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同人中的同人】如果没有遇见你

 (二)

十分钟后,陆仁从厨房出来,来到了韩朗面前。韩朗挑眉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有事儿?”

陆仁抿了抿嘴,有些别扭的开口道,“借我点钱。”

韩朗愣了愣,“你借钱干嘛?”

“买衣服。”

韩朗冷哼一声,“我为什么要借你?”

陆仁皱了皱眉,“我会还你的。”

韩朗喝完最后一口牛奶,慢条斯理的道,“还?你拿什么还?人间的钱可不好赚。” 

“不借算了。”说完,陆仁转身朝楼上走去。

 

傍晚,陆仁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韩朗要出门,便多嘴问了一句,“你要去哪儿?”

韩朗瞟了他一眼,“废话,当然是去上班了,你以为我像你似的,什么都不会,整天无所事事。”说话间,韩朗已然走到了门口。打开门,刚准备出去,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回过头对陆仁道,“对了,昨天我们这片死了两个人,我忘了去收魂儿了,等会儿天黑了你出门转转,帮我把他们带回冥界。”

陆仁不爽的皱皱眉,“你不说你出门上班吗?难道不是去干这个?”

韩朗白了陆仁一眼,“我要是光靠这个,我拿什么吃饭啊?你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在人间,是需要用人民币的。”说完这句话,韩朗也不再理会陆仁,抬脚就朝门外走。

陆仁呆呆的看着窗外渐渐黑下来的天,幽幽的叹了口气。

 

夜晚十时许,陆仁无意间看到窗外的路灯,这才想起来韩朗走的时候交代的事。他本来不想去的,但随后想到自己现在也是个鬼差了,理应去做这些事,于是便从沙发上站起身,回房拿了白岩给的兵器出了门。

十点,除了个别的一些地方以外,一般的街道上已经很少有人溜达了。

寂静的街道上,除了晚风卷过树叶的声音外,再无其他的声音。陆仁就这样独自一人在安静的街道上溜溜达达的走了半个多小时,可惜却一个孤魂野鬼也没遇到。他暗自想着,如果再过半小时还是一无所获的话就回去了,毕竟这已经深秋了,而他身上穿的还是死前的那身衣服,这大晚上的在外面走着还是挺冷的。

就这样,陆仁裹着一件薄外套在秋风中又溜达了二十分钟后终于在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下遇到了一个周身围绕着死气满头血迹显然是被撞死的女人。

陆仁从未和魂魄打过交道,虽然现在他成了鬼差,却对这业务并不熟悉,所以第一次正面接触这魂魄,他心里还是有点害怕。更何况这魂魄还保持着死时的惨样。

陆仁吞了吞口水,暗自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这才慢慢朝那女鬼挪去。

“你好,我是管理这一片的鬼差,我现在要带你回冥界了,跟我走吧……”说话间,陆仁已经走到了那鬼魂旁边,女鬼闻言转过头直愣愣的盯着陆仁,凹陷的一侧脑袋里流出的血液和脑浆混合在一起顺着她的脸缓缓流下,简直惨不忍睹。陆仁瞬间睁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赶紧低下头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他真怕自己把晚饭给吐出来。

那魂魄突然开口道,“吓到你了?对不起……”

陆仁缓了一会儿,对女鬼摆了摆手,示意他没事。但他却仍然没有勇气抬起头直视面前的女鬼。片刻后,陆仁才从包里掏出白岩送给他的手机,询问了女鬼的信息,对着手机操作了一阵后便急忙带着魂魄回了冥界。

把鬼魂带回冥界后,陆仁并没有就此回家,而是又回了街上溜达,想着再接再厉把剩下那个也找到。

皇天不负有心人,陆仁紧接着在旧城区又找到了一个,只是新来的他并不知道这个地方其实已经不是韩朗管辖的范围了。

陆仁以为这个也很好解决,于是毫无防备的就朝着那个背对着他的鬼魂走去,只是还没靠近,那鬼便忽然出现在了陆仁眼前,腐烂的脸让陆仁一惊,他还没来得及说句话就被那鬼魂忽然出手打退了几步。

