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瓶邪是朱砂痣。团孟是白月光。另外还有双队,陆花,楼诚,吏青,等等等等……
喜欢挖坑,但不咋爱填。
三分钟热度,外加渣烂文笔。
常年投身冷cp,也爱自割大腿肉。
如果一时喜欢,可以点个关注,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在别的cp那遇见。

〖团孟衍生〗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下)

  〖第九章   似是故人来〗
  
  
  〖袁朗这个人物我是真的写不出他的精彩了。文笔有限,他在我笔下鲜活不起来。明明那么富有活力的角色,在我笔下却显得死气沉沉的。〗
  
  两个星期后, 史今本来以为三多也差不多该回来了,结果他没能等来许三多,倒是等来了三多的大哥——许一乐。
  许一乐说他找了好久才找到这里来,而他找来的目的,是想告知三多,家里出了事儿。
  
  史今带着许一乐去见了袁朗,袁朗打了两个电话,轻而易举的就找到了许三多。
  给许三多所在地去了个电话,为了不让三多太受打击,袁朗还特地先做了一阵铺垫才把他大哥带来的消息告诉了他。
  许三多听完袁朗说的消息后,沉默了许久。
  袁朗干看着许三多发愣,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最后,他干脆直接挂了电话。
  
  原本已经打算回基地的许三多这下又改了行程。高城直接让师里给他订了票,并且让甘小宁送他去了火车站。
  就这样,即使他已经放弃了离开部队的决定,可也还是踏上回乡的旅程。
  
  
  
  就在许三多回乡这段日子里,袁朗他们又接到了实战任务。
  依旧是边境打击毒贩的任务。
  只是,这次这支贩毒队伍,据武警那边传来的信息说,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并不好对付。
   袁朗带着队伍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武警已经和那波人交过了一次手。 双方都没讨到便宜。
  
  
  袁朗带着小队在交战地勘察了一会儿,大概判断出了他们撤离的方向,连忙把队伍分成了四个小组,各小组分开呈包围模式一路搜寻了过去。
  史今小组一路追过去后,在路上发现了许多毒贩行过的痕迹。
  将发现报告给袁朗后,他们就跟着这些痕迹一路搜寻。
  
   路过一处密林时,史今突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可哪儿不太对劲他一时又说不上来。
  于是他慢下了脚步仔细环顾了下四周,终于知道是哪儿不对了。
  按理说这样一个密林,地面应该有很多落叶才对,可事实是,这密林里的落叶竟然大部分都集中在每棵树的树根处,这样反自然的现象让史今警惕了起来。
  身后同组的吴哲赶了上来,看到史今的神色也跟着紧张了一下,“你怎么了?突然停下做什么?”
  史今朝树底下厚厚的落叶层扬了扬下巴,示意吴哲看过去,“你看那树底下。”
  吴哲跟着看过去,也明显发现了不对劲,于是走过去蹲下身,轻轻的拨开了树叶。
  刚拨了两下,一颗手雷就出现在了吴哲的视野里。 手雷的四分之一埋在土里,拉环上系了一根透明丝线,不知连接至何处。
  史今凑过去看到手雷时也惊了一下,随即和吴哲对视了一眼,退后了一步,并告知了后面跟上来的几人小心脚下。
  吴哲抽出了随身的匕首,小心的挖出了手雷,接着轻轻扶着丝线找寻丝线连接的另一头。
  果然,长长的丝线所连接的另一头还有一个手雷。
  吴哲照样挖出,收入囊中。
  有了前车之鉴,后面的路史今他们都走的格外小心。
  果然,小心还是有小心的好处。还没走多远,几人就又发现了两颗手雷。
  “诶,你说他们怎么想的?有那埋手雷的功夫不得多走二里路啊。” 同组的某个成员看着这没走两步就有一处陷阱等着他们,于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吴哲放好手雷后开口道,“也许,他们就是想多争取一些跑的时间。”
  “何解?” 那人问道。
  吴哲解释,“因为我们一旦发现这些手雷,后面的路必定会走的格外小心,速度便会降下来,而若是没发现……” 吴哲没再说下去,而是看了大家一眼,大家心下明白,都忍不住打了个颤。
  “行了,我们快走吧,后面还有很长一片树林,大家多留意点脚下吧。” 史今环顾了一圈四周招呼了一句,继续朝前走去。
  
  而另外几个组由于走的路线并没有和毒贩完全重合,所以一路畅通无阻。
  齐桓和袁朗带的小组行至某处时突然偶遇,于是便一起前进,结果还没走多久,便在一片树林里和毒贩碰了个正着。
  
  还在小心前行的史今吴哲小组在听到枪声那刻皆是一愣,随即都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朝着枪声响起的方向赶去。
  史今他们赶到交战点时枪声已然停止,吴哲立即报告了一下自己所在的方位。
  话音刚落,就听到通话器里传来袁朗难得急切的声音,“所剩两名毒贩往c组方向逃离,c组注意拦截,完毕。”
  “c组明白,完毕。”
  
