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瓶邪是朱砂痣。团孟是白月光。另外还有双队,陆花,楼诚,吏青,等等等等……
喜欢挖坑,但不咋爱填。
三分钟热度,外加渣烂文笔。
常年投身冷cp,也爱自割大腿肉。
如果一时喜欢,可以点个关注,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在别的cp那遇见。

〖团孟龙何〗死生契阔(十八)


前文整合:(一至十七章请点击链接)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zDylOfWdRg044b9_tNyRLQ 密码:c58m

(点不开链接的请在评论里点)

  (十八) 
   
  龙文章在高家养了两天伤后便执意要回营地,高三宝再三劝解也没用后,只好放他回去,只是嘱咐他一定要每日都来换药。 
  龙文章应付着答了句好便匆忙出了高家。 
  楼梯拐角处,何莫修看着那个跨出房门的身影,有些愣神。 
  高三宝回头见何莫修正在楼梯上发呆,出声叫了一句,“何贤侄。” 
  何莫修回过神来看了眼高三宝,点了点头,“高uncle早。”  
  “何贤侄身上还有伤,怎么不在房间里休息?” 
  “我没事了。我想问一下这两天了儿有没有回来过?我已经好几天没见过他了。”
  高三宝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脑子里突然又响起了孟烦了在密室里对他交代的话,随即回道,“小孟昨天回来拿了两件衣服,说是有事要离开沽宁几天。” 
  “他去哪儿了?” 
  “他没说,我亦没问。” 
   
  何莫修闻言,皱了皱眉,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又舒展开来,“谢谢高uncle,我出去一趟。”
   高三宝看着何莫修从自己身边快步走过,直到目送他出了门以后,才转身进了密室。 
   
  密室里,孟烦了躺在床上,脸上依旧毫无血色,由于高三宝看他实在疼的厉害,便让医生给他打了止痛药,可能是打了药的缘故,他一直昏昏沉沉的。 
  高三宝叹了口气,看着床上脸白如纸的人摇了摇头,“我已经按你交代的跟小何说了,他似乎也信了,只是,你这腿,以后可怎么跟他解释啊!” 
   
   
  何莫修从高家出来就直奔死啦暂时栖身的破茅屋方向而去,只是,还没走到地方,就被从巷子里突然伸出的一只手给拉到了暗处。 
  何莫修抬眼一看,拉他的正是他刚好要去找的那个人,于是反手拉住了死啦,迫不及待的问出了自己内心的疑问,“你知道了儿去哪里了吗?我已经好几天没见过他了。” 
  死啦脚步一顿,松开了何莫修,却没有回头看他。 
  何莫修疑惑的看着沉默的死啦,刚想再次发问,却突然听他开了口,“我让他去邻镇办点事情,可能过几天才能回来。” 
  “办什么事,需要这么久?危险吗?” 
  死啦咬了咬牙,“不危险……他,很安全,你放心。”
  “那就好。” 
  “嗯。”死啦背对着何莫闷闷的应了一声,便不再搭话。 
  “那我先回去了。”何莫修一直盯着死啦的背,然而死啦死啦却一直没转过头来,只是轻点了下头,算是应答。 
  何莫修虽觉得奇怪,却也没多想,转身便顺着来路回去了。 
  一直到听不到脚步声后,死啦才回过头,看着小巷尽头的拐角动了动嘴唇,“对不起。” 
   
   
  在孟烦了闭关养伤这段时间里,死啦已经联合沙门和共产党、守备团准备起了第二次反袭计划,这次,死啦的计划是直接把城外的日本人全部干掉。 
  这次这个计划死啦是和欧阳他们一起商量的,只是当他说出他计划将城外的日本人全部清理掉时,欧阳直惊呼他是在痴人说梦。 
  然而龙乌鸦却觉得这一切还是有可能的,毕竟,上次他们三个人就干掉了长谷川五分之一的部队。 
   
  两方争执不下,最后还是死啦稍作让步。 
  反袭计划敲定下来后,接着死啦又找上了何莫修,要求他再为他们赶制四百个炸弹 。 
  何莫修根本没多做思考,便答应了下来。 
   
  可答应下来后,何莫修又发了愁。
  反袭计划定在后天,这意味着他必须在两天内做好四百个炸弹。虽然他是这方面的行家,可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一个人一双手造出那么多炸弹,是完全不可能的。 
  思考过后的何莫修最终还是觉得先尽量做,能做多少算多少,到时候如果不够,再继续给他补。 
   
  另一边,死啦搞定了炸弹的事后又带着龙乌鸦去了一趟日军撤退后驻扎的地方,进行了第二次勘察。 
   两次勘察下来后,死啦心里也更有底了一些。一切准备就绪,接下来,就只需要静待时机到来,群起而攻之。 
   
   
  两天后的下午,死啦带了几个人来到了何莫修的临时试验室。 
  打开房门,空气中一股浓烈的硫磺味扑面而来。 
  死啦站在门口,冲着房间里叫了一声,不一会儿,穿着工作服,带着白口罩的何莫修从里面走了出来,指了指门边的两个大箱子道,“我暂时只做了两百多个,剩下的等我做好了给你送过去好吗?” 
  死啦想了想,回道,“明天上午能做好吗?” 
  “可以,一晚上足够了。” 
  “那好,你明天上午做好后送到城门口,我让人来取。” 
  “好。” 
  