陆仁这才看清那鬼居然满身怨气缠绕,他忽然意识到了这鬼可能不是最近出现的,而且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但是眼下这情况逃是必然逃不掉的了,还没等陆仁细想,那鬼魂便又朝陆仁袭来,陆仁堪堪躲过,刚准备拔刀,那孤魂却已然近到陆仁身前,夺了他的兵器。

没有了兵器护身的陆仁更是不堪一击,没两下就被掀翻在地。那孤魂见陆仁一时再无还手之力,于是抽出了陆仁的刀,朝着他的脑袋直直的劈了去。

陆仁愣了愣,面露惊恐之色,只是他已经来不及躲闪,索性,他干脆闭上了眼睛,静候死亡。

两秒后,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来临,陆仁疑惑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一把匕首横在自己眼前,挡下了砍向他的刀。陆仁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便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真不知道白岩到底是让你来给我当助手的还是当拖油瓶的,他是想考验考验我是否有长进吗?”

说话间,来人已将孤魂的攻势给逼了回去,顺带着还把孤魂手中的刀给躲了回来,扔到了陆仁旁边。陆仁如今也来不及去理会刚才那话间的嘲讽和嫌弃之味,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捡起地上的刀加入了战斗。

韩朗正和那厉鬼纠缠不清,余光看见陆仁已经爬起来,正要冲过来加入混战,当即喝到,“滚远点,你是想害死我吗?”

陆仁闻言脚下一顿,最终还是默默地站到了一旁。几分钟后,韩朗趁着那鬼魂被自己逼退了几步,赶紧转身,拉起一旁的陆仁二话不说就朝外面逃。

那鬼魂在两人身后追了一段路后似乎又被什么莫名的力量牵扯住,给拉回了原地。韩朗跑了一会儿,回头见已经没事了,这才停下脚步,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松开了陆仁的手。

死里逃生后,韩朗这才有空看向了陆仁,他看着眼前这个跑两步便气喘吁吁一脸蠢样的人,不由有些恼怒,“我他妈是让你在我的管理辖区里捉这两天内刚脱离肉体的新鲜鬼魂,谁他妈让你跑到别人的辖区里惹这个厉鬼了?”

陆仁缓过劲儿来有些不甘的回嘴道,“你又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

韩朗见他还嘴,不由得更火大了,毫不掩饰的露出了鄙夷之色,“你是猪吗?不知道有追踪器这种东西吗?真不知道白岩他妈的是太高看我了还是太不待见我,居然把你丢给了我。我真是到八辈子血霉了,你说你要体力没体力要智力没智力跟个弱鸡似的,当初干嘛要接摆渡人这份差事啊?好玩儿吗?你说你除了这张脸还能看以外你还能干嘛?一点能力没有,难道捉鬼魂的时候你是打算色诱吗?你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

陆仁低着头,抿着嘴,垂在身侧的手掌渐渐握成了拳,捏的死紧。

韩朗恼怒的瞥了陆仁一眼,随后转身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基本没有什么交集,韩朗依旧每天晚上出门,每天早上才回来,陆仁不知道他在做什么,韩朗不说,他自然也不会去问。而陆仁则每天早饭吃了就朝外面跑,他在找工作,他需要钱。

而对于上次的事,那天过后两人都没有再提。韩朗倒是在白岩面前抱怨了两句,要求退货,可白岩却以“大多数摆渡人最开始都很弱,也都会犯些小错,时间长了就好了”这种话把韩朗的要求挡了回去。自此,韩朗再也不提这茬。

最终,陆仁也终于找到了工作,在离住所不算太远的一个酒吧应聘了服务员,上班时间为晚上九点至凌晨三点。刚开始的时候,陆仁还有点不习惯,不过慢慢的,他就适应了这项工作。他本就是穷人家出生的孩子,父亲死后经历过的也不少,虽然身体不好,但适应能力却极强。

 

