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我可以单身,我的cp一定要结婚

〖团孟衍生〗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下)

  〖第二章   老A选拔〗
  
  
  伍六一分到了机步一连,当了班长。
  许三多分到了红三连,升了士官,也当了班长。
  史今和高城留守七连,前路未知。
  
  
  夜里,史今站在窗前,看着漆黑一片的夜空有些出神。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音乐,听声音像是从连长屋里传来的。
  看着楼下经过的纠察打着手电筒已然朝七连宿舍楼而来,史今赶紧放下手里的水杯朝连长房间冲了过去。
  “连长!连长?”
  此时两名纠察已经上了楼,史今无奈,朝他们敬了个礼。
  其中一名纠察严肃道,“都快吹熄灯号了,没听见吗?”
  史今抿了抿嘴,无奈道,“我马上就叫我们连长关掉。”
  另一名纠察在那名纠察的耳边耳语了一番,那名纠察的态度突然温和了下来,“小声点,这样我们也说的过去。”
  史今愣了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两人就已经转身下了楼。
  史今目送着两人下了楼后又回身去敲高城的门。
  只是这一次史今不光听到音乐声,还听到了摔东西的声音和另一种奇怪的声音。
  史今一下慌了神,干脆一脚踹开了房门。
  房间里,高城伏在被子上身体一抽一抽的,史今走近把音乐关小声了点,然后拍了拍高城的背。
  高城一下就从床上弹了起来,用手使劲儿抹了把脸,“咳,胃胃疼,胃不舒服。”说着,一边伸手关了音响。
  史今明显看见高城眼角还有泪痕,“连长,你没事吧?”
  “没事儿,挺好,我能有什么事!”
  “连长……”史今抿了抿嘴,如此好强的一个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想哭的话,就哭吧!”
  “我没哭,谁说我哭了!我没哭,没哭!” 高城一屁股坐回了床上,将头扭到了一边。
  史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直接上去一把把高城搂进了怀里。
  高城愣了下,本想推开,却被史今一下按住了头。
  “连长,还有我呢!”
  
  高城一听这话,推拒的动作瞬间一顿,随即一把紧紧的抱住了史今的腰,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史今一下一下的揉着他的头发,像是在安慰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
  
  
  哭了许久,高城像是发泄完了,就着史今的衣服抹了抹眼泪,回身一头就倒在了床上,背对着史今道,“好了,你快回去睡吧,我也睡了!”
  史今大概是看出高城是不好意思了,于是道,“那好,我先回去了,有事你叫我!” 说完见高城点了点头,就转身回宿舍了。
  高城听见关门声响起,悄悄转过头看了眼门口,整个屋里又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四周很静,空洞洞的那种静。
  整个宿舍楼都空了,七连空了,他的心,也空了。
  
  
  
  往后的日子,史今和高城还是和以前一样,按时吃饭,按时训练。
  在别人眼里,这种坚持也许很可笑,可是在他们心里,钢七连还没有散,哪怕只剩两个人,钢七连也还是原来的那个钢七连。
  
  只是没过多久,高城又接到了一道命令。
  他调任了,上边命令,高城升调担任师属装甲侦察营副营长。
   高城本想带史今一起走,可团长却没答应。 
  这下,钢七连就只剩下一个史今了。
  
  回连部搬东西的时候,史今正在拖地,见高城回来了,连忙敬了个礼,然后又露出了笑容。
  高城站在院子里,看着宿舍门前笑着的史今,想开口告诉他自己要走了,可是却发现怎么也开不了口,也迈不开腿。
  史今此时也发现了高城的不对劲,加上高城身后跟着的几个陌生的兵,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远处车里坐着的师部参谋见高城在院子里站了半晌也不见动,有些急了,干脆下车走了过去催促道,“副营长,我们得赶紧回师部报道了啊!您的行李在哪儿,我们帮你去拿!”
  高城还是不说话也不肯动。
  史今倒是先先反应了过来,放下手里的拖把,道,“在楼上,我带你们去拿吧!”
  
  高城的行李其实也不多,就是打包有些麻烦,因为都是一些书。
  史今找了几个纸箱,把书本都小心的放在里面码好放稳了又帮着搬上了车。
  
  高城站在垃圾桶面前抽着烟,看着史今他们忙碌。
  终于搬完了,参谋连忙催促着高城赶紧上车走了。
  高城把烟头熄了,这才慢吞吞的朝大门口走。
  
  史今站在车前笑着看着他,高城却直皱着眉,似乎不是太高兴。
  “今儿,你知道我要去哪儿吗?”
  史今回答,“刚才李参谋跟我说过了,你升调到了师属装甲侦察营。”
  高城有些不自在,“你知道啊!”
  他还想说些什么,结果李参谋又急了。
  史今笑着道,“连长……不是,副营长,走吧!”
  “你还是叫我连长吧!”
  “连长,走吧!”
  高城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最终,他还是在李参谋的催促下一脚踏上了车。
  车子启动,高城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史今,他依旧笑的温和,似乎是想让高城走的放心。
  
