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瓶邪是朱砂痣。团孟是白月光。另外还有双队,陆花,楼诚,吏青,等等等等……
喜欢挖坑,但不咋爱填。
三分钟热度,外加渣烂文笔。
常年投身冷cp,也爱自割大腿肉。
如果一时喜欢,可以点个关注,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在别的cp那遇见。

【同人中的同人】如果没有遇见你(一)

这是一个悲哀的炮灰,可我愿意给他一个主角的身份,给他一个爱他的人。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归宿,有一场幸福。

 

食用须知:

警告警告警告!!!本文不是主双队的文!

请注意!请注意!请注意!

本文主cp  韩朗x陆仁  (双队同人文《红白玫瑰》中原创炮灰角色)

本文副cp  韩灏x周浩  

本文乃双队同人短篇《红白玫瑰》衍生产物,主角乃其中龙套角色。另,本文有灵魂摆渡人这一职业出现。

写此文目的本就是为了自娱自乐,我虽然打了双队的tag,但其实双队乃配角,戏份特别少特别少特别少……不喜勿喷,不喜勿入,谢谢合作。

嗯,你们也不用去想我写此文的意义何在,因为本来就没意义,只因为我喜欢。

最后,特别鸣谢 @枫小拓 ,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他的一半,感谢他辛苦写出的大纲。

小拓,这文可能和你想象中的有些出入,你可要挺住……


四万字的短篇,结尾有些仓促,两人的感情变化处理的也不是很细致,你们将就着看吧!

 

以下正文: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不会知道爱一个人会如此痛苦。

 

微光乍起,东方一轮尚且混沌的光团缓缓升起,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开始增多,鸣笛四起,城市苏醒,新的一天,开始到来。

 

上午十时许,某某路旁站着两个蓄着胡子的男人,两人脚边各放着一个行李箱。不一会儿,一辆出租车驶来,两人招停出租车,放好行李,坐上后座。

“师傅,去机场。”其中一个穿着白体恤手里抱着件外套的男人一坐上车便说道。

“周浩,快把外套穿上。”另一个人坐上车后对旁边的人道。

“这都出太阳了,穿上等会儿会热的。”

“这两天的天气忽冷忽热的,你前两天感冒还没好呢。快穿上。”

“感冒了正好,让你天天侍候我。”

“你不感冒我不也天天侍候你么?”

“你哪儿天天侍候我了?”周浩转头疑惑的看着旁边的韩灏。

韩灏勾了勾嘴角,笑了笑,凑到周浩耳边说了一句什么,随后便看到周浩红着脸瞪了韩灏一眼,然后飞快的转过头看着窗外。

韩灏看着周浩红透的耳尖,心情十分愉悦,然后拿过周浩手里的外套,轻轻披在了周浩的背上。

而前面驾驶座上本来时不时偷看着后座的某司机则忍不住默默的压低了帽檐,不再去看后面的两人,开始专心开车。

 

到达机场,韩灏首先下车取了行李,周浩付了钱下车后,行李已经取好了。

韩灏一边推着两人的行李箱,一边嘱咐周浩把披在身上的外套穿好。

驾驶座上的人看着渐渐走远的周浩和韩灏,慢慢取下了头上的黑色棒球帽,露出了一张和韩灏几乎一样却又比他更为年轻的脸。

 

韩朗取下棒球帽后就转头看向了后座。从疑惑不解到归于平淡只用了一秒钟。

他看着空空如也的后座问了一句,“喂,小孩儿,你哪儿来的啊?叫什么名字?一直跟着周浩他们想干嘛?”

如果此时有人从车窗前走过看到他这一举动的话,必定会认为他脑子有问题,居然对着一个空空如也的座位说话。但只有韩朗知道,其实此刻后座上确实是坐着十八九岁相貌不错的清瘦少年,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坐着个样貌十八九岁的鬼魂。

那鬼魂是跟着韩灏他们上车的,韩灏他们下车后,鬼魂本来也想跟着下车,怎奈这车虽然是停在背阳面的,但他一下车就会被太阳灼烧到,所以只能呆在车上不甘的目送着韩灏他们走远。

听到声音,鬼魂惊讶又疑惑的将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转头却又对上了一张熟悉的脸。

下意识的,他便叫出了一个名字,“韩灏……”叫完后,他才突然意识到不对,眼前这人看着才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而且他刚目送着韩灏他们走远,这人怎么可能是韩灏。

韩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什么眼神啊?我明明看起来就比他年轻比他帅好么?最重要的是,我没蓄胡子啊好么?”