光阴如箭,三个周后,陆仁偶然一次在超市里遇到了韩灏和周浩。他知道,他们这是已经在国外结了婚了,而现在他们正在筹备办婚礼。

站在超市门口,目送着恩恩爱爱的两人渐行渐远,陆仁忍不住握紧了拳头,鬼使神差的,他跟了上去。

他很嫉妒周浩。他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比不上周浩,为什么韩灏可以眼都不眨一下一枪打死他,却对周浩那样温柔。为什么自己失去了一切最后孑然一身,而他们两个却能安安乐乐的拥着彼此过得如此幸福。

他更恨韩灏。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掏心掏肺的对他,最后换来的却是一场背叛和两颗子弹。一颗给了他,一颗给了他哥哥。他让他失去了最后一个亲人,却还从头到尾,都觉得这一切是理所应当的。

他也恨自己。恨自己软弱无能,恨自己对韩灏始终下不了手,恨自己没法给哥哥报仇。

 

陆仁一直跟着两人到小区门口后便没在跟进去,就算跟进去了,他也什么都做不了。在小区门口呆愣了半晌后,陆仁才想起来他是出来买菜的,于是这才转身准备回去。

刚迈开步子,一个人却突然挡在了他面前。

韩朗挑眉看着眼前的人,出声询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陆仁看着挡在眼前的人,本来阴郁的心情更加阴郁了,于是冷冷回道,“关你什么事?”

韩朗轻皱了下眉,“如果你只是好心来看看他们的话,我不会管,但如果你要是还想对周浩做什么的话,我劝你三思。虽然现在你是鬼差,韩灏他不能让你再死一次,但,我能。”

陆仁低着头不耐的道,“你管的未免也太多了吧?”

韩朗眼眸冷了下来,“我并不想管你,但如果事情涉及到周浩的话,我不得不管。”

“周浩周浩周浩……为什么你们眼里全是周浩,为什么……是,我该死,我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对着韩朗吼出这些话后,陆仁将手里的蔬菜一股脑全扔到了韩朗怀里,然后推开韩朗跑远了。

韩朗下意识的接住蔬菜,然后愣了愣,想起刚刚陆仁似乎有些红的眼圈,还有他说的话,愣了愣,等他回过神,转身一看,陆仁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抱着一堆蔬菜回到家,意料中的屋子里并没有陆仁的身影。韩朗将蔬菜抱回厨房,顺便在冰箱里拿了两瓶啤酒。打开啤酒,坐在沙发里,静下来,他脑子里突然又闪过了陆仁红着眼圈的脸。

韩朗一愣,赶紧甩了甩头,然后猛灌了两口啤酒。

 

夕阳西下,黑夜来临。韩朗站在窗边看着外面昏黄的路灯发着呆。他今晚突然不想出门了,他想看看陆仁会几时回来。

晚上十点,韩朗坐在沙发上,依旧没等到陆仁。他有些着急了,虽然鬼差不会轻易死,但想到陆仁今天说的话……

刚想起身出门去找找,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顿了顿,然后从兜里摸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那头恭敬的道了一声“老板。”

韩朗问道,“那个叫陆仁的服务员今天有没有来上班?”

电话那头随即道,“有的,老板找他有事吗?”

“哦,没事。”说完,韩朗挂了电话,松了一口气。

 

陆仁从没有问过韩朗是做什么工作的,陆仁不问,韩朗自然也不会主动说。其实韩朗他并没有工作,他自己开了一家酒吧,每月收入可观。而陆仁应聘的那家酒吧,老板正巧就是韩朗,只不过这事陆仁并不知道。

 

想了想,最后韩朗还是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出了门。

 

一进酒吧,韩朗直接朝吧台走去,吧台的调酒师冲韩朗打了个招呼,韩朗点了点头,然后询问陆仁在哪儿。

调酒的小哥冲着某了方向扬了扬下巴,韩朗转头看去。昏暗的某个卡座里,陆仁正举着一瓶洋酒,仰着下巴往嘴里灌,而他的身前,坐着一群男男女女,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嬉笑着看着陆仁灌酒。

韩朗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皱了皱眉,接着他抬脚往那里走去,拽下陆仁手里的酒瓶子往桌上一丢,便拉着他穿过舞池朝自己的办公室走。

陆仁挣扎着喊道,“你干嘛?我在上班呢!”

