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军旅】前生缘,现世爱(一)

咳咳,前面先来点“食用须知”:

1、我并不了解军营生活,所以以下以及以后关于军中的一切,纯属瞎编。当然,我也有去百度过,试图找点什么有用的参考资料或其他,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2、bug众多,不喜请轻喷。

      考究帝请出门右转不送。

       吐槽帝请出门左转不送。

3、本人文笔略渣,逻辑思维能力完全没有,懒癌晚期,喜欢挖坑不填……

4、最后在强调一遍,我真的不了解军旅这方面的东西,写不好请你们尽量担待点。我主要是想写这个文,想了太长时间了,忍不住了……

下面正文↓


(你们也许会觉得开头莫名其妙,那是因为前面还有些片段,但那并不是正文。哎呀,总之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一】

现世,如孟婆所说,小副官投生在了一个富庶的家庭里,用别人的话说,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严肃却忙碌的父亲,爱儿宠儿护儿的母亲,保护欲甚强的大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现世的他,名为南初……

前世身为军人的他,现世本该经商,和大哥一起继承家业,但他却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军旅生活,高中毕业后便考去了军校……

最后,以一个还算不错的成绩进了军营,当了两年的排长。

今年的夏天,似乎格外的热,中午休息的时间,南初坐在树荫下休息,突然身边好像多出来一个人。南初一转头,毫不意外的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剑眉星目高鼻薄唇,脸型棱角分明,身体健壮有力,就是……额……皮肤黑了点。

那人站在南初身边,递了一瓶水给他,然后道,“傻坐这儿干嘛呢?这大中午的水也不备一瓶,不怕热死啊?”

“我说你这人怎么三天两头的就往我这儿跑啊?”南初看了身边人一眼,接过水,又重新转回头。

那人挨着南初坐下,“都一个连的嘛,这挨得也近,多联络联络感情啊!”

南初白了他一眼,“联络什么感情啊?我们有什么感情可联络的?想当年军校的时候,总是一有机会就找我麻烦,你说,咱们有什么感情可联络的?”

那人挑挑眉,“咱能换点新鲜事说说吗?别每次都提这事儿,不腻吗?还有,这么久的事了你都还记着,你也真够记仇的!”

“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记仇,你以前对我做那些破事儿我可都记得清清楚楚的,等留着以后和你慢慢算呢……”

“哎哟,就怕你记不住呢!好好记着吧。我先走了,那群兔崽子估计现在闹腾的欢,先走了啊,明天再来看你……”

“这家伙,每次来都说不上两句话就走,却还隔三差五的来……”南初看着走远的身影喃喃道。然后看了看手里的水,心道,这家伙,每次这个点来,总是会带着瓶水来,不会是专程来给我送水的吧?

南初又重新抬头看着已经走远的人,心里想着,其实自己并不讨厌他,虽然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目中无人,张扬跋扈,让人生厌,但后来才发现,他其实也是个很好的人……

学生时代总是美好的,虽然是在女生少的可怜的军校里,但那也总是充满很多美好的回忆的。不过在美好的回忆里,不免也会有一些不太美妙的小插曲。

在刚入军校的新生里,多半的人都还带着在外面养成的骄纵跋扈的气性,在南初班级里,其中有几个就表现的尤为明显。不仅平时走路不带眼睛,撞人不道歉,还在教官训话期间嘀嘀咕咕,并且在被教官叫出列后还公然顶撞,最后,当然是体罚的下场没得商量。

南初这天也是点背的慌,刚好结束一天的训练,可以休息了,正准备收拾收拾去洗个澡回宿舍休息,结果刚端着洗漱用具出门,就被走路从不带眼睛走的某人给撞上了。

某人刚好被罚跑操场回来,又气又累,正想回宿舍睡觉就迎面撞上个不知死活的,他心道,我这气正好没处撒呐,你还自己撞过来。

南初抬头看了一眼眼前撞上自己的高个子,心想,这不是下午被罚跑操场的人吗?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岁数,但是,却比自己高太多,壮太多,撞身上跟被牛顶了似得。他刚从宿舍门口跨出来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撞的一踉跄,这家伙走的太急了……

“小子,干嘛?找茬儿啊?撞了哥,不知道干嘛啊?”

南初一皱眉一瞪眼,心说,嘿,这人还倒打一耙。本想澄清一下事实真相,但看看面前人完全不像是讲道理的类型,于是他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咬着牙准备不再理他。

可面前的人完全不是你不想理他他就不会来招惹你的类型啊,好吗?

