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我可以单身,我的cp一定要结婚

〖团孟衍生〗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下)


  伪cp:
  袁朗X史今(出自《士兵突击》)
  实cp:
  孟文禄X史今(前者出自《海上孟府》)
  
   
  
  〖第一章   解散钢七连〗
  
  
  
  那场夏季演习过后,团里下了通知,让在演习里表现出众的许三多去师里做夜间示范射击。
  史今觉得,三多那老实人性子倒是适合去做这个。

  高城站在窗户后面,看着路边目送许三多离开的史今,心里有些闷闷的。
  他这个三班长做什么都喜欢让着别人,不爱争也不爱抢的,可军队这个地方,不争不抢,就代表着迟早会被淘汰。
  上头已经问过好几次,为什么许三多这么好的一个兵成绩那么出色怎么还是个列兵。
  好?有多好?就贫他拿那些奖牌奖状就能评定他是个好兵吗?他能有今天难道不是因为他有一个好班长吗?
  高城忿忿的想着,抬手抽了口烟。
  史今转过身,一抬头就看见了站在楼上窗口边的高城,下意识的就咧开嘴露出了标志性笑容。
  高城愣了一下,随即将手指间燃了一半的香烟摁在了烟灰缸里,抬手招呼楼下的人上来。
  
  
  史今看着站在他面前几次想开口,却又没说出话来的人,忍不住乐着询问道,“连长,你到底想跟我说啥啊?”
  “没事儿,就,哎,我突然又忘了想说啥了!没事儿,你先,先回去吧!”
  史今狐疑的盯着高城瞧了一会儿,也没瞧出个什么,“那,我先回去了。”说完,见高城点了点头,没啥其他反应后敬了个礼,转身准备走。
  “诶,等等……”人还没走到门口,又被高城叫住。
  史今回头,“咋了?”
  高城挠了挠头,插着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你,你知道许三多这一趟去师里代表什么的,是吧?”
  史今眨巴了两下自己的小眼睛,顿了一下后回到,“知道啊!代表他已经长大了,会给咱们连争荣誉了啊!”
  高城有些气急,“我差他那点儿荣誉吗?”
  “不是吗?那,还代表啥?”
  高城有些泄了气,轻啧了一声,烦躁道,“没什么,你走吧走吧!”
  史今看了眼高城阴郁的脸色,抿了抿嘴,想说点什么,可动了动嘴,还是什么都没说,转头抬脚出了屋,还顺手带上了房门。
  史今刚关上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了椅子倒地的声音,手还放在门把手上没放下,听着高城一个人在里面把椅子踢得哐当作响,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其实他明白高城想对他说什么。
  如今改革裁军,淘汰率惊人,稍走下坡路就得走人,他现在这也算是走下坡路了。
  是去是留,还是得看自己。
  可是他留下,就代表着别人要走,也许就是他身边的人,那些和军营感情比他还深厚的人。
  如果非要有一个人走的话,那不如就他吧,反正他也没有非留不可的理由。
  
  
  
  然而史今万万没想到,他的退伍报告还没来得及打上去,一则让他觉得晴天霹雳的消息倒是先一步到来。
  钢七连即将改编。
  高城告诉他这个消息时,眼里看不出情绪。可窗前烟灰缸里那满满的一缸烟蒂却出卖了他内心的真实情绪。
  史今知道他的心情。
  七连如他的骨血,如今要改编七连,就如同要拆分他的血肉。 史今接受不了,钢七连的人接受不了,高城更接受不了。
  可,这是命令,铁板钉钉的命令,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
  
  第一批人员分配名单很快就下来了,打头的就是指导员洪兴国,改任c团9连指导员。
  下一个是白铁军,役期将满,提前复员。
  高城一页一页的翻着,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利刃一下又一下的割着,温热的血液似乎也在跟着一点一点的凉透。
  
  指导员和高城商量了一下,决定开个联欢会。
  食堂里,几个兵在忙着布置,可一个个的脸上都没有笑容,说是联欢会,可他们却都欢乐不起来。
  高城进了食堂看他们一个个郁郁寡欢的模样,心里虽然也难受,却大声骂道,“一个个的都干嘛啊?开追悼会啊?把录音机给我打开!”说完,录音机就响了起来。
  