韩朗没答话,只是握着陆仁手腕的力道又重了几分。

进到办公室里后,韩朗反手关了门,转头看着一旁低着头的陆仁有些恼怒,“你刚才在干嘛?”

陆仁抬起头看向韩朗,“什么干嘛?”

此时陆仁的眼眸泛着水光,亮晶晶的,眼角像是哭过一样,有些泛红,本来白皙的脸颊也因为酒精的缘故染上了一点红晕,微张的嘴唇由于刚喝过酒,还有些湿润,周身散发的酒精的味道颇为醉人。这样的陆仁,看得韩朗有些发愣。不过很快,韩朗便回过了神,说道,“为什么喝酒?”

陆仁似乎是有些醉了,连站都站不稳,他含糊道,“关你什么事啊?”

“现在是上班时间,而我是你的老板,我有权过问。”

“什么?”陆仁惊讶的看着韩朗,他可从没想过自己的老板居然会是和自己朝夕相处却极度令他讨厌的韩朗。

“怎么?不信还是不能接受?”韩朗抱着双臂饶有兴趣的看着陆仁惊讶的样子。

陆仁并没搭话,他此时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左摇右晃的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一样。然而事实也确实如此,没过五秒钟,他就真的往前栽了去,韩朗下意识上前扶了一把,于是陆仁刚好摔进了他怀里。

韩朗一愣,低头看了看怀里闭着眼红着脸的某人,轻微的皱了皱眉,嘟囔道,“醉得这么快?不会喝就别喝啊,真是麻烦!”随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往下一蹲,将人直接扛上了肩,转身拉开门走了出去。

 

把人扛回家后,韩朗直接把陆仁扔回房后便想走,可陆仁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韩朗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弯腰帮陆仁脱了外套,盖上了被子。

陆仁躺在床上,眼睛睁开一条缝儿,看着床边正帮他掖被角的人,下意识的喊了一句,“韩灏。”

韩朗动作一顿,随后弯腰将脸凑到陆仁眼前,“看清楚,我是韩朗。”

陆仁像是没有听到这句话一样,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搂住了韩朗的脖子,仰了仰头,吻住了眼前人的嘴唇。

韩朗一愣,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把陆仁的手扒拉下来,然后直起了身。

看着床上已经彻底闭上眼,睡过去的陆仁,韩朗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陷入了沉思。

 

次日,陆仁醒来时头痛万分,捂着脑袋下楼时,韩朗刚好做好午饭,看到他下楼,随口道了句,“哟,醒啦,我还以为你得睡到天黑呐!”

陆仁没理韩朗,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水,喝完后坐在沙发上揉了揉太阳穴。

韩朗端上最后一道菜,对着客厅道了一句,“吃饭。”然后便盛了饭坐下开吃了。

陆仁甩了甩头,起身去厨房盛了饭,然后回到饭厅坐到了韩朗对面,因为头疼,所以轻皱着眉头,一声不响的扒着饭。

韩朗慢条斯理的吃饱后,进厨房端出了一杯类似茶水的液体,放在了陆仁的手边。陆仁嘴里嚼着饭菜,看了看手边的东西,疑惑的抬头看着韩朗。

韩朗撇撇嘴,淡淡道,“头疼就喝,不疼就倒了。”说完停顿了一下,又道,“以后记住,没有那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儿……”

陆仁闻言,脸一黑,本来要说的“谢谢”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变成了:“关你什么事?我碍着你了?”

