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瓶邪是朱砂痣。团孟是白月光。另外还有双队,陆花,楼诚,吏青,等等等等……
喜欢挖坑,但不咋爱填。
三分钟热度,外加渣烂文笔。
常年投身冷cp,也爱自割大腿肉。
如果一时喜欢,可以点个关注,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在别的cp那遇见。

〖团孟衍生〗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下)

  
   〖第三章   老A选拔(二)〗
  
  
  一个万里无云的爽朗清晨,史今坐上了前往选拔塞点的车。
  车里,有许多的熟悉身影,以前七连的人,大多数都在其中。
  选拔站点很不起眼,只是一片又一片的山林中的几个帐篷,帐篷前站了几个哨兵。
  空地前,士兵们排列整齐,看着铁路和团长徐徐走来,袁朗也跟在其后。
  到了队列跟前儿,铁路朝身后的袁朗招了招手,袁朗走到了队伍前,笑了笑,“放松点,都别紧张!”
  “大家来了就是客,这既然是客人,我就得好好的招待,所以,接下来给大家准备的是直径一百公里范围内的两天行程,对你们来说,小case吧!武器,在提供的范围内随便挑,食物,随便挑,再挑也只是一份儿早餐似的野战口粮。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就是一次简单的野外生存而已,不过,你们必须要深入敌主阵地完成地图作业,那是你们最终的到达目的地必须要交给我的东西。 ”
  “建议小组行动,因为,会有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在途中对你们围追堵截。现在是六点,截止到后天的这个时间,我会在目的地等你们。事先声明,我开着一辆车,车上有三个座位,我会带走你们前三个到达目的地的人。现在,请牢记目的地参照物。”
  队伍里有几个人从兜里掏出了笔,等待着袁朗说出目的地的。
  “干什么?把笔和纸都给我收起来。从现在开始,未来48小时,我是你们的敌人,敌人是不会告诉你们经纬度的。东南方向,草原边上有个水泡子,旁边有座山,翻过山是一片松树林,我就在林边等你们。”
  说完,他看了眼不远处的几个兵。
  几个兵收到指令立马抱着一个个的大箱子朝队列而来。
  看着发到手上的野战口粮,指北针,还有信号弹,大家皆是皱着眉头。
  袁朗并不在意他们的情绪,接着道,“好了,大家检查一下手上的装备,之后到二号车挑选自己熟悉的武器,接下来会有车送你们到战区。记住,进入战区等于进入战场!”
  来时,天还未亮,到达战区时,天已经大亮了。
  车刚在空地上停下,便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枪声,对于先下车的某些参赛士兵来说,他们进入a大队的旅程,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趁着乱,史今快速跳下了车,一下扑到了路边的草丛里。
  伍六一和许三多也紧随其后。
  原七连的人自然而然的又聚在了一起,几人隐在草丛里做了一波反击,却发现这根本是无用功。
  成才透过瞄准镜清楚的看到了对面人的装备和穿着,对其他人道,“伏击我们的除了老a以外,其他都是侦察营的人!”
  甘小宁闻言,拿枪的手紧了紧,“完了,全是连长的人,步兵尖子可一大半都在他那啊!”
  伍六一抱着枪观察了一下四周,“没别的办法了,跑吧!”
  史今也赞同的道,“撤!”