鬼魂也愣了一下,随后眼神颇为复杂的看了韩朗一眼,“那你谁啊?”

“我叫韩朗。”说完,韩朗又盯着鬼魂道,“我已经说了,现在该你说了吧?”

鬼魂冷哼一声,“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我的名字?”

韩朗微微一笑,眼里却一片冰冷,“就凭我马上要把你带走。”

“你凭什么带走我?你有那个能耐吗?”

“就凭你是鬼,而我是鬼差。至于有没有那个能耐……”韩朗说着,嘴角突然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让人不寒而栗。

那鬼魂突然觉得面前的人十分可怕,刚想逃,却被韩朗捉住了手腕,无法动弹。

韩朗阴森森的开口道,“怎么?想走?想去哪儿啊?”

鬼魂皱了皱眉,试图挣脱韩朗的钳制,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忽的他灵机一动,一口咬上了韩朗的手臂。

韩朗吃痛,缩回了手骂道,“你属狗的啊?”

鬼魂见时机到了,刚想逃走,韩朗却不知何时掏出了个小葫芦,对着鬼魂念了一句什么,那鬼魂一下子就被吸进了葫芦里。

韩朗将葫芦口盖上,随后使劲摇晃了几下葫芦,得意的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还敢咬我,好好在里面享受享受吧。”说罢,他把葫芦放回衣兜里,开着车绝尘而去。

 

到达冥界,韩朗将葫芦里的鬼魂放出来,那鬼魂放出来的一瞬间由于腿脚不稳,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韩朗不削的冷哼了一声,上前两步将他从地上提溜了起来,“怎样?里面好玩儿吗?”

鬼魂恨恨的瞪着韩朗,却是连动手的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这样干瞪着眼来抒发他此时的怒气。

韩朗不以为意,调笑道,“小心眼珠子瞪出来了哟!”

过了片刻,韩朗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道,“喂,小孩儿,你在哪儿死的?”

鬼魂瞪了韩朗一眼,“别叫我小孩儿,你看着也没比我大多少。”

韩朗嗤笑一声,“我可比你大得多……别转移话题,问你话呢,赶紧说,这可关系到你的下辈子。你要不说信不信我让你下辈子做只苍蝇。”

鬼魂闻言,眼里闪过一丝不悦,最后却还是动了动嘴唇,说出了他死亡的地点。

“算你运气好,那片不归我管。”说完,韩朗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说了两句。

不久后,韩朗带着这个鬼魂来到了往生殿门前,将他交给了另一个鬼差后便调头走了。走之前,他还看见那鬼混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过对于韩朗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威慑力。

 

隔天,韩朗正在家中补觉,却被他的上级老大突然召唤。韩朗一边抱怨一边揉着眼睛起床去了冥界。

其实冥界的管理规格和阳间也差不多,各个省市区域都分别指定了特殊的管理人来管理各区域的摆渡人。灵魂摆渡人上面是市级管理人,再上面是省级管理人,在上面就是冥王了。不过他们的阶级观念却并没有人间的强,之所以设立管理者,也不过是为了解决一些摆渡人所解决不了的突发状况和方便向冥王汇报情况而已。

 

到达灵魂摆渡人高级管理者的办公区域事时,韩朗都还迷迷糊糊的半眯着眼睛,一路哈欠连天的朝他家老大白岩的办公室走去。

一进办公室,韩朗便看到自家老大正优哉游哉的坐在沙发上喝着小酒。他一脸怨念的朝沙发栽去的同时抱怨道,“老大,大早上的你叫我干什么啊?我刚睡下!”

白岩放下手里的酒杯,斜眼看了韩朗一眼,“你不是一直说你一个人忙不过来,想要一个助手吗?我给你找了一个,你看看怎么样?”

“啊?在哪儿啊,我看看!”韩朗眼都没睁一下,依旧扑在沙发上,软软的道。

白岩看了韩朗一眼,然后朝外间喊了一句,随后,便有一个长相清秀的小男生走了进来。

韩朗听到动静,勉强睁开了一只眼,瞟了瞟来人。可这一看,他就不免愣了愣,这不是他昨天带回来那个人吗?

