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同人中的同人】如果没有遇见你

(三)

走出商场,一阵冷风袭来,陆仁忍不住拢了拢自己的毛呢外套,转身正准备离开,却又很巧的看到了韩灏和周浩两人。

陆仁脸色变了变,微微眯了眯眼,站在原地毫不遮掩的看着不远处正面对面交谈的两人。

这次韩灏并没发现陆仁的存在,他接了个电话后和周浩说了几句什么便行色匆匆的转身走了。周浩目送韩灏走远后,提着一堆东西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也走了。陆仁左右各看了眼两人离开的方向,最后抬脚追上了韩灏。

韩灏不知道是要去哪里,陆仁一路跟在他身后,他却始终没发现。

陆仁看着距离自己不远的人影,往事历历在目。就是这个人,他出卖了哥哥,杀死了哥哥;他厌恶于自己,却可以对着别人笑的温柔……

突然间,陆仁手腕一转,一把长刀赫然出现在了手掌里。此时他眼里迸发出的仇恨的火焰似乎要把距离他不远的那人烧成灰烬,那些曾经的爱意,和美好的回忆似乎也要在这怒火里燃烧殆尽。

曾经有多爱,如今便有多恨。

曾经寄托了多少希望,如今便有多绝望。

 

此时,两人正一前一后走在一条人烟稀少的巷子里,陆仁举着刀眼睛定定的盯着走在前面的人,两人的距离越来越短。

韩灏似乎也感受到了异样,突然停下了脚步,陆仁一愣,也跟着停了下来。

两人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了片刻,接着韩灏慢慢的转过了头。陆仁心跳的节奏变得越来越快,右手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刀。

 

当韩灏完全转过头,却发现身后空无一物,他疑惑的皱了皱眉,想着难道出现了幻觉?不过很快他就抛开了这个问题,转头迈步继续往前走去。

而在他看不到的某个角落里,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的青年怀里正禁锢着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却比他更显稚嫩人,如果忽略掉青年捂在怀里人嘴上的手和那人激烈的挣扎的话,这幅画面看着还是挺唯美的。

 

就在刚才,陆仁眼看着韩灏就要转过头了,和他正对面了,他却突然被一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人拉到了角落里禁锢在了怀里,虽然他没来得及看清来人的样貌,但此时身后人熟悉的味道却能让他肯定这人是谁。

陆仁气恼的挣扎着,但由于自身身高比身后的人矮了大半个头,刚好镶嵌在人家怀里,所以不管如何费劲挣扎却始终都无用。

“唔唔唔……”放开我……

“别吵。”韩朗靠近陆仁的耳朵,轻声道。

湿热的呼吸扫过陆仁的耳廓,使得他一愣,一瞬间竟忘记了挣扎。

 

过了片刻,韩朗估计着韩灏应该已经走远了,这才慢慢放开了陆仁。

陆仁得到解放的瞬间就转身扬起手里的刀毫不犹豫的就朝韩朗砍去。

韩朗自然是眼疾手快的捉住了陆仁的手腕,紧捏在手里,质问道,“你想干嘛?”

陆仁咬牙切齿的道,“砍你!”

“别装傻,我问你跟踪韩灏是想干嘛?想杀了他吗?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

陆仁和韩朗干瞪着眼,“是,我是想杀了他,我恨不得剥他的皮,抽他的筋……”

“你恨他杀了你吗?可你想过他为什么要杀你吗?还不是因为你绑架了周浩。话说我一直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绑架周浩,他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陆仁冷哼一声,“因为我讨厌他!我真后悔当初没有在他身上绑个真炸弹,让他们给我陪葬。”

韩朗一愣,“他做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讨厌他。”顿了顿,他又道“韩灏虽然杀了你,但他后来也被警局给予了相应的处罚。而且他就算不杀你,你也活不了多久了,你自己的身体,你应该很了解,不是吗?再看看现在的你,成为了灵魂摆渡人,拥有了无止境的生命,不会老,不会病,这不是很好吗?”

“不好,一点都不好!!!!凭什么我死了他还能过的那么幸福,凭什么他毁了我的一切却还能安然自在的享受?你当初不是问我为什么要做摆渡人吗?我告诉你,我就是为了能回到这里缠着他,让他日日夜夜做的恶梦里都是我,让他永远也过不安心……”陆仁歇斯底里的冲韩朗吼道。

“你何必呢?你已经死了,你已经不属于人间了,你没资格插手一个活人的生活。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他呢?”

“你让我放过他?当初我对他这么好,他不也没放过我?他不也对我赶尽杀绝?”

韩朗静静的看了陆仁几秒,淡淡的开口,“你会杀了他吗?”

陆仁愣了愣,随即恶狠狠的道,“死不是太便宜他了?”

韩朗皱了皱眉,“那你想怎样,你知不知道过几天他和周浩就要办婚礼了?就算韩灏欠你的,可周浩不欠你,现在他俩绑在一起,如果你对韩灏做什么的话,那么周浩也不会好过,你何必伤害一个无辜的人呢?”

陆仁冷笑一声,“呵……他无辜?我不无辜吗?我也没欠过他韩灏啊!可是他是怎么对我的?”

在韩朗看来,陆仁就算不被韩灏杀死,他也是活不了多久的,与其痛苦的支撑着最后的生命,天天受苦,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死了的好。如果换做韩朗的话,他可能还会感谢韩灏。可惜韩朗不知道的是,陆仁从来都不是因为他自己的命而恨上韩灏的。

“我不管你想要对韩灏做什么,我都劝你咽回肚子里烂掉。为了周浩,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动韩灏的。”

陆仁冷哼一声,“婚礼?你觉得他们这个婚礼能办的顺利吗?”