  死啦点了点头,转头招呼身后的人上前把这两箱东西搬走。 
  几人搬了东西正要出门时何莫修突然叫住了死啦,“百里先生,这次我做的威力有些大,您一定要嘱咐使用的人用的时候尽量扔远一点。” 
  “这个肯定的。” 
  何莫修点了点头,拉上口罩转身回了屋。 
  
   
  夜里,几百人摸着黑悄悄的摸上了日本人临时扎营的山头,成包围模式,几乎包围了整个山头,把日军圈在了正中央。 
   
  待在临时挖的浅坑里,死啦用望远镜看了眼不远处灯火通明的营地,对身边人打了个手势。 
  龙乌鸦收到了死啦传递的信息,当即拿了两个手雷起身,转到了另一个方向,把手中的手雷掷了出去,刚好落在营地的空地上。 
  巡逻的日本兵听见声响紧张的跑过去看了眼,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只听“嘭”的一声,他们便下了地狱。 
  炸弹爆炸产生的气浪同时还掀翻了一旁巨大的营帐。营帐里的人听见巨响再加上突然的震动,纷纷套了衣服拿着自己的枪就跑了出来。 
  龙乌鸦看的愣了下,感叹了一句这东西真厉害,随即,又朝营地方向扔了一个。 
  而埋伏在四周的其他兄弟,在第二枚炸弹响起时皆像是收到了什么讯号一样,齐刷刷的扔出了分配到自己手上的手雷。
   
  大战一触即发,对面的日本人有的甚至还在睡梦中便已经去见了阎王。 
  只是,这毕竟是小半部分,另外一大半的人在第二个炸弹炸开花后,便迅速反应过来,做起了反击。 
  死啦这边虽有威力巨大的手雷,可日军那边除了迫机炮,还有重机枪,也许一开始死啦他们是靠着出其不意占了上风,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方人数,武器装备皆悬殊,死啦他们便渐渐处于下风了。 
  临近天亮,日军已经死伤大半,只余下了一千多人,这对只有不到三百人的死啦来说,其实已经算是胜利,然而,死啦这边也不过是在死撑着,他们,比的是看谁先认输。 
  日头升起,死啦看着自己这边仅剩的几个灰头土脸的人,计划着发起最后一波强攻。 
  可当他把手伸向旁边的木匣子准备拿手雷时却发现手雷早已用完。 
  “谁那儿还有手雷?” 
   
  冒头连开了几枪的龙乌鸦趴下喘了几个粗气回道,“早就没了。别说手雷了,我连子弹都快没了。” 
  “就你那打法,分你一百人份的子弹都不够。” 
   
  龙乌鸦瞪了死啦一眼,“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我们还剩多少人?” 
  “折损过半。” 
  “够了够了。小何的炸弹应该做好了,你去城门口接一下。” 
  “你……”龙乌鸦刚想说话,一个炮弹在不远处炸开,周围尘土飞扬。 
   
  死啦甩了甩落到头上的尘土,“别废话了,赶紧去吧。抓紧点时间还能少死俩人。” 
  龙乌鸦轻啧一声,拿起枪猫着腰离开了阵地。 
   
   
  城门前,何莫修已经等了快一个钟头,此时的他正靠坐着身旁的大木箱子昏昏欲睡。
  连着两天两夜没完整睡过一觉的他,此时已经完全坚持不住了。
  龙乌鸦火急火燎的赶到城门前就见到何莫修正靠着板车睡得正香,心中无端觉得恼火,他们在阵前厮杀,他却在这里睡觉。 
  可当他走近,看见了何莫修眼底的乌青,又打开木箱看着那满满一箱的炸弹,心底一下就又柔软了。 
   
  他把肩上的枪解下来上前一步本想把睡着的何莫修抱下板车。 
  可不想他刚将人抱起,怀里的人就缓缓睁开了眼。 
  双方皆是愣了一下,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下一秒,龙乌鸦松手,将何莫修扔在了地上。 
  何莫修惊呼一声,揉着屁股爬了起来,“你抱我去哪里?” 
  “谁抱你了?你坐在板车上碍事儿,我不把你弄下来我怎么把东西拉走。” 
  “那你可以叫我啊。” 
  “你睡的跟死猪一样,让我怎么叫?”
  何莫修抿了抿嘴,“嗯,对不起,我跟你一起拉吧。” 
  何莫修的道歉让龙乌鸦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他挥开了车前的何莫修,不耐道,“就你那细胳膊细腿的拉什么车啊,我自己拉!” 
  何莫修觉得自己被轻视了,于是卖力解释,“我能拉,我从城里拉出来的,我一个人。” 他比划着,指了指车,又指了指自己。 
   
  龙乌鸦皱了皱眉,推开了挡在身前的人,“滚开,别挡道,我赶时间。” 
  何莫修咬了咬下唇,看着龙乌鸦拉着车从自己车前走过,不甘心的他最终还是追了上去,从后面帮龙乌鸦推起了车。 
  感觉到变得轻松许多的龙乌鸦下意识的往后看了一眼,四目相对,他皱着眉,刚想张嘴赶人,可想了想,还是没把伤人的话说出口。
  
  
  

评论 ( 5 )
热度 ( 13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