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副本夫夫】因为爱(二十五)

【我让这里面的韩灏把爱情放在了第一,尊严放在了第二,家人放在了第三。这不是真实的韩灏,但却是我唯一能写出的韩灏】


审讯室里。


周浩坐在椅子上一边盯着大门,一边暗骂着韩灏。


此时,审讯室的门突然打开,周浩快速起身,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刚进门的韩灏身前。


韩灏一侧身,躲过了周浩的撞击,顺便伸手一勾,将周浩带到了自己怀里,然后一转身,又将他抵在了墙上。


四目相对,周浩有片刻的愣神。 韩灏则定定的看着周浩的眼睛,开口道,“周浩,你对我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点兄弟以外的感情吗?”


周浩回过神,竟觉得韩灏此时看着他的眼神颇为深情。鬼使神差的,他动了动嘴唇,“有……”


韩灏的嘴角不自觉的弯了点弧度,头朝前倾,轻柔的吻住了周浩的嘴唇,然后舔舐了两下,吸允起来。


韩灏一点点的加深了这个吻,随着越来越深的亲吻,两人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韩灏睁眼,看着周浩变得有些绯红的脸颊,舌头慢慢从周浩口中抽离,然后离开了他的嘴唇,来到耳旁,带着有些沙哑的低沉声音轻声道,“别走了,和我在一起,好吗?”


周浩微微喘了口气,靠在墙上愣愣的看着韩灏。


“不说话那我就当你答应了。”韩灏笑了笑,然后捧着周浩的脸重新吻上了周浩的唇。


两人吻到动情时,韩灏刚抬手准备去扒周浩的衣服时,却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然停了动作,转过头瞪向了侧面墙上的单向玻璃。


隔壁一群期待着看现场直播的人在感受到韩灏杀人的眼光后,迅速撤离了现场。


而韩灏此刻也不确定他们到底有没有离开,所以也没敢再做什么,而是拿出了钥匙解开了周浩的手铐。


一边解,韩灏一边道,“我二叔来找过你,你干嘛不告诉我?”


周浩脸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去,他低下头抿了抿嘴,“我……”


韩灏将手铐收好,两手抓住周浩的肩膀,认真而坚定的道,“我大概也能猜出他跟你说了些什么。周浩,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但我在意你怎么想。”


周浩抬起头疑惑的看向韩灏。


韩灏抬手抚了抚他的脸,“这是一份见不得光的感情,你会觉得委屈吗?”


周浩顿了一下,不答反问道,“那你呢?”


“只要你还在,其他的我都不在乎。”


“可是你二叔……”


“如果他实在不能接受,我就带你走的远远的。”


“可他毕竟是你二叔,他是你的亲人啊,他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虽然他所给的不是你想要的,但是他毕竟是以为你好作为初始点的。我没有亲人,从来没感受过亲情,你虽然没有父母,但你至少还有二叔二婶,和一个过继的儿子,既然有,为什么不能好好珍惜呢?”


“周浩。如果只能二选一的话,不管如何,我都只会选你。”


周浩抿了抿嘴,眼圈红红的看着韩灏。


韩灏的这番话确实让他很感动,可是他也不想让韩灏为了他失去家人。他本就没有的东西,更舍不得韩灏也失去。


也许韩灏现在会觉得没什么,但总有一天他一定会觉得后悔的。


周浩有些无奈,“韩灏……”


韩灏太了解周浩了,他当然知道周浩在想些什么,“周浩,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放心吧,我二叔虽然看着强势,但我知道他是把我当亲儿子看待的。他会妥协的……”


周浩有些不太相信,“你确定?”


“如果我现在就打辞职报告,说要带你走,我保证,不出三天他就会妥协了!他老了,他舍不得我走的。还有小宇,他更舍不得我!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走……”


周浩撇了撇嘴,“原来你都算计好了啊……”


“是啊!”


周浩笑了笑,一把抱住了韩灏。


韩灏轻笑,“怎么,对我五体投地迫不及待想投怀送抱了啊?”


“别乱用成语……”


“好好好……行了,出去吧!”韩灏把周浩从怀里拉出来,牵着他的手出了审讯室。


隔天,韩灏就向丁局打了辞职报告。


丁局那叫一个恼火,一掌差点把办公桌拍个洞。


“辞职还带传染的啊?前两天周浩刚跟我说要辞职,我好不容易给他说服了,结果今天你又来了!你们一个两个怎么这么不叫人省心啊?我对你们不好吗,在局里待着不好吗?还有,人周浩要辞职至少给了我个理由,你倒好,连理由都懒得找……darker还在外面逍遥法外呢,他还没落网呢,你难道不想抓到他吗?你难得这么轻易就放弃了吗?韩灏,你可是我最看重的人啊,你怎么能让我这么失望呢……辞职的事,你再好好想想吧……”


韩灏等丁局说完才开口道,“丁局。我也不想辞职,但我有些私事需要解决啊,必须辞职!”


