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我可以单身,我的cp一定要结婚

〖团孟衍生〗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下)

   第十一章   重要的人
   
  
  在哨楼里经过了将近十分钟的盘问后,边防兵终于打消了对史今的怀疑。 
  先前盘问史今的士官问完史今问题后出了一趟门,再回来时他对史今笑了笑,道,“我们已经验明了你的身份,你的长官将在一小时后来接你。”说完,把史今的枪也还给了他。 
  史今礼貌的回以一笑,道了句谢。 
   
  半小时后,天空中盘旋的直升机落在了哨楼后的停机坪上,史今暗想怎么来的那么快,一走出哨楼就见到了来接他的袁朗。
  史今看到袁朗的时候有些惊喜,“队长!” 
  袁朗坐在直升机上面无表情的对他招了招手,“快点,赶时间。” 
  史今回头对身后的人道了别,笑着跑了过去,“队长。” 
  袁朗斜了史今一眼,“傻笑什么?上来!” 
   
   史今雀跃的跳上了飞机,袁朗跟前面打了声招呼,示意可以起飞了。 
  从登机开始,袁朗就一直看靠着椅子沉默的闭着眼。 
  史今一直观察着袁朗,心里好奇为什么袁朗不问问他昨天发生了什么,这一晚上他去了哪里。
  正暗自想着,袁朗突然睁开了眼。 
  史今吓了一跳,猛的将视线转向了窗外。 
  袁朗突然开口道,“有什么要对我说吗?”
  史今愣了下,然后摇了摇头,想了想,又点了点头。 
  “说吧。” 
  
  史今眼珠转了转,心想何潮生的事不能说,于是,第一次对袁朗说了谎,“我昨天撞树上晕了,今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户人家里,因为沟通不便,找了一上午才找到一个会些中国话的人帮我找了一辆车,把我送到了边境线上。” 
  
  袁朗定定的看着史今,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快把史今看脸红了,才挪开了视线,转头伸手掏出了史今身上的枪,掂了掂,问道,“枪里子弹呢?” 
  史今顿了顿,两秒的时间,脑子里转了好几圈,“救我的人不清楚我的身份,怕我对他们有威胁。所以把我的子弹都卸走了。” 
  袁朗打量了一遍史今,“只有子弹?” 
  史今突然想到了什么,补充了一句,“还有背包。” 
  袁朗突然轻笑了一声,“怕有威胁还冒着风险把你从边境线上捡回去?原来国外人民都这么有许三多风格啊!” 
  史今噎了一下,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然而袁朗却没再问什么,反手又把枪插回了史今的枪套里,沉默的再次闭上了眼。 
  
  史今也搞不懂袁朗是不是觉察出了什么,于是也是一句话也没敢再说。 
  不过,没过一会儿,袁朗又开了口,“手臂没事吧?” 
  史今看了眼自己缠着厚厚纱布的手臂,笑了笑,“没啥大事儿。” 
  “嗯,我看包扎的挺好的,上药没?” 
  史今顿了一下,讪笑道,“村民家刚好有绷带,我自己随便包了包,哪儿有药上啊!” 
  “嗯,那回去后自己去医务室上点药。”
  “嗯。”史今点了点头,又看向了自己受伤的手臂,默默地在心里扇了自己一个巴掌。
  这么细致的包扎手法,自己怎么可能完成。
   
  史今默默叹了口气,又悄悄用眼角余光瞟了瞟袁朗,他想,袁朗心思那么缜密,一定看出他在说谎,可是,既然看出来了为什么不拆穿他呢?
   
