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副本夫夫】失忆引发的故事(半架空)

【没办法,正文实在写不出来。只能写些小短文满足自己。有甜就有虐,有虐就有甜,先苦后甜才是正道理】

 
 

(半架空=没有darker,没有专案组,但罗飞他们还是韩灏的下属,也就是一队的队员)

 
 

在韩灏出差后的一个礼拜,周浩收到消息称韩灏在出差地发生了事故,抓捕嫌犯过程中失足掉进了海里。

 
 

当地警方在海上和海边找了整整两天都毫无结果。

 
 

周浩听到消息后立马请了假,赶往了事发地点。只是,周浩去了也无济于事,依旧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不过周浩坚信韩灏没有死,他依旧坚持不懈的寻找着韩灏,为此,他还特地申请借调到了s市,方便继续寻找韩灏。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周浩依旧没能找到韩灏。在朋友同事的劝解下,周浩也终于开始慢慢放弃了寻找韩灏的念头。

 
 

只是,正当周浩真的打算放弃,回b市时,他却又突然在大街上遇到了那个他一心想念的人。

 
 

那天,周浩给丁局说了他要回去后,便想着出门逛逛,在回去前再最后看看这个城市。

 
 

他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看着这个城市的街景,脑海里却全都是当初和韩灏在一起时的片段。

 
 

走过一个拐角时,前面餐厅里突然走出来一男一女,向着周浩的方向面对面而来,周浩抬起头,在看清楚两人的一刹那就愣在了原地。

 
 

那女人勾着男人的手臂笑的甜蜜,而那男人……居然和韩灏长得一模一样。

 
 

周浩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于是连忙眨了眨眼,可是过后再仔细一看,那还是韩灏的脸。

 
 

周浩再次一愣,却在两人即将和他擦肩而过时叫了一声,“韩灏。”

 
 

那男人在听到周浩的声音后,在周浩的旁边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疑惑的打量了一眼周浩,“你……认识我?”

 
 

周浩看着这张熟悉的脸说出这样一句陌生的话,忍不住微红了眼眶,“你……是韩灏吗?”

 
 

那人看着周浩微红的眼眶,有些不明所以的轻皱了下眉头,答道,“我是叫韩灏,不过……我不认识你!”

 
 

“你怎么了?我是周浩啊!”周浩有些激动,忍不住向韩灏靠近了一点。

 
 

韩灏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皱眉道,“我说了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吧?”说完,拉着身边的女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周浩没有去追,而是站在原地,看着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认错呢?认错谁,我也不可能认错你啊!可是,你为什么说不认识我呢?”

 
 

周浩乘着转职的空档休了两天假,这两天里,他一直在想,韩灏为什么不认识他了?是不是真的是自己太想韩灏,认错人了?那人到底是不是韩灏?

 
 

思考完后,他又给丁局打了个电话。

 
 

“喂,小周啊,什么事啊?”

 
 

“诶,丁局啊,我想跟您商量个事!”

 
 

“啊?什么事,你说吧!”

 
 

周浩犹豫了一下,道,“我……我遇到韩灏了!”

 
 

电话那头如期所料的惊讶道,“什么?你能确定是韩灏吗?”

 
 

“我确定,认错谁我也不可能认错他啊!”

 
 

“那他既然没……没事,为什么不回来?”

 
 

“他……他好像不认识我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太清楚。所以我想向丁局您请几天假,让我缓几天再回b市!”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你想缓几天啊?”

 
 

“你给我一周的时间吧!”

 
 

“什么?一周?最多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不管那人是不是韩灏,你都必须给我回来。”

 
 

“三天……那就三天吧!”

 
 

第一天的时候,周浩去了沿海岸边走了一圈,试图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关于韩灏的消息。

 
 

第二天,周浩还没来得及出门,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那头是个女人的声音。

 
 

她说她知道关于韩灏的事情,想约周浩见面聊一聊。周浩几乎没有考虑,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来到约定好的咖啡馆,周浩找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不一会儿,一个女人默默的坐在了他对面的位置。周浩抬起头,一眼就认出了面前的人就是那天和韩灏一起的那个女人。

 
 

周浩疑惑的望向了这个女人,“是你给我打的电话。”

 
 

“对,是我!”

 
 

“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

 
 

“我在本市的警局门口见过你,所以就托朋友去警局打听了一下,要了你的电话号码。”

 
 

“那……你是……”

 
 

“我叫樊茵,韩灏的女朋友。”

 
 

“什么?女朋友?”周浩刷的站起身皱着眉紧紧的盯着樊茵。

 
 

樊茵不解的看着突然站起身的周浩,“怎么了?”

 
 

周浩才发现自己反应过激了,于是赶紧坐下,“没,没什么?”

 
 

樊茵见周浩坐下后,开口道,“你真的认识韩灏吗?”

 
 

“我当然认识。”

 
 

“那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周浩一愣,犹豫了半晌才答道,“我……我们是朋友!”

 
 

“朋友吗?那你肯定知道他以前的事了,你能告诉我吗?”

 
 

“以前的事?你为什么想知道他以前的事,他没告诉你吗?”

 
 

“实不相瞒,他记不得以前的事了,这就是为什么那天你认出了他,而他不认识你的原因。”

 
 

“那你能先跟我说说你遇到韩灏之后的事吗?比如说,他为什么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樊茵闻言,立即娓娓道来,“我第一次遇到韩灏时,是在沙滩上,他浑身湿透,躺在海边。当时我和我的朋友们都吓一跳,以为他已经溺水死了。后来我过去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他还活着,所以赶快送到了医院。到了医院检查后,医生说他头部受了重伤,腿也骨折了。他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后才醒了过来,只是醒来后,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幸好救他的时候,他的外套里有一个钱包,钱包里有他的身份证,我这才知道他叫韩灏。身份证上有他家的地址,不过是在b市,我们原本算等他的腿完全好了后我就陪他去b市看看,找找他的家人朋友什么的!这两天他的腿已经好了,我们已经打算去b市了,谁知,竟然先遇上了你。”

 
 

“你要带他回b市?”