韩朗冷哼一声,“也不知道昨晚是谁醉的人事不省主动扑我怀里扒都扒不下来。”

陆仁一愣,瞥了韩朗一眼不再说话,昨晚怎么回的家他都不知道,根本不知道韩朗讲的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喝醉之后自己有没有什么丑态,干脆还是闭嘴不提的好。

 

吃完饭,陆仁依照规矩——做饭的人不扫尾,起身收了碗碟,放进洗碗机。拿着抹布擦完餐桌,陆仁瞟了一眼桌上的那杯液体,犹豫了下,最后还是端起来喝了个干净。

 

将杯子洗干净后,陆仁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工作衬衫,皱了皱眉,上楼后从衣柜里翻出了一套休闲服,去了浴室准备洗个澡然后出门买两套衣服。

陆仁一共就四套衣服,两套酒吧的工作服,一套死前身上穿的休闲服,还有一套在白岩那预支工资后在冥界买的暗黑系套装,都很薄,根本就不适合现在这个时候穿。上次找韩朗借钱想买衣服,结果没借到,现在酒吧发了工资,陆仁第一件事就是先去买两套冬装。虽然半月的工资不是很多,买不了什么好的衣服,但只要能御寒这就够了,毕竟他经常都需要半夜出去,而且又不像韩朗那样抗冻。

 

洗完澡,陆仁一边往身上套着薄外套,一边朝楼下走。

一打开大门,寒风扑面而来,陆仁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搓了搓手臂,这才迈步出门。

 

一场有目的性的购物,很快就完成了,此时陆仁已经换上了新买的衣服,心情不错的提着几个购物纸袋准备回家,不过老天似乎就是见不得他心情好,路过一家婚纱礼服店时,他好巧不巧的就看到了两个他此时并不想遇见的人。

韩灏和周浩两人此时正埋着头看着ipad上的各种礼服样板图。周浩一脸纠结,自动屏蔽了周围的一切,仔细的盯着那些图片,而韩灏却能感觉到有一道视线正在注视着他,让他十分不自在。他抬起头四周环顾了下,那道视线却又突然消失了。韩灏皱了皱眉,刚刚他确实是感觉到有人在看着他,不可能会是错觉,可是这人到底是谁,又有什么目的呢?

周浩终于选中了一套,抬起头想问问韩灏的意见,却发现韩灏不知道在想什么,想的格外出神。周浩疑惑的歪了歪头叫道,“韩灏?”

韩灏猛然回过了神,“啊?什么?”

周浩有些担心的看着韩灏,“你怎么了?”

韩灏弯了弯嘴角,回了周浩一个安心的笑容,“我没事。你是不是选好了?给我看看。”

周浩也跟着笑了笑,立即把手里的ipad递给了韩灏。

陆仁从一旁的隐蔽处走出来,刚好看到韩灏对着周浩笑的温柔的一幕,手不自觉的收紧成拳,眼里迸发出了仇恨和不甘的光芒。

 

韩灏和周浩高高兴兴的从礼服店出来的时候,陆仁正坐在礼服店对面的饮吧里喝着一杯橙汁。

十分钟后,陆仁左手拎着购物袋起身。刚走出店门,他就抬起右手,手腕翻转了一下,随后手心里就赫然凭空出现了一顶黑色的棒球帽。接着他将帽子扣在脑袋上,朝对面的礼服店走去。

“欢迎光临……”礼服店的店员见有人进店,赶紧迎了上去,抬头仔细一看,却愣了一愣。这不是刚才出去的客人吗?店员再仔细一看,却发现这去而复返的客人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已经换了一套衣服,而且,身材感觉也比刚才瘦小了。再仔细看穿着,一身小鲜肉的衣服穿在一个留着胡子的大叔身上,头上还带着个棒球帽,怎么看怎么违和。不过店员也没管太多,满足客人的要求才是首要的。“先生,请问您是还有什么需要吗?”

“韩灏”瞥了店员一眼,冷冷的开口道,“把刚才我选的礼服拿出来,我再看看。”

店员内心虽有疑惑,但还是照吩咐去取了礼服。

“韩灏”看着眼前两套白色的礼服,心里冷哼一声,既然是办婚礼,那就应该循规蹈矩按着常规来才好嘛……


评论 ( 23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