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副本组】关于双队的26个字母(19—21)



19、 sunlight阳光(衍生cp:曹阳x韩高志)


今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年更冷了一点,冷空气好像也随着我南下了一样。不过还好,天上至少还有一轮暖阳,就像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一样。


我又来到了这里,这里还是一如既往,满眼的金黄。


一年的时间,我走过很多的地方,看过很多的风景,却一直最怀念这里,也许是因为,这里是我遇见他的地方。


离开那个有他的地方后,我放弃了追逐梦想,带着相机去了一个又一个的地方。我成了某旅游杂志社的摄影师,出了一本摄影集,记录了我一路上所有的风景。


我再也没联系过他,却在每去一个地方时,都会拍一张最美的相片寄给他,我不知道他还在不在原来的地方,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收到,可我却一如既往。


当我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地方后,才发现,我最想去的还是彩云之南的某个小镇,因为那里,有一个我最爱的人。


我曾经帮助他追寻他最爱的女人,最后才发现,一厢情愿的爱情并不可伶,说不出口的感情才是真的心酸。


他的名字里带了一个“阳”字,他也如他的名字一般让人觉得温暖,只是,他最想照耀人的从来都不是我。


他,只是一束我人生中再怎么伸手也触不到的阳光。


触不到,忘不掉,更放不下。


【《欢喜冤家》的正文有点写不下去了,所以借着26个字母的题目来更个小片段】


20、 To grow old together一起变老


这天,周浩和韩灏又因为讨论一个案子而意见不和吵了起来。


韩灏坚持自己想法不做改变,周浩也拉不下面来服软。


于是,两人便一天都没说话,连晚上睡觉都是分开睡的,主要是周浩非要睡沙发,韩灏也懒得说什么。


只不过周浩前一天晚上还好好躺在沙发上,第二天早晨再醒来时便躺回了床上。周浩知道肯定是韩灏把他弄进来的。


他心一下子就软了,想着毕竟都一起过了那么久了,干嘛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和他计较呢!于是,他起床去了厨房,却发现厨房没有韩灏的身影。


周浩有些疑惑,平时这个时候韩灏都应该在厨房做早餐啊!


他一边想着,一边转身准备先去洗漱。刚转过身,眼睛就瞟到了冰箱上贴着一张便条,便条上写着:


队里有事,来不及做早餐,自己下楼随便吃点。


周浩拿起便条挑了挑眉,看完后转身去了卫生间洗漱。


在小区外吃过早点,周浩就去了警局。到了局里,周浩路过韩灏办公室,往里面瞅了瞅,却没看到韩灏。周浩拉过一个路过的一队警员问道,“你们队长呢?”


“队长带着二组去抓嫌疑犯了!”


“哦。”周浩应了一声,回了自己办公室。


临近十二点半,周浩刚想打电话叫外卖,崇越突然冲进了周浩办公室。


周浩抬头看着突然冲进来的崇越皱了皱眉,刚想开口教育教育他。结果周浩还没开口,崇越便先开口道,“队长,听说韩队长出事了。”


这个消息犹如给了周浩当头一棒,他足足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急切的问道,“怎么回事?”


“韩队长一大早就带着二组去堵截嫌疑犯,两个嫌犯一个拿着棍子一个拿着匕首,把韩队长给刺伤了。”


周浩急了,“其他人呢?其他人干嘛去了?怎么就让韩灏受伤了?”


“嫌犯住的地方巷子多,其他人都被韩队长安排去守出口去了……”


周浩气的眉头直皱,问道,“在哪个医院?”


“第一医院。”


“队里先暂时交给你了!”话音未落,周浩就已经跑出了大门。


到达医院急诊时,手术室的灯还亮着。手术室门口坐着几个二组的组员,周浩随便揪住一个问了问情况。


“韩灏伤的怎么样?重不重?进去多久了?什么时候能出来?”


“进去好几个小时了,应该快出来了!”


“已经好几个小时了?为什么不早点通知给局里?”


“刚出事的时候我们就联系局长了!”


“那为什么我才知道?”


“这……我……”


正说着,手术室的灯灭了,护士推着韩灏出了手术室。


周浩连忙跑过去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韩灏。


医生随后从手术室里走出,周浩视线从韩灏身上移开,看向医生,询问了一下韩灏的情况。


“医生,韩灏情况怎么样?”


“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他头部受到了重击,我们还得等他醒来进行近一步观察才能得出其他结果。”


“那他什么时候才能醒?”