   
  回到基地,史今看到操场上三中队的人正在集结,不知道又有了什么新任务。 
  袁朗拍了拍史今的后脑勺,“别看了,这次没你的份儿。去医务室吧!”
  史今回头看了袁朗一眼,应了一声“是。”小跑着离开了操场。
   
   
   这次三中队出去的时间有点久,史今伤都差不多好利索了还没见他们回来。 
  史今一个人站在宿舍阳台上,撑着下巴看着楼下操场上二中队正在列队准备夜间训练,突然感觉自己像是被抛弃了一样。 
  转身看着安静的走廊,整个楼层里只有他这一个屋亮着灯,平日里,此时队里应该刚刚结束一天的训练,大家笑着闹着在走廊上窜来窜去,可现下,史今只觉得这走廊静的让他发慌。
   
  外面的队列步伐整齐的跑去了训练场,史今听着整齐的脚步声由近到远,直到听不见,这才回了房间倒在了床上。 
   
   
  夜半,史今从梦中悠悠转醒,一转头,就看见床边有个晃动的脑袋。 
  他吓了一跳,迷糊的大脑瞬间变得清醒,从床上一下弹坐起来。 
   
  床边刚从隔壁洗完澡过来正在擦头的袁朗反而被吓了一跳,抬头盯着他,“你干嘛啊?吓我一跳!”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啊。” 袁朗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去门口打开了大灯。 
  “怎么不叫我?”
  “叫你干嘛?给我们接风洗尘?” 
  “你们怎么去了这么久?” 
  “哦,顺便在那边交流学习了一下。怎么,想我了?”
   
  史今白了他一眼,又躺回了床上。
  
  袁朗挑了挑眉,顺手拉开了史今床下的椅子坐了下来。 
  一转头,视线落在了桌上的怀表上
  袁朗擦头发的动作顿了下,拿起了那个怀表,问道,“这什么?你的传家宝吗?”边说着,边打开了表盖。 
  表盖里嵌着的照片一下落进了袁朗眼里,看着相片上那两张熟悉的脸,他愣了一下。 
   
  史今闻言,疑惑的从上铺露出来一个头,在看到袁朗正拿着那块表时,他有一瞬的慌乱,随即起身直接跳下了床,把表从袁朗手里夺了回来,紧紧的捏在掌心里。 
  
  袁朗看了看史今,又看了看史今紧握在手里的东西,“这是……”
  “这是我朋友的。” 
  “相片上的人……” 
  “对,他和你长得有些像。” 
  袁朗挑了挑眉,笑了,“咋一看还以为是我流落在外的孪生兄弟呢!看来下次回家我得问问我妈我是不是还有个兄弟!” 
  “只是长得像而已。” 
  “这也太像了,要不是衣服不对我都以为这照片上的人就是我。他叫什么啊?” 
  史今咬了咬下唇,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回答这个问题。 
  袁朗笑了笑站起了身,“算了,不想说就不说吧。你先睡,这半月也不知道你偷没偷懒,明天我可要检验的!” 
   
  史今看了眼出门的袁朗,又看了眼手里的怀表,想了想,追了出去。可走廊里却早已没了袁朗的影子。 
  
  站在阳台上,史今看着灯火明亮的操场,思绪又有点飘远了。 
  直到二中队夜训归来的跑步声响起,他才回过神,放眼朝操场望去。 
  
  二中队解散后,史今才看到操场边上的双杆上坐着个人。
  史今定睛看了看,然后转身下了楼。
   
   
  操场边上的路灯夜里亮的跟个小太阳一样,光打在袁朗身上投下了一片影子。 
  史今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看着双杆上的袁朗连着抽了两支烟,烟雾缭绕,几乎笼罩了他半个身子。 
  史今慢慢走了过去,站在了阴影里,开了口,“小心肺癌。” 
  袁朗闻言转头看了他一眼,又吸了口烟,“你怎么不睡?” 
  “你不也没睡?” 
  “我不睡你就不睡?” 
  “没你我睡不着,成吗?” 
  “那我走这半个月你岂不是天天失眠?” 
  “是啊。还茶不思饭不想的!” 
  “真是委屈你了。可我怎么看你还挺精神的?” 
  “底子好呀,经得起造。” 
  袁朗嗤笑,“就你这副排骨?” 
  “人不可貌相。” 
   
