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团孟衍生〗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

  (二十六)
  
  在岸上慢慢的晒干衣服后,孟文禄将张碧兰送到了石库门的弄堂口。
   江岸上的那一吻,是张碧兰要求的最后的告别,孟文禄虽有迟疑,但却仍旧答应了。
  她想用这一吻,来祭奠这份没有结果的深情,从此以后,再不提及,再不相见。
  而他想用这一吻,来结束他曾有过的悸动,从此以后,一心只钟情于一人。
  
  下车前,两人彼此承诺,从此以后,永不相见,就这样,一场没有结局的爱情,就此结束。等到后来,两人再次见面时,一切都变成了过往,剩下的只有乱世下的彼此依靠,再没有了情爱……
  
  
  夜里,孟文禄回到孟公馆,路过后院时,他发现了凉亭里发呆的史今。
  他疑惑的走向了史今,但平时一向警惕性很高的史今今天却不知道怎么了,直到孟文禄走到了他背后,他都还没发觉。
  孟文禄等了半天也不见史今有点反应,于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史今吓了一跳,下意识反手一抓,起身就将人按在了石桌上。
  “疼疼疼疼疼……哎哟别用力……”
  史今看清楚自己捉住的是孟文禄后,赶紧放开了手,又坐了回去,“你走路怎么没声啊?吓我一跳。”
  “你自己不知道想什么走神,还怪我走路没声,不讲道理啊?”孟文禄活动了下手臂,抱怨了一句。
  
  史今看了孟文禄一眼,拉过茶盘倒了一杯茶,兀自喝了一口,没说话。
  孟文禄看出了史今的不对劲,踌躇着问了一句,“出什么事了?”
  史今不明所以的看了眼孟文禄,“没事啊!”
  “那你怎么看着像是有什么心事似的!”
  “没事儿!”
  “有什么事儿就说出来,别憋在心里! ”
  “都说了没事儿!”说着说着,史今突然间有些恼火了,心里也烦躁的慌。他觉得他现在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会儿,于是他起身道了一句,“早点回房休息吧,我先回去了!”说完,也不等孟文禄反应,就直接头也不回的走了。  
  孟文禄莫名其妙的看着已经走远的史今,一直也没想通史今这是怎么了。
  
  
  
  后来几天,史今做事也心不在焉的,也不爱跟着他外出了。孟文禄意识到史今肯定有什么心事,他甚至派人去调查了最近关于史今的所有事,可却都没有发现什么。
  也好在史今这样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几天,否则孟文禄非要逮着史今问个明白不可。
  
  
  
  上海的局势越来越动荡,孟文禄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军工厂一直都像块石头一样压在他心里,他想移移不开,想动动不了,只好就让它这么一直压着。
  而奉祀官的突然照访,却意外的帮他解决了这块在他心里积压已久的石头。
  
  奉祀官走后,孟文禄当即决定将军工厂转移到武汉。
  北平沦陷,战事已起,孟文禄知道,一切都不可再耽搁,于是连夜将军工厂里的一部分仪器悄悄转移到了武汉。
   于此同时,之前于陈家说好的联姻婚期也近在眼前,不过反正这也是走个过场而已,孟文禄也没将这事儿放在心上。
  反而是榔头投靠了日本人这事,让他有些担心。如今上海滩的大佬都已被榔头尽数得罪,洪帮弟子也在不停地追杀他。
  孟文禄虽有心救他,但却也无奈于他不肯回头。
  
  
  转眼间,婚期已到。
  婚礼那天,孟文禄还没来得及出发去接新娘,榔头就带着大批人马闯进了孟府,包围了孟家花园,逼迫他们交出军工厂地契。
  孟文禄此时内心都还在期待榔头能回头,于是开出条件,只要榔头不跟日本人站在一起,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但是榔头却十分强硬的拒绝了。
  
  围观全程的史今忍不住叹了口气,虽然全世界都想弄死榔头,但孟文禄却还想拉他一把。
  可是有的人,一旦上路,就不会回头,直到死为止。
  恰巧榔头就是这样一个人。
  
  最后,孟文禄见谈不拢,干脆也不谈了,让榔头帮他最后一个忙,把苏沛从教堂接到孟家来。
  榔头见孟文禄似乎已经迫于无奈,不得妥协的样子,欣然答应。
  而大姐却似乎有什么不详的预感,极力阻止榔头的离开。
  然而榔头却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笑着跑走了。
  
  史今也从孟文禄最后看榔头的眼神里看出了些什么,离开大姐的院落后,他终于也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你是不是……”
  孟文禄知道史今想问什么,“他不愿回头,我救不了他了……”
  史今低下了头,轻叹了口气,“你早该意识到了!”
  孟文禄笑了笑,笑容甚是苦涩。
  
  两人从后院走到前院这短短的时间里,十九路军隶属下的谢团长,已经带着士兵解了孟家的围。
  婚礼照常进行,宾客照样往来,众人笑靥如花喜迎宾客,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婚礼进行时,史今就站在台下,看着台上面无表情的一对新人,内心毫无波动。
  
  从婚礼开始前,苏佩就一直在宾客里找寻榔头的身影,可是找了许久都没找到后,她心里开始发起了慌。
  她向孟文禄问起了榔头。
  孟文禄却勉强的笑了笑,对她道,“你还是不要问的好。”
  苏佩心里更慌了,语气急切了起来,“我不管,他在哪儿?”
  孟文禄没说话,只是眼神看向了人群中突然出现的两个人。
  苏佩随着孟文禄的眼神看过去,心瞬间一沉,“文禄,你告诉我,榔头到底在哪里?”
  “你真想知道?”
  苏佩急切的点头。
  孟文禄面无表情的吐出了三个字,“他死了。”
  
  苏佩闻言愣了愣,眼眶瞬间泛了红。
  随后,她疯了般的推开了面前的孟文禄,大声的叫喊着他是个杀手,杀死了自己的亲外甥。
  场面一下变得十分尴尬,在场的人也议论纷纷。
  陈先生反应过来后连忙拖走了苏佩,二姐也连忙出来控制住了场面。
   婚礼继续相安无事的进行下去。
  而孟文禄却沉默的离开了现场,悄悄的拉上了史今去了后院。
  
  后院的凉亭里,孟文禄一杯一杯的倒着酒,又一杯一杯的喝下口。
  史今就这样看着,想拦,却下不了手,想劝,又不知怎么开口。
  
  

(先更一章)
  

评论 ( 6 )
热度 ( 3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