“什么私事啊?请假不行吗?干嘛就非得辞职啊?”


“其实,也不是非得辞职,但是……”


“但是什么……说……”


“丁局,我不辞职也可以,但你能答应我一个事吗?”


丁局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你说。”


韩灏在心里窃笑了一下,但面上还是一派云淡风轻,“你放我一周假,但对外你得说我辞职了!不管谁向你问起,你都得说我辞职了。”


丁局顿了两秒,突然语重心长的道,“韩灏啊,你是不是在外面惹什么事儿啦?有什么事你可以说出来大家解决的嘛……”


“丁局,你别想太多,我没惹事。你就只管说同不同意就行。”


“同意,同意,能不同意吗!你们专案组的各项工作你记得安排好就行。”


“我已经安排好了。”


“那行吧!走吧!”


“是。”韩灏说完,转身就朝门口走去,不过走到门口时,他又回身再次强调了一遍,“丁局,记住了,不管任何人提起都要说我已经辞职了,任何人!!!”


“知道啦!”


于是乎,当天下午整个分局就都知道了韩灏已经辞职的消息,当然,这不是丁局宣传的,而是专案组的成员们刻意传播的。也是韩灏要求他们传播的。


次日,韩灏给他二婶打了一个电话。


“喂,小灏啊!”


“喂,二婶。”


“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没什么,我二叔呢?”


“他出门了。怎么,找他有事吗?”


“哦,没事。”


电话那头似乎是叹了口气,“哎~小灏啊,你那个事我也知道了!你二叔还在气头上呢!你也别怪你二叔不同意,他也是想让你过正常人的生活!二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你,更不知道该怎么劝他。不过既然你坚持,只要你开心,二婶也不会再说什么,只是你二叔那边……”


“二婶,谢谢您。二叔理解不了也是应该的,我今天给您打电话就是想给您告个别。既然二叔不能同意,那我就只能离开这里了!”


“什么,你要走?去哪儿啊?”


“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总之离开这里就行。”


“小灏啊,你再好好想想吧!怎么能说走就走呢?小宇怎么办啊?”


“二婶,我也不想走,可是二叔他……二婶,下午二叔在家吗?我想来看看小宇。”


“你二叔他今天晚上才能回来,没事,你来吧!”


“那好,我下午来了再跟您聊,我先挂了。”


“好。”韩灏二婶挂了电话后,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下午,韩灏提着一堆玩具来到了他二叔家。


一进门,韩灏和他二婶说了几句就直奔小宇的房间。


房间里,小宇似乎正在画画。


韩灏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笑道,“小宇在干嘛呢?”


小宇转过头,惊喜的叫了一声,“爸爸。”


韩灏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嗯乖,画什么呢。”


“我在画爸爸和我。”


韩灏看着桌上的画(一个大人牵着一个小孩),突然脑子里闪过了个主意。


“小宇,你还记得上次和你一起去游乐园的那个叔叔吗?”


小宇想了想,点了点头,“记得。”


“那小宇喜欢他吗?”


小宇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喜欢。”


“那你把那个叔叔和我们画在一起,好吗?”韩灏边说,边指只纸张上另一半的空白处,“就像那天在游乐场一样,我牵着你,你牵着那个叔叔,你能画下来吗?你还记得他的样子吗?”


“可以,我记得。”说着,小宇已经拿起了旁边的蜡笔,准备开画。


韩灏就在旁边安静的站着,看着小宇一笔一划的画了另一个简笔人出来。


就这样,一家三口的图通过小宇稚嫩的画笔展现在了这张白纸上。


韩灏满意的揉了揉小宇的头,笑了笑,“小宇画的真棒。”


两父子就这样玩儿了一下午,要走的时候,韩灏 突然对小宇道,“小宇,如果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不回来了,你再也见不到我了,你会怎么办?”


小宇已经是上小学的年龄,所以自然懂得一些,所以开口便道,“爸爸,你要去哪里?可以带上小宇吗?我不想再也见不到你!”


“不可以。”


小宇嘟了嘟嘴,有些不高兴,“为什么?那你可以不走吗?”


“爸爸必须走。”


小宇许是也感觉到了什么,于是突然抱着韩灏哭了起来,“爸爸,你不要走。”


韩灏抱着小宇,拍着他的背,轻轻安抚道,“小宇不哭!”