  在密集的枪声中,几人伏着身,快速的奔跑在黄沙漫天的平原上。
  不知道跑了多远,多久,直到听不到密集的枪声,几人才在一个土坑里歇了一下。
  有几个人实在受不了了,喘了几口粗气后从包里摸出了那份仅有的野战口粮,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史今吞了口口水,挪开了视线,硬是忍住了吃掉仅有口粮的冲动。
  躲躲逃逃的赶了半天的路,几人也不过才走了小半路程都不到。
  下午,几人坐在路边的一个掩体里,几乎是了快累虚脱了。
  甘小宁老早就开始喊饿了,现在更是在那发牢骚,许三多不知从哪儿挖了几根鱼腥草,递到了大家手里,甘小宁咬了一口,连忙吐了,继续发牢骚。
  山坡下的路上,一辆又一辆的高机动车路过,眼下正是饭点儿,车上坐着赶回营地吃晚饭的侦察营士兵,还有一些已经被淘汰的人。
  伍六一露头看了一眼,觉得趁现在,应该赶紧赶路,于是,他起身招呼了一声,便挎上枪走了。
  余下的人也跟着起身朝某个方向而去。
  天色早已擦黑,几人借着尚且明亮的月光找了个土坑歇了下来。
  背着60斤的背包躲躲藏藏的跑了一天,只吃了一份根本不够看的野战口粮,几人几乎是再没了多余的力气连夜赶路了。
  几人在土坑里轮流着守夜,也算是睡了个较为安稳的觉,至少也能恢复些精力了。
  连睡觉都保持着警惕的成才在平原清晨特有的湿气和冷风的刺激下猛的睁开了双眼。
  耳边突兀的咀嚼声让他原本还有些混沌的大脑清晰起来。
  他转头循声望去,发现伍六一正背着身不知道在吃什么。
  “你在吃什么?”
  伍六一闻声转过了头,脸上露着无法言说的表情,他机械的嚼着嘴里的东西,回道,“早餐。”
  成才疑惑的起身靠了过去,在看到伍六一手边的东西时又下意识的退后了一点。
  原本迷糊转醒的甘小宁听到早餐两个字,瞬间清醒了过来,三两下爬到了伍六一身边,却在看到伍六一口中所说的“早餐”的真正模样后,惊恐的又摔回了原处。
  “你疯啦??居然吃老鼠?”
  伍六一艰难的咽下嘴里的生肉,强忍着呕吐的欲望纠正道,“这是田鼠!”
  “田鼠也是鼠啊,你至于吗?现在又不是八年抗战,犯得着吗?”
  “你可以选择不吃,没人逼你!”
  “我不吃,打死我也不吃这种东西!”说完,他又爬回了土坑里继续闭上了眼。
  成才又回到了伍六一旁边,抽出了随身的小刀,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吃!”
  说完,毫不犹豫的切了一块田鼠肉放到了嘴里,闭着眼使劲儿的嚼吧了两下咽了下去。
  史今和许三多他们经过刚才那阵闹腾,也早就醒了,不过看到那血淋淋的生肉,谁也没有勇气上前一步放进嘴里,哪怕他们已经饿得不行了。
  伍六一感觉自己哪怕再吃一块就要吐了,田鼠生前活蹦乱跳的模样一直在他眼前划过,他现在真是感觉恶心的不行。
  回头看到史今已经醒来,并且正直愣愣的盯着他,他犹豫了下,还是把脚边的田鼠肉拿起来递到了史今眼前,“班长,吃吧!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史今皱着眉,看着眼前的生肉,他一下就感觉喉咙那好像有东西梗着。
  抬起的手,瞬间又放下了,他还是没有勇气接过伍六一手里的肉。
  许三多见状,拿出了自己那份口粮,递到了史今手里,“班长,你吃这个。”
  说着,他便伸手去拿伍六一递过来的生肉。
  史今愣了下,一瞬间,心里比胃里还要难受,接着,他一把抢过了许三多手里的生肉扔进了嘴里,顺手也把口粮扔回给了许三多。
  “给我收好了,这是你那份,除了你,谁也不能吃!”
  许三多咬了咬牙,把口粮放回了背包里,也拿起了一块肉,扔进了嘴里。
  