 
 

“是啊!我想帮他找回以前的记忆。但在这之前你能先跟我说些关于他以前的事吗?比如说他有没有亲人,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周浩看了看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似是不经意间问道,“你有想过他假如有老婆孩子,你该怎么办吗?”

 
 

樊茵也跟着他的视线看向了窗外,答道,“想过。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么,他真的有老婆孩子吗?”

 
 

周浩笑了笑,只是笑容中似乎夹杂着些苦涩,“他……”

 
 

樊茵紧张的看着周浩,期待的等着他的回答。

 
 

“没有。”周浩笑了笑,在看到对面的樊茵明显的松了口气后,他又接着道,“他是一个警察,双亲已故。我也是警察,在他没出事以前,我们两个一直住在一起。我们是朋友,是同事,也是……室友!”

 
 

“那他跟你关系一定很好吧?”

 
 

周浩点头应了一声,没再做多余的回答。

 
 

两天后,周浩坐上了回b市的火车,和韩灏他们一起……

 
 

坐在同一个卧铺车厢里,韩灏将樊茵揽在怀里,俩人共看同一本书。

 
 

周浩看着他们愣了一会儿,随后将头转向了窗户的方向,静静的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色,不知不觉红了眼眶。

 
 

傍晚,周浩来到车厢衔接口,从包里摸出了香烟。他其实不常抽烟的,也只是在实在烦躁的时候才会抽一根。

 
 

他看着手里的烟,忍不住又想起了韩灏。韩灏抽烟的姿势很帅,虽然每次当着他的面抽完后,韩灏都会习惯性的将烟雾吹他一脸。

 
 

周浩刚把烟点燃,身后就走来一人。周浩转过头,看清楚来人后随手递了根烟给他。

 
 

韩灏摇了摇头,“我不抽烟,茵茵不让我抽。”

 
 

周浩闻言笑了笑,讪讪的收回了递烟的手。

 
 

周浩背靠着车厢,将吸了两口的香烟夹到指间,声音淡淡的问道,“你很喜欢她吗?”

 
 

韩灏疑惑的看向周浩,可是周浩却低着头,让人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茵茵人很好,也很单纯善良,如果没有她,恐怕我早就死了。”韩灏将手随意的插在外套兜里回答道,眼神却不经意的瞟到了周浩右手无名指上的白金戒指,他觉得,这个戒指似乎有些眼熟。

 
 

“那你对他……是感激之情,还是……爱情?”

 
 

周浩抬头看向韩灏,他觉得现在的韩灏像韩灏,也不像韩灏,好像,眼神里少了些许凌厉,多了几许温柔。

 
 

我以为,你为数不多的柔软只会暴露在我面前,现在看来,我已经不是唯一人选。

 
 

韩灏也抬起头看向周浩,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周浩见韩灏只看着他,却不说话,随即轻笑了一声,不再想要这个答案。他将头转向了别处,顺带着抬起手吸了一口烟。

 
 

韩灏的视线跟随着周浩的右手,一上一下,而视线的焦点一直是那枚白金戒指。

 
 

片刻后,当周浩的烟即将抽完时,韩灏才盯着他开口道,“你结婚了吗?”

 
 

周浩吸烟的动作一顿,随后熄灭了烟头,下意识的将右手往后躲了躲,“没有啊!”

 
 

“哦。”韩灏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嗯。”周浩点了点头,“行了,回去吧!”说着,周浩便转身准备走。

 
 

韩灏看了看前面人的背影,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左手无名指指根处一圈淡淡的压痕,出声叫住了已经走了两步的周浩,“诶,等等。”

 
 

周浩转过头疑惑的看着韩灏,“什么事?”

 
 

韩灏抿抿嘴,问道,“以前的我……结婚了吗?”

 
 

周浩歪着头仔细的想着韩灏问这个问题的意义,想的有些出神。

 
 

韩灏一直等着周浩回答自己的问题,定睛一看,却发现周浩正盯着自己走神,他刚想开口叫叫他,周浩却又突然回过神,对着他笑了笑,答道,“你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跟谁结婚啊?”说完,不等韩灏再开口,就转身快步离开了。

 
 

韩灏盯着压痕又看了一会儿,心中虽有疑惑,但也没再想深究,放下手,朝自己的卧铺车厢走去。

 
 

隔日清晨。

 
 

天边刚放亮,韩灏就睁开了眼。这是他多年做刑警养成的警觉,在陌生的地方总是不会睡得太熟,即便是失去了记忆,而这种习惯也依旧保留着。

 
 

还有好几个小时才会到达b市,韩灏从床上坐起,转过头瞟见对面下铺的周浩还在熟睡中。看着熟睡中的周浩,韩灏有片刻的愣神,鬼使神差的,他下了自己的床铺,走到了周浩的床铺面前,定定的看着床上的人。

 
 

周浩睡得似乎不是很安稳,眉头一直轻皱着,在韩灏走到他床铺前时,他恰巧翻了一个身,从侧躺变成了平躺,颈间戴着的一条银白链子从T恤口露了出来,链子上串着一枚白金戒指,很明显,和他手上戴着的那枚是一对。

 
 

韩灏伸出手,将周浩颈间的戒指捏在指间,来回抚摸着。

 
 

片刻后,周浩的眼皮动了动,像是即将要醒过来了!韩灏猛然回神,立即松开了手中的戒指,慌忙的走出了车厢,去了卫生间。

 
 

他走后,睡在周浩对面下铺的樊茵立马坐了起来,皱着眉,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已经出门的韩灏和对面床依旧未醒的周浩,还有他颈间那枚闪亮的戒指。

 
 

下了车,周浩直接将韩灏和樊茵带回了韩灏家。

 
 