  C组全员刚回答完,史今就感觉到身旁不远处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史今猜想也许是逃走的毒贩,于是跟吴哲打了声招呼便追了过去。
  
  在密林里追寻了一会儿,史今终于看清了前面那个逃窜的身影,卯足了劲儿追了上去。
  直到追到一片荒草丛生的空地上时,他才赶上了前面的身影,用尽全力,一个前扑,把毒贩扑倒在了地。
   然而那毒贩却也并不是个善茬,在被扑倒后的一秒钟便转身扣住了史今的肩膀爬了起来。
  史今反应过来连忙挣脱。
  两人你来我往,一下便纠缠了起来,你一拳我一脚不相上下的对质着。
  打斗中,史今观察了下那人的脸,虽然那人蒙着半张脸,可唯一露出来的那双眼睛却让史今觉得莫名熟悉。
  只是,后面那双眼里所流露出的狠厉神色又让史今觉得刚才的熟悉不过是一种错觉。
  
  
  一番拳脚比拼过后,两人谁也没占到丝毫便宜。
  在打斗过程中,史今抓住了那人衣领,衣领与那人脸上的面巾连接着。那人出拳攻向史今,史今躲过,抬腿在那人肚子上踢了一脚,手上顺势扯下了那人的面巾。
  
  眼看着毒贩倒在了荒草丛里,史今扔掉手里的面巾,上前一步刚想出手制住一时处于下风的毒贩,却在看到对方的脸后愣在了原地。
  史今愣神之际,毒贩起身再次袭来,两人再次扭打成一团,片刻后,史今撕开了那人的衣服,露出了那人脖间的项链。
    史今看到项链再次愣住,下意识喊出了一个名字,“孟文禄。”
    对面的人听见名字那刻也是一愣,原本想进攻的动作一顿。
    两人像是有内心感应一般,各自退后了两步。
  史今看着眼前无比熟悉的面孔,还有那脖子上挂着的银色弹头项链顿了一下,才开了口道,“你……你和孟文禄什么关系?”
  
    那人也顿了一下,张了张嘴,似乎刚想回答,远处就响起了一声枪响,紧接着又是几声枪响,一颗子弹擦着史今的脸飞了过去。
  史今这才反应过来是对面那人余下的手下来接应他了,于是赶紧往旁边草丛一滚,隐藏起了自己。

    “อย่ายิง !อย่าฆ่าเขา!”

  紧接着,史今听见那人朝着四周的枪手吼了句什么,枪声便戛然而止。
  等史今再次冒头,便发现四周已经没了人影。
  
   通话器里此时传来了吴哲的声音,“史今,你在哪儿?”
   “我在东南方向的荒地里。”
  “抓到毒贩了吗?”
   “没有,有人接应他。”
   刚说完这句,吴哲他们就自已经出现在了史今视线里。
  
  袁朗三两步跑到了史今身前,“他们走的什么方向。”
  “没看清,他们朝我放了几枪,我躲了一会儿,再冒头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袁朗叹了口气,“是我们来晚了。前面就是村庄了,不能再追了,撤回去吧。”
    
  史今应了声,跟着人群往回撤。
  走到吴哲身边时,吴哲转头看了他一眼,愣了愣。
  史今也看向了吴哲,有些疑惑,“怎么了?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说着,史今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痛,特别是鼻子。
  “你,流鼻血了。”
  “啊?”史今闻言立马摸了摸自己的鼻孔,结果,整只手都染上了血,“我就说怎么鼻孔里湿漉漉的。”
  “你要不要叫医疗队过来处理一下。”
  史今扬起头摆了摆手,“不用了,小事儿。”说完,一边不停地擦着鼻血一边继续往前走。
  袁朗从两人身边走过,看了史今一眼,发现他整只手都是血,心下一紧,“你手怎么了?”
  吴哲插了一句,“手没事儿,鼻子有事儿。”
   袁朗靠近了些,发现原来史今手上的血都是鼻血,心下放心了些,随口开了句玩笑,“怎么,上火了?”
   史今难得接了茬,“嗯,被毒贩胖揍了一顿还让他跑了,我心里确实有些上火。”
  不过玩笑归玩笑,袁朗还是有些担心史今的鼻子,“停一下, 我看看,鼻子有没有事。”说着,拉住了史今,抬手打算给他检查一下鼻子。
  史今乖乖停了步子。袁朗抬手捏了捏他的鼻梁骨,劲儿使的有些大,疼的史今倒吸了口凉气。
  “没啥大事儿,骨头没断!”
  史今应了一声,接着就见袁朗把自己脖子上的面巾取了下来直接把边角揉了揉塞进了他鼻孔里,开口道,“塞住,一会儿血就止了。”
   史今低了低头,对袁朗笑了笑,道了声谢。
  
