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我可以单身,我的cp一定要结婚

〖团孟衍生〗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下)

    〖第八章   俘虏〗
  
  自从上次任务过后,许三多就一直不在状态,天天就闷在屋里。
  队里和他关系不错的几个人轮流安慰了一番也没有作用,最后他甚至向袁朗提出了退伍的请求。
  
  袁朗没有同意,但给他放了一个月假,让他再仔细想想。
  
  许三多离开一个周以后,史今他们又出了一趟任务。这次是去给兄弟部队找茬的,他们本就是一支专业的找茬部队。
  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史今才知道对面的红军部队是高城的侦察营。
  经过一天的对抗后,史今在傍晚见到了高城。以俘虏的身份。
  
  
  坐在空无一人的营帐里,史今觉得有些无地自容。毕竟,整个中队只有他一个人被俘虏了。不过他也并不是真的实力不过关,而是实在运气太背,居然落进了一个地洞里被几个追击的人给围了。
  
  正当他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发呆时,营帐里进来了一个人。
  “今儿。”
  
  史今听到声音回过头看着来人,愣了一下,“连长……”
  叫完后才发现不对,连忙挺直了腰板敬了个礼改了口,“高副营长。”
  “别,你还是叫我连长吧!”
  “这,不好吧?”
  “就咱俩人,有什么不好的。我让你叫什么就叫什么。”
  史今笑了笑,“好……”
  此时,高城已经走到了史今面前,“今儿啊,好久不见,你咋还是那么瘦啊。”
  “瘦点好……” 史今答了一句,原本勾着的嘴角在看到高城那道从眼角一直延伸至嘴角的疤时渐渐平了下去,“连长,你的脸……”
  高城不自觉的抬手摸了一下,转身把有疤的半边脸转向了另一边,避开了史今的视线,“啊,没事儿,远程引导靠太近了,被石子儿咬了一口。”
  这么长一条疤,不用细想都知道当时的情况一定不似高城讲的那么轻松。不过高城显然并不想多提,所以史今也没有再多说,随即换了个话头。
  两人聊了许久,直到有人来叫高城开会,高城这才离开了营帐。
  
  高城刚走不久,门口就响起了一阵轻微的响动。
  史今疑惑,以为是高城又回来了,结果一撩开帐帘就和外面的人撞了个满怀。
  史今赶紧退了半步,这才看清了眼前人是谁,“队长?”
  袁朗看样子似乎不是很高兴,说了句“跟我走。” 然后就转身往外走。
  “啊?”史今愣了愣,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啊什么啊?是舍不得走还是怎么的?”袁朗回过头看了史今一眼,补了一句。
  史今连忙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门口两个看门的士兵周身环绕着代表“死亡”的烟雾,一脸无奈的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两消失在了浓重的夜色里。
  
  
  
  一路上袁朗都没有说一句话,平时有事没事就爱说两句的人突然不说话了,这让史今有些不太习惯。
  回到蓝军指挥部时,齐桓就在门口,看到史今他们回来了他立马就迎了上去,“你们终于回来了。”
  袁朗没回话直接进了营房,史今停下来刚想回一句,就被袁朗给打断了,“史今,跟我进来。”
  史今抿了抿嘴,看了齐桓一眼。齐桓笑了笑,进了另一边的营房。
  
  一进门,史今就看到袁朗正在屋里坐着,手里拿着一杯水,喝了一口后,转过头来看向了他。
  “史今你可又得了个第一,你知道吗?”
  史今不明所以,“啊?什么第一?”
  “老A里从古至今第一个被红军俘虏的人。”
   史今脸红了一下,有些窘迫,低下头不知该怎么面对袁朗,想解释,可又觉得解释似乎有些多余了。
  “哎,就当是运气不好吧。剩下的时间你就在外面站岗!”
  “是。” 史今应了一句,转身逃似的往外面走。可刚走到门口,就又被袁朗叫住了,“站住,着装。”
  史今闻声停住,转头看了下四周,最后在袁朗旁边的桌子上看到了一套装备。那应该是给他准备的,于是他快步走了过去,在袁朗的注视下完成了着装。
  
