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我可以单身,我的cp一定要结婚

【双队AU】爱你不是两三天

各位,我又和小拓约梗了!!!只是这次写的很差,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懂!!!

 

本文特别鸣谢→_→ @枫小拓 

 
 

本文特别策划→_→ @枫小拓 

 
 

本文脑力劳动者→_→ @枫小拓 

 
 

本文苦力劳动者→_→我自己

 
 

【其实也不算AU,,,老规矩,半架空设定,不多赘述】

 
 

以下正文↓

 
 

“小徐!!!!”

 
 

韩灏从梦中惊醒,猛的从床上坐起,冷汗淋漓……

 
 

窗外微光初现,天边才刚刚放亮。

 
 

他又一次做了那个梦,梦里是那段缠绕了他许多年都忘不了的记忆,记忆里有一个对他影响深刻的人。

 
 

六年的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有些人忘了个干净,但有的人却在脑海里越刻越深。

 
 

也许死人,就是比较容易让人刻骨铭心。

 
 

前一天开会时,丁局有提过今天刑警二队会调来一个新的队长,由韩灏这个一队队长负责带领着熟悉一下警局环境。

 
 

韩灏一大早将自己收拾整齐,难得的还穿了那身笔挺的警服,然后到了警局后直奔二队的办公室。

 
 

到了二队的办公室门口,韩灏探头往里瞧了瞧,二队队员正围着一个背对着门口坐着的人说着些什么。

 
 

韩灏仔细看了看,发现二队的人一个不缺全都在。只是背对着门坐着那个看不到脸,不过韩灏可以肯定,那应该就是新来的二队队长。

 
 

韩灏抬手敲了敲身旁的门板,那边的一群人听见声音,眼神都不由自主的朝韩灏的方向集中过来,也包括背对着门坐的那位新二队队长。

 
 

抬眼正上那人脸的一瞬间,韩灏以为自己眼花了。他就这样愣在了门口,任由那边等了半天不见动静的人都忍不住走到了他面前他都还没能反应过来。

 
 

那人转过椅子看到韩灏后却发现韩灏似乎是愣住了,等了半天也不见有后续动作。于是他干脆站起身,走到了韩灏面前,礼貌的朝韩灏伸出右手道,“你好,我叫周浩。”

 
 

韩灏看着近在咫尺的人,这才慢悠悠的反应了过来,后知后觉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握上了那人的手。

 
 

是热的!!握上的那一刻他这样想。

 
 

“你好!韩灏。一队队长。”韩灏简短的自我介绍道。

 
 

周浩一脸客气的笑,“久仰久仰,早就听说过韩队长的大名了,今天一见果然器宇不凡啊……”

 
 

韩灏面无表情,根本没听到周浩说些什么,只是手紧握着他的手,眼睛紧盯着他的脸,脑里想着另外一个人,一个死了六年,永远不可能再出现的人。

 
 

韩灏觉得眼前这个人很像他,却也不像他。眼前的人留了一撇小胡子,显得更成熟一些,可是笑起来时那两颗兔牙却和记忆中的他极其像。

 
 

只是,眼神不一样……

 
 

他不是他,也不可能是他。

 
 

“韩队长……韩队长??韩队长???”

 
 

韩灏听见有人在叫他,回过神,发现眼前的人正一脸不解的一边叫着他,一边试图将自己的手从他手中抽出来。

 
 

韩灏这才反应过来,松了手,道,“周队长还没熟悉过分局环境吧?需不需要我带你四处看看!”

 
 

周浩挑了挑眉道,“好啊!那麻烦你了……”

 
 

自从第一天见面后,两人便迅速熟络了起来,韩灏总是爱有事没事找各种理由去二队看一眼周浩。周浩也挺爱往一队跑的,或许是因为 他来到这个陌生环境的第一天是韩灏接待的他,所以他对韩灏更多一些信任。

 
 

而韩灏的理由却很简单,他只不过单纯想看看那张他每晚都会梦到的脸而已。

 
 

时间一天天过去,曾经陌生的人渐渐熟络起来后。韩灏发现,其实周浩除了那张脸和徐亮极其相似以外,其余地方毫无相似可言。但是,韩灏并不讨厌这个人,反而经历了一些事后,他甚至对周浩产生了一些好感,他找不到其他原因,只能先把原因归根到那张和小徐一模一样的脸上。

 
 

然而到底是不是这个原因,连他自己都还不清楚。

 
 

时间过得总是很快,转眼间,大年三十到了。街上都挂满了红灯笼,广场上还聚集了一群等着放烟花,倒数新年的人。

 
 

韩灏今天运气好,刚好遇到休假。

 
 

找了家餐馆吃了碗饺子后,韩灏穿梭在三三两两满脸带笑的人群里,漫无目的在街上逛了两个小时。

 
 

路过一家蛋糕店时,他停了下来,忽然想起今天是他自己的生日来着。

 
 

说是生日,其实也不算生日。

 
 

韩灏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他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他的生日是哪天。

 
 

孤儿院的院长妈妈是在大年三十那天晚上在孤儿院门口捡到的他,当时的他还不到一岁。索性那天就成了他的生日。

 
 

重生之日。

 
 

站在门口愣了半晌,天空渐渐飘起了小雪。韩灏抬头看了看如墨的夜空。雪不大,不足以扑灭人们过新年的热情,反而给街上的情侣们平添了几分浪漫的感觉。

 
 

韩灏低下头,拉上了外套拉链,迈步朝家走去。

 
 

回到家,韩灏开了电视,看着春节联欢晚会。

 
 

十一点半,韩灏从沙发上站起身,刚准备关了电视,回房睡觉,茶几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韩灏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印着“周浩”二字。

 
 

愣了一下,韩灏点了接听。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对面的周浩先道,“韩灏,在哪儿呢?今天大年三十,我这儿加班整理资料,刚忙完呢!”

