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团孟衍生〗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

  (二十四) 
   
  二姐刚走,孟文禄换了套衣服,手里抱着衣服外套刚走出房门,就在门口遇见了同样刚走出房门的史今。 
   
  史今抬头看着孟文禄的脸,昨晚的情景突然又浮现在了脑子里,他赶紧低下了头,结结巴巴的开口道,“又,又要出去啊?”
  “朋友约我,不去不行!” 
  “我,我跟你一起去吧!万一……你又醉到在了大街上,被人看到,不好……” 
   “我什么时候醉倒在大街上了?” 
  “昨天。” 
  “昨天你送我回来的?” 
  “嗯,我看你半夜了都没回来,就去找你,结果发现你躺在大街上……” 
  “那我屋里那件女人衣服哪儿来的?” 
  “不知道,我去的时候那衣服已经盖在你身上了。”
  孟文禄点了点头,“嗯,知道了!那我先走了!”说完,他转身就准备走。 
   
  刚走没两步,他就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于是,他停下脚步,转过了身。 
  史今由于一直低着头,没注意到前面的人停下了,于是,一头就撞了上去。 
  撞完后他才后知后觉的抬起了头,疑惑的看向了孟文禄。 
   
  孟文禄轻啧一声,“我去玩儿你就别跟着我了!有人送我回……” 一句话还没说完,孟文禄就突然顿住了,因为他发现史今此时仰起的脸无比通红。 
  “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史今闻言,赶紧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诧异道,“我脸很红吗?” 
  “是不是生病了?”说着,孟文禄上前一步抬手附上了史今的额头。 
  “有些烫啊,看来是生病了,快快快,快回去躺着,我给你叫医生来看看!” 
  史今赶紧一把拉住了准备回房打电话叫医生的孟文禄,“不用了不用了,我没事!” 
  “都这么烫了,还说没事,什么时候都这么逞强!” 
  “我真没事!”史今此时真是羞愧难当。简单的脸红被孟文禄当成感冒发烧,可他又不可能告诉孟文禄自己脸红是因为想起了昨晚的事而不是因为感冒发烧。 
  而很显然,孟文禄想来应该是已经忘了昨晚发生的事,对此,史今竟然还有点小小的失落。
   
  “你没事那你脸怎么那么红?” 
  “我……”史今一时语塞,他总不可能实话实说吧。 
  “哎,算了!既然你不愿意看医生,那就回房躺着吧!” 
  史今想了想,点了点头,随即低着头快步回了房间。 
  
   
  关上门,史今背靠着门呼了口气,心里只觉得一阵羞愧。 
  随后,他走到床前转身倒在了床上,拉过被子将自己从头到尾的裹了起来。 
   
  孟文禄端着水和感冒药进史今屋里时,就看到床上有个“大春卷”。他皱了皱眉,快步走过去放下手里的东西将史今从被子里拉了出来,“你干嘛呢?想憋死自己啊?” 
  史今有些诧异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孟文禄,问道,“你怎么还没走?” 
  “去哪儿?” 
  “你不是说有朋友约你了吗?” 
  孟文禄想了想,挑了挑眉,“我,突然又不想去了!” 顿了顿,他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水和药递给了史今,“起来,把药吃了!” 
  “我没病,不信你摸,已经不烫了!” 
  孟文禄看着史今依旧红润的脸,无奈道,“你是不是要我喂你?” 
  “不,不是。”
  “那就起来自己吃了!” 
  史今想了想,随即坐起身来拿过孟文禄手里的药扔进嘴里,然后喝了一口水,仰头和着药一起吞了下去。 
   
  孟文禄接过史今手里的水杯,问道,“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史今使劲摇了摇头,“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 
  “没有就好,躺下再睡一会儿,要是醒了头还是烫的话就要看医生了,知道吗?” 
  “我真没生病,而且我刚醒,也睡不着啊!”
  孟文禄闻言,斜眼看着他,“嗯?睡不着?那我就在这儿守着你,直到你睡着或者退烧为止!”
  史今无奈的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已经不烫了。 
  “呐,不烫了,不信你摸!” 
  孟文禄看着史今已经恢复正常的脸色,将信将疑的将手覆上了史今的额头,随后惊讶道,“真的不烫了!这药这么神奇啊!” 
  “不关药的事,我是真的没发烧。” 
  “那你刚才脸怎么那么红?” 
   
  史今再一次在这个问题上卡住了,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干脆转移了话题,“刚才不是有人约你吗?我现在也没事了,你还是赶紧去赴约吧!” 
  孟文禄撇了撇嘴,他看出了史今并不想回答他关于脸红的问题,于是干脆顺着史今的话头接道,“好吧!既然你没事了那我这就去了,你好好在家休息!我走了。” 
  “嗯,你伤还没好,别再喝酒了!” 
  “大家一起玩,不喝酒多损面子啊!” 
  “那你要面子还是要腿啊?” 
  “都想要!” 
  史今无奈,“那你少喝点,至少应该清醒的回到家吧!你难道不知道现在上海滩有多少人想要你的命吗?” 
  “他们想要,有本事就来拿呗!” 
  史今几日以来因为孟文禄而郁结的气终于在听到这句话时突然爆发了,他翻身而起跪坐在床上对着正欲转身出门的人怒道,“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样,我们都很担心你啊!难道你打算就一直这样下去,整日醉生梦死烂在人堆里吗?”说到这儿,史今垂下了头,抿了抿嘴,“你现在是孟先生了。当初你从孟文禄真正变成孟先生的时候,我曾惋惜,真正的你从此再也不会回来了!但那时候也只是惋惜而已,因为你是因为家族和梦想而改变的!可是你看看现在的你……变成了什么模样?” 
  孟文禄回过身,静静地看着史今,许久后,他轻声道,“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对自己……也很失望。” 
  史今抬头,直视着孟文禄的眼睛,认真又严肃的道,“不,我对你是否失望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愿意信你,并且一直信你,追随你的人,你不应该让他们失望。” 
   
  孟文禄回身,上前一把抱住了跪坐在床上的史今,轻柔的声音在从他耳边响起,“别担心,这只是暂时的放松而已。”
  史今一愣,脸不适宜的再次烧了起来,一直从鼻尖红到耳根。 
   
  孟文禄随即打算松开史今,然而就在他松开手准备起身时,史今却突然伸手缠上了他的腰疼紧抱住了他。
   
  这下轮到孟文禄为之一愣了。 
  “你……怎么了?” 
   
  史今将头放在孟文禄的肩膀上,不敢让他看到自己红透的脸,“没,没什么,等一下再走。” 
  孟文禄抿嘴浅笑,声带柔情的吐出了一个字,“好。” 
  

评论 ( 20 )
热度 ( 6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