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耽美】重案组(三)

【千万别吐槽我的破案过程。没办法的事。我第一次写。】

当车开过“桃园”酒店的时候,南初突然想起来车还在那,连忙道,“诶,组长,你把我和丁宇放这儿就行了,我们车还在这儿呢!”

闻言,夏天磊随即靠边停了下来。

同车的左轩从副驾驶转过头笑道,“诶,你们谁的车啊?”

正在开车门的丁宇对着南初的方向偏了偏头,“他……”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南初快速打断,“我们俩一起买的。”

“哦,怪不得,我就说凭咱们这点工资,一个人不太可能供得起一辆车。”左轩笑着回过了头。

南初和丁宇互看一眼,讪笑了两声,随后打开了车门,道了再见。

第二天清晨,南初起了,结果丁宇还没起。

南初敲了敲丁宇的门,“丁宇,你怎么还没起床,我们早餐吃什么啊?”

丁宇顶着一头乱毛开门走出来,打了个哈欠,“等我一会儿,等我洗了脸刷了牙就去做早餐。”

“你快点啊,组长还让我们早点去组里呢!”

“知道了知道了……”

等吃过了早点,时间已然不早了,南初一边套外套,一边穿鞋,“丁宇,你明天能不能起早一点啊?”

“你好意思说我,平常不都是你叫我起床吗?”

“又快迟到了。”

“没事,车不是开回来了吗?”

“我那车开到警局不太好吧?人家问起来我怎么解释啊?咱俩这么多年工资加起来都不够好吧?”

丁宇随意扒拉了一下头发,按了电梯,“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富二代又不丢人,你干嘛怕人知道啊?”

南初抓了抓头发,踏进了电梯,“我也不知道,可我就是不想让人知道……”

因为开了车,所以上班并没有迟到,但他们来的却也不算早。

他们到的时候,组里早到的人已经在会议室里查看录像了。

丁宇和南初坐下不久后,左轩就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随后,李慧也到了。

录像看完后,并没有什么收获。夏天磊转头对佟玲玲道,“昨天让你查的资料传上来。”

佟玲玲对着手里的平板划了一下,屏幕上出现了死者的资料,道:“这是死者的资料,你们已经看过了,但我还是再说一遍好了。袁寥,26岁,某饭店厨师,平时挺规矩的,无前科,无案底,无不良嗜好。我昨天晚上黑了他的各种聊天软件,发现他人缘挺好的,脾气好,人也挺开朗,应该不容易和人结怨。但他的微信上却有个人和他吵了起来。我忘了截图了。大概意思就是那人说他女朋友因为袁寥和他分手了,但袁寥却又并没有和那个女孩在一起。”说着,屏幕上的资料换了一份,她接着道:“这就是和袁寥吵起来的那人。他叫徐戈,25岁,站在是名酒吧驻唱歌手。”

夏天磊眯了眯眼,随后对佟玲玲道,“打开录像。”

佟玲玲又切回了录像的画面,夏天磊拿着遥控器快进了一会儿,然后按了暂停。画面上定格着一个背着吉他,身穿连帽衫的年轻人,但只能稍微看清一点侧脸。

“这不会是徐戈吧?”林峰一手托着腮,随意道。

“有点像。”坐在他后面的张扬接着道。

“我刚刚截图做了个比对,这就是徐戈。”佟玲玲抬头盯着屏幕上的帽衫青年道。

“林峰,张扬,把人带回来问问。”

“是,头儿。”

审讯室里,徐戈坐在夏天磊和丁宇对面,乍一看,根本看不出什么异样。

“七月三号晚上十点至十二点你在哪里?”

“酒吧驻唱。”

“一直在吗?”

“十一点后,就回家了。”

“谁能证明?”

“十一点前,酒吧的人能证明,十一点后,和我住一起的哥们能证明!”

“你驻唱那个酒吧七月三号晚上死人了你知道吗?”

“知道啊,酒吧里人都在传。”

“那你知道死的是谁吗?”

“袁寥……他们说的……”

“据我们了解,你和袁寥有点过节是吧?而且,他死的那天晚上你刚好在那个酒吧驻唱……”夏天磊话还没说完,徐戈却情绪激动的打断了他的话,“他不是我杀的,我没杀他……”

丁宇敲了敲桌子,提醒道,“你激动什么?”

“我没,没杀他……”

“坐好。”丁宇再次敲了敲桌面。

这时,夏天磊的电话铃声刚好想起,他接通电话,只说了一句“好”,便挂了电话起身走出了审讯室。

再进来时,夏天磊手里多了一份文件。他将文件放在桌上,两只手握在一起压在那份文件上,然后盯着徐戈问道,“那么,那天晚上你去过酒吧的后巷吗?”

徐戈立刻道,“没有。”

夏天磊闻言,翻开桌面上的文件,“我们的人昨天晚上在酒吧后巷距离死者两米远的地方,发现了一点血迹,经化验证明,我们发现的血迹和在你身上采集的DNA完全吻合。你不是说你没去过后巷吗,那为什么那里会有你的血迹?”