 
 

韩灏回了句,“在家。”

 
 

“你一个人啊?”

 
 

韩灏淡淡应了一声,“嗯。”

 
 

“大年三十的,你一个人多没劲儿啊!咱俩一起过年吧!我来找你!”

 
 

韩灏愣了愣,随后道,“好。”

 
 

“那行,你等我啊,我马上来!”

 
 

“嗯。”

 
 

挂了电话,韩灏看了看窗外的万家灯火,突然觉得心里有了一丝莫名的暖意。

 
 

二十分钟后,周浩站在了韩灏面前。

 
 

韩灏看了一眼周浩手里提着的蛋糕盒,把他让进了屋。

 
 

周浩一进门就关了客厅的灯,然后拉着韩灏来到茶几前,借着电视屏幕的光亮打开了蛋糕盒。

 
 

里面装的是个精致又漂亮的水果蛋糕。

 
 

韩灏疑惑的望了望周浩,又望了望桌上的蛋糕,等待着周浩的解释。

 
 

周浩对着韩灏笑出一口白牙,然后给蛋糕点上了蜡烛。

 
 

“韩灏,生日快乐。”

 
 

韩灏看着周浩足足愣了好几秒,才开口道,“你怎么知道……我生日?”

 
 

周浩晃着一个白牙答道,“刚来警局时我看过你的档案,上面有你生日。”

 
 

说完,周浩见韩灏只是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于是又出声道,“许个愿吧!”

 
 

说着,周浩拿过遥控器,关了电视。于是,不大的客厅里只剩下蛋糕上的蜡烛还闪烁着微弱光亮。

 
 

韩灏透过蜡烛的微光看向对面的人,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徐亮。那时的他也是如此,关了灯点燃了蛋糕上的蜡烛,坐在韩灏的对面,对他说“生日快乐”,让他许愿。

 
 

而现在坐在他对面的,是周浩,一个和徐亮长的一样,但性格完全不同的人。

 
 

“我没有愿望。”

 
 

“是人怎么可能没愿望?”周浩小声嘟囔了一句,不过随后他又想韩灏一个大男人或许是不愿意做这种过于小女生的举动,于是又道,“算了,没愿望就没愿望!那你吹蜡烛吧!”

 
 

韩灏深深看了周浩一眼,轻轻吹灭了蜡烛。周浩随后开了电视,然后又借着电视的光亮跑去开了客厅的灯。

 
 

取下蜡烛,周浩切了快蛋糕递给韩灏,“给你!”

 
 

韩灏摇了摇头,“我不吃,你吃吧!”

 
 

“你生日,这是我心意,你多少吃一口嘛!”说着,周浩用小叉戳了一小块递到韩灏嘴边。

 
 

韩灏犹豫着,最后还是张嘴吃了送到嘴边的蛋糕。

 
 

与此同时,一边的电视机里,联欢晚会的主持人正倒数着新年计时,等待着新年的到来。

 
 

随着“1”这个数字出口,窗外密密麻麻的想起了烟花绽放的声音。

 
 

周浩笑着看向韩灏,轻声道了一句,“新年快乐!”

 
 

韩灏难得的弯了弯嘴角,“新年快乐!”

 
 

也许,也没有谁是无可替代的!更何况,是一个已经成为过去的人!死亡,也许会让人记忆深刻,但却无法让人永远一如既往的像当初一样爱着!时间在变,人,也在变。没有谁规定一人一生只能爱一个人。

 
 

也许,不知不觉中,什么都变了!


 
 

刚过完年,一队又接到了一宗案子。一队众人骂骂咧咧的出了警局,奔现场而去。

 
 

现场在一个小巷里,查看完现场,韩灏出了巷子,又去周边看了看。

 
 

这附近到处都是交错的小巷,刚出现场,韩灏便又穿到了另一个巷子里。刚进巷子,韩灏便听到了打斗的声音,往前走了几步,韩灏停在了另一个小巷的巷口往里张望了一下,果然看见一群人在围殴一个人。

 
 

韩灏看了看被围殴的人,觉得好像有些熟悉。脑里突然闪过了他的脸。韩灏的腿快过脑子,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冲到了那一群歹徒的面前,将其中两人踹倒在地了。

 
 

那群歹徒见又突然冲出了一个身手了得的人,都戒备了起来,捏紧了手里的钢管。

 
 

韩灏和周浩背对着背,一边做出格斗姿势紧张的盯着面前将他们围起来的人,一边向周浩问道,“你怎么在这儿?还有,这些是什么人?”

 
 

周浩抽空摸了摸自己的脸,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听到韩灏的问话后回道,“我在这儿蹲点儿查个案子,谁知道这群人从哪儿冒出来的!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冲我来的!我前两天逮了个偷车的,应该是那人派来报复我的!”