  
  半夜,轮值的士兵过来替下了史今,史今伸了个懒腰拉开了营帐帘,一进去就听到一阵梦呓。
  史今一时好奇,循着声音望了过去,发现居然是袁朗。
  袁朗不是应该睡着隔壁的指挥营里吗?史今心存疑惑。
  梦呓声并没有停止,史今好奇的探过头去仔细听了听,下一刻,却不由的愣了一下。
  袁朗居然在叫他的名字?
  史今往前一步准备再仔细听听,旁边铺位的人却突然掀开了被子坐了起来,史今吓的哆嗦了一下,过了片刻才看清是吴哲。
  
   吴哲看了眼史今,开口道,“别看了,他正在做梦呢,快去睡吧!”
  史今楞楞的点了点头,解开身上的装备合衣躺上了床。
  隔壁齐桓和另外几个人的铺位空空如也,想来今晚红军的营地应该是不得安生了。
  
   再转头去看袁朗,此时他已经安静下来,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史今忍不住想,袁朗到底做了什么梦才会不停叫着他的名字。大概,是连在梦里都在训练他们吧。
   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史今如是想着,轻轻呼了口气闭上了眼。
  
  
  最后一天的演习史今在门口站了一天岗,齐桓他们回来的时候对抗已经结束了。
  结果可想而知,这次肯定又是蓝军占了上风,不过齐桓似乎不是很高兴,路过史今的时候还看了他好几眼。
  
  
  傍晚时分,营地的众人都忙着收拾东西,准备回基地。
  史今帮着拆完了营账见无事可做便坐到了一边休息去了。一转头,他远远的看到不远处的空地上齐桓正生气的对着袁朗说什么。
  
  吴哲此时走了过来,挨着史今坐了下来。
  他见史今的视线正瞧着齐桓他们的方向,便开口解了史今的疑惑, “齐桓正在跟队长发牢骚呢。”
  “嗯?”史今不解的转过头望了他一眼。
  “今天他受气了。”
  “为什么?”
  “侦察营的兵拿你昨天被俘的事气他。”
  史今闻言愣了下,接着低下了头,声音闷闷的,“我大概成了我们队的笑话了吧。队长说,我是老A里第一个在对抗演习里被俘的人。”
  吴哲拍了拍史今的肩膀,“你不要多想,我们都知道那是一场意外,侦察营的人他们自己心里也清楚不过是他们运气好。他们只是从来没占过上风,想占个嘴上便宜而已。”
  史今依旧低着头,看着地上的荒草,没有回话。
  
  
  周围的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装车拉走了。
  远处的天空上,几架直升机由远及近,袁朗转头看了一眼,发布了集合的号令。
  吴哲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连忙拍了史今一下,“快走,集合回基地了。” 说完,起身跑向了远处的队列。
  
  史今慢悠悠的起身,看着那列已经集结整齐的队伍悠悠叹了口气,“结果已经摆在那儿,谁还会在乎过程呢……”
  
  远处,袁朗看着还未过来的史今喊道,“还不过来集合,是不想回去了吗?”
  史今听了连忙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了过去。
  
  
  回到基地后,众人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食堂。今日食堂的晚饭倒是比往常还要丰盛许多,司务长说,是为了犒劳大家,毕竟在山林里吃了两天的压缩饼干,总要对他们的胃做点补偿。
   上桌后,史今看了眼饭桌中央的汤,起身打算先盛碗汤。可手刚碰到汤勺,斜对面的人就猛的起身抢走了汤勺。
  史今愣了一下,又坐了回去,想等着那人盛完再盛。
  可等那人盛完后他却把汤勺放在了自己面前。
  史今眉头微动,抿了抿嘴开口道,“麻烦把汤勺递给我一下,我想盛碗汤。”
   那人恍若未闻,头都没抬一下,继续低着头喝汤。
  史今眉头皱的深了些,干脆起身绕到了那人身后,打算自己拿。
  可刚伸出手,另一边的一个人又抢在了他前面拿起了汤勺给自己盛了一碗。
  史今咬了咬牙,等着他盛完,可没想到那人盛完后并没有放下了手里的汤勺,而是挨个问身边的人需不需要盛汤,完全忽略了身后的史今。
  史今知道他们是故意的,却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史今也没有深究这个问题,大不了不喝汤就是了。
  郁闷的回到自己的位置,史今拉开凳子刚要坐上去,凳子却突然被移走,要不是身旁的吴哲眼疾手快起身一把扶住他,他已经一屁股坐地上了。
  桌上看戏的几个人看着差点摔地的史今不削的笑了笑。
  吴哲把史今扶起来瞪了他们几个一眼,质问道,“你们几个什么意思?”
   一开始抢史今汤勺的人笑了笑,看着吴哲回问道,“我们怎么了?”
   吴哲刚准备开口,袁朗却先一步开了口,大声道,“王一博,起立。”
  
