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瓶邪是朱砂痣。团孟是白月光。另外还有双队,陆花,楼诚,吏青,等等等等……
喜欢挖坑,但不咋爱填。
三分钟热度,外加渣烂文笔。
常年投身冷cp,也爱自割大腿肉。
如果一时喜欢,可以点个关注,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在别的cp那遇见。

〖团孟衍生〗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下)

  〖第十章  你是谁?〗
  
  
  史今和袁朗到许三多寝室时屋里已经围了一堆人。
  袁朗走过去扒开人堆就见三多正木木的坐在桌旁,见是他来了立马站起了身,“队长……”
  袁朗摆了摆手,“没事,你坐,怎么样,家里的事处理好没?”
  “没有……”三多抿了抿嘴,“队长,我想……”
  袁朗不解的看着他,却迟迟不见下文,只好问道,“想什么?”
  三多看了看周围的人,咬了咬牙道,“我想跟大家借点钱。”
  袁朗想都没想就答道,“可以。”
  “可是,我要借二十万。”
  “可以。”还是相同的答案。
  周围的人也跟着点头,吴哲直接揽过三多,“三多,放心,我们一定给你凑够,凑不够的剩下我补。”
  “谢谢你们,我会还的。”
  “哎,都是兄弟,说什么还不还的。”
  “我一定会还的!”三多突然挣开了吴哲,提高了音量。
  袁朗知道三多的性格,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回头记账本给你。”
  许三多这才放松了一些,抿着嘴点了点头。
  
  
   “行了,没什么事儿各自回宿舍吧,都围这儿干嘛呀?” 袁朗招呼了一声,众人闻言一哄而散。
  “诶,齐桓跟我来一下。”见人都往门口走了,袁朗也叫了齐桓一声就往外面走。
  史今走在人群的最后面,快要走到门口时却突然听到身后的三多叫了他一声,“班长……”
  史今回过头,“三多,怎么了?”
  “我想跟你说件事儿。”
  史今又走回了三多身边,“什么事儿?”
  三多看着袁朗他们消失在了门口后才缓缓开口,“六一……他走了。”
  
  史今闻言,心里咯噔一下。他大概知道三多的意思,却还是不愿相信的问了一遍,“走?去哪儿?”
  “他,退伍了。”
  其实,这个消息既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史今从一开始就猜到了六一不会留下来,不管他多么希望六一能留下来,却也知道劝不了六一。
  “我早就猜到他会走了。”
  “可他明明那么想留下来啊,我们都希望他留下来啊。”
  “三多,你跟六一相处那么久了还不了解他的性格吗?”
  “我知道……”
  史今目光看向了窗外,似乎看到了很远的地方,“他那个人啊,争强好胜的,希望到了外面能稍微收敛点,不然啊,可少不了吃亏啊。” 好歹也是经过尔虞我诈的十里洋场洗礼过的,他也了解如今的社会,六一那个宁折不弯的脾气,并不太可能融入社会。
  “可是我们已经回不到正常的生活方式了。这次出去我已经试过了,可别扭了。”
  史今看了三多一眼,笑了笑,“是啊,我们已经和社会脱节了。”
  “真希望能当一辈子的兵。”
  史今笑了笑,又看向了窗外,缓缓道了一句,“我也希望。”
  
  
  史今回到宿舍的时候屋里只有袁朗一人儿正在打游戏。史今拉出放在书桌下的椅子,面对着袁朗坐下,“齐桓呢?你不是把他叫走了吗?他人呢?”
  “我让他凑钱去了。”
  “哦,我正想问我能不能先预支两个月工资?”
  “可以啊,反正是你自己的。”
  “那行,到时候都给三多吧。”
  “好。”
  史今抿了抿嘴,见没什么可说的了便点了点头,“嗯,那我先睡了。”
  袁朗头都没抬的点了点头,“嗯,睡吧。”
  话音刚落,屋里的灯毫无预兆的突然熄灭了,刹时,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袁朗手里的游戏机还有点点微光。
  史今刷的站起了身,“怎么回事?”
  楼道里此时也响起了各寝室人员的疑问声。
  袁朗倒是冷静的很,“应该是保险丝烧了吧,我去看看。”
  说着,史今就听见了椅子移动的声音。
  “你不带个手电筒吗?”
  “不用,一会儿就适应了。”
  “诶……”史今刚想说你看保险丝总要吧,可人似乎已经走到楼道里了。
  由于史今的眼睛还没适应漆黑的环境,于是他只好摸黑去拿前面桌子上的台灯,准备给袁朗送过去。
  也是点背,他才刚迈出一步,脚就勾到了椅子腿,往前栽去。失去重心之际,他的手本能的想拉住什么稳住身子却不想反而带到了椅子,于是他就和椅子一起摔到了地上。
  袁朗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自己看保险丝总还是要亮光,于是又返回身去打算拿桌上的台灯。
  谁知快要走到自己寝室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哐当”一声。
   袁朗动作一顿,随即三步并作两步走的跨进了寝室。
  “史今!!”
  “诶,在这儿呢!”史今一边应着,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你怎么又回来了。”
  袁朗扶了史今一把,不答反问“你怎么回事?”
  史今愣了一下,他似乎从袁朗的语气里感觉出了紧张的情绪。不过转瞬间,他又觉得应该是自己误会了,“没事儿,不小心绊了一下。”
  “看来,你得加强夜间训练了。”
  “加强夜间训练我没意见,但这真的只是个意外。” 史今扶起椅子答道。
  “如果这是在战场上,可就不是一句意外那么简单了。”
  史今无奈,只好闭了嘴。
  