  
  吃过“早饭”,几人又开始了一天的长途跋涉。
  这一整天,几人都在躲避伏击和逃避追击,不觉间,已经乱了方向。途中,还有几个人中了枪,被淘汰了,其中,就有甘小宁。
  
  到了夜里,余下的几人虽是逃过一劫,但却也还是没能回到正确方向。
  几人停下来决定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走,可是商量了半天,几人却出现了分歧,无奈之下,他们最终决定分开走。
  
  
  史今和许三多判断的方位一致,所以决定一起,伍六一原本是坚持自己选择的方向的,可考虑了一会儿后,也决定和他们一起走。
  成才想了想,干脆跟另外两个原七连的士兵一起走了。
  
  
  这一晚,大家都没有选择休息,而且继续赶路,因为,明天早晨六点便是最后时间,如果在这之前到不了目的地,那么之前所有的辛苦,都等于白费。
  
  半夜,三人正猫在一个土沟里观察四周环境,突然间,许三多看右后方的草丛动了动,正准备爬过去看看,草丛里就突然跳出了个人影。
  许三多吓了一跳,正要开枪,却听到那人影开口说了话,“别开枪,是我!”
  土沟里的另外两人听到动静也同时转过了头,在看清来人是谁后,皆是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和他们去了别的方向吗?”许三多收起枪,小声询问道。
  半路改道跑过来的成才猫着腰跳下了土沟,笑了笑,“嘿,我还是比较相信你的判断,所以就半路改了方向,找你们来了!”
  伍六一并没有太过于惊讶成才的到来,在确定四周安全后,他招呼了一句,几人便又起身开始赶路。
  
  
  凌晨三点,几人摸上了一个山丘,原本是想在山丘上借着地势观察周边情况,却未曾想到竟还收获了意外惊喜。
  原来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接近了目的地,前面不远处便是一个水泡子,水泡子边上就是沟壑分明的敌主阵地。
  这就是他们最终要绘制地图的地方。
  
  四人惊喜万分,不过惊喜过后,还是要做正事。
  成才透过瞄准镜把阵地看了个遍,然后把看到的都描述了出来,许三多则在一旁认真的绘制着地图。
  只是说了一半后,成才突然沉默了,许三多疑惑的抬起头,问怎么了。
  成才从瞄准镜前移开了眼,回道,“好像只能看到一半,我看不到指挥所。”
  “我就说老a不可能那么容易让我们得手,看来只能深入了!”
  “可他们有热成像仪,根本没办法靠近。”
  “也不是没办法!”许三多看了眼不远处的水泡子,突然道。
  史今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瞬间明白他想干什么。
  “你想用水降低自身温度!”
  许三多点了点头。
   “不行!夜里水温太低,我们已经两天没吃正经东西了,热量本就消耗过多,如果再把温度降下去,后果很难想象!”
  “班长,我觉得还是可以试一试的!好不容易才到这儿,总不可能就这样放弃啊!” 伍六一也开口,试图劝说史今。
  “命重要还是进a大队重要?”
  “都重要!”
  
  局面一时有些尴尬。成才想了想,心里还是比较赞同史今的话,于是出声劝道,“要不然,再想想其他办法。 ”
  “你觉得还有其他办法吗?没多少时间了,必须过去,我不可能放弃!” 伍六一依旧固执的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史今咬了咬牙,终究还是没再反驳伍六一,反而下定决心般道,“好!我去!”说着,就要往山丘下走。
  见状,伍六一一把把他拉了回来,“你别去,我去!”
  许三多也放下手里的笔,去拉史今,“我和班副一起去!”
  “你们……”
  伍六一打断了史今想说的话,道,“我身体素质好,我抗冻,你和成才枪法都不错,重要时刻我们需要你们火力掩护。”
  史今想说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伍六一见史今没有再说话,便当他默认了,于是拿起枪就猫着腰下了山丘,许三多拿起绘了一半的图紧随其后。
  
  成才和史今就那样静静的趴在山丘上,看着许三多和伍六一下了水,成才透过瞄准镜,甚至能清晰的看到他们在水里冻得瑟瑟发抖的模样。
  
  仿佛过了很久,久到许三多被冻得思绪混乱,又在伍六一的引导下清醒过来,两人才上了岸,摸进了敌方阵地里。
   史今看着两人进了沟壑里后,心里更加紧张了,为了方便后续掩护,他跟成才打了声招呼,然后换了个距离敌方阵地更近些的地方潜伏了下来。
  
  一张地图很快便绘制完成,许三多收起纸笔,正准备回程,却没想到一转身便和一个巡逻的老a撞了个满怀。
  伍六一眼疾手快,一下就扑了上去死死的按住了老A,捂住了他的嘴。
  
  那老A也不是什么善茬儿,反手便想伸手去够伍六一帽子上的激光信标,眼看就要够到,却突听一声枪声响起,刹时,那老A头上烟雾四起。
  伍六一见状,一下就火了,“你开枪干嘛?”
  “他要杀你!”
  