  袁朗就坐在史今身后那桌,刚才的一切,袁朗都看在了眼里。
  
  “王一博,李林立,陈方升,你们跟我出来。”
  被袁朗叫到名字的分别是刚才抢史今汤勺和推他凳子的人。
  
  
  操场边上,三个人做着俯卧撑,袁朗则坐在三人身前的台阶上,脸上表情严肃。
  “幼稚!幼稚至极!你们多大了?都以为自己才13岁吗?现在还在玩儿这种小孩子把戏,你们不觉得丢人吗?”
  王一博冷哼了一声,“史今作为老A史上第一个被俘的人,他不也没觉得丢脸吗!你都不知道侦察营的人是怎么拿这事羞辱我们的!”
  袁朗一时气节,给了他一个脑崩,“那你不问问他们,是靠自己的实力俘虏的史今吗?这事儿他们觉得自己光彩吗?”
  王一博低下了头,不再回话。
  可袁朗却没打算放过他,“你就敢保证你们仨走一辈子路没有个崴脚的时候??别说史今被俘的事是个意外,就算不是意外,你们也没权利说什么做什么。”
   三人还是沉默着,没有回话。
  袁朗看着他们沉思了一会儿,缓缓道,“今天你们在别人背后踢凳子,我不敢确定你们明天会不会就往别人身后捅刀子了!你们是战友,是要同命的人。你们这样,将来到了战场上,根本没有人敢把后背交给你们!我这儿看来不太适合你们,两百个俯卧撑做完后自己回屋收拾包袱明天等通知吧!”
  地上的三人闻言,一下卸了力,“队长,您什么意思?是要开除我们吗?”
  “我可没那权利,不过是给你们换个地方而已。”说完,袁朗起身拍了拍屁股,留给了三人一个决绝的背影。
  
  
  夜里,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史今打了壶开水,坐在桌前一边泡脚一边擦着头发。
  对于傍晚的事,他后来也知道了几个人捉弄他的理由,这让他觉得很郁闷。
  
  袁朗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甩了甩头发,结果甩了史今一身水。
  史今一下回过了神,抹了把脸上的水,取下了搭在椅背上的毛巾递给了袁朗,“擦擦吧。”
  袁朗挑了挑眉,接过毛巾盖在了头上,坐到了自己书桌前擦起了头。
  
  
  回过神的史今也不想再去想那些烦人的事儿,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随他们怎么说吧。这样想着,他随手拿过一本书,一边泡脚一边看了起来。
  另一边,袁朗擦头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他看了史今一眼,似乎有话要说。
  史今感受到了袁朗的注视,抬头看了眼,发现袁朗果然在看他。
  “有事吗?”
  袁朗放下毛巾,筹措了下后道,“傍晚的事,你别在意,你也别听他们瞎说。那事儿不怪你,你掉的那个坑是侦察营的人故意挖的。高副营长后来知道这事儿后,处罚了挖坑的几个人。你以前是他手下的兵,应该知道他的性格,知道这件事情后他气急了。他也觉得自己理亏,所以已经让侦察营的兵缄口不提这事了。我希望,对于这件事,你不要再有心里负担。”
  史今静静的听完,沉默了一会儿,笑了笑,“谢谢!”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