韩灏家说大不算大,说小也不小,户型和地段都不错。是韩灏用他爸妈给他留下的积蓄在买房热开始前购置的。两室俩厅,一厨俩卫,还有一个书房一个阳台。韩灏和周浩在一起后,周浩就搬过来和韩灏同居了,这套房,完全够两个男人居住。只不过以后,周浩可能无法再继续住在这里了。因为这套房,迎来了它真正的女主人。

 
 

打开房门,周浩随手将钥匙放在了门口鞋柜上,而旁边,还摆着一张周浩和韩灏穿着警服的合照。

 
 

再往里走,左边是厨房,前方便是客厅,家具家电一应俱全。客厅边上还有一个阳台,看着十分敞亮。

 
 

客厅里的电视柜两边分别摆着一张照片,两张都是韩灏和周浩的合照。一张是大学时期照的,另一张是后来在一起后照的。

 
 

周浩将行李箱随意摆在了客厅里,首先揭开了沙发上的防尘布,露出了灰色的布艺沙发。

 
 

然后周浩让韩灏他们到处看看,他自己则拿了块干抹布开始擦拭起桌椅柜子上的灰尘。

 
 

韩灏自顾自的走进了客厅旁边的主卧,卧室里有一张大床。床边的床头柜上也摆着一张照片,韩灏走过去拿起来看了看,这是一张周浩的单人照。照片上的周浩没蓄胡子,看着比现在年轻,顶着一头蓬松的卷毛,穿着一件白T恤,对着镜头咧着嘴笑出了一口大白牙。

 
 

从主卧出来,韩灏又去了书房看了看,最后回到客厅时,看到周浩正站在储物柜面前一手拿着抹布,一手拿着相框,眼睛盯着相框里的相片发呆。

 
 

韩灏凑了过去,发现那是一张自己和周浩的合照。

 
 

周浩回过神感觉到身后有人,回头一看发现是韩灏,赶紧把手里的相框倒扣在了储物柜上,讪讪的笑了笑,去了别的地方继续擦灰尘。

 
 

樊茵打开客房的门看了一眼,随后又进了主卧看了看。出来后,樊茵向周浩问道,“你之前一直和韩灏住在一起吗?”

 
 

周浩一边擦着桌子一边答道,“是啊,因为他家离警局近。”

 
 

“那为什么客房没有床?你们以前一直睡在一起?”

 
 

周浩擦桌的手一顿,随后解释道,“我们俩平时工作都挺忙的,也没空去家具城看床,韩灏房间那床也挺大的,俩大老爷们也不讲究这些,索性就一直这样凑合着。”

 
 

樊茵抿了抿嘴,冷着脸不知道想了些什么。随后又恢复了表情,转头端起了身后茶几上的水壶和水杯去了厨房,看样子是口渴了准备洗杯子烧水喝。

 
 

收拾完房间,周浩坐在沙发上歇了一会儿,对坐在樊茵身边的韩灏道,“韩灏,我明天要回警局上班了,我已经跟丁局说了你的事,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警局见见丁局和同事们。”

 
 

韩灏考虑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

 
 

周浩见韩灏答应了,便站起身拉着行李箱进了卧室。

 
 

从韩灏衣柜里翻出自己的衣服装进行李箱后,周浩又四处看了看,最后将视线停留在了床头柜上那个装着自己照片的相框上。他走过去拿起来用手擦了擦上头的灰,然后放进了自己的行李箱里。

 
 

拉着箱子走回客厅,周浩从兜里摸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银行卡,边递给依旧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发什么愣的韩灏边道,“这是你的银行卡,你出差前放我这儿的,密码是你生日。你的其他所有证件都放在了卧室左手边的床头柜里。楼下有一间大超市,里面有卖水果蔬菜,附近也有餐馆,晚饭你们自己解决吧,我就先回去了。明早我来找你。”说完,他见韩灏收了卡,应了声,便放好钱包拉着行李朝门口走去,刚走到门口,他又折了回来,拿起储物柜上的照片看了一眼,一回头,便发现沙发上那两个人正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他。周浩扬了扬手里的相框,对他们道,“这是我的。”说完,这才拉着行李箱走到门口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周浩右手拉着行李箱,左手拿着相框,站在韩灏家楼下,抬头看了看韩灏家的楼层,张了张嘴,道了俩字,“再见。”随后呼出一口气,转过身,迈步离开。

 
 

第二天,一早,韩灏便随周浩一起去了警局。

 
 

丁局办公室里。

 
 

丁局看着眼前这个失而复得的大将,一阵高兴。伸手拍了拍韩灏的肩膀,道,“哎呀,韩灏啊,你终于回来了!你可不知道小周为了找你花费了多少心思。不过回来就好了。你的档案和位置我可一直给你留着呢,怎么样,要不要回来复职啊?”

 
 

韩灏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人开口道,“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有什么关系,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刑警,我相信有些东西不是光记脑子里的,而是刻在这里的。”说着,丁局指了指韩灏心脏的位置。“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里自己。怎么样,回来吧,你们一队那群猴崽子,恐怕也只有你才能降得住啊!”

 
 

韩灏沉默了一会儿,坚定的回道,“好。”

 
 

周浩转头望向旁边的韩灏,发现以前那个眼神凌厉,面无表情的韩队长似乎又回来了。

 
 

不管失忆或者没失忆,韩灏终究还是韩灏。有些东西,刻在了他的骨子里,印在了他心里,就算是失忆,也改变不了。

 
 

在丁局办公室聊了一会儿后,周浩又带着韩灏去了一队的办公室。

 
 

一队队员在看到自家队长回来后,一个个都活跃了起来,凑到了韩灏面前七嘴八舌的抢着和韩灏说话。

 
 

“头儿,你真的回来啦?”

 
 

“头儿,听说你失忆了,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们了?”

 
 

“头儿,你复职了吗?”

 
 

“头儿,你还是我们队长吗?”