  
   傍晚,回到基地卸了脸上重重的油彩后,史今才发现自己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那小子手劲儿真够大的。史今拿着从食堂要的鸡蛋,在厕所里对着镜子揉脸上的淤青,心里忍不住的想着白天那个人。
  回来的路上,史今就一直在想,那个人是谁。那个人和孟文禄长的一样,脖子上还带着他的银子弹,也许,是孟文禄的后代也说不定。
  当然,也不排除是巧合,也许那项链只是和他的相像而已。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是巧合的话,那这张脸也实在是太大众化了。 
   史今暗自想的出神,所以并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身后多了一个人。
  
  
  袁朗在办公室挨了铁路一顿训后,郁闷的回到寝室却发现史今并不在屋里。
  放下手里的帽子本想进浴室洗个澡,才发现原来史今在厕所里正对着镜子做什么。
  他走近了些,才看清镜子里那人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皮肤。
  袁朗心下莫名一紧,脑子里混沌了下,下意识抬手就想去摸摸身前人的脸。
  可当手要碰到身前人时,他脑子突然清明了过来,放下了手,开口调侃道,“手法很熟练啊!”
  “啊?”史今闻言猛然回神,转头疑惑的看着袁朗,“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刚进来啊,怎么了?”
   史今撇了撇嘴,又把头转回去对准了镜子,“没事。”
   袁朗挑了挑眉,拿着换洗衣服进了浴室。
  
   从浴室出来,袁朗用毛巾随便擦了两下头发,转头就看见史今正坐在桌前一边揉脸,一边看书。
  袁朗楞楞的走到了史今身旁,脑子里,莫名的又出现了那些每夜都会出现在他梦中的画面。
  恍惚间,他已抬起手摸上了史今的脸。
  
  史今吓了一跳,转过头见是袁朗,心下诧异又疑惑。他见袁朗两眼无神,手也还覆在他脸上,于是忍不住出声唤了他一句,“队长?”
  袁朗猛然清醒过来,见自己的手不知何时覆在了史今脸上,连忙抽了回来,开口找了个自认为合适的解释,“你,你这都没揉开,要揉开淤青才能散,一看你就没经验!”
  “???”史今不解,袁朗这突然唱的是哪出。
  他以前天天给六一他们揉,他能没经验?? 不过他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嘴上却跟袁朗开了个玩笑,“那你帮我揉呗。”
  “我?” 袁朗显然没料到史今会这样说,一时竟有些没反应过来。
  “你不说我没经验吗,那你来帮我呗。”说着,史今直接把手里温热的鸡蛋塞到了袁朗手里,“来吧。”
  袁朗看了看手里的鸡蛋,又看了看史今,愣了两秒,挑了挑眉,扔了手里的毛巾,“行,可别叫疼啊!” 说着,一手捏着了史今的下颚。
  “我没那么怕疼,当然,你要是故意下黑手那就另当别论了。”
  原本真想下重手的袁朗闻言,手上的动作突然放轻柔了些。
  
  史今嘴角微动,干脆把书一合,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看那模样,倒是十分享受一样。
  袁朗看着那全然一副享受的模样,本想出口调侃,可当眼神瞟到史今领口里的项链时,到了嘴边的话突然就变了,“你这项链我看你挺看重的?是有什么故事吗?”
  史今突然睁开了眼,顿了许久,却并没有回答,也不知是没想好怎么回答,还是不想回答。
  袁朗似乎是料到了,于是笑了笑,“当我没问吧。”
   可话音刚落,史今却开了口,“朋友送的而已,没什么故事。”
  袁朗点了点头,内心斟酌了一下,张了张嘴,似是想问自己内心真正想问的事了,“你那朋友是不是姓……”
  “队长,许三多回来了!”
  袁朗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闯进来的齐桓给打断了。
  鬼知道他等了多久才找到这么个机会,想把内心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都抖出来,向史今问个清楚,结果居然被齐桓给打断了。
  “你进门不知道先敲门吗?”
  袁朗说这句话时,人正坐在桌上,两只手还扶着史今的脸,齐桓一见这场面,再看袁朗黑沉沉的脸色,突然有种自己撞破了人家好事的窘迫感,于是讪笑可以一声,“我不是有意的,你们继续,下次我一定敲门。”说完,还不等屋中的两人反应,就没跑影了。
  史今不解的看向了袁朗的“他,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我们还要继续吗?” 袁朗晃了晃手里Q弹的鸡蛋。
  史今抛开了脑子里的胡思乱想,推开了袁朗的手,“谢谢,不了。我刚听他说三多回来了,我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吧。”
  “走吧。”

     〖看到这儿看不懂的朋友,不知道孟文禄是谁的朋友,建议翻翻上部。我知道我拉的这衍生cp其实挺奇葩的。嘿嘿,个人喜好嘛……〗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