白岩看到韩朗愣愣的模样忍不住出声询问道“怎么样,我对你好吧?”

韩朗从沙发上坐起身,对着白岩干笑了两声,“呵呵……能不能换一个?”

白岩疑惑的看了韩朗一眼,“怎么?有什么不满意的?”

韩朗抿了抿嘴,“不是不满意,只是……”

“不是不满意那就是满意咯?哎呀行了行了,既然满意那就领走吧,他实习期就归你带了。”白岩还没等韩朗说完,就急忙打断了他的话。

韩朗抽了抽嘴角,顿了一会儿道,“其实你就是想让我带这个新人,是吧?”

白岩眨了眨眼睛,“哎呦,带一下又不会怎样,我看好你才让你带的好吧?”

韩朗忍不住对白岩翻了个白眼,不再和他说话。

“行了,别不高兴了,赶紧把人带回去吧,我还有其他事要处理呢!”

事到如今,韩朗虽然不太愿意,也没办法再继续推辞,只好起身带着陆仁走了。

 

出门走了一段后韩朗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向身后的人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被老大看中,但既然老大让我带你,我就得带好你,先说说,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停下脚步,偏过头看向了别处,看样子好像并不太愿意搭理韩朗。

韩朗挑了挑眉,随后无所谓的道,“不愿意说啊?那我还是叫你小孩儿吧,顺口。”说完,他刚想转过身继续走,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温软却不温柔的声音,“我叫陆仁。”

韩朗勾了勾嘴角,随即又转过身,抬手搭上了陆仁的肩,“你还是告诉我了。”

陆仁看着那只搭上他肩膀的手,皱了皱眉,刚想躲开,却突然感觉眼前一花,再抬头时,他就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冥界而是在一栋陌生的房子里了。

韩朗放开陆仁的肩膀,朝一侧的沙发走去,“这是我家,以后你就和我住一起。

陆仁并不惊讶于这瞬移的招数,反而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这栋三层别墅,并且四处看了看。等参观熟悉完屋子,陆仁向韩朗问道,“我房间在哪儿?”

韩朗拿起茶几上的苹果咬了一口后对他道,“先别关心房间问题了,我一晚上没吃东西,现在饿死了,你先去给我做点吃的!”

陆仁皱了皱眉,明显不满道,“为什么要我去,你自己没长手吗?”

“你是我助手,你不做饭谁做饭?”

陆仁白了韩朗一眼,“我是助手又不是保姆。”

韩朗愣了一下,随后斜眼盯着陆仁,眯了眯眼,冷声道,“你到底去不去?”

陆仁突然觉得后背升起一阵凉气,他暗自吞了吞口水,答道“我不会。”

韩朗忍不住扶额,“那你给我炒个蛋炒饭总会吧?”

陆仁干巴巴的吐出两个字,“不会。”

韩朗颇为无奈,你说一个小男生不会做些有技术含量的菜我可以理解,但是连个最简单的蛋炒饭都不会,是不是就有点过分了。“你连个蛋炒饭都不会,你还会干嘛?我还要你这个助手干嘛?”

陆仁反驳道,“如果你找助手只是为了能给你做饭,那你干嘛不直接请个保姆或者厨师?”

韩朗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我自己做自己吃。”说着,起身朝厨房走去。

 

厨房里,韩朗从冰箱里翻出几颗蛋,和一碗剩米饭,打算做点蛋炒饭。韩朗一边打着蛋,一边暗自想着陆仁居然连个蛋炒饭都不会,而且看那双细皮嫩肉的手,生前应该是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吧。

本着将来也许要相处很长一段时间的原则,韩朗觉得他还是应该翻翻陆仁生前的档案。

拿出手机,查了查陆仁生前的资料,但能查到的资料很少,都是些简单到不行的基本资料。

 

姓名:陆仁

年龄:十九

身份:黑帮头目的弟弟

死因:枪杀

详细死因:因绑架一名名叫周浩的警察,被一名名叫韩灏的警察枪杀。

备注:有心脏病,如不生意外,将于xx年x月x日因病死亡。

 

韩朗看着详细死因那一栏皱了皱眉,嘟囔道,“这小孩儿细皮嫩肉的,看着智商也不高,居然还玩儿绑架。果然是生活环境造就未来性格啊,小小年纪不学好,有心脏病也不老实。年少冲动,才十九岁,啧,真是可惜了……”韩朗知道了陆仁身前绑架周浩这件事,心里对外面那青年本来还有一点的好感现在也没了。

 

十分钟后,韩朗端着一碟蛋炒饭回到了客。

陆仁看着蛋炒饭皱了皱眉,“就吃这个啊?”