  此时,原本安静的阵地一下沸腾了起来,探照灯猛的照向这边,四下里的机枪也纷纷调头转向这里。
  伍六一已经顾不得发火,拉起许三多就往外跑。
  外围的机枪也掉了个头朝向了他们,许三多见了,连忙抬手一阵扫射干掉了机枪手,然后在伍六一的掩护下翻出了外围。
  
  等他出了外围后又回过头去掩护伍六一,让他快点出来。
  伍六一正要借着滚滚白烟翻出去,却有两个老A发现了他,上来就是一波猛扫。
  许三多见状,硬是架起机枪怼了回去,怼得那几个老A抬不起头。
  伍六一也得了机会翻了出去。
  可就在他们以为一切顺利正要后撤的时候,那边埋着头的老A却突然甩出了个东西,许三多不明所以的抬头一看,顿时只觉一阵白光闪过,接着眼前便一片黑暗。
  伍六一对付完就近的一波人后,转头一看却见许三多正在战壕里瞎摸瞎撞。
  “你在干什么?”
   “我看不见了!”
  “是闪光弹,该死的老A真是什么损招都往咱身上使!” 说完,他快速上前拉着许三多就跑。
  
  山丘上的史今和成才在听见枪声那刻便同时绷直了神经。
  可惜他们只能听到枪声却看到的里面的情况。
  此时,天已经慢慢的开始放亮。
  在这微若的光亮里,史今终于看到伍六一扶着许三多安全的跑出了敌方阵地,只是。他们身后也紧跟着一群追击他们的士兵。
  眼看着伍六一和许三多被逼着跳下了一处矮坡,史今这才瞄准了一个人,一枪爆头。
  紧接着,成才那也响起了枪声。
  
  
  史今又放了几枪后换了个位置,和成才一起继续掩护着伍六一和许三多。
  直到两人撤到了绝对安全的地方后,两人这才收起了枪,找伍六一他们会合去了。
  
  
  山坡下,许三多搀着摔伤的伍六一穿梭在茂密的树丛里。
  成才激动的从山坡上跑下来,问道,“地图到手了吗?”
  许三多点了点头,掺着伍六一继续走。
  后一步赶上来的史今催促他们赶紧走,一转头,看到了只用一条腿蹦哒的伍六一,焦急的心情一下子变成了担忧,“你怎么了?”
  伍六一回过身笑了笑,“没事,不小心绊了一下。”
  “你停下,我看看!”史今放下枪就要去捉伍六一那条伤腿。
  伍六一往后退了一下,躲开了史今,“班长,没时间啦,咱还是快点赶路吧!我真没事儿。”说着还挣开了搀扶着自己的许三多,自己朝前跑了两步,回头笑道,“真没事儿了,别大惊小怪的!快走吧!”
  史今见他还能跑,想来应该是没伤到筋骨,于是也没再深究,拿上枪跟上了他们。
  
  还剩下最后五公里的路,幸而这最后的五公里既没有追击,也没有暗哨。不过四个人背着60斤负重饥肠辘辘的跑了两天,跑完这最后五公里,也已经够呛了,哪怕再跑一公里,他们也坚持不住了。
  好在,三人气喘吁吁的穿过松树林后,终于看见了不远处停着一辆越野车和一辆救护车,袁朗就倚在车边看着他们,还有几个卫生员在旁边候着。
  
  成才跑在最前边,史今和许三多稍落后一些,两人也是快到极限了。
  伍六一本来和史今他们并排跑着,却不知在什么时候渐渐落在了最后。
  史今慢慢发现了不对劲,转头一看,发现伍六一此时已经开始用单脚跳着走了。
  “六一,你的脚到底怎么了?”
  “没事,你们先走,别管我!”
  “说实话,你的脚,怎么了?”
  “真的没事。我能走,你们别管我,快点走!”
  史今知道,自己就算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于是干脆倒了回去,搀住了伍六一。
  许三多见状,干脆也跑了回去,和史今一左一右的把伍六一夹在了中间。
   “你们干什么?你们快走啊!”伍六一挣扎着,可是不管他怎么说,怎么动,一左一右那两个人还是不愿放手。
  