韩灏二婶听到哭声赶紧从楼下跑上了楼,一进门,看到那两父子紧紧的抱在一起,小宇哭喊着不让韩灏走,他二婶瞬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安抚好小宇,韩灏二婶拉着韩灏来到了楼下客厅,两人坐在沙发上,他二婶开口问道,“小灏,真的要走吗?”


韩灏点了点头,“嗯。”


“能不走吗?你看小宇多舍不得你!你真的忍心走吗?”


韩灏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起身直直的跪在了他二婶身前。


他二婶吓了一跳,伸手想去扶她,“你这是干嘛,快起来。”


韩灏拒绝了二婶想扶她的手,认真道,“二婶,我很感激你们这些年的照顾,也很感谢你们把我当亲儿子一般对待,但请原谅侄儿不孝。我从未求过你们什么,但今天我想求二婶你能成全我。我也很舍不得小宇,舍不得您,但我也不能带他走,更不能留下啊,二叔的脾气您比我了解,只要我还留在这个城市坚持和周浩在一起,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为难我和周浩。”


韩灏二婶看着跪在地上的韩灏也渐渐红了眼眶,“小灏,你真的那么喜欢那个小伙子吗?”


“是。”


“那好,我知道了,你先起来吧!”


韩灏麻溜的站起身坐回了原位。


眼看着太阳就要落下去了,韩灏又把小宇哄睡着后,这才准备回家。


临走前,韩灏在门口又跟他二婶聊了几句,“二婶,我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来看你们,你保重身体,我会经常给你们打电话的。”


他二婶忍不住又红了眼眶,点了点头,“嗯。”


韩灏二婶目送韩灏开车远去后才转身进了屋。她上楼来到了小宇屋门口,进去给孩子掖了掖被角,刚想转身出门,却看到旁边书桌上有一张画。


她走过去拿起来看了看,看了一会儿,她便大概知道了画上画的是谁。


她转头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床上安睡着的小宇,然后放下了画,出了门。


晚上,韩国栋一进门就怒气冲冲的。韩灏二婶试探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真是气死我了,韩灏那小子居然辞职了!问他们局长怎么回事,他们局长也不知道,就光说辞职了,这小子到底想干嘛啊?”


韩灏二婶抿了抿嘴,犹豫着开口道,“今天,小灏来过。”


“他来干嘛?”


“说是来看看小宇,顺便跟我告别!”


“告别?告什么别?他想干嘛呀!”


“他说他要离开这里了!”


“离开?反了他了……”


韩灏二婶给韩国栋顺了顺气,“老韩,你也别太动气。小灏是个倔脾气,他认定的事,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你就算拦着他也无济于事。他选择什么样的人,选择过什么样的生活都是他的自由,只要他能过的幸福快乐,你又何必一定要阻止他呢?”


韩国栋转过头差异的看着她,“那臭小子今天回来都跟你说什么了?他给你洗脑了。”


“老韩。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个亲儿子,难道你还想再失去一个胜似亲儿子的侄儿吗?小宇现在又小,我可不想到了晚年身边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 再说了……”


“再说什么?”


“再说小宇也离不开小灏啊,今天小灏走了之后,他又哭又闹的!”


“总有一天会习惯的!”


“还有……小灏找的那个小伙子好像也挺好的,小宇好像也挺喜欢他的!”


“喜欢又怎样,你觉得小宇如果生活在这种家庭里,心里能健康吗?”


“怎么就不能健康了?老韩,你怎么就这么迂腐呢?”


“我……”韩国栋刚想说点什么,却被一声哭声打断。


“呜呜呜……我要爸爸……我要爸爸……”只见小宇穿着睡衣哭着从楼上走下来。


韩灏二婶赶紧起身去抱小宇,“小宇乖,小宇不哭,爸爸没走,爸爸过几天就回来看你了……”


小宇止住哭声,但此时你要是认真去看的话,你就会发现小宇并没有掉眼泪,“真的吗?”


韩灏二婶道了一句,“当然了。”说完他又紧紧抱住小宇,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在小宇耳边轻轻道,“乖,继续哭,这样爸爸就不会走了。”


于是小宇有又开始“哭”闹起来,“呜呜呜,我要爸爸……我要爸爸……”


不要问为什么小宇翻来覆去只有这一句词,因为他奶奶总共就只教了他这一句词。


韩国栋也是被吵的有些心烦了,吼了一句,“哭什么哭,赶紧回去睡觉。”


小宇被吓得停顿了一下,接着又哭了起来,这回可是真哭,边哭边吼道,“我讨厌爷爷,我明天就去找爸爸,再也不跟爷爷住了。”说完,转身哭着跑上了楼。


韩灏二婶赶紧紧随其后跟了上去,独留韩国栋一个人在那里若有所思。


【肉番还没写完,可能晚点放】


评论 ( 15 )
热度 ( 30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