见到了自己一直担心着的宝贝女儿,喜极而泣。
  当她牵起龙娜准备回家时,她回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孟文禄,孟文禄立马对她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
  二姐抿了抿嘴,最后牵起龙娜转身离开。
  
  史今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看到了二姐的愧疚也看清了孟文禄笑容底下的痛心、无奈与不甘。
  怪只怪孟文禄生错了年代吧,史今这样想着,如果要是生在和平年代的话,或许,他就不会那么累了……
  可是这世上哪儿有什么如果……
  
  
  
  孟文禄的财源再一次断掉了,他只能重新回到经营赌场烟馆的老路上去了,而那些曾经追随孟家的大佬们却大多都有过叛变的历史。
  孟文禄心知想让孟家重新再发展下去,就得先把这些人的心再收回来,把内里整顿好。
  
  
  傍晚。
  孟文禄让九公把人都聚齐了。
  在场的众人在看到孟文禄时,心里都不免有些发毛。因为他们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曾经做过落井下石的事。
  孟文禄一一扫过在场的每个人,先讲了一段开场白。
  所谓先礼后兵,礼行完了,那么以往的账,也该拿出来算一算了。
  
  孟文禄敲了敲桌面,立马有人从后面端了三把匕首出来。
  孟文禄看了看桌面上的匕首,又扫了一眼底下的人,随后,开了口,“我们今天就好好算一算,了了过去的事,大家心里也有个数。”说完后,他看向了一旁的马老板,“马老板,你勾结日本人对付孟家,虽然当天出庭你没去,但这笔账,我给你记着。”
  马老板吓的手足无措,抬头四下一看,发现全都是孟家的人。
  他知道今天是躲不过去了,于是干脆往椅背上一靠,大方的道,“算你们厉害,今天我姓马的算是栽了。没错,我手下是有三十几个兄弟,他们要吃饭,我也要吃饭,可这位孟先生一来就要把我手下这些兄弟全干掉了,我心里不服。我也不喜欢日本人,可他们真给钱啊!看在兄弟们儿的份上,我就答应了。”
  孟文禄看着他,“马老板,按着辈分儿,我得叫你一声叔。马叔,当初你跟老孟先生是怎样许的诺?”
  九公站在孟文禄身后,适时出声提醒道,“扒笼倒灰,一刀两洞。”
  
  马老板闻言,轻叹了口气,慢慢从椅子里站起了身,朝放一旁的匕首伸出了手。
  就在他手快要触到匕首的时候,一旁的孟文禄又突然开了口,“我还没说完呢。” 说着,他还摆了摆手,示意马老板坐回去。
  “马叔,你是跟着老孟先生,从山东一起出来的,当年青帮暗算了孟先生,你身中六刀还断了一条腿,仍然把老孟先生背回家,这恩,孟家是不会忘的。”说完,他起身,拿起了桌上的匕首,“这刀,我替你受了。”
  话音刚落,他就利落的撩起了长衫下摆,毫不犹豫的朝大腿上扎了进去。
  在座的各位无不为他的举动所惊讶,纷纷起身阻止。
  而站在二楼榔上观望的史今更是惊的差点直接从楼上翻下来。
  当他看着那刀刃直直的全部没入孟文禄的大腿里时,心脏开始抑制不住的狂跳起来。
  如若不是先前孟文禄万般嘱咐过他事情没完前不能下楼的话,恐怕史今早就在孟文禄扎下去的那刻就直接从栏杆上翻身天下二楼了。
  
  而此时孟文禄也注意到了半个身子都已经探出栏杆外边正一脸担心的盯着他的史今。
  孟文禄心里有点小确幸的同时,朝史今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担心。
  
  马老板看着孟文禄腿上竖着的那把匕首担忧又愧疚的惊呼道,“孟先生,这刀是该扎我的啊!”
  孟文禄回过头,沉声道,“听好了,以前什么规矩,将来还什么规矩。 ”
   马老板羞愧的将头撇向了别处,不敢去看孟文禄。
  
  
  孟文禄接着又将视线转向了别处,算起了另一个人的账。
  和上一个一样,孟文禄这次也是先举出了这人之前的过错,而后又找了个恰当的理由,替他接下了这一刀。
  史今看着这第二刀再一次没入了孟文禄的大腿,抓着栏杆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眉头也皱的更深了。
  
   鲜血顺着裤腿一滴接一滴的滴在了地板上,不过片刻功夫,地板上就汇聚出了一片红色的浅洼。
  
  
  随即,孟文禄又看向了在座中最年轻的一个青年,那青年早已被吓得愣住,说不出半句话了。
  于是孟文禄自说自话,将最后一刀,插进了大腿里。
  
  那青年吓的直接腿软跌坐在了椅子里,而其他大佬也早已受不住。
  九公依旧是适时的站出来补充了两句。
  这一补充,立马就见了成效。
  各大佬纷纷表示,愿继续誓死追随孟家,永不背弃。
  这一下,孟文禄的目的算是成功达到了,既收买了人心,又威慑了群臣。
   而此时,孟文禄脚下的血也早已流了满地,他终是坚持不住,眼前一黑,往后倒去。
  史今见状,也终是站不住,直接从二楼就跳了下来,冲到了孟文禄面前,第一时间将他扶起,在九公的帮助下小心翼翼的背到背上快步离去。
  
  孟家收回烟管赌场地盘的事,迅速在在上海的地下社会传遍,而孟家手下的几位大佬也出面,将之前吞并孟家产业不肯交出烟馆的几个老板杀死,抢回了地盘。
  
  这盆孟文禄一直想躲的污水,终究还是没有躲过去,孟家这次,算是彻底被染黑……
  然而在这样一个时代,孟文禄的实业救国梦,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去实现……
  
  

评论 ( 2 )
热度 ( 7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