 
 

“你一刑警队长,怎么还管上偷车的事儿了!”正说着,已经有人持着钢管朝韩灏抡来。韩灏轻巧的躲开,顺便一脚踢上了那人的颈侧。

 
 

而背后回答韩灏的确是一声惨叫。

 
 

韩灏猛的回头,看到的是已经被抡倒在地的周浩,周围的人见周浩倒下,便都抬起钢管集中又要朝他抡去。

 
 

韩灏来不及出手,抱头直接朝地上的周浩身上扑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周浩。于是,一群人的钢管密密麻麻的都落在了韩灏身上。幸好,此时一队的队员见他们队长不见了便出来找他,刚好看到这一幕。

 
 

熊原一见这一幕,顺手就抄起了巷子里的一根晾衣杆冲了过去。罗飞怕熊原镇不住他们也跟着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手枪冲了上去。

 
 

那边那一群人在看到熊原那以一敌十的气魄的时候瞬间萌生了退意,接着又看到罗飞掏出枪后,立刻朝四面八方散了去!

 
 

熊原赶紧丢了晾衣杆上前去想扶韩灏。

 
 

韩灏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对熊远摆了摆手,自己慢慢爬了起来,坐在了旁边。

 
 

周浩也赶紧跟着爬了起来,跪在韩灏面前不知所措的盯着韩灏已经疼的冒汗的脸,“你……你怎么样?”然后又对旁边的熊原着急道,“快……快点……打120啊!”

 
 

熊原这才反应过来,摸出手机准备打120。

 
 

韩灏站起身伸手拦住了熊原,“不用,皮外伤而已,回去擦点药就行了!”

 
 

周浩一听这话,更急了,“挨了这么多下,这哪儿是皮外伤啊!!你别逞强,去医院看看吧!”

 
 

韩灏疼的直皱眉,但还是解释道,“我家里有药,不用去医院!”

 
 

周浩见拗不过他,只好道,“那……那我陪你回去给你搽药吧!你这伤在背上,也不方便啊!”

 
 

“你不是还要蹲点儿吗?”

 
 

“没事,崇越他们都在这附近,我不在也不会出什么乱子的!”

 
 

韩灏点了点头,又对着罗飞交代了几句,这才出了巷子,坐上二队的车回了家!

 
 

回到家,韩灏趴在沙发上,周浩小心翼翼的给韩灏擦着药。

 
 

韩灏紧咬牙关,忍着痛任由周浩为他揉散背上的淤青。

 
 

周浩看着韩灏咬着牙忍痛的样子内心愧疚不已,可嘴上却说不出来软和话,“韩灏,你傻吗?干嘛要趴我背上挨打啊?你不是跆拳道亚军吗?这么厉害,怎么不知道还手啊?你当时要是不管我,说不定还没挨这顿打呢!你怎么这么笨啊?”

 
 

“……当时没想这么多!”

 
 

“平常脑子不是挺好使的吗?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短路啊?”

 
 

“行了,废话这么多干嘛?赶紧的,擦完还得回警局呢!”

 
 

周浩咬了咬嘴唇,却没再说什么。

 
 

擦完药,韩灏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扯过一旁沙发背上的衬衫穿回了身上。

 
 

周浩蹲在一旁收拾完药箱,抿了抿嘴唇,盯着韩灏道,“以后……别那么傻了,行么……”

 
 

韩灏坐在沙发上愣了愣,然后不自觉的抬手抚上了周浩的脸。周浩也是一愣,然而下一秒,他就变成了惊讶,因为韩灏吻上了他的嘴唇。

 
 

不过也只是惊讶了一瞬,随后,他便开始张口去迎合韩灏。

 
 

一吻结束,周浩有些微喘,韩灏则有一秒钟的慌乱,不过也只是一秒钟,随后,他便移开了视线,一边扣着衬衫扣子,一边道了一句,“对不起……”

 
 

周浩愣了几秒,然后一把握住了韩灏正扣着衬衫的手,“韩灏……”

 
 

韩灏不解的看向周浩,等待着他的下文。

 
 

“我喜欢你……”

 
 

韩灏眼里一瞬间闪过了什么,随后他淡淡道,“然后呢?”

 
 

“我想……和你在一起!”说完,周浩忐忑的看着韩灏。如果没有那个吻,也许他根本无法鼓起勇气告白。

 
 

周浩自己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有些面瘫而又固执的家伙的,可能是在和韩灏一起过新年的那个晚上,也可能是在韩灏为他挡钢管的那一刻,更可能是在韩灏刚刚吻他的那一瞬间。

 
 

但或许,有些事,早在最开始见面的时候,便已经注定了。

 
 

回答周浩的,是韩灏落在他唇上的热吻,和韩灏不顾一切将他按在沙发上撕扯他衣物的热情。

 
 

如此,两人便是确立了关系,一个星期后,两人顺理成章的同居在了一起。

 
 

同居后的日子,两人过的像是蜜里调油一般甜腻。

 
 

每天早上两人一起起床,做早饭,上班,查案,下班,然后隔三差五的,再做点爱做的事。沙发,浴室,阳台,厨房,到处都有他们欢愉过的痕迹。(我觉得这儿其实可以有一大段肉的说)

 
 

某日中午。吃过午饭,周浩晃着晃着又晃去了一队的办公室。

 
 

穆剑云坐在办公桌后,抬眼望向门口,道,“哟,周队长又来了?不过不巧,我们队长被丁局叫去了!要不你等会儿再来?”