  暮色四起,七连的人安安静静的坐在食堂里,等着还没来的人。
  史今站在食堂门口看着一个轻声啜泣的兵走进食堂,身后紧跟着七连的某个班长,正在不停地安慰着。
  史今转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白铁军和许三多。
  许三多转过头来也看到了他,史今顺势朝他招了招手,许三多见了,跟白铁军说了句什么,两人就起身朝这边而来。
  史今见人来了,转身也进了食堂。
  一个连得人都在食堂里安安静静的坐着,只有刚进来那几个兵轻轻的啜泣声。
  高城看着进来的人,问了句,“来了吗?”
  史今点了点头。
  
  不过片刻,白铁军就和许三多说笑着走进了食堂。他一进门,高城和洪兴国就突然站起了身,一阵热烈的掌声接踵而来。
  白铁军愣了一下,随即看到了墙上横幅上的字:欢送战友怀念战友祝福战友。
  掌声渐渐停了,白铁军笑了笑,随即又迅速的蹲了下来,嚎啕大哭。
  
  这一晚上,七连的食堂里不断地传出欢笑声和嚎啕声,他们互相拥抱着,有的道着歉,有的说着谢。
  白铁军跑到史今面前,给了他一个热切的拥抱,随后又跑到了高城面前。
  高城笑着张开了双臂,却没想到白铁军只是直直的站着给他敬了一个军礼,完了就又转向他身后的指导员,给了他一个熊抱。
  高城依旧站在原地张着双臂,显得有些尴尬。
  史今站在他身前带着些许笑意看着他保持着这个动作。高城见了,随即就上前一步一把抱住了史今。
  史今一愣,弱弱的叫了一句,“连长……”
  高城使劲的拍了拍史今的背,然后放开了他,转身就被洪兴国拉走了。
  这一夜,七连的人们不分官阶不分班排,抱成了一团,喝成了一团。
  
   第二天凌晨,天还未亮,七连第一批离开的人就悄悄拿上了自己的行李,站在了七连的大门前。
  一辆车停在了不远处的路上,洪兴国带着七连这三分之一的兵爬上了后车厢。
  高城目送着车子开远后转身回了宿舍楼。
  寂静的楼道里,高城的脚步声显得有些沉重。
  不知是哪个班突然响起了一声哭声,随后,哭声四起。
  
  
  
  这之后的日子,高城带着钢七连剩下的兵玩命的训练。
  谁都知道高城心里难受,却只能站在一旁看着。
  而在这节骨眼上,许三多却更烦恼另外一个事,就是他是否转志愿兵的事。
  史今坐在草地上,悉心的劝解着困惑的许三多。
  最终许三多还是决定转志愿兵。
  而这时,甘小宁朝这边狂奔而来,一边跑一边班长班长的大叫着。
  史今听到声音连忙站起身来。
  “班长你快去团部吧,连长跟团部打起来了。”
  “什么?”史今惊呼了一声,随即抓起帽子就朝外头冲,许三多和甘小宁紧追其后。
  
  匆匆跑到团部的时候,果然看见高城带着一群人,扛着两面连旗在团部走廊上一路急行,然后推开了团报编辑室的大门。
  史今不知道高城想干嘛,赶紧冲了过去。
  一进屋就听高城正对张干事喊道,“下期团报公开道歉。”
  张干事知道七连解散了高城心里有气,觉得他这就是在借题发挥,于是道,“你们七连解散又不是我的主意,要闹你们找管事的闹啊!”
   高城心里是真火了,瞪着眼道,“第一,钢七连还没有解散。第二,七连就是散了番号也还在。那叫整编不叫解散。第三,今天的事跟七连解不解散没关系。”
   张干事一听,手一摊,“可发都发了,你说怎么办!”
  高城将头歪到一边,坚决道,“道歉!”
  张干事笑了笑,回身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别逗了,老高……”
   高城闻言一脚踹翻了面前的纸篓,张干事吓了一跳,“你,你这是干什么啊?”
  高城坚持两个字,“道歉!” 
  张干事急了,连忙四处张望,企图寻找救兵。一眼见了刚从外头挤进来的黄参谋,他赶紧叫住,“哎,黄参谋,你来评评理,这是不是借题发挥?”
  黄参谋没说话,张干事又转向了一旁的李梦。
  李梦见自己不说话不行了,于是上前一步劝道,“诶,高连长,你看,行了行了,这个,我们会考虑的……”说着,他推了一下高城。
  高城被推的后退了一步,后面的伍六一见状,上前一步就把李梦按倒在了桌上。
  李梦惊叫着,张干事一看也慌了神,“诶诶诶,连长你这是要干什么?”
  高城梗着脖子,大声道,“我的兵就干这个!”
   说完,就突然听外面喊了一身“立正,敬礼。”
  高城闻声往后看了一眼,见到来人是谁赶紧退到一旁站的笔直。
  团长从撤开的人群里走进来,看了眼屋里的几人,“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在这里练摔跤吗?”
  人群里的黄参谋先一步开口道,“报告,团报有误,七连要讨个说法。”
   “什么事有误啊?”
  “大功六连打的孟良崮首战。”
  团长转过头看了眼张干事,张干事连忙讪笑道,“团,团长,校稿时没看见,这不是属于无事生非吗?”
  团长将手里的烟头扔进了桌上的烟灰缸里,然后把旁边站的笔直的高城撇到了一边,拿起桌上的团报看了一眼,转眼又看到了桌上的印章。
  他拿起桌上的印章问张干事,“这是你刻的?”
  张干事点了点头。
  团长笑道,“刻的蛮好嘛。”
  张干事听了夸奖,也跟着笑。
  然而团长却又突然变了脸色接着道,“但是你对七连连史的无知,我是不会原谅你的,你就是变成了雕刻家那也不行!”说完将手里的刻章扔回来桌上,转头对黄参谋道,“带张干事去四连体验生活,和士兵们一起起居。”
  “是。”黄参谋应了声。
  张干事苦着一张脸,却又不敢反驳。
  
