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团孟衍生〗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

  (二十九)
  
  天上的日本轰炸机还在不停地摧毁上海这片土地,孟文禄随着人群躲到了防空洞里。
  偌大的防空洞里,此时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而孟文禄在这里,再次偶遇了张碧兰。
  
  在过后停止轰炸的短时间里,防空洞里的人刹时涌出,全都开始朝码头的方向跑。
  孟文禄也不例外,他也跟着人群朝码头跑,不过这次,他身后还带了个张碧兰。
  在码头抢到票后孟文禄又带着张碧兰往游轮上面挤。
  别说,这辈子他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他现在才知道,原来好好活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好不容易带着张碧兰上了船,孟文禄赶紧带着她找了个角落蹲了下来。
  看着船舱里灰头土脸的难民,听着外面连绵不断的爆炸声,孟文禄突然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孟文禄上的船是去南京的,到了南京刚下船,孟文禄又立马买了去武汉的票,当他拿着票,马不停蹄的准备去登船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身后跟了个人。
  “我能跟你一起走吗?” 张碧兰问他。
  
  孟文禄犹豫了一下,想着张碧兰毕竟是个弱女子,在这乱世必定无法安身,于是,他是又跑回去帮张碧兰买了一张票,带着她上了去武汉的船。
  
  到了武汉后,孟文禄一路找去了已经整顿好的军工厂所在地,在那里,他见到了罗老虎。
  罗老虎见到孟文禄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因为孟文禄还穿着那件乌漆嘛黑带着血污的长衫,狼狈不堪。
  “孟先生,您来了!!”
  “嗯,我来了!”
  罗老虎两步跨了过去,兴奋的抱了抱孟文禄,随后激动的道,“这边的一切都已经安顿好了,就一直等着你来了!自从听说日本人打进上海后,我们就一直很担心你,不过现在看着你平安无事的来了,我们也安心了!”
  “嗯。”孟文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我看,你们想必这几天也挺累的,走,我先带你们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罗老虎带他们去的地方,是孟家以前在武汉买的一处院子。
  现在,罗老虎和那一帮上海过来的学员,都住在这里。
  到了地方后,罗老虎先是烧水让他们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之后,又让他们吃了一顿这几天里吃的最饱的一顿饭,接着,就让他们先去房间休息一下。
  张碧兰倒是乖乖的去房间休息去了,只是孟文禄却一直坐在花园里,没有回房间。
  他现在不想休息,也没心思休息。
  
  罗老虎看着花园里惆怅若失的孟文禄,大概是知道了他心里在想什么。
  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回房间,捧着一件叠的整整齐齐的外套,来到了孟文禄的面前。
  “孟先生,对不起,我很惭愧没有完成您的嘱托,保护好史今,让他安全抵达武汉。对不起。 ”
  孟文禄转头,楞楞的看着那件整齐的衣服,咬了咬牙,抬起颤抖的手,抚摸了一下,然后轻轻接过,抱在了怀里。
  “这不怪你!怪我!我不该让他离开的!”孟文禄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他后悔,后悔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后悔让史今离开自己身边。
  “孟先生,对不起。但,请节哀。”
  “其实,我觉得他还活着!我想去找他!”
  罗老虎愣了下,随后道,“孟先生,就算他还活着,可是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吗?国家那么大,现在又在打仗,到处都那么乱,你要去哪里找?现在国难当头,这个国家需要你啊!你走了,那你花尽心思转移过来的军工厂怎么办?”
  孟文禄被罗老虎这番话一敲打,脑子似乎一下子清明了许多,是啊,国家那么大,我要去哪里找?还有我的军工厂……
  罗老虎看着孟文禄似乎被自己说动了,继续道,“如果史今真的还活着,我想,就算你不去找他,他也应该会来找你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孟文禄猛的睁大了眼,是啊,如果史今真的还活着,那么我不知道他在哪儿,但他知道我在哪儿啊,我就留在这里等着就好了! 如果等到战打完了,他都还没来找我,那我就去找他!
  孟文禄暗暗的下定决心后,抓紧了怀里的衣服,起身,朝房间走去。
  
  
  “我就在这儿,等他!”
  