 
 

周浩早就在一队这儿混熟了,所以也不客气,当下走进去拉了把椅子坐下问道,“丁局找他干嘛?又有案子?”

 
 

一旁的梁音咬着棒棒糖玩儿着游戏接话道,“这我们可不知道,等会儿他回来了你自己问吧!”

 
 

正说着,韩灏就进了门。周浩转头看到他回来了,便问道,“丁局找你什么事啊???”

 
 

韩灏淡淡的看了周浩一眼,道,“没什么!”

 
 

周浩从韩灏淡淡的表情里也看不出个所以然,索性撇了撇嘴,“哦”了一句便出了一队的门回二队去了!

 
 

隔日两人都轮休。周浩一大早醒来就闻到外面厨房飘来一股香味。他揉了揉眼,从床上坐起。掀开被子刚准备下床,就看到床脚有一个钱包。

 
 

周浩知道那是韩灏的钱包。他捡起来顺手打开翻了翻,结果却意料之外的翻到了一张照片。

 
 

将照片拿出来,看到上面人像的一瞬间,周浩有些发蒙。照片上的人 好像也是个警察,穿着警服,带着警帽,对着镜头笑的十分开心。而值得震惊的是他的容貌,简直和周浩年轻时一模一样。但周浩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他。他想,他应该找到韩灏曾提议让他剃胡子的原因了。

 
 

周浩大脑当机了好久,他不知道照片上的人是谁,但看样子对韩灏很重要,否则,也不会放在钱包里随身带着。

 
 

他正在犹豫着要不要问问韩灏,韩灏的脚步声就在客厅里响了起来,听声音应该是朝卧室走来的。来不及思考,周浩赶紧将照片放回了钱包里,然后又将钱包扔地上,装作刚起床的样子下了床。

 
 

吃过早饭,韩灏说有事要出去,周浩也没问什么事,只点头应了声,然后韩灏便出了门。

 
 

等韩灏一出门,周浩便迅速穿了件外套跟了上去。在看到韩灏进了电梯后,周浩就走逃生楼梯跟着下了楼。别问为什么走楼梯,因为走电梯说不定到1楼的时候会碰个正着。

 
 

周浩一直跟在韩灏身后不近不远的地方,可能今天韩灏有心事,警惕性放低了,所以一直都没察觉。

 
 

周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心血来潮的跟踪韩灏,他只是直觉自己今天也许会发现点什么韩灏的秘密。

 
 

一直跟到郊区的墓园,周浩一阵疑惑,但还是在距离韩灏很远的地方下了车,悄悄跟了上去。

 
 

周浩隐在一棵小松后头,看着韩灏提着一打酒停在了一座墓前。由于隔得太远,周浩根本听不清韩灏在说些什么。

 
 

韩灏在那座墓前待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才起身往墓园外走。周浩等韩灏走的没影了后,才从小松树后头走出来,来到了刚才韩灏站的地方。

 
 

墓碑上贴的黑白照片里的人,就是韩灏钱包里相片上的那个人。要不是周浩爸妈死的早,他还真想问问他爸妈他是不是还有一个遗落在外的双胞胎兄弟。

 
 

周浩回家时,已是中午时分,家里却静悄悄的,韩灏还没回家。周浩拿出电话给韩灏打了个电话,韩灏却说他在警局,丁局找他有事。

 
 

晚上,吃过晚饭,周浩洗完澡,又玩儿了会儿游戏,可韩灏却还没回来。周浩出了书房,来到客厅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刚想给韩灏打电话,开门锁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接着,满身酒气的韩灏东倒西歪的出现在了周浩的视野里。周浩放下手机,赶紧跑过去将韩灏扶到了沙发上,边替他脱外套边道,“你怎么喝成这样?”

 
 

韩灏靠在沙发上,半眯着眼,盯着周浩看了半晌,突然抬手摸上了周浩的脸。

 
 

周浩给韩灏脱外套的手一下就顿住了,因为他感觉到,韩灏是在透过他,看另一个人。

 
 

看着看着,韩灏突然叫了一声,“徐亮……”

 
 

周浩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可能就是那个人的名字。于是他有些愠怒的挥开了韩灏的手,吼道,“我是周浩,我不是徐亮!”

 
 

韩灏迷糊的眯了眯眼,“徐亮……对不起……对不起……”说着,韩灏居然低下头,好像是哭了。

 
 

周浩弯腰去看韩灏,韩灏却突然我抬起头看着周浩。四目相对,两人都愣了一会儿,韩灏突然起身扯住周浩的手将他拉到在了沙发上,欺身而上,开始撕扯起他的睡衣。

 
 

周浩从未见过这样的韩灏,瞬间觉得有些害怕,于是挣扎着想推开韩灏,“韩灏……你干嘛?韩灏……你放开我……”

 
 

韩灏根本不为所动,依旧一只手紧紧擒着周浩的手,一只手粗暴的扯开了周浩的衣服。

 
 

周浩在挣扎中红了眼眶,他突然明白,也许他一直就被韩灏当做发泄工具,被他当做另一个人的替身。

 
 

渐渐的,他放弃了挣扎。

 
 

韩灏看了看身下红着眼眶,眼带泪光瞪着他的人,心里泛起了一丝心疼,他停下了动作,放开了周浩的手,然后为周浩拭去了眼角的眼泪,柔声道,“别哭……”

 
 

周浩偏过头闭上了眼,不看韩灏,也不说话。

 
 

韩灏看着这样的周浩,默默的叹了口气,起身坐到了旁边,摸出烟盒,点燃了一支香烟,吞云吐雾间,他突然轻声道了一句,“你和他长的很像……”

 
 

周浩用手背盖住了双眼,许久后,他道,“谁?徐亮吗?”