 
 

韩灏看着不断靠上来的队员们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周浩赶紧上前拦住了一群人,然后又向韩灏挨个介绍他们。

 
 

【15.12.19     23:21     困成狗困成狗困成狗,好想哭,但自己开的头哭着也要结尾,我还能再战两小时,我怕明天就找不到感觉了】

 
 

刚介绍完,楼上二队队员们便突然呼喊着朝他们冲了过来。

 
 

“队长,你回来了?”

 
 

“队长,你真的回来了?”

 
 

“队长,你终于回来了。”

 
 

“队长,我们可想你了。”

 
 

周浩还没能反应过来就被突然冲过来的崇越一个熊抱搂在了怀里,周浩愣了一下便赶紧推开了崇越,吼道,“干,干嘛呢?我这才多久没回来啊?怎么就一点组织纪律性都没有啊?大喊大叫的干嘛啊?还有你,崇越,动手动脚的干什么?这是警局,我们上班的地方,你们这是干嘛啊?”

 
 

崇越不好意思的笑道,“我们这不是太想队长您了吗?”随后他看到了旁边的韩灏,惊喜道,“韩队长你终于回来了,你都不知道,我们队长为了能调去s市方便找你,差点被上面降了职。不过幸好你回来了,不然我们都不知道队长他还会不会回来呢!”

 
 

周浩瞪了崇越一眼,严肃道,“行了崇越,哪儿来那么多话,赶紧给我回去!”

 
 

韩灏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周浩,眼神有些复杂,不过也只是一瞬,韩灏便收回了复杂的眼神。

 
 

第二天,韩灏便回了警局正式复职。幸好他们这片区也不是经常有大案发生,所以,韩灏还是有足够的时间熟悉警局环境,熟悉同队下属,熟悉自己的职务要领,同时,熟悉周浩这个人。

 
 

韩灏复职的前三天,他熟悉了警队里所有的陌生。

 
 

韩灏复职的第四天,他旁交侧击的向他的队员们打听到了他以前和周浩的关系。得知周浩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毕业于同一所高中,同一所警官大学。后来实习完后,又被分配到了同一个警局,然后两人又经过不懈的努力一前一后当上了一队二队的队长。虽然他们明面上两人一直在不停的攀比,较劲,但私下里却是很要好的兄弟。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他的队员们好像隐瞒了他什么。

 
 

复职后的第五天,韩灏他们队就接到了一起刑事案,本来丁局和一队队员还有些担心韩灏他失忆了会不会影响到破案,但没想到韩灏查起案来却意外的得心应手,查案的时候依旧很专注,和以前的韩灏没什么两样。

 
 

半个月后,一队便和二队联合破了这起案子。为了庆祝韩灏复职后破的第一个案子,一队和二队众人商量后决定好好聚一聚,撸撸串喝喝酒。

 
 

大家都挺高兴的,但韩灏丝毫不知道,有些事情,即将开始改变。

 
 

当天下午下班后,一队和二队的人准时下了班,换好便装,在警局门口碰了头。一群人刚准备出发去撸串,韩灏却眼尖的发现周浩不在,于是向崇越问道,“周浩呢?”

 
 

“哦,丁局有份报告需要队长整理,所以队长说让我们先去,他随后就来。”

 
 

韩灏点了点头,刚想走,兜里的电话就响了。

 
 

接完电话后,韩灏对众人道,“你们先去吧,丁局找我有点事。”

 
 

其实丁局找韩灏一点事都没有,纯属唠唠嗑,也就表扬表扬他刚一复职就破了一宗案子。不过两人还是以这个作为开头聊了大概20分钟的时间。

 
 

从丁局办公室出来,下了楼便是二队的办公室。韩灏看了看表,刚想推开二队的门看看周浩还在不在,里面的人便先韩灏一步拉开了门走了出来。两人面对面愣了一下,韩灏先反应过来,看着周浩手里拿着的一塌文件问道,“去哪儿?”

 
 

周浩回道,“我去给丁局送报告!你怎么来了?”

 
 

“哦,他们不是说今晚聚一聚吗?我来找你一起过去。”

 
 

“那你先进去坐会儿吧,我去把报告送了就来。”

 
 

“好。”说着,韩灏推开门进了二队的办公室。周浩则上楼送报告去了。

 
 

一进门,韩灏便拉开了周浩的椅子坐了上去。他左右瞟了瞟,然后发现一旁的抽屉半开着,于是他干脆拉开来看了看里面装了些什么。

 
 

抽屉一拉开,里面躺着的那枚白金戒指一下就出现在了韩灏的视野里。韩灏伸手把戒指从抽屉里拿了出来,然后又把戒指从项链上取了下来。摩擦了两下,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无名指,鬼使神差的,他将戒指戴上了那根手指。

 
 

戴上后他发现,那枚戒指简直就像是专门为他定制的一样,不大不小刚刚好。

 
 

他有些不解,有些疑惑,也有些好奇。

 
 

他赶紧把戒指取了下来,却不经意间发现了戒指的内壁里刻着两个英文字母,“hh”。他脑里瞬间闪过了一个猜想,不过转瞬即逝。

 
 

他听到门外的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赶紧将戒指串回了项链上回归了原位,拉好了抽屉。

 
 

周浩推开门时,发现韩灏正坐在他位置上玩手机。他道了一声,“可以走了。”便走到韩灏身旁拉开那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了那条串着戒指的项链放进了兜里,然后招呼着韩灏出了门。

 
 

路上,韩灏终是没忍住,向走在他身旁的周浩问道,“你兜里那枚戒指是谁的?”

 
 

周浩脚步一顿,惊讶的转过头看向韩灏,“你问这个干嘛?”

 
 

“没事,我随便问问,你要不方便说就算了。”

 
 

“没什么不方便的!那是我爱人的,只不过他在一次外出任务中发生了意外……”

 
 

韩灏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歉,“……对不起。”

 
 

周浩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没什么…”

 
 

两人沉默的走了一会儿,韩灏又突然开口道,“方不方便问一下他叫什么名字?”

 
 

周浩低头盯着脚下的路,张了张嘴,“他……他叫……”

 
 

“对不起,我不问了。要到了,我们快走吧!”