  
  眼看着就要到终点,史今此时早已体力殆尽,不过是靠着仅存的一点意念支撑着,许三多比他好一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离最后的终点还有五十米距离,史今却觉得比五公里还遥远,脑子里已经开始嗡嗡作响,他觉得有些头晕眼花,下一秒,他便毫无预兆的倒了下去。
  史今这一摔,不仅把自己摔得眼冒金星,甚至还把其他两个人也带到了。
  
  许三多算是三人中目前状态最好的一位,他在摔倒后第一时间就爬了起来,然后挨个去扶史今和伍六一。
  然而伍六一除了腿伤以外其他都还好,只是史今不知道是摔懵了,还是累傻了,竟然半眯着眼躺地上愣住了。
  
  “班长,快起来,我们就快到了!班长!”
  “班长!你醒醒啊!班长!”
  
  耳边许三多的呼唤由远及近,终是把晕头晕脑的史今喊清醒了。
  他忽的从地上爬起,伸手就要去同样躺在地上的伍六一,“六一,起来!”
  伍六一知道史今已经接近极限,他再继续走下去只会是拖累,于是他极力的推拒着,“班长,你们走,别管我了,他们只要三个人,你们快走!”
  “不行,要走一起走!” 史今固执的去扶伍六一,却怎么都扶不起来。
  “走啊,我就送你们到这儿了!我腿受伤了,没用了,走啊,别管我!”
  “不行,我们不会丢下你的!!”许三多吼着,一伸手和史今一起把伍六一从地上拉了起来,背到了背上。
  伍六一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却还在用最后的力气劝他们放下自己。
  
  成才一直站在前面焦急的看着他们,他里最后的终点就只有几步路了,可他还是站在那儿等着。
  
  
  
  身后泥泞的土路上,两个同样精疲力尽的参赛士兵互相搀扶着赶了上来,虽然他们也慢,但却还是很快就超过了比他们还慢的三人组。
  伍六一半眯着眼,看着超过他们的那两个人,一下子就从许三多的背上挣扎了下来,扑的一声倒在了地上,紧接着,他拉开了出发前老A发给他们每个人用来求救的信号弹。
  黄色的烟雾骤然而起,几乎要遮盖掉伍六一倒地的身影。
  他弃权了。
  
  远处的成才愣了一下,可眼看后面赶上来的人都快要超过他了,他实在是等不了了,他决不能淘汰,他不能再回去那个鬼地方了。
  于是,他最后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三个人,一咬牙,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转身朝袁朗的方向冲刺而去。
  
  
  “走啊,走啊!许三多,带班长走啊!难道你还想让他回到那个什么都没有了的地方吗?每天都面对着空空的屋子,对着空气发呆!你还想吗???带他走啊!!” 伍六一带着哭腔,用力的嘶吼着。
  史今看着那团黄色的烟雾,完全愣住了。
  刚才超过他们那两个人已经倒下,可他们还在继续往前爬,眼看着就要快爬到袁朗面前了。
  而已经到达目的地的成才坐在车头前揪心的看着那团黄色烟雾里的三个人,他想大声喊,甚至想跑过去把他们都拉过来,可是,他最终也只是在那里看着。
  
  许三多回头看了眼目的地,耳边伍六一劝说的话依旧没停,他大声的说着,骂着,求着。
  许三多松开的手掌渐渐握成了拳,一咬牙,转身拉起史今就朝那辆越野车跑。
  史今楞楞的跟着许三多的脚步,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此时似乎已经忘了,自己是在比赛,一场竞争与淘汰的比赛。
  
  烟雾里的伍六一看着渐行渐远的两个身影,终是放心的倒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笑了。
  
  
  许三多和史今最终还是拿下了仅剩的两个名额。他们精疲力尽的倒在地上,看着伍六一被抬上了救护车。
  离开前,伍六一对着他们挥了挥手。
  史今想爬起来跟他一起走,可他挣扎了两下,最终也没能爬的起来。
  
  
  
  (感觉没什么力度!啊,好烦!)
  (其实我想让六一留下来,《士兵》里班长和六一都离开了,明明两个那么想留下来的人,却逼不得已都走了,我觉得这是让我最无法释怀的。可是以六一的性格,让他留下来做司务长,他应该更愿意选择复员。)

评论 ( 18 )
热度 ( 13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