  袁朗笑了笑,熄了烟,没再接话。 
  心里却暗暗道了句:的确是人不可貌相。 
   
  
  袁朗没接话茬,史今也没再找话茬。 一个坐在双杆上头,一个站在双杆旁边,双双沉默了许久。 
  直到袁朗抬手准备从口袋里摸第三根烟时,史今才又突然开了口,“他叫孟文禄。” 
   
  袁朗打火的动作顿了下,复又点上,吸了一口,才道,“我可没逼你说。” 
  “是我自己想说,你也可以当做没听见。” 
  
  袁朗缓缓的吐着烟雾,没有回话。 
   
  史今靠着双杆的一根支柱,自顾自的开口说了下去,“他其实真的和你挺像的。有勇有谋,热情爽朗,平时风趣幽默,偶尔还有点孩子脾气。可真到关键时刻他又总会露出另一副面孔,严肃认真,凶狠沉着,杀伐果决,好似另一个人。我总是分不清,到底哪一面才是他的真实面目。后来想想,大抵应该还是前者。”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挺想见见他的。”袁朗又抽了口烟,一番吞云吐雾后说道。
   
  “我也想再见见他,”史今顿了下,看了眼怀表里的照片,笑了笑,声音很轻的补了一句,“哪怕一面也好。” 
   
  袁朗也跟着低下头,往史今手里的照片上瞅,心里大概猜到了什么。 
  他想问问,可又觉得问出来的答案就算不是他想的那样,大概也是个不会让人愉快的结果。
  于是,鬼使神差的,他问了另一个问题。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史今愣了愣,完全没想到袁朗会问这个。 
  该怎么回答? 
  主仆?朋友?兄弟?还是,别的什么? 
  别的什么?还能是什么? 
   
  史今想了想,答道,“朋友。”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很重要的,朋友。” 
   
  只是朋友吗? 
  袁朗默默的在心里问。可并没有人能给他答案。
   
   
   
  次日,三中队刚从375峰下来,就突然收到紧急任务。 
  任务内容是什么袁朗并没有透露,三中队众人只知道是一个和武警合作的越境任务。 
  不过在去往目的地的路上时,史今感觉袁朗总是在有意无意的瞧他,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跟他说。
  
   到达目的地后,史今发现,这次和他们合作的武警居然还是上次那一拨,这说明,这次的任务大概也还是和上次那群人有关。 
  
  
  和武警部队还有泰国警方交接完后,袁朗才宣布了这次任务的具体内容。 
  这次,他们的任务是联合武警部队和泰方彻底销毁藏在两国边境丛林里的一个制毒团伙。
   
  根据边境缉毒警的资料提供,这个制毒团伙只是一个庞大的制毒集团的其中一个窝点,其他窝点缉毒警暂时未掌握。只希望这次打掉这个窝点抓到头目后能得到更多的线索。   
   
  当史今跨进这片丛林的时候,就觉得莫名眼熟。 
  直到袁朗将此次要抓捕的目标人物照片挂在众人面前时,史今才猛然想起来,这就是何潮生所在的那片丛林。 
  这次要抓捕的目标,就是何潮生。 
   
  众人惊讶于这人的长相居然和他们队长一模一样。 
  袁朗观察着他们的表情,开了个玩笑,“要不是发型不同,我都以为照片上的人是我了!你们,可千万要分清楚啊!”袁朗说这句话时,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眼神在史今身上停了两秒。 
   
  史今一下就明白了之前来的路上袁朗为什么一直盯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何潮生的那张相片拍的太清晰了,清晰到脖子上的项链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史今想,袁朗应该是把何潮生当做孟文禄了。
  
   
  隐在草丛里透过瞄准镜看着远处那栋竹楼,耳朵里传来袁朗的行动指令,史今有一刻的犹豫。
  直到竹楼里的一个守卫悄声无息的倒地后,史今才反应过来自己该些干什么。 
  
  距离竹楼几百米远处,有一个大仓库,仓库里的几十个人此时正忙着手上的工作。 
  何潮生也正在仓库里检查着即将出货的成品,完全还没意识到危机正在步步靠近。 
   
   
  看着武警已经带着人占领竹楼后,袁朗带着人迅速朝仓库方向前进。 
  原本袁朗是打算悄无声息的靠近仓库趁其不备将其拿下,可不知竹楼那边出了什么纰漏,竟突然响起了枪声。 
  袁朗心知仓库里的人已经被惊动,干脆直接下了强攻命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带着人冲进了仓库。 
   