 
 

到了大排档,韩灏和周浩并排刚坐下,一盘烤肉串就上了桌。随即,韩灏的电话铃声也响了起来。

 
 

韩灏接起电话,“嗯,和同事喝酒,嗯,好。”说完,韩灏便挂了电话。

 
 

梁音咬着筷子小心翼翼的八卦道,“哟,头儿,谁啊?”

 
 

“我女朋友。”

 
 

此话一出,众人诡异的安静了几秒,随后竟然齐齐的看向了周浩。

 
 

周浩喝了一口啤酒,环视了众人一圈,然后一边吃肉串一边答道,“你们看我干嘛?前不久他刚回来的时候我不就告诉你们了吗?有什么可意外的?”

 
 

韩灏不知道他刚回来的时候周浩对他们说了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说出“女朋友”三个字后他们会看向周浩。这一切都太奇怪了,这让韩灏有一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他真想搞清楚这其中缠绕着他的谜团。

 
 

【15.12.20       1:42      太困,睡觉了。写了这么久才写那么点,简直龟速,写完后又删了一大段】

 
 

酒过三巡,众人都喝的有些醉了,尤其是韩灏,被大家以各种理由挨个灌了不知道多少杯。

 
 

周浩根本没喝多少,因为他怕等会儿大家都喝醉了连个清醒的都没有,有些麻烦。不过幸好,最后不过只有韩灏一个人喝的人事不省而已,不过其余人也有些微醺了。

 
 

散场时,罗飞歪歪扭扭的站起身拍了拍周浩的肩膀,“二队,我们队长就拜托你了。我先走了。”说完,就被穆剑云搀着打车去了。

 
 

众人三三两两的都走完了,周浩看了看趴在桌上人事不省的韩灏,忍不住叹了口气,起身把他架了起来。

 
 

周浩扶着韩灏站在路灯下等着出租车,看着靠在身上的韩灏,他忍不住小声道了一句,“韩灏,如果你真的找到了幸福,那么我祝福你……”

 
 

最开始的时候,韩灏还能听见周浩在说话。直到被塞入出租车后,他就真的一点知觉都没有了,以至于后来发生的一切,他一点都不知情。

 
 

周浩把韩灏送到家门口,敲了敲门,樊茵开了门看到醉醺醺的韩灏,有些着急的要去扶他。周浩和樊茵一起把韩灏扶回房后,又和樊茵说了几句,便出了门。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樊茵看他的眼神有些怪异。

 
 

房间里,樊茵看着床上人事不省的韩灏呆愣了片刻,然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走过去脱去了他的衣物扔在地上。又脱去了自己身上唯一的衣服,上床躺在了韩灏的旁边。

 
 

而大门外的垃圾袋里,一本被撕碎的日记本正静静的躺在里面。【注①】


 
 

次日清晨,韩灏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只觉得头疼的要命。他慢慢坐起身,却发现自己居然不着寸缕的睡在樊茵的床上,要知道,他虽然和樊茵是男女朋友,但他们却从未在一张床上睡过,他慌忙的转头,果然看见旁边的樊茵也正不着寸缕的熟睡着。【别问我为什么没睡过,我就是不想让他们一起睡】

 
 

韩灏瞬间有些不知所措,愣了好一会儿才掀开被子捡起地上的衣服慌忙的穿上身。床上的樊茵睁开眼看着正慌忙穿着裤子韩灏,瞬间觉得有些气恼,她坐起身对着韩灏吼道,“你慌什么?我们是情侣,这不是很正常吗?你到底在慌什么?”

 
 

韩灏穿好裤子转过身,对上樊茵气恼的神情,皱了皱眉,“昨天晚上的事……对不起……我不记得了……”

 
 

“你为什么说对不起啊?韩灏,你是不是从来没喜欢过我?”樊茵抿着嘴委屈的看着韩灏。

 
 

“我……”韩灏张了张嘴,却有些说不出话了。愣了一会儿,他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一件T恤随意的套在了身上,什么都没说便出了卧房。

 
 

在警局度过了心神不灵的半天后,下午,韩灏在走廊里遇到了正巧外出办案回来的周浩。

 
 

周浩看到韩灏脸色不好,于是走到他面前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说着便伸出手去探韩灏的体温。

 
 

韩灏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些过往的画面。

 
 

“你昨晚喝那么多酒,今早起来肯定头疼了吧?现在还疼吗?”周浩见韩灏体温正常,刚想放下手,却被韩灏一把抓住了手腕。

 
 

周浩试着挣了挣,却挣不开,“韩灏,你怎么了……”

 
 

韩灏皱着眉若有所思的看着周浩,愣了半晌,他开口道,“周浩,你是喜欢w……”我字即将出口,他却顿了一下改了口,“男人吗?”

 
 

周浩闻言瞬间整个身体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他愣了很久,才开口回道,“不……”他停顿了一下,在韩灏即将松开他的手腕时,又补道,“只是我爱的人恰巧是个男人!”

 
 

韩灏像是瞬间被定住了一样,只是定定的看着周浩,不做任何反应。

 
 

周浩在韩灏愣神的当头挣脱开了他的钳制,“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调头就走。

 
 

韩灏看着走远的人影,反应过来,慢慢垂下了手臂。一阵心烦意乱来袭,他烦躁的抓了抓自己并不算长的头发,然后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下班后,韩灏想着早上自己就那样走了,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本来还想要不要说点什么安慰樊茵,可回家后却发现樊茵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韩灏见她没事,也乐的清闲,于是这事就这样过去了。

 
 

一个月后的某天晚上,樊茵突然神秘的拉着韩灏说有重要的事要跟他说。

 
 

韩灏虽有疑惑,但还是随着樊茵坐在沙发上等着听她所说的重要的事。

 
 

“我怀孕了。”樊茵拉着韩灏的手,十分开心。

 
 

韩灏瞬间呆愣住了,心里无数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樊茵见韩灏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脸上看不出一点高兴的表情,于是也收起笑容,怒道,“怎么?我怀孕了你不高兴?还是说你根本没想过要这个孩子?”