“我……我没有杀他……”徐戈有些慌了神,开始急促呼吸。

“你右手大拇指上的伤哪儿来的?是杀人的时候不小心被砸碎的玻璃割伤的吧?”

徐戈一下站了起来,“我没杀他……我没杀他……”

丁宇猛的站起身将他按了下去,摸出手铐将他铐了起来。“坐好。”

“我真的没想杀他,我就是想教训教训他,没想到……”徐戈痛苦掩面,小声道。

“说说案发过程……”夏天磊靠在椅子上,问道。

…………

审讯完后,夏天磊站起身,“丁宇,把人交给一队。”

“是。”说完,丁宇将人带出了审讯室。

案件告一段落后,刚好到了周末,也刚好是南初妈的生日。南初本来打算叫上丁宇一起的,结果轮到丁宇值班。

南初买了礼物到达酒店包房时,人已经到齐了。

南初爸正坐在沙发单座上喝茶看报纸,南初妈坐在靠门的沙发上看杂志,南柯坐在另一边看着手里的手机。

南初妈看到南初进门后连忙放下手中的杂志,站起来走过去拉住了南初,“小初来啦,半个多月没见了,快让妈妈看看瘦没瘦。”说着就开始上下左右的打量南初。

南初拉住他妈,“妈,我没胖也没瘦,你放心吧!还有,这是给您买的礼物,祝您生日快乐。”

南初妈接过礼物,看了一眼,“还给我买礼物,上个月给你卡上打的钱够不够花啊?”

“妈,以后别每个月都给我打钱了,我都已经成年了,我现在有工作,我能养活自己。”

“就你每个月那点工资,能干些什么啊?”

“妈……”南初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了好了,我不说就是了。”

南初点点头,这才转头对着沙发上的另外两人打招呼,“爸,哥。”

南初爸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又继续看报纸。

“嗯。”南柯头都没抬一下,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

南初走过去在南柯旁边坐下,“南大理财师,最近在忙些什么啊?”

“忙着给人理财呗!”

半晌后,南初正想站起身问问什么时候开饭,结果还没来得及起身,房间里就走进来一个女孩。这女孩大概和南初差不多岁数,穿了件蓝色的连衣裙,长发披肩,长相清秀,身材高挑,算得上是一个秀丽美人。

南初正想着这人是不是走错房间了,南初妈就已经站起身迎了过去,“娜娜来了?”

来人温婉一笑,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南初妈,“阿姨,这是给您的礼物,祝您青春永驻,越活越年轻哦……”

南初闻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随即转向已经不再观察手机的人,动了动嘴唇,无声的问道,“什么情况?”

南柯翘着二郎腿窝在沙发里挑挑眉,同样无声的回答道,“对象。”

南初疑惑一下,随即向他挑挑眉,“你的?”当然,也没发出任何声音。

南柯伸出手,指着他,嘴唇动了两下,无声道,“你的。”

南初一脸惊讶。

正好此时另一边的两人也寒暄完了,那女的走到南初面前,笑着道,“南初,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柳娜啊。”

南初正在努力搜索着柳娜这个名字,柳娜,很熟悉,但好像没见过啊。

南初妈默默白了南初一眼,赶紧走过来介绍道,“你柳叔叔不记得啦?”

南初下意识的回答道,“记得啊!”

柳叔叔他当然记得,老爸的朋友嘛,也住自家那片,小时候自己还经常去他家玩儿,不过后来他们一家都搬走了。

“那你不记得柳娜?”南初妈道。

南初又在脑海中搜寻了一下,经他老妈一提醒,他好像有点头绪了。他盯着眼前的女孩不太确定的开口道,“胖……胖丫?”

女孩叹了口气,“哎,南初,你总算记起来了。你这记忆力可真不怎么样啊!”

南初微微表现出惊讶后,随即又笑开了,“你自己想想,咱们有十多年没见过了吧?都说女大十八变,你变化这么大,我怎么可能突然想的起来啊……”说实话,他真的很难把小时候跟他上同一个幼儿园,整天跟她屁股后头转的胖丫头和眼前这个清秀可人的高瘦女孩联系在一起。

“你个没良心的,我到了英国后常常想起你还哭鼻子呢,你到好,把我忘得干干净净,完全没把我放心上……”柳娜佯装生气道。

“哎呀,好了,这不是想起来了吗!”南初耸了耸肩,道。

此时菜已经陆续上桌。

南初妈看着两人笑笑,招呼道,“哎,好了好了。吃饭吧,边吃边聊。”

几人先后落座,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

午饭过后,柳娜由于刚回国不久,所以想去到处看看,南初妈一听,眼睛瞟向南初,笑道,“我们小初今天正好有空,就让他带你到处看看吧!”

柳娜一听,笑着回应,“好啊!”

南初讪笑两声,“呵呵……好,好啊……”

评论
热度 ( 1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