 
 

韩灏从衣兜里拿出钱包,掏出了里面的照片,拿在手里摸了摸,“嗯。”

 
 

“能……和我说说他的故事吗?” 周浩平复了下情绪,突然来了好奇心。他很想知道 这个让韩灏放在心里,念念不忘的人 到底和韩灏有过什么样的故事。

 
 

韩灏顿了顿,也不避讳,缓缓道,“我和他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我们俩都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从小到大我们一直形影不离。高中毕业时,他说他想上警校,我就和他填了同一所学校,大学四年我们一直在一起。直到毕业的那年,学校突然秘密的给了我个任务,让我去一个贩毒集团做卧底,我当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说到这儿,韩灏停顿了一下,捂着脸,声音有些颤抖,“我好后悔,如果当初我没接这个任务,也许他就不会死了!每当晚上一闭上眼,脑子里就全是他死时的画面……”

 
 

周浩睁开了眼,看向韩灏,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他是怎么死的?”

 
 

韩灏喉结动了动,接着平复了一下情绪继续道,“我在那个集团里卧底了两年,救过那老板两次,他很信任我。于是我很轻易的就拿到了集团的犯罪证据,将他交给了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察。没过多久,这个集团就被警察连锅端了,我功成身退,恢复了警员身份,调去了小徐所在的分局。只是我怎么都没想到,居然会有漏网之鱼,来报复我……小徐……他为我……挡了两枪……”说到最后,韩灏已经不自觉的哽咽了起来。

 
 

听完故事,周浩躺在沙发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天花板,沉默了很久后,他突然出声问道,“你和我在一起,仅仅是因为我长的像他吗??你一直把我当成他的替身,是吗?”

 
 

韩灏被问的一愣,沉默了很久,不知如何开口。

 
 

周浩等了很久,也没等到想要的答案,突然勾起嘴角自嘲的笑了笑。许是累了,他闭上眼后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韩灏也是走神了许久,等他再回过头看周浩时,周浩已经蜷缩成一团睡着了。韩灏伸手摸了摸周浩的脸,随后起身回了卧室拿出来一条毛毯,为周浩盖在了身上。然后低头在他耳边轻声道了一句,“对不起,我也不知道……”

 
 

隔日,周浩醒来时,韩灏已经出门了,一低头,他发现身上盖着一条毛毯。周浩呆呆的在沙发上坐了很久,然后回了卧房,换了衣服,拿出行李箱,将自己的东西都打包装了进去。

 
 

周浩到警局时,刚好看到韩灏带着罗飞他们往楼下冲,二队的成员也在其中。

 
 

周浩随口问了一句,“你们去哪儿?”

 
 

韩灏抬手扯过周浩的手带着他边朝楼下跑,边道了一句,“车上说。”

 
 

周浩眨了眨眼,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只能跟着韩灏的脚步跑。

 
 

被韩灏一把塞进车里时,周浩才找回了自己的思绪,向众人问道,“这是去哪儿啊?”

 
 

罗飞坐在副驾驶,转过身解释道,“去年我们两队联手查的那起凶杀案的嫌疑犯现身了。”

 
 

“他们有多少人?”

 
 

“具体不知道,大概三至五个,手里可能持有枪械。”

 
 

到达目的地,周浩下车一看,发现这是邻郊的一处烂尾楼群,四周都是废弃的烂尾楼。

 
 

二队的人守在外面,韩灏等人则拔出枪小心翼翼的朝烂尾楼里面走去,周浩跟崇越交代了几句,也赶紧拔出枪跟了上去。

 
 

烂尾楼里静悄悄的,一队的人也不知道那些嫌疑犯具体在哪个位置,只能小心翼翼的搜索着。

 
 

罗飞抬眼看了看楼上,忽然看到一个人影一闪而过,他赶紧出声提醒,“在楼上!!”

 
 

众人闻言都齐齐的朝楼上看去,随后,韩灏挥了挥手,带着众人朝楼梯走去,准备上楼。

 
 

韩灏走在前头,手里紧紧捏着枪,眼睛盯着楼上,身体靠着墙,一步一步慢慢的跨上了阶梯。罗飞走在韩灏后头,也是一脸戒备,而周浩则走在最后。

 
 

在全部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楼上时,楼梯下的夹角里却突然跑出来一个脸上有一道刀疤的人,一把擒住了还没来得及跨上楼梯的周浩的脖子顺带打掉了他手里的枪。

 
 

这一系列动作只发生在一瞬间,等韩灏等人回过头时,嫌疑犯的枪已经抵上了周浩的脑袋。

 
 

韩灏瞳孔一缩,调转枪头指向了那个用枪抵着周浩脑袋的人,叫嚣道,“放开他。”

 
 

刀疤男带着周浩往后退了退,然后轻蔑的笑道,“放开他?放开他我怎么出去,嗯?”说着,用手枪用力的戳了戳周浩的太阳穴。

 
 

韩灏两步从楼梯上跨了下来,凶狠的瞪着刀疤男,“我警告你放了他。”

 
 

刀疤男咧着嘴笑了笑,突然枪口朝下在周浩腿上开了一枪,周浩惨叫了一声,瞬间疼的冷汗直冒。刀疤男很满意周浩表现,朝韩灏他们道,“站那,把枪放下,让我们出去,否则,下一枪我嘣的就是他的脑袋。大不了,临死前拉个垫背的!”