 
 

“……没有!”韩灏摇了摇头, 扯出一个笑容。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樊茵的小腹。

 
 

樊茵露出笑容,将自己的手附在了韩灏的手上,柔声道,“韩灏……现在我怀孕了,你有没有想过……结婚?”

 
 

韩灏动作一顿,随后收回了手,沉默了一会儿扯了个轻微的笑,道,“听你的。”

 
 

樊茵欣喜的抓着韩灏的胳膊,“那我们尽快找个日子办婚礼吧,我们都没有父母,只请一些朋友就够了。”

 
 

韩灏淡淡应道,“嗯……”

 
 

“你回来之前,我已经看好日子了!下个月八号是个好日子,要不就那天吧!这个月月底我们先把婚纱照拍了,婚礼过后我们再去领证。”

 
 

韩灏看向樊茵,“这么快?”

 
 

“快一点不好吗?我就是想快一点做你的老婆。”

 
 

“那随你吧。”

 
 

“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先请周浩吃顿饭吧,他可是你最好的兄弟,我们得先把这两个好消息告诉他。”

 
 

韩灏笑容一僵,不过樊茵却并没有发现,而是继续自顾自的说着,“要不就明天吧,明天你们都轮休,上午我们先找家婚庆公司看看,随后中午请他吃饭。”

 
 

韩灏轻轻的皱了皱眉,站起身后道,“你安排吧,我都听你的。我累了,先去睡了。”说完,进了卧房。

 
 

樊茵坐在沙发上暗暗握紧了拳头,心道,我要再不快点,你可能就不是我的了!

 
 

次日,樊茵早早的就把韩灏叫了起来,两人一起去了一家樊茵联系好的婚庆公司。

 
 

韩灏觉得樊茵似乎很着急想和他尽快确立关系,但随后他又想到可能是因为孩子的原因。

 
 

选好喜帖,安排好一切,已经临近中午。樊茵让韩灏给周浩打电话约他出来吃饭。周浩接到电话后,听说樊茵也在,本来是想拒绝来着,但随后韩灏又说有事告诉他,他考虑了一下,便答应了下来。

 
 

来到餐厅,周浩一眼就看见靠窗的地方韩灏和樊茵正坐在一起聊天。周浩整理了下表情,露出一个自以为完美的笑容朝他们走了过去。

 
 

“韩队长,今天吹的什么风啊?怎么突然想起来要请我吃饭了!”

 
 

樊茵笑的开心又神秘,“有两个好消息告诉你。”

 
 

周浩在两人对面坐了下来,“快说说,什么好消息。”

 
 

“我和韩灏要结婚了。”樊茵说完,观察着周浩的表情。

 
 

周浩一顿,眼神黯淡了一下,随后看了两人一眼,干笑了两声,“怎么……这么突然啊?”

 
 

韩灏一直盯着桌面上的水杯发呆,没说话,也没看周浩。

 
 

樊茵挑了挑眉,笑的得意,“因为我怀孕了!”

 
 

周浩有些不在状态,盯着韩灏看了一会儿,扯出个牵强的笑容,又对樊茵道,“……好事儿,祝福你们……”

 
 

韩灏突然站起身,道了一句,“我去趟洗手间。”说完,朝洗手间的方向去了。

 
 

樊茵看着韩灏走远,立马变了表情,冷着脸对还在神游中的周浩道,“你喜欢韩灏对吗?”

 
 

周浩眨了眨眼,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这突然的变化是怎么回事。

 
 

樊茵见周浩沉默,便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自顾自的道,“看来是没有错了。我希望你能把那些稀奇古怪的念头立马掐掉。我现在怀孕了,我和韩灏也马上就要结婚了,我不管以前他对你是什么态度,但他现在是我男朋友,他和你是绝对不可能的,我希望你以后尽量和他保持距离,别影响了他。 ”

 
 

周浩现在终于反应过来了,他皱了皱眉,片刻后,他对着樊茵道了一句,“好。不过请你好好照顾他。”

 
 

“那是当然。”

 
 

此时,韩灏已经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樊茵又立马满脸堆笑的看着韩灏朝这边走过来。

 
 

周浩看了一眼刚坐下的韩灏,猛的站起身,说了一句,“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对不起,先走了。”

 
 

韩灏不明所以的看着脸色不好的周浩起身就走,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第一反应便是起身去追,却被旁边的樊茵拉住了手。

 
 

韩灏回头皱着眉头黑着脸对樊茵道,“他怎么了?你跟他说什么了?”

 
 

樊茵一脸无辜,“我怎么知道他怎么了?我能跟他说什么啊?他说有事就是有事呗,怪我干嘛?你别去给人家添乱了,菜快上来了,他不吃我们吃!”

 
 

韩灏眼睛看着门口的方向,抿了抿嘴,最后还是选择坐了下来。

 
 

吃过饭,回到家,韩灏给周浩打了个电话,周浩却没接。

 
 

韩灏盯着手机屏幕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然后一头倒在了沙发上。

 
 

次日,韩灏去找周浩想问问他昨天怎么回事,周浩却直说没事,韩灏也只能放弃询问。

 
 

接下来的半个月,韩灏明显能感觉到周浩似乎在有意躲避他,疏离他,可是他又找不到原因,当面问周浩也问不出什么。

 
 

月底,韩灏忙着印喜帖,挑婚纱,拍婚纱照,挑婚戒,也没空再去想周浩疏离他的原因。不过最近他的脑子里已经开始频繁的闪过过去的片段,他猜想,他可能快要恢复记忆。

 
 

临近婚期,韩灏把喜帖发到了局里各个熟悉的同事手里,一队队员在收到喜帖时,脸上皆是不同程度的惊讶,他们似乎是有话想说,不过最终也没说出口。

 
 