  
  
  
  
  史今在一阵肺快炸裂的窒息感中惊醒。
  醒来的瞬间,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等他缓下了呼吸,脑子回复清明后,他环顾了下四周,觉得有些眼熟。
  此时,他的头发还在大滴大滴的往下滴着水,身上的衬衣西裤也因为浸湿的原因,紧紧的贴着他的皮肤,他如今全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巨大的海腥味。
  他记得他之前是在和孟文禄说话时突然就被打晕了,他知道,是孟文禄想送他去武汉避难。
  等他再醒过来时,船早已经开出了海,他想回去也回不去了。就在他准备顺其自然先去武汉等孟文禄时,海上突然响起了枪声,随后,一场枪战一触即发。
  他也加入了这场枪战中,只不过,他为了救一个军械所的学员,不小心从船廊上翻了下去,掉进了海里。又恰巧他从小生长在北方,哪怕进了军营,水性也并不是很好,所以没扑腾两下,他便沉下去了。
  就在他慢慢闭上眼,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他又突然感觉到自己居然能呼吸了。
  于是,当他大口大口的呼吸完睁开眼后,见到的,却是一番陌生又熟悉的景象。
  
  他一时有些想不起来这是什么地方。
  直到……他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
  “今儿,史今……三班长……”
  “班长,你在哪儿?班长……”
  
  这……这是……
  史今有些恍惚了……
  这是他连长和班副的声音啊……
  
  恍惚过后,他想起来这熟悉的地方是哪儿了,这不就是他之前演习的树林子吗!!
  他有些兴奋了,他竟然又莫名其妙的回来了……
  他站在土坡下,激动的朝上面大喊起来,“连长,六一,我在这儿……连长……六一……”
  土坡上原本已经走过的高城听到声音后愣了一下,然后迅速跑了回来,站在坡上对着下面喊道,“今儿,是你吗?”
  “是我是我,连长,我是史今……”
  “什么玩意儿,你怎么给整下面去了?”
  “我也不知道啊!”
  “你自己能上来不?”
  “不行,这土坡太平了,也没个树枝,我上不去,你们给我扔根绳吧。”
  “行,你等着啊!”说着,高城似乎真的找绳去了。
  
  没过多久,史今就看到上面抛了一根登山绳下来。史今拉了拉,很结实,然后在腰上缠了一圈后顺着土坡爬了上去。
  
  等史今爬上去之后,高城等人看到他皆是一愣。
  “今儿,你这……这衣服……”
  史今低头,这才猛然想起,自己穿的是衬衫和西裤,而不是作训服。
  “你这不见一下午,咋咋还换了套衣服呢?什么玩意儿啊?”
  “不见一下午??我才离开一下午吗?”
  “那你还想要多久啊?”
  史今猛然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赶紧补救,“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啥意思啊?还有,你这一身衣服咋回事啊?”说着,他还用鼻子嗅了嗅,“一股海腥味儿,咋滴,还掉海里了不成?”
  史今抿了抿嘴,面对高城的一系列疑问,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答。
  他总不可能跟高城说他穿越了吧?这么离奇的事,换个普通人都不一定信,更何况是一个军人。
  想了半晌后,最终史今还是摇了摇头,撒了个谎,“我也不知道,我从土坡上摔下去后就晕了,等我醒了后,就发现我身上穿着这身衣服,再然后,就听见你们叫我了!”
  高城皱了皱眉,看样子是不信的。
  伍六一则更是不信,直接嗤笑了一声,“班长,你别开玩笑了,大白天的,哪有那么邪乎的事儿!”
  史今很严肃的反驳道,“怎么没有,那要是没有,你们怎么解释我这一身衣服和海腥味儿?”
  伍六一和高城同时犯难了,这荒郊野岭的,这事儿,他们还真想不通。
  不过高城显然不是愿意纠结太多的主儿,他直接一挥手,不耐烦道,“管那么干嘛啊?你没没事儿就行了呗!好了好了,你班里那群猴子可担心你了,快跟我们回去吧!”
  伍六一也附和道,“就是,连长说的没错,你没事儿就行了!”
  史今摇了摇头,心里有些想笑,这两个人可真是…… 心大!
  
  高城招呼着两人往回走,说要回去好好庆祝一下七连得胜,史今则一边附和着,一边回头看了眼坡下,不过,他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可能是心里的那份不舍让他回头看了下吧。
  毫无预兆的突然就回来了,也没有来得及跟孟文禄和小五他们告个别,史今心里其实还是挺遗憾的。
  不过幸好他曾经也跟孟文禄提过他的来历,也许,往后孟文禄应该也能想到他已经回来了,回到属于他的地方。
  只不过小五他们……战乱年代,也不知道小五他们会怎么样……
  想到这儿,史今遗憾的同时,也有几分挂念和担忧。
  
  
  
  

评论
热度 ( 3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