  呼啸的风穿过高挺的白杨树林,史今站在院子外头目送着越走越远的车,直到车消失在视线里,他也未曾转身离去,亦如当时高城送走他的兵一样,这次,轮到史今送走的他的连长。
  
  走在寂静的楼道里,哒哒的脚步声在耳边回响。
  路过一间间空空如也的寝室,史今突然想起一个词,人去楼空。
  如今七连,真的就剩下了他一个人了。
  
  
  转眼间,几个月过去了,史今收到指令,七连的营房下个月就将会有人接收,但他的去向,团里依旧没给出明确的指令。  
  反正终日无事可做,史今干脆花了几天时间又把七连宿舍楼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个干净。
  
  这几个月里史今未曾再见过高城,想来做了副营长事情应该挺多的,见不到也实属正常,倒是伍六一和许三多来看过他许多次。
  
  
  月底,军部一年一度的十项全能赛正式开始。
  赛场上,史今再次见到了不少以往七连的老兵,这里面,也包括许久未见的高城,不过他也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没来得及打招呼。
  
  
  由于七连只剩下史今一个人,所以他没法参赛,只能做个场外指导。
  看着赛场上拼了老命的伍六一,史今心里担心的不行,可他只能干看着,看着赛场上的人捂着腰一瘸一拐的跑着跳着。
  
  伍六一一转头也看见了场外的史今,他朝后者笑了笑,却换来一个责怪的表情。
  高城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史今后头,叫了他一声,“今儿。”
  史今闻声回头,见到人后惊喜的叫了一声,“连长!”
  可叫完后他才意识到高城已经不是他们的连长了,于是又改口道了一句,“副营长……”
  高城摆摆手,“你还是叫我连长吧!”
   “是,连长!”
  高城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了赛场边上已经比完赛的伍六一,对史今道,“伍六一干吗呢?那么玩命?”
  史今也跟着转过头,接道,“我也觉得他今天竞技状态不好。”
  “不好就先退一步,明年还有,这里犯不着拿命拼!”
  
  此时,伍六一已经朝这边来了 。
  高城昂首喊了一句,“伍六一!”
  伍六一赶紧拔腿跑了过来,“连长。”
  高城看着他,训斥道,“伍六一啊,你把老本都赔光了你以后玩儿什么呀?”
  伍六一却装作没听见,一眼盯着高城的肩章,企图转移话题,“哎呀,哎呀,这两毛一了,都少校了!”
  “你少在这儿打岔!你说你光拼体力能拼几次你说!”
  伍六一赔着笑,“嘿,连长,我不是想多拿几个名次好给人机一连做见面礼吗!”
  高城听了又是劈头盖脸一顿骂,“你这是想给人送礼啊?我看送命还差不多!你这脑袋怎么想的啊你?”
  “连长,钢七连出来的人,到哪儿都是尖子,当尖子不容易。”
  高城无话可说了,此时另一场比赛也要开始了,伍六一看了一眼,说要去比赛了,高城不轻不重的踢了他一脚,让他赶紧滚。
  史今却还是忍不住嘱咐道,“六一,悠着点,别逞强。”
  伍六一回身笑笑,“知道了,班长!”
  
  赛场的另一边,许三多也正在比赛,而且看样子,应该是稳拿第一的样子了。
  果然,比赛结束,宣传车宣布比赛成绩,确实是许三多拿的第一。
  史今隔了老远朝三多露出了个欣慰的笑容。许三多见了,笑的傻乎乎的朝史今跑了过来。
   “三多,不错!”
  “班长,你怎么没参赛啊!”
  史今无奈,“七连就我一个人,我怎么赛啊?”
  三多恍然大悟,复又有些失落的低下了头,“是啊!” 
  史今拍了拍他的肩膀,似是安慰。
  
  另一边,伍六一结束了格斗比赛,拿回来第一,兴冲冲的朝史今他们这边跑过来,“咱们师拿了六个第一!”
  高城坐在赛场边上,抬头看了他一眼,正想说话,突然一阵广播响起:“各位首长,各位战友,军部决定临时增加一个表演项目,请几位来自86749部队的战友将刚才参赛的项目再做一次。”
  许三多听了,忙问道,“86749是什么?”
  伍六一回道,“就是不想让你知道的意思呗!”
  史今也朝赛场那头望去,只见一辆越野车从不远处驶来,随后停下,车上却未见人影。
  史今一时好奇,四处张望寻找。
  正找的仔细,突然一阵枪声响起,史今闻声望去,只见几百米以外的靶子已经应声爆掉,距离靶子六百米外的草丛里人影微动。
  片刻后,四条人影从草丛里窜出,快速移动,在奔跑中又爆掉了另一侧的靶子。
  史今惊的说不出话,心里只剩下赞叹。
  伍六一也是看的一愣一愣的,过了许久,直到那其中一位跨越障碍腾空射击的时候,伍六一才忍不住感慨道,“他们这根本不是在比赛啊……”
  “他们是在打战!”高城接道。
  