周浩收到时倒是没什么表情,二队队员们则各种叫嚣,说韩灏是个负心汉,被周浩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韩灏和周浩在一起的时候,一队和二队队员自然是知道的。现在韩灏突然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一队二队的人虽然知道韩灏是因为失忆了,但心里终究有些突突,偏偏周浩又在韩灏回来时,就警告过一队和二队的人,让他们不准向韩灏提起以前韩灏和他的特殊关系。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婚期及至。当天早晨,周浩早早的就起了床,穿戴整齐,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黑眼圈,抬手拍了拍自己不算精神的脸。其实他前一天晚上压根没睡,他就在床上睁着眼躺了一整晚。

 
 

早晨,罗飞开着车接了一队的人,路过周浩家附近的时候本来想顺便带周浩一起的,结果却刚好看到周浩上了一辆出租车。于是罗飞便作罢,开着车跟在了周浩坐的那辆出租车后头。也正是如此,一队众人才清晰的看到了周浩坐的那辆车是如何被一辆横穿过马路的大货车撞飞的。在车祸发生的那一刻,罗飞紧急的踩了刹车,然后呆愣的看着周浩坐的那辆车飞出去好几米。

 
 

梁音最先反应过来冲下了车,顺带打了交警队的电话和120的急救电话,然后一众人也反应了过来,下了车向被撞飞的出租车冲过去。

 
 

韩灏坐在凳子上,看着手里前几天刚买的的婚戒有些失神。他的头又开始疼了,脑袋里不断的闪现着各种画面。他烦躁的敲了敲脑袋,樊茵看见后,走到了他的面前,握住他敲头的手,关切道,“怎么了?头又开始疼了?婚礼马上开始了,你的那几位同事怎么还不来?”

 
 

韩灏低着头,痛苦的闭了闭眼,随后,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一瞬的空白。当韩灏再睁开眼时,他的眼神变得清明起来。

 
 

韩灏抬起头,看着面前的樊茵,愣了半晌,面无表情的突然开口道了一句,“我想起来了!”

 
 

樊茵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啊?”

 
 

“我说我想起来了!以前的所有东西,还有,周浩和我的事……我都想起来了!樊茵,对不起,我想我不能跟你结婚了,我对你的感情,一直都只是感激之情而已,只是我们都把它错当成了爱情。我很爱周浩,我不能对不起他。至于孩子,你要想生可以生下来,我可以出抚养费,也会每月给你生活费。是我对不起你……”

 
 

樊茵后退了半步,不可思议的看着韩灏,随后她道,“韩灏,你可想清楚了,我怀孕了,我们今天结婚,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对不起……”

 
 

樊茵听到这儿,咬着下唇扬手就给了韩灏一巴掌。韩灏生生挨下了这一耳光,一声没吭。

 
 

此时,韩灏兜里的电话恰巧响了起来。韩灏在看到是罗飞后接起了电话,在听完电话内容后,他的脸色立马变了,然后转身就朝门口奔去。

 
 

韩灏火急火燎的赶到医院时,手术室门口罗飞他们也正焦急的等待着。

 
 

罗飞在看到韩灏后,简单的跟他叙述了一遍事发过程,韩灏咬紧牙关紧紧的捏着拳头,渐渐红了眼。

 
 

经过几个多小时的手术后,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韩灏赶紧走了上去看了看周浩,周浩带着氧气罩,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让人不自觉的感到心疼。

 
 

主刀医生随后出了手术室,韩灏赶忙走到了医生面前问了问周浩的情况。

 
 

医生扯下口罩回道,“病人的脑部受到了重度创伤,暂时还没脱离危险期,而且他的求生意识很薄弱,所以他成为植物人的几率会很大,醒来的可能性则很小,希望你们能做好心理准备。”

 
 

韩灏当即呆愣在了原处,过了好半晌,他才在队员们的呼唤中回过神。

 
 

韩灏向医生请求进ICU看看周浩,医生同意了,但要求时间不能太长。

 
 

换好无菌服,韩灏走进了ICU,来到了周浩的病床前。床边心电仪上的波纹正在有规则的变换着,昭示着周浩还活着。

 
 

韩灏轻轻的将周浩的右手握在了自己的手心里,眼睛紧紧的盯着周浩苍白的脸,轻声道,“对不起……周浩,我都想起来了,我不会和樊茵结婚了。周浩,你一定要醒过来,你不能丢下我一个。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逞强好胜争着去出差,我不该忘了你,我不该让你伤心,我不该和别的女人结婚,对不起……对不起……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但你能不能别用这种方式……”韩灏的声音有些哽咽,眼泪开始悄无声息的掉落。

 
 

手心里,周浩手指上那枚戒指有些微凉,韩灏看了一眼,然后起身把周浩脖子上的项链取了下来,拆下上面挂着的戒指,戴在了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

 
 

第二天,医生说周浩已经脱离了危险期,而且身体各项机能开始渐渐好转,可以转到普通病房,只是什么时候能醒来,这便是个未知数了。

 
 

韩灏回了家,准备打包些干净的衣物和生活用品到医院长住。到达家门口,他才想起昨天走的匆忙,把钥匙忘在了酒店里。无奈,他只能抬手敲了敲门。

 
 

敲了两声后,门便来了。里面开门的人和门口的人四目相对,一瞬间觉得有些尴尬。

 
 

韩灏一进门,就发现客厅里摆着一个收拾好的行李箱,韩灏转头看向身后的樊茵,询问道,“你这是……”

 
 

樊茵上前两步,拉过行李箱回道,“周浩的事我已经听说了。爱是成全放手,而不是强行占有,周浩他需要你照顾,所以我打算回s市了!”

 
 

韩灏有些惊喜,不过随后又想到了一个事,“那……孩子……”

 
 

樊茵轻笑了一声,“对不起,韩灏,我骗了你,其实那天晚上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韩灏也搞不清楚他在听到这话的时候是个什么情绪,有高兴,但也有点失落,虽说他真心爱周浩,但他也挺想要一个孩子的。

 
 

樊茵笑了笑,“你是不是觉得松了口气?”