  何潮生在听见枪声那刻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了什么,快速拿过了身旁人的轻机枪准备出门看看。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出去,窗外就突然飞进了几个烟雾弹。紧接着,大门被破开,只见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分别从大门后窗户跳了进来。
  何潮生迅速反应过来,朝着门口开了两枪,然后顺手抓起旁边的口罩捂住口鼻就准备朝后门跑。
   
  由于上头事先交代过,为了得到更多有用的线索,尽量避免伤亡。所以,袁朗只是使用了烟雾弹。
  同时对通话器里的其他人下了命令,“对方火力不明,大家分散进入,注意安全。” 
   
  史今应了句“收到”,正要往里面冲,却又听袁朗接着道,“史今,吴哲,你们俩去看看有没有别的出口。” 
  史今脚步一顿,答了句“收到”,转身跟吴哲分别朝仓库的两侧而去。 
   
  一路搜寻过去,索性都只是些小窗户,并没有看到什么第二出口。这些窗户倒是不担心出来人,反正侧面的狙击手都能搞定。 
  直到走到仓库末尾,和吴哲碰面时,两人才同时在那发现一个后门。 
  史今和吴哲交换了个眼神,然后向袁朗报告了情况,“仓库末尾发现另一出口。” 
  “守着。” 
  “是。” 
   
  两人接了命令,各自找了个掩体躲了起来。 
   
   
  片刻后,两人见到了从后门逃出来的何潮生。 
  史今愣了下,还是和吴哲同时起身拦住了何潮生,“放下武器。”
  
   何潮生闻言停下了脚步,原本想扣扳机的手在看到史今那刻顿了下,最后还是把枪扔在了脚下,举起了双手。 
  吴哲随即在通话器里通知了袁朗,袁朗应了一声,立刻带着人上了后门。 
   
  通知完后,吴哲向史今递了个眼神,示意他上前搜一下何潮生的身,史今犹豫了下,点了点头,慢慢靠近何潮生后,伸出了手。 
   
  然而就在下一刻,何潮生迅速出手擒住了史今,同时拔出了腰后的手枪顶住了史今的太阳穴。 
  这瞬间的变故不过发生在眨眼间,快到吴哲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史今就已经落入虎口。 
   
  吴哲一下急了,可他一时却又毫无办法,只好对何潮生道,“何潮生,我劝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你跑不掉的。” 
  何潮生冷笑了一声,“有种就开枪啊!不敢开枪就让开,否则我可不敢确定,我手里的枪会不会响。”
   “你……”
  “放我走。不然我就打死他!临死拉个垫背的我也不算亏。”说着,手上的枪用力往史今太阳穴上杵了杵。 
  “就算我放过你,你也走不掉,四周都是狙击手,你以为你走的掉吗?” 
  “走不掉?”何潮生勾唇笑了笑,下一秒,只听一声枪响,一颗子弹穿过史今肩头划过一条红色的弧线。
  肩头瞬间被血打湿一片,史今却只是闷哼一声,咬紧牙关强忍着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袁朗带着人赶来时刚好看到这一幕,当他看到子弹穿过史今肩头那刻,一下顿住了脚步,瞳孔猛的一缩,心脏似乎也跟着骤停了一下,一瞬间,脑子出现了几个熟悉又陌生画面。画面里,史今身着白衬衫,半边身子的衣服都被自肩头涌出的血液染成了红色,虚弱的躺在床上。 
  下一秒,袁朗恢复了正常,三两步跑到了何潮生面前。 
  看着史今因失血而变得惨败的脸色,还有那布满了细密汗珠的脸上隐忍疼痛的表情,袁朗头一次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心里的怒火。 
  
 
  

评论 ( 20 )
热度 ( 27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