  
  团长转头又看向了高城,“你们七连对团里还有什么要求吗?”
  高城站的笔直,目视前方,“团报道歉,别的没了。”
  “走了的士兵和没走的士兵,对团里什么要求都没有?”
  “没有!” 高城丝毫没有犹豫。
  团长无奈,抬脚就朝外面走,“有什么要求就告诉我。”
  “是。” 高城敬了个礼,送走了团长。
  
  
  一批一批的名单跟着下来,人也一个个的跟着走了。
  最后一批名单也下来了,名单上谁都有,就是没有高城和史今。
  大家都知道,到现在还没出现在名单上的人,会是什么结果。

  
  烈日炎炎,操场上,一少再少的钢七连成员依旧站的笔直。
   高城翻开手中的花名册,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的念着。
  来接人的车辆就在旁边停着,被念到名字的人一个个被带走到了所属连队的车前。高城念完最后一个人的名字和他的去处后,顿了一下,重重的合上了本子。
  抬头看着操场上被念了名字却没动的兵们,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张嘴大声吼了一声,“解散!”
  
  吼完,他走向了已经站在车前的一些士兵,一个个的看过去,帮他们整整衣领,正正帽檐,“好好干!”
    他似乎是在没话找话。
  “这一个个的可都是尖子啊!”他点着头,兀自道。
    他在努力压抑着,大家都看得出来。

  一连的连长见到高城这般模样,赶紧从士兵身后走出来,想说点什么,可高城却又一把将人推了回去,当作没听到没看到一般,继续向前一边走着,一边看着他的兵。
    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听。
  
  三连指导员抿了抿嘴,上前把高城拉到了一旁,忙着掏出烟来递给他,企图转移点他的注意力。
    一连长见状趁机赶紧对那些兵打着手势,示意他们赶紧上车。
  士兵们不舍的看了一眼七连宿舍,终究是回过头爬上了车厢。
  高城回头看了眼已经上车的兵,一个个扒在车厢边上像是一只只即将被拉走宰杀的兔子,心里就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一下一下的捏着一样。他不忍去看,干脆回头一把掐紧了身边三连指导员的后脖子,咬牙切齿的道,“就让你们这样瓜分了,啊?”
   “团里的命令啊,没辙!” 三连指导员护着自己的脖子,无奈的道。
  高城闭了闭眼,推了他一把,“滚滚滚,滚……”

    车渐行渐远,直到拐了个弯儿彻底不见。
  
  可高城却依旧那样定定的站在原地,木然的看着离开的人。
    他的眼眸渐渐黯淡了下来,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终是放弃了生的希望。
  茫然又悲凉。
  

  四周静的只剩下了风穿过白杨树的声音,史今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高城身后,静静的陪他站着。
  
  不知站了多久,高城才终于回过头。
  回头看见史今那刻,高城是惊喜的,可惊喜过后却又有些惆怅,因为他不知道等待着史今的,会是什么结果。
  
  “今儿,就剩我们俩了。”
  史今看着高城眼里快要溢出的悲伤和落寞,温和的笑了笑,“没事儿,至少我们还互相有个伴儿啊!”
  

评论 ( 9 )
热度 ( 22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