韩朗挖了一勺蛋炒饭一边往嘴里塞,一边不耐道,“又不是给你吃的,你嫌弃什么啊?想吃什么就自己做去,不会就闭上嘴老实呆着,别在这儿给我添堵。”也许是因为知道了眼前的人身前曾绑架过周浩(虽然什么都没做),所以语气也不自觉的和之前不同了。

陆仁抿了抿嘴,顿了顿之后问道,“我房间在哪儿?”

韩朗嚼吧嚼吧嘴里的饭,道了一句,“二楼左边那间就是。”

 

 

回到房间,陆仁就像被突然卸去了全身的力量一般,软软的倒在了床上。片刻后,他抬手扯下了颈间的项链。打开项链的吊坠,里面镶着一张他和他哥哥的合照。

以前的他经常会觉得哥哥不关心他,因为哥哥的眼里似乎只有事业,两人经常好久好久都见不到一次。渐渐地,两人中间似乎也生出了一层看不见的隔阂。

但现在细细想来想来,他哥哥却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他,最在乎他的人。那时候之所以会进入帮会,会这么忙,不也正是为了他吗?

他真的对不起哥哥太多,欠哥哥的太多。

连在哥哥生命结束的前一刻他都还宁可信一个身份可疑的外人,也不肯信护了自己十多年的哥哥,最后使哥哥死在了那人的手上。

最后,甚至连他自己也死在了这个人手上。

恨吗?当然恨。

恨到想杀了他,却又始终下不了手。

 

如今想来,他这辈子最不该的一件事,就是遇到了韩灏,还把他带回了哥哥身边。

 

 

次日清晨,韩朗揉着眼,一打开房门便听到厨房传来一些声音。他愣了愣,混沌的大脑两秒后清醒过来,回房抄起自己的匕首就朝楼下走。

你大爷的,偷东西偷到爷家里来了!

以为是家里进了贼的韩朗悄悄走到了厨房门口,当他伸长脖子往里面看了一眼后,却发现里面只有陆仁一人拴着围裙似乎在做什么吃的。

韩朗松了一口气,随后挑了挑眉走到了陆仁背后,“哟,小少爷做什么呢?正想着怎么烧我家厨房呢?”

陆仁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随后转过头看清是韩朗之后他气的扬起手里的锅铲给了韩朗一铲子,可惜被韩朗给躲了过去。

韩朗看了一眼旁边盘子里卖相十分难看的鸡蛋道,“这什么玩意儿?这不会是你做的早餐吧?”

“关你什么事,一边儿去。”

韩朗嘲笑般哼了一声,从冰箱里拿出一袋吐司,掏出两片就这样往嘴里塞。一旁的陆仁瞟了他一眼,递给他一杯温过的牛奶。

韩朗看了看递过来的牛奶,又看了看递牛奶的人,问道,“你没放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在里面吧?”

陆仁瞪了韩朗一眼,又把牛奶拿了回去,“不要算了,最好噎死你。”

韩朗不以为意,又吞了两块吐司,然后,真的噎住了……

陆仁看着韩朗狂拍胸的模样笑了笑,然后递上了刚刚那杯牛奶。

韩朗接过猛喝了两口……

“噗!!!”牛奶又被尽数喷出。

陆仁扯起一抹恶劣的笑容,“味道怎么样?”

韩朗赶紧喝了一口自来水漱了漱口,然后回头怒视着陆仁,“你在牛奶里放了盐。”

陆仁淡淡回到,“第一次递给你的时候我可真的什么都没放,谁让你好心当作驴肝肺……”

韩朗瞪了陆仁一眼,自己重倒了一杯牛奶,然后顺手拿起吐司去了客厅。



【本文一共四万六千余字,已完结。每日定时上传一章。

我写了半个月才写完这四万多字。可是写完后有一瞬间我真的不想发上来了。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




评论 ( 37 )
热度 ( 1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