“嘿,撞人你还敢瞪我?你小子本事啊?从来没人敢瞪我……”

南初再次咬了咬牙,终是开口道,“喂,明明是你撞得我吧?还有,耍横找错地方了吧?这儿是军校,不是某个深街小巷……不理你还没完了……”说完,擦过他身旁往浴室方向走。

那人却突然猛的抓住他的肩膀,“哟,还挺有脾气的?想练练还是怎么着……”说着,手上开始发力。

不管是上一世的小副官,还是这一世的南初,看起来柔柔弱弱,但都不是会吃亏的主,也不是没本事的主。

他眯着眼轻皱眉头,将手里面盆里的东西拿出来,然后一个面盆向后面的人直直招呼了过去,顺便还甩掉了肩膀上的手,后者反应也挺快,伸手就给挡了开。南初随即飞起一个侧踢,这次那人却没挡住,挨了一脚,随后两人就打的不可开交。

最后的最后,这动静闹得,当然少不了一顿罚……

训练教官瞪着两人,狠狠的道,“你俩精力旺盛是吧?不想休息是吧?那行,那边去,给我做俯卧撑,做到你们俩爬不起来为止……”

那人自是恶狠狠的瞪了南初一眼,然后高声喊了一句“是。”然后跑到一边开始做俯卧撑。南初紧随其后,和他并排做着相同的动作。

最后,自是南初先躺下。

那人一边还在做俯卧撑,一边不削的看了南初一眼,用轻蔑的语气吐出两个着实让人不舒服的字眼:“娘们。”

南初趴在地上不停喘息,随后不温不火的说道,“那你能和一个娘们打起来,我也没看出你有多男人啊……”

他边做边道,“那不是你先动的手吗?”

“你再想想,到底是谁先动的手?”

“那也是你先招惹的我……”

“明明是你先撞得我……”

“嘿,是你先冷不丁的突然出现,然后挡了我的路,这不算是你撞的我?”

“蛮不讲理……”南初将头扭向一边,不打算再理他。

“你说谁蛮不讲理呢?说谁呢?”他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

南初懒得理他,同时也在心里暗暗的佩服他,这都做了多久的俯卧撑了,居然还有精力吼的这么大声。

不过,这高分贝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自然也引来了不远处监督两人的教官。

“我看你俩精力真是用不完!那就在这儿继续耗着吧……”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报告教官。”南初急忙叫住要走的人,虽然依旧是趴着,但他真的是没力气站起来敬礼喊报告了了。“刚刚是他喊的,他精力充沛,我是真的没力气了!”

教官住脚步,淡淡道,“行,你回去休息吧!”

南初如蒙大赦,“是。”但他还得趴会儿再起来……

旁边那人听着两人的对话,也忙不迭的趴了下去,喊道,“报告教官,我也没力气了。”

教官回头看了他一眼,又从新回过头,往自己的宿舍走去,边走边道了一句,“你,再做三十分钟,我会看着,如果偷懒,那就再加三十分钟!”说完,消失在了路灯下。

南初休息好后缓缓爬起身,忍不住笑了笑,拍了拍他此刻不堪重负的肩膀,道,“恶有恶报啊。我先洗澡休息去了,你慢慢熬,哈。”说完就去走廊上捡自己的脸盆去了。

那人被拍的趴下了身,恶狠狠的朝南初走的方向啐了一口,然后颇有怨念的继续着艰难的动作……

次日清晨,南初醒来,手臂和腿部有着明显的酸痛感,南初不禁想到,那个大高个做的比自己还多,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不过随即他又暗暗笑了一声,心道,我管他干嘛?明明都是他害的……

不过冤家路窄这话真心不假,这不,洗漱的时候,南初又在洗漱间门口遇到了某人大高个。

大高个狠狠瞪了他一眼,路过他时小声说了一句只有两人能听到的话,“你等着,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南初真是哭笑不得,心说,这到底是谁有错在先啊?怎么感觉全都算我头上了?

没错,大高个的确把帐都算他头上了。

此后的日子里,大高个每隔几天就会找一找南初的麻烦,做什么也都爱和他比一比高低,逮到机会就总是嘲笑南初哪哪哪又没他厉害。虽然南初是真心不想搭理他,但他却偏偏要在南初面前怒刷存在感。

直到军校四年的生活结束,南初才好不容易摆脱了这只大号蜜蜂,但摆脱之后,身边没有了这样一号人物,南初反而倒开始有些不习惯。虽然两人看似不对付,但其实他们早就从对手变成了好哥们……

只是南初没想过,他们会被分配到了同一个军区,同一个连……

所以,此后,这个大蜜蜂嗡嗡嗡一样的大高个,又像从前一样,时常围在他身边,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和他比这比那……

南初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人在身边,其实没什么不好……

虽然南初时常摆出一张不太待见他的脸,但在南初心里,他一直是他最好的哥们。

评论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