 
 

韩灏也笑了笑,“是有那么一点。”

 
 

“我要走了,希望周浩能早日醒了。也……祝你们幸福。”说完这些,樊茵便拉着行李箱出了门。

 
 

韩灏收拾完东西,立马赶回了医院。他不知道周浩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所以给丁局申请了辞职,打算一直照顾周浩。可是丁局却没同意,只答应了最多放韩灏一个月的假。韩灏仔细考虑了一下,最后也只能答应。

 
 

韩灏每天都会抽很多时间陪周浩聊天,说是聊天,也只不过是他单方面不停的说而已。

 
 

每天韩灏很早就会起床,然后拉开窗帘,迎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下楼买一份报纸,接着回病房给周浩读报。

 
 

时光流逝如沙漏,看似缓慢,实则飞快。转眼间,一月已过。

 
 

韩灏坐在病床前,一边拿着毛巾给周浩擦脸和手,一边和他聊着天,“我明天就要回警局了,以后只能晚上和早上陪你说话了……你要快点醒过来啊,没人跟我斗嘴,我挺不习惯的……”

 
 

正说着,韩灏突然感觉周浩的手指好像动了一下。韩灏愣了愣,以为自己看错了,随后周浩的手指又动了动,韩灏欣喜若狂,冲出门大声叫着医生。

 
 

“病人的意识正在渐渐恢复,最快这两天应该就能醒过来了!”

 
 

韩灏一阵兴奋,一个劲的笑着跟医生道谢。

 
 

等医生出了门,韩灏抬手轻轻的摸了摸周浩的脸,“周浩,你是不是听见我叫你了?如果听见了,就快点睁开眼看看我吧……”

 
 

如医生所推断的一样,第三天的下午,韩灏刚下班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周浩醒了。

 
 

一队众队员看着自家队长像疯了一样狂笑了一阵,说了一句“周浩醒了”,然后就冲出了办公室。

 
 

其余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也一窝蜂的朝外头冲去。

 
 

此时周浩的单人病房里,以他的病床为中心,围满了人。

 
 

韩灏站在周浩病床前,紧张的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开口叫了一声,“周浩……”

 
 

周浩靠着床头,看似茫然的看向韩灏,其实脑子转的飞快。愣了好久好久后。眼看韩灏都着急了,刚想出声再叫一声。周浩却突然将视线转到了韩灏身后的罗飞身上道,“罗飞,这人谁啊!”边说边指向韩灏。

 
 

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罗飞眨了眨眼,看了看韩灏又看了看周浩,然后小心翼翼的道,“二队长,你失忆了?”

 
 

周浩一脸不解的看了一圈众人,然后道,“没有啊,你们我都记得啊!”随即,他挨个准确的念出了病床前围着的一圈人的名字。

 
 

罗飞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后指着他身旁的韩灏道,“他呢?你记得他吗?”

 
 

韩灏一脸期待的看着周浩。

 
 

周浩却摇了摇头,“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韩灏一把抓住了周浩的右手,“周浩,我是韩灏啊,你再仔细想一想,你怎么会不记得我呢??你看,我们还戴着同样的戒指呢,你不记得我们的关系了吗?你再仔细想想,再想想……”

 
 

周浩将手从韩灏手里挣脱了出来,“我真的不认识你!”

 
 

韩灏的脸瞬间就僵了,愣了片刻后,他突然转头一边大叫医生,一边拨开身后的人堆就往门外冲。

 
 

周浩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赶紧叫住了韩灏,“诶,你等等。”

 
 

韩灏动作一顿,连忙转身回了病床前。

 
 

周浩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咳……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嗯?”韩灏一头雾水,根本没懂周浩的意思。

 
 

周浩撇了撇嘴,“本来还想多装一会儿的,谁知道你居然叫医生……”

 
 

韩灏闻言有些哭笑不得,随即一把将周浩紧紧搂在了怀里,“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不记得我了!这样玩儿我有意思吗?”

 
 

周浩抿了抿嘴,小声嘟囔道,“我只是想让你也感受一下我当初的心情。”

 
 

韩灏将头埋在周浩的肩窝里,眼睛有些涩涩的,“行了,我错了,都是我的错,对不起……你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周浩抬起没受伤的那只手拍了拍韩灏的背,“好了,看在你这一个月一直给我读报纸的份上,我原谅你了。”停顿了一下,他又突然想起了什么,“樊茵呢?”

 
 

韩灏放开了周浩,“我没和她结婚。”

 
 

“那孩子呢?”

 
 

“我和她根本什么都没发生过,哪儿来的孩子?那都是她骗我们的!”

 
 

周浩抿了抿嘴,“真的?”

 
 

“真的。”

 
 

周浩看了一眼韩灏和他紧扣在一起的左手,说道,“以后不准把戒指取下来了。”

 
 

韩灏看了看自己和周浩紧扣在一起的手,笑了笑,“不取了,再也不取了,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的人……”说完,再次将周浩紧搂在怀。

 
 

——————————end——————————

 
 

【注①   :     那本日记是韩灏以前写的,日记里写明了他对周浩的心意,并记录了他俩在一起后幸福的时光】




 
 

写完后,我回头看了一眼,真不知道我这几天到底写了些什么玩意儿。

 
 

我为了这个脑洞努力了三天,结果写完后一看,根本不是我最开始想的那个样子。

 
 

我感觉我写的没头没尾的。尤其是结尾没收好。

 
 

bug肯定是有的……但,你们将就看吧,毕竟我也辛苦了几天。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拼个什么劲。

 
 

 @枫小拓 哎……可能辜负你的期望了。我还是等着看你的吧!!!

 
 

 @轻语·爱丽丝 这可是根据你当初所提的韩剧三件宝写的,你还记得吗??治不好我写过了,现在车祸和失忆也都有了,只可惜我不仅给写砸了,而且还把结局改成了he!!!

 

评论 ( 39 )
热度 ( 28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