 
 

韩灏看着周浩疼的脸都白了,心里一阵发闷,也不再敢轻举妄动,“你想怎么样?”

 
 

刀疤男抬头往楼上看了一眼,道,“你们站到一边,让我楼上的兄弟下来,然后去给我开一辆车过来。”

 
 

韩灏咬了咬牙,招了招手,示意罗飞等人从楼梯上下来,给楼上的人让道。

 
 

随后楼上下来三个男人,但只有一个人手里有一把手枪,其他两个拿的都是匕首。等那三个男人全部都退到了刀疤男身后后,韩灏又给外围的崇越打了个电话,让他开一辆车进来。

 
 

等车开进来后,崇越从车上下来,看到自家队长被人用枪抵着,而且还受了伤, 他也急了。两步跑进了楼里,拿出手枪指着刀疤男。

 
 

刀疤男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只管挟持着周浩往停车的地方退。

 
 

快要退到车门前的时候,周浩可能是走不动了,一下子跪了下去,韩灏眼疾手快抓准机会朝着刀疤男开了一枪,可惜刀疤男反应也极快,在韩灏打出的子弹射中他的一瞬间,他手里的枪也对准周浩的左肩胛骨处射出了一枚子弹。

 
 

罗飞同时也极快反应过来打掉了另外一个嫌疑犯手里的枪,然后迅速跑了上去制服住了他。

 
 

韩灏看着周浩慢慢的朝前,扑倒在了地上,他瞬间呼吸一滞,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在心里蔓延开。

 
 

“周浩!!!”

 
 

韩灏惊叫着,冲到了周浩的身旁,将他从地上扶起来,靠到了自己怀里,“周浩……周浩……”他颤抖着声线,叫着周浩的名字。

 
 

怀里的人慢慢的睁开了一点眼皮,原本炯炯有神的双眼此刻却渐渐失去了聚焦,嘴巴一张一合,断断续续的道,“如果……我……我死了……你……会不会……也……记我一辈子……”

 
 

韩灏一手捂着周浩背上不停冒血的伤口,一手不停的抚摸着周浩的脸,“不,你不会死的,别说胡话。”随即,又转向罗飞的方向吼道,“快,叫救护车!!!叫救护车!!快啊!!!”

 
 

周浩艰难的勾了勾嘴角,“韩灏……我是……真的……爱你……即使……你……心里……从来……没有我……”说完这句话,周浩大概是用光了力气,歪过头,慢慢闭上了眼睛。

 
 

“周浩……周浩……你坚持住!!别睡,别睡!!”说完,韩灏起身打开一旁停的警车车门,抱起周浩塞了进去,然后自己坐进了驾驶座,调转车头绝尘而去。

 
 

车子刚开上国道,救护车就出现了,韩灏赶紧下了车,招停了救护车后把周浩转移了上去。

 
 

到了医院,周浩立刻被推进了手术室,韩灏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眼睛紧紧的盯着手术室的大门。

 
 

不一会儿,一个护士从里面跑了出来,对韩灏道,“病人急需A型血,但我们医院血库暂时没有这种血型了,请问,你是什么血型的?”

 
 

韩灏愣了愣,才答道,“我……我是O型血。”

 
 

护士喜出望外,“o型血也行,你快跟我来!”

 
 

韩灏赶紧起身跟着护士来到了输液室。

 
 

看着自己的血从身体里流进血浆袋,韩灏张了张嘴,向身边的护士问道,“我朋友怎么样了?”

 
 

护士回答道,“他失血量很大,而且子弹卡进了骨缝里,不太好取出。不过幸好送来的早,还有时间。”

 
 

“那……那你在我这儿多抽点血给他输进去吧……”

 
 

“这怎么行,我们医院是有限定输血量的!”

 
 

“我没事,你尽量多抽点吧,只要能救他!”

 
 

护士无奈的摇了摇头。

 
 

过了不久,输完血,护士取了针头,对韩灏嘱咐道,“你刚输完血,如果觉得晕的话,就在这儿躺会儿。”

 
 

韩灏用手按着棉花棒,从床上坐起,一边下床一边道,“我没事……”结果话还没说完,他差点一头栽了下去。

 
 

护士赶紧扶了他一把,“你快回床上躺会儿吧!看你黑眼圈那么重,这两天肯定没休息好吧!你又输了那么多血,还是在床上躺会儿吧。”

 
 

韩灏甩了甩头,坐回了床上。经护士这么一说,他才想起来昨晚他的确一宿没睡,睁着眼睛一直到天亮,怪不得头会那么晕。

 
 

在护士的建议下,最终韩灏还是躺回了床上,只是躺着躺着,他不知道怎么的就睡着了。

 
 

睡着后的韩灏梦到了很多年前的事。

 
 

梦境的最开始,是韩灏和徐亮在孤儿院的日子。接着,画面变成了他们在大学篮球场上打篮球的场景。

 
 