  两人刚站直,头顶的灯突然又亮了。
  “嗯?保险丝修好了?” 史今揉着磕疼的膝盖抬起头瞅了眼头顶的灯。
  “大概是楼下的人修好了吧。”袁朗随口答了句,眼睛看向了史今的膝盖,“你没事吧?”
  “没事儿,平时训练这些磕磕绊绊不是家常便饭吗?”
  “那你揉什么?”
  史今许是也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揉膝盖,于是连忙撒了手直起了身。
  “疼就说出来。”
  “真没事儿,平时训练比这疼的多了去了,这点疼哪能算疼啊!”
  袁朗挑了挑眉,“真没事儿?”
  史今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早点睡吧。” 袁朗一个转身就上了床梯,还不忘提醒一句,“关灯。”
  “哦。”史今应了声,转身跑去关灯关门。
  
  
  一周后,三中队又一次接到了任务。
  还是上次的地方,还是上次那批人,还是同样的任务。
  缉毒队的没想到上次那批毒贩逃走时把运的毒全部藏在了丛林里,这次他们回来的目的就是取出那批货。
  他们这次显然是有备而来,不仅人数增多,武器也比上一次精良的多。
  无奈之下,武警那边又向A大队寻求了支援。毕竟他们离得近,之前也接触过这批毒贩。
  
  也不知是A大队的加入起了作用,还是毒贩那边已经找到了毒品,袁朗这边透过瞄准镜发现对面已经在陆续撤退了。
  上头发来指令说已经和外方打好招呼,如遇紧急情况,允许越境抓捕。
  于是,袁朗发布命令,联手武警部队追了上去。
  
  毒贩刚退到边境线上,袁朗就已经先带着自己的队伍赶到,阻止了毒贩越境的步伐。
  一场恶战一触即发。
  最终,袁朗还是没能拦住毒贩,虽然可以越境,但边境线几百米外就是村庄,袁朗怕追上去惹急了毒贩害了无辜的人。
  
  看着遍地的尸体,袁朗呼了口气,向上级报告了情况。
  几分钟后,一阵螺旋桨的声音响起,袁朗看着伤员被挨个送上直升机后,这才集结了队伍,准备启程回基地。
  可这一集结才发现少了个人。
  “史今呢??”
  “许三多??看到史今没有?许三多?”
  齐桓皱了皱眉,“报告,许三多负伤已经送走了。”
  “那B组其他人呢?”
  “B组人员大多都负伤,已经送走了,但,负伤人员里没有史今。”
  “那他人呢?” 袁朗低吼了一声。
  齐桓低下头没答话。
  袁朗紧皱眉头,命令道,“C组D组撤回,A组留下和我搜寻史今。 ”
   “是。”
  
  
  
   史今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竹楼里,脑子又疼又晕。
  他下意识抬手摸了摸额头,发现自己的伤口都已经包扎好了。
  再低头一看,自己的装备已经不知去向,身上只余了件贴身短袖,手臂不知什么时候受的伤,此时也缠着厚厚的绷带。
  他努力的回忆了一下晕倒前的画面,只记得一个手雷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他转身想跑,却还是被气浪掀翻,然后似乎是撞到了一根树干上,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看着外面透进来的斑驳树影,史今大概猜到了这是在树林里,他环顾了一圈四周也没看到有人,除了屋外的鸟叫,其余什么声音也听不到。
  史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有些好奇,想起床看看能不能找到答案,可刚站直身子,脑子里又是一阵天旋地转,让他不得不又坐回了床上。
  