“这个可不一定,少则一两天,多则一个星期都有可能,这得看他自身意识。”


周浩垂下眼帘抿了抿嘴,随后跟医生道了一声谢,便转身准备去看看已经被推回普通病房的韩灏。


周浩坐在病床边,看了看病床上面无血色安安静静躺着的韩灏,他抬手轻轻握住了韩灏的手。


晚上,周浩留下来陪床,他打电话向丁局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本来丁局是不同意的,不过耐不住周浩百般恳求,最后丁局同意了三天的假。


第一天的时候,韩灏毫无醒来的迹象。


第二天如是。


第三天如是。


第四天周浩回去上班了。五点下班后,又去了医院,可是韩灏还是没醒来。


第五天还是没醒。


第六天还是没醒。


第七天还是没醒。


直到第八天下午。周浩下了班,照常去医院照顾韩灏。


给韩灏擦完脸,湿过嘴唇后,周浩坐下来,握住韩灏的手轻轻贴着自己的脸。


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人,周浩忍不住又红了眼,“韩灏啊,这都一个星期了,你怎么还不醒呢?你醒醒好不好,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和你吵架冷战了!”说着说着,周浩的声音开始微微哽咽。


床上的人眼皮动了动,随后睁开了眼,微微转头盯着床边握着他手,低着头,肩膀不住抖动的人。


“你哭什么?”韩灏开口,由于太久没说话,没喝水,声音很是沙哑。


周浩吓了一跳,猛的抬头就看到床上的韩灏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周浩红着眼睛起身一把抱住了还躺在床上的韩灏,“韩灏,你终于醒了,我以为……我以为……”


韩灏扭曲着脸,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疼……”


周浩后知后觉的想起韩灏腹部有刀伤,于是赶紧起身,“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是不是很疼啊,要不要我叫医生啊……啊,对了,我忘记叫医生了,你等等我,我先去叫医生。”


韩灏一把拉住周浩,“白痴,你急什么啊?先给我倒杯水。”


周浩听到韩灏沙哑的声音,突然反应过来应该给韩灏先喝点水,“哦,对,水,我先给你倒水。”话音未落,周浩已经拿起暖瓶准备给韩灏倒水。


倒好水,周浩轻轻将韩灏的头扶起来一点,把水杯送到他嘴边。


韩灏一边喝着送到嘴边的水,一边盯着此刻离他只有几厘米的周浩。


周浩的面容闲的有些憔悴,眼底有着一圈乌青,看的韩灏一阵心疼。


韩灏喝完水,抓着周浩的手,“你刚才哭什么?”


“你说我哭什么,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整整一个星期啊!吓死我了……”


“怎么?怕我醒不来吗?”


“胡说什么啊你?”


韩灏笑了笑,“我答应过你要和你一起变老,我说话算话的,哪儿会那么容易睡过去啊?”


“是啊,你还记得啊?那我求求你以后别逞强,一个人和匪徒单打独斗行吗?”


韩灏依旧笑着,抬起另一只正在输液的手,对着周浩勾了勾指头,示意他低下头,周浩虽有疑惑,但还是照韩灏的意思将头凑到了韩灏眼前。


韩灏抬起一点头,在周浩脸测轻轻印下一个吻,然后在他耳边轻道一声,“好。”


周浩随即红了脸,抬头看了眼病房里的另一个病人,在看到那人正闭着眼睛睡觉后,周浩放心的同时又转过头瞪了韩灏一眼。


韩灏不予理睬,自顾自的说道,“周浩,昏迷的时候我梦到你了!”


周浩不再瞪他,挑了挑眉回道,“你梦到我什么了?”


“我梦到你不理我,怎么叫你你都不理我。”


周浩闻言抿了抿嘴,沉默了一会儿,他笑道,“以后不会了。”


两人正含情脉脉的对视时,一个护士从门口走进来,看到床上已然苏醒的韩灏惊喜道,“诶,你醒了?通知主治医生了吗?”


周浩这才想起来他还没去叫医生呢,连忙撒开了韩灏的手转头就往外头跑。


韩灏看着慌忙跑走的周浩,忍不住轻笑着道了一句“白痴。”可是眼神里却满满都是宠溺。


【写完后,才发现有点文不对题】


21、 ultimately最后


故事的最后,darker落网了,专案组解散了,韩灏结束了卧底的生活,回到了分局继续当着他的刑警队队长。


他没有杀人,从来没有,炸伤熊原也只不过是一个没能料到的意外。


他和周浩在一起了,只不过白天工作时他们还是会像以前一样,斗斗嘴,抢枪案子,比比破案率。晚上回家后他们会一起做做饭,洗洗碗,或者靠在一起看看电视,然后一起洗澡,最后再做点爱做的事。偶尔周末他们还是会去打打游戏,一遇到好装备韩灏也总会黑给周浩。


早起上班时,总有一人会先起来做早饭,然后再叫醒另一个。温馨的早餐过后,两人会互相整理一下警服,然后结伴上班。


生活虽然平淡,但也美好。至少他们彼此都觉得很幸福很满足。


清晨的微光透过玻璃窗撒在屋里的白色地砖上。床上的人迷糊的睁开了双眼,然后无比自然的翻了个身,伸手摸了摸旁边的位置,触手得到的却是一片冰凉。


厨房里没有传来想象中锅碗瓢盆的声音,有的,只是窗外矮树上站着的几只麻雀的叽喳声。


原来,只是一场梦啊。


周浩转头望向了窗外,似乎是想望向遥远的远方。


原来故事的最后,你还是走了。留我一个人慢慢的适应着这没有了你的生活。


评论 ( 23 )
热度 ( 10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