当韩灏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着当初美好的画面看的正起劲的时候,画面突然又转变成了徐亮中枪那刻的场景。韩灏吓得往后退了两步,然后他看着徐亮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看着那时的自己抱着徐亮痛苦流泪,不能自已。

 
 

韩灏突然觉得面前的一切似乎离自己好远好远,远到像是上个世纪发生的事,远到,再次见到这个场景,他居然没了当初的感觉。

 
 

正当韩灏发愣时,画面又变了。周浩咧着嘴,站在警局的走廊里对他笑的一脸得意。

 
 

韩灏愣了愣,也忍不住弯了弯嘴角,跟着他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他不由自主的朝周浩走了过去,可周浩却往后退了两步,然后转身跑了起来。

 
 

韩灏急了,加快了脚下的速度,想追上周浩。就在他快要追上的时候,周浩却突然不见了,四周变得一片漆黑。

 
 

韩灏停下脚步,在原地转了个圈,四周没有一点光亮,他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过了不久,画面又变了,变成了今天去的那处烂尾楼。

 
 

韩灏慢慢的转过头,发现周浩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对他露出两颗标志性兔牙,笑的见牙不见眼。

 
 

韩灏刚想走过去,突然一声枪声响起,只见周浩胸前绽放出一朵血花,然后直直的往后倒去。韩灏呼吸一滞,心悸的感觉蔓延至了全身,让他无法动弹,然后一种无名的恐惧从四周向他袭来……

 
 

“周浩!!!”

 
 

韩灏叫着周浩的名字突然从梦中惊醒,直直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坐在一旁守着他的梁音被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不明所以的看着直直的坐在病床上的韩灏。

 
 

韩灏张着嘴,快速的喘了几口气,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是是做了噩梦。

 
 

“队长,你怎么了?”梁音从椅子上坐了起来,看了看韩灏后问道。

 
 

韩灏一把抓住了梁音,紧张道,“周浩呢?周浩怎么样了?手术做完没?他有没有事?”

 
 

梁音又被突然抓住他的韩灏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手术已经做完了,二队没事,已经转到普通病房了,麻药过了就能醒!”

 
 

韩灏松了一口气,放开了梁音,问道,“我睡多久了?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睡了好几个小时了,我来了也有段时间了。”

 
 

“哦,那我去看看周浩吧。”说着,韩灏下了床。

 
 

站在周浩的病床前,韩灏抬手轻柔的摸了摸周浩的脸。

 
 

“你和他确实很像,但我从来没把你当做过他,你不是谁的替身,你只是周浩。”

 
 

说完,韩灏盯着周浩想着些什么,有些出神。

 
 

梁音则在一旁接了个电话,“喂,嗯,醒了,啊好,马上来。”

 
 

挂了电话,梁音见韩灏还没回过神,便走过去叫了叫他,“头儿!头儿!罗飞打电话说有案子了!”

 
 

韩灏这才回过神,转头看向梁音,“在哪儿?”

 
 

“北区东街,碎尸案。”

 
 

韩灏皱了皱眉,又转过头看了一眼周浩,才转身朝门外走。

 
 

梁音赶紧追了上去,“诶头儿你需不需要先回去换件衣服?”

 
 

韩灏边走边低头看了看自己染血的衬衣和裤子,想了想还是道了句,“不用,又不是去相亲。”

 
 

梁音抽了抽嘴角,也不再说什么。

 
 

隔天,周浩睁眼,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活着。然后他抬眼在病床边扫了一圈,却没见到那个想见的身影。

 
 

崇越坐在病床边,看到自家队长醒了,连忙欣喜道,“队长你醒了??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周浩看了崇越一会儿,从牙缝里挤出个字,“疼……”

 
 

“啊?很疼啊?要不要我叫医生啊?”说着,崇越就打算转身去叫医生。

 
 

“诶……”周浩赶紧叫住了崇越。

 
 

崇越回过身,“怎么了?”

 
 

周浩瞪了一眼崇越,“你把医生叫来了我不还是一样疼?有用吗?你还是先给我倒杯水吧,我渴!”

 
 

“哦哦哦!!”崇越一边连声答着一边给周浩倒水。

 
 

周浩动了动,然后龇牙咧嘴的嘟囔着,“哎哟我去,这嫌犯打哪儿不好,偏偏打我背上,搞得我睡觉都睡不好!”

 
 

崇越一边给周浩喂水,一边道,“医生说这一枪幸好是打在背上的,这要是打在前面,我们现在已经在给你开追悼会了!”

 
 

周浩边喝水边瞪着崇越,要不是他一只手吊着水,一只手疼的动不了,他可真想抬手给崇越来一下。

 
 

而另一边,韩灏正在因为碎尸案件苦恼不已,完全分不出心来去想医院里的周浩。

 
 

接下来的几天,韩灏也一直抽不出空去看周浩,只是打了几个电话问了几句。

 
 

直到一个星期后,韩灏才暂时放下了那个案子,去医院看了看周浩。

 
 

周浩恢复的很好,不过还是不能下床走动。天天待在床上,无聊的快发霉了,由于住的是单间,也没个人能和他聊聊天。

 
 

韩灏到了医院,找了把轮椅,推着周浩去了医院花园里走了走,晒了晒太阳,直到吃过午饭,才回到警局。

 
 

过了没几天,邻市居然也出了同样的案子,两起案子,凶手杀人的手法和碎尸的手法一样,所以两边的案件负责人都觉得这两起案件可能是同一凶手所为。于是,丁局让韩灏出差去邻市联合讨论这个案子。

 
 

一个月后。

 
 

韩灏终于和邻市负责这个案件的人一起把这个案子给破了。

 
 

案子破了后,剩下抓人的事韩灏交给了邻市的人,而他自己则马上开车回了B市。到达B市时,已经到了华灯初上时分,韩灏本来还打算先去医院看看周浩,可是他已经好几晚没休息好了,于是,他还是先回了家,准备明天再去医院。

 
 

结果隔日等他醒来时,已临近中午时分,他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刚出卧室,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韩灏边想着会是谁,边走到了门口。打开门看清来人的瞬间,韩灏有些惊讶。“你怎么出院了?”