  史今却是仿佛在那赛场中央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袁朗!”突然,许三多惊叫道。
  史今猛的回头,“你确定?”
  此时,赛场上的人已经开始从终点往回走,许三多似箭一般冲了出去,可惜等他追过去时,人已经开着车走了。
  许三多垂头丧气的往回走,回来后,史今问他,“是他吗?”
  许三多摇了摇头,“没看清,可能不是!”
  史今有些失望,可又不知道这失望从何处来。
  明明只是拥有相同的一张脸,却也忍不住关注。
  
  
  
  比赛结束后,军区将参赛的人都送回了各自的连队。
  机一连的连长守在门口,早已望眼欲穿,看着车停下来后一把把车上的伍六一拉下了车,“第几?”
  伍六一低下了头,一脸失望。
  机一连连长见了,心下明了,却是立马换了个笑脸,拍着伍六一的背连声安慰,“没事没事,明年还有机会,还有机会。”
  一旁刚下车的史今忍不住了,开口戳穿了伍六一的把戏,“六一,你就别逗一连长了。”
  一连长听了,有些不解,“什么?”
  “得了第一!”
  一连长听了一巴掌拍在六一后脑勺上,“好小子,敢骗我!”说着就笑骂着拽着伍六一回了连队。
  伍六一回头笑着朝史今和许三多挥手。
  史今笑了笑,然后和许三多转身走了。
  
  回连队的路上,许三多问史今以后会被分去哪里。
  史今回答说自己也不知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毕竟团里还没有下达通知,也许提前复员也说不定。
  
  正兀自担忧着未来去向时,操场边上的一个熟悉身影却一下撞进了史今眼里,让他一下顿住了脚步。
  许三多见史今突然停了下来,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却见史今正出神的望着某个地方,许三多一时好奇,也循着史今的视线朝操场的方向看去。
  
  天边的晚霞此时红的正绚烂,袁朗坐在双杆上看着那抹红霞有些出神。
  多年作战养下的直觉告诉他有人正在注视着他,他转头四处看了一眼,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许三多和他身边那个人。
  袁朗抬手朝许三多招了招手,“许三多!”
  
  
  许三多见了,回头看向了史今,“班长……”
  史今温和的笑了笑,“班长在这儿等你,你去吧!”
  “好。”许三多应了声,笑着跑了过去。
  
  回身,史今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看着不远处密切交谈的两个人,有些出神。
  
  袁朗,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和孟文禄长得这么像,也不知有没有可能是他的后代!
  
   胡思乱想一阵后,远处两人的谈话似乎已经接近了尾声。
  袁朗不经意间的朝史今的方向望去,四目相对,史今却先一步移开了视线。
  此时许三多已经跑回了史今身边,史今立马起身,和许三多一起离开了操场。
  
  
  路上,许三多一直心不在焉的,似乎在考虑什么烦心的事。
  史今见了,忍不住问了一句,“三多,你是不是有心事?”
  三多停下了步子,转头一脸苦恼的望着史今道,“班长,你说我该去A大队吗?”
  “A大队?” 史今不解为何三多突然这么问。
  “刚刚袁朗跟我说,他们A大队要在各集团军选拔人员,我们师也有份,袁朗让我去,你说,我要去吗?”
  史今想了想,拍了拍三多肩膀,很认真的问他,“你想去吗?”
  三多有些犹豫,“我……”
  “你想去!对吗?”
  “嗯。”许三多迟疑的点了点头。
  “三多,不要有疑虑,想做什么就去做,每个人都有权利追求自己喜欢的生活,做最好的自己,班长支持你! ”
  许三多抿了抿嘴,似是下定了决心,很坚定的点了点头。
  过后,他却似又想起了什么,又抬头看向了史今,“那班长你呢?”
  “我?怎么了?”
  “你会参加吗?”
  “我……”这个问题还真是问倒了史今。
  到目前为止,团里除了给他下了一份下月移交营房的通知外,其他什么消息都没有。
  他并没有收到什么参加A大队选拔的通知,大概是七连就剩了他一个人,团里觉得没必要通知了吧。
  可转眼看到许三多带着期盼的目光,史今想了想,嘴上答道,“去吧,应该……会去。”
   许三多闻言,笑的像个孩子,他想到以后又能和班长在一起了,心里就十分高兴。
  
  
  两天后,史今例行去团里报道时果然得到了参加A大队选拔的通知。
  办公室里,黄参谋对他道,“史今啊,这选拔赛是在下个月营房交接前,去不去就看你自己了。去了选上了,以后说不定你就是那边的人了,不过要是没选上,你就回来,你也还是我们团的好兵。”
  史今闻言,干脆趁机问了下自己的分配问题,“团里对我的分配已经下来了?”
  黄参谋顿了下,“这,这到没有。团里一时也还没决定好,你还是先回去等通知吧!”
  史今抿了抿嘴,敬了个礼,出了团部办公室。
  到了眼下团里都还没决定他的去向,看来打铺盖走人的可能性很大了。
  看了眼手里的选拔通知,史今下定决心,一定要去参加。
   只要进了A大队,离开的可能性,应该就很小了。
  想起 A大队的同时,那个满面春风,身手矫健的身影突然又撞进了史今脑海里。
  他这才想起来,那个人,也是A大队的。
  
  
  
  

评论 ( 9 )
热度 ( 23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