  而此时,外面的竹制楼梯传来了“嘎吱嘎吱”的声响。
  史今闻声望去,只见楼梯口处上来一个人,他对着史今笑着,朝他走来,而后坐在了离史今两米处的椅子上,看向了他。
  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史今下意识的问出了自己的第一个疑惑,“你是谁?”
  “你是指我的身份?还是我的名字?” 来人靠着椅背,反问道。
  “名字。”
  “何潮生。”
  “何潮生?”
  “当然,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孟寻。”他看着史今瞬间变得既惊讶又疑惑的表情笑了笑,“我爷爷找一个人找了一辈子也没找到,所以就给我起了个这样的名字。”
  “孟寻??你,你和孟文禄……”
  孟寻依旧笑着,从口袋里摸出了个东西,扔给了史今。
  史今看着手里的怀表,怀表上刻着个孟字。史今大拇指摩擦过那个字,然后打开了盖子,里面竟然镶着一张泛黄的相片,相片上,是两个穿着白衬衫的青年,其中一个一手手里还抱着颗橄榄球,另一手哥俩好的搂着旁边的人,而旁边的人则看着镜头站的规规矩矩。
  史今看着这张相片,嘴角扬了扬,他记得这张相片,有一次孟文禄非拉着他玩儿橄榄球的时候,二姐给他们拍的。
  史今的思想正跟着相片怀念过去,却突然听到对面开了口,“我和我爷爷是不是长得一模一样?”
  史今抬头看着他,“你和他外表确实长得很像。但他和你,终究不一样……他终其一生,一心为国……”
  “是啊,一心为国,可惜最后国家成立,却并没有人念过他的好。” 何潮生停了一下,又道,“那张照片,是他留下的唯一一张相片。他跟我说过你,他说你和他不是一个时代的人,那时候我不懂他的意思,直到上次遇到你,我觉得这一切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所以,你把我弄回来就是为了证明我是不是这相片上的人?”
  “本来是的,但现在我已经有了答案了。你的经历,真的让人不敢相信啊!”
  史今冷哼了一声,“呵,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两人对坐着,皆沉默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史今开了口,“他……还在吗?”
  何潮生冷笑了一声,“早就死了。”
  这个答案是史今意料之中的,只是何潮生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心脏跳漏了一拍。
   “死之前最后叫的都是你的名字,他找了你一辈子。”
  史今咬了咬牙,下意识的摸上了脖子,却发现少了样东西,他瞬间慌了一下。
  
  
  “你是在找这个吗?”何潮生晃了晃手里的鱼骨项链提醒道。
  “还我!”史今第一次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急了眼。
  何潮生瞧见了史今眼里一闪而过的凌厉,冷哼了一声,“紧张什么,借来看看而已,又不是不还你,给。”说着把项链扔回给了史今,又接着道,“下午我就让人送你回去。”
  
  史今戴回项链,眯了眯眼,看着眼前人有些琢磨不透这人的心思。
  “别琢磨了,我没别的意思,见也见了,疑惑也解了,当然就送你回去咯。”
  史今没搭话,又坐回了床上,楞楞的盯着手里的表。
  何潮生扬了扬嘴角,心里不知盘算着些什么,“表我送你了,好好收着吧。”说完,转身下了楼。
  
  史今抬头看了眼那人离开的背影,有一瞬间,仿佛透过他,看到了孟文禄。
  当然,只有一瞬。
  
  
   下午,何潮生果然信守承诺,派人送他出了丛林。
  眼睛上蒙着一块黑布,史今只能感受到一路上十分颠簸。
  一路安静,四周连风声都没有。
  大约开了两个小时的路程后,车停了下来,史今被人拉着下了车,解开了蒙着眼睛的黑布。
  史今稍微顿了两秒适应了亮光后才看清自己正在一条大公路上。四周都是树,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山。
  后面大高个的外国人突然拍了拍史今肩膀,指着前面对他道了句,“This is the Chinese border. Good luck, man!”说完,还没等史今反应过来,便开着车扬长而去。
  史今大概听懂了些他的意思,毕竟A大队那三个月的集训也不是白训的。
  
  
  顺着公路大概走了十分钟,史今就看到前面有一个边境哨。史今内心一喜,朝着哨点快步而去,却没想到一只脚刚跨过边境线,便听到远处的哨楼上响起了一阵声音。
  “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你已非法进入中国境内,请立即退后,否则我们将开枪警告。”
    然后,又分别换成英语和泰语各复述了一遍。
  
  史今没有退后,也没有向前,而是开口道,“请让我过去,我是中国人,中国军人,现服役于陆军86749部队。”
  史今刚说完,楼上便下来了两个人,走到了距离史今一米处,朝他敬了个礼,“请出示相关证件。”
  史今拉开防弹衣,从衣服里掏出了自己的士官证,递给了面前的两个边防兵。
  其中一个接过史今的士官证看了眼,又还给了史今后道,“请把身上的枪械先交于我们保管,然后跟我们走。”
  史今抿了抿嘴,把身上的空枪卸下来交给了两个人,乖乖跟在他们后面进了哨楼。
  

    本文新出现的人物:

    何潮生(老鹰):出自——《非凡任务》

   
    《非凡任务》里的老鹰是个残忍、自私且偏执到变态的一个人。然而这一切也许仅仅是因为十年前的那场变故而产生的。
    信任兄弟的背叛,妻儿的离世,让他震惊,绝望,伤心欲绝,这些,足以让他改变,变成一个阴郁狠毒,看人一眼都让人寒毛直竖,整天拿个小手帕吸着骨灰的心理变态。
    本文出现的,就是那个十年之前的老鹰。那个还没有接手“双鹰”制毒集团,还没有被人称之为东南亚第一大毒枭的何潮生。
    老鹰这个外号应该是他接手了“双鹰”并且把这个制毒团体做大后才有的外号。所以本文中的他暂时没有这个外号。
    在这里,他是何潮生。内心尚且有一丝光明的何潮生。

评论 ( 5 )
热度 ( 14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