 
 

周浩似乎不太高兴,面无表情的道了句,“医院太无聊,我好的也差不多了。”

 
 

“我还说收拾好了去医院看你呢,现在看来不用了,进来吧。”说着,站在一旁让周浩进门。

 
 

周浩进门后直奔卧房而去,韩灏本来还奇怪,不过在看到周浩拉着行李箱出来后,韩灏瞬间就明白了。

 
 

周浩拉着行李箱从卧房里出来,对着韩灏道了一句,“韩灏,我先走了。”然后就转身准备走。

 
 

韩灏赶紧挡在了周浩面前,“你去哪儿啊?”

 
 

“回家。”周浩低着头,闷闷的答着。

 
 

“回什么家?这儿不就是你家吗?”

 
 

“这不是我家,这是你家。”

 
 

韩灏盯着周浩看了一会儿,轻轻的抱住了他,一字一顿的道,“我家,就是你家。”

 
 

周浩顿了顿,然后用力推开了韩灏,“够了,韩灏,我不是徐亮,我也不想当他的替身。你爱的从来都不是我,你对我的好全都是因为另一个人, 我没法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再像过去一样和你在一起。我的爱,没卑微到这种程度。 ”

 
 

韩灏愣了几秒,再一次上前紧紧抱住了周浩,周浩抬手推了推,却毫无成效。

 
 

韩灏也不管周浩的推拒,自顾自的道,“我从来没把你当成过是他的替身,你是你,他是他,我分的清。上次喝醉了把你当成他我并没有别的意思,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那天是他的祭日,我不敢承认我居然真的变了心意,我觉得我有些对不起他,所以把你当成了他,想跟他道歉。但脱你衣服的时候,其实我已经清醒了,我知道你是周浩。”

 
 

“也许,最开始,不了解你的时候,我的确透过你看到了他,可是后来渐渐的,我透过你看到他的次数越来越少,想起他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和你在一起后,我也想过我到底是不是因为你长得像他所以才和你在一起的,可是想了很多次,我还是想不通。”

 
 

“你受伤后,我做了个梦,事后我想了很多遍,我终于想通,想明白了。也许我心里堆积的对徐亮的感情只不过是从小长大的兄弟情和愧疚感,而我对你,是爱情。我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爱你,我想拥有你,想睡你,想陪在你左右。你受伤倒下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里有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我害怕失去你,这种感觉,和徐亮死去的时候很像,却也不像。我说不出来到底哪里不一样,我只知道,我不能失去你。”

 
 

“周浩,我爱你,只爱你。”

 
 

韩灏的肩膀,此时已经被周浩的泪水湿了一大部分,周浩哽咽着小声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韩灏放开了周浩,抬手给他擦掉了脸上的眼泪,笑道,“实在不信,要不你去整容,换张脸,看我是不是还这么爱你。”

 
 

周浩瞪了韩灏一眼,梗着脖子道,“我犯得着吗?”

 
 

“是啊,犯不着!所以你还是选择相信我吧!时间会证明我的真心的!”

 
 

周浩偏过头,抿了抿嘴。

 
 

韩灏双手捧住周浩的脸,迫使周浩将脸转回去面对着他,然后道,“怎么老爱哭啊?我给你治治这毛病……”说完,吻上了周浩的嘴唇。

 
 

周浩愣了愣,张开嘴迎合了他,并没有再推拒。

 
 

此时,窗外阳光明媚,正如他们此刻的爱情,明朗又温暖。

 
 

————————————end————————————

 
 

一篇十分仓促的文。。。不得已的开头,仓促的结尾。

 
 

【写完我真的松了一大口气,虽然写的并不好,结尾的太仓促,但我至少写完了!!其实写到中间部分的时候,我真的写不下去了,也有想过要不然放弃算了。可是随后想想,半途而废会留下遗憾,而且小拓也尽心尽力的帮我,所以我还是删除了一些东西,继续咬牙写了下去。虽然写的不算好,但我至少写到了最后,我满足了】

 
 

再啰嗦几句:

 
 

【首先,感谢小拓提供的一系列梗,和默默的支持!!我写这文的时候脑子里简直一片空白,没一点思路,多亏了小拓不厌其烦的为我出谋划策。很感谢!!

 
 

其次,小拓跟我叨了几天的鬼畜攻我最终还是没能写出来。。。

 
 

最后,虽然想梗好玩儿,但写起来真的好累,特别是外来梗,我一点思路都没有,,,为了把剧情衔接起来,我觉得我脑细胞都快死完了,所以啊,脑洞开容易,实践需考虑】

 

评论 ( 10 )
热度 ( 30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