周遭安静了几秒,韩朗弯了弯嘴角,“会办的很顺利。”

陆仁脸色一变,冷声道,“那我们就走着瞧好了。”说完,捡起地上散落的购物袋,转身就走。

韩朗眯了眯眼,大脑快速的转了几个弯,然后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叫住了陆仁,“喂,小孩儿,我们打个赌吧。”

陆仁脚步一顿,犹豫了下转过身,“赌什么?”

“赌婚礼能否顺利进行。如果能,那么我赢,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如果不能,那么你赢,换我答应你一个要求,如何?”

答应对方一个要求吗?听起来好像还不错啊!陆仁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我会赢的!”说完,转身离开了小巷。

 

韩朗目送着陆仁走远,嘴角始终上扬,嗤笑了一声,“呵,到底哪儿来的自信啊?”

 

接下来的日子里,韩朗每天留意的对象从周浩变成了陆仁,可是陆仁每天的生活还是没变,和从前一样,每天中午起床,进厨房学做一道菜,然后和韩朗坐在同一餐桌上各自吃各自做的菜,接着吃个饭后水果,坐沙发上看会儿电视,研究研究自己的宝刀。

下午就去地下室的健身房锻炼锻炼身体。

晚上吃过晚饭就坐上韩朗的车,两人一起去酒吧上班。下班回家后,再在路上顺带收一两个鬼魂带走。

 

眼看着韩灏和周浩的婚礼即将临近,陆仁却一点动作都没有,韩朗都开始思考陆仁是不是已经忘了这茬儿了。不过,忘了才好呢,这样他不仅省了很多麻烦,还白捡了一个便宜。

可惜,人家陆仁并没有忘,反而记得好好的,毕竟就算他想忘,但一看到韩朗的脸也总能联想起来。至于为什么没有行动,只是因为他还没想好怎么做而已。当时跟韩朗夸下海口,后来冷静下来,他才发现他居然一点主意都没有。

 

眼看婚礼将至,陆仁急得团团转,想着要不干脆把两个当事人揍到医院好了。可是再仔细一想,韩灏,他打不过,至于周浩……看看身旁的韩朗,吞了吞口水,还是算了……

不过,最后,陆仁还是得到了机会。

 

这天,周浩和韩灏因为筹备婚礼的事吵了一架,周浩一时心里郁闷,于是便被二队的人拉去了酒吧,借酒浇愁。

陆仁一直关注着两人的动静,他灵机一动,突然觉得这是个机会,于是便跟踪周浩一起去了酒吧,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周浩酒里酒里下了药。在周浩喝的晕晕乎乎之际,戴上了黑色棒球帽,扮作“韩灏”带走了周浩。

 

酒店房间里,陆仁故意将周浩的衣服脱了个光,盖上被子,然后用周浩的手机拍了两张照片,用微信给韩灏发了过去。这办法还是他前两天看电视剧的时候学到的。

两分钟之后,手机响了起来,是韩灏打来的电话。

陆仁犹豫了下,还是接起了电话,刚想把准备好的台词念出来,电话那头的人却先他一步开口,着急道,“周浩,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在哪儿?”

陆仁被几个问题砸的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赶紧掐着声音回道,“你是谁?”

电话那头的人明显顿了一下,随后冷声道,“你是谁?周浩的手机为什么会在你手里?他现在在哪儿?你对他做了什么?你的目的是什么?”

陆仁暗自想着他这词儿和想好的不一样啊,不过过了两秒后他还是一一答道,“我是他朋友,周浩睡着了,我们现在在宾馆里,我可什么都没对他做,我也没有目的。”

“周浩的朋友我都认识,你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劝你赶紧把周浩放了,如果周浩有什么事的话,我挖地三尺也会把你找出来把他受过的苦双倍还给你。”

陆仁忍不住抖了一下的同时,暗自想到,这剧情怎么越来越不对了啊,他不是应该认为我和周浩有奸情吗?怎么看着像是误会我绑架周浩了。

然而另一边,韩灏一边和陆仁通着电话,一边开始根据周浩的手机信号查电话那头的所在地。

陆仁脑子卡了卡,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干脆挂掉了电话,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另一边,韩灏已经查到地址,却惊讶的发现,这地址居然离他家格外的近,他一边在心里思考着这件事,一边拿起外套和车钥匙出了门。

 

十分钟后,陆仁坐在椅子里翘着二郎腿手撑着下巴还没想出个所以然,门外却想起了急促的拍门声和韩灏的吼声。

他一惊,赶紧起身,一边惊讶于韩灏居然这么快就找来了,一边又想着该如何逃离这里。眼睛在房间里快速扫了一圈后,他最后将视线锁定在了一旁的窗户上。他走过去,拉开了窗帘,探身出窗往楼下望了一眼,吞了吞口水。虽然知道这高度摔不死他,但,要真跳下去还是挺瘆人的。

门外传来了房卡开门的声音,陆仁没时间犹豫了,眼一闭,心一横,纵身跳下了楼。

 

陆仁此刻无比庆幸他是一个鬼差,而且选的房间楼层不高。否则,他就是不死也得折条腿。不过陆仁并没有庆幸太久,反应过来的他赶紧站起身就狗撵似的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跑走了。

两秒后,一旁的阴影里走出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的青年,看着狼狈跑远的陆仁,忍不住笑骂了句,“白痴。”

 

陆仁下了出租车后一路飞奔回了家。他前脚刚进门,韩朗后脚也跟着进了门。

陆仁感受到了身后的气息,猛然回头却看到是韩朗,他松了口气,问道,“你什么时候跟在我身后的?”

韩朗抬了抬眉毛,“就在进门前啊?”

陆仁看了韩朗一眼,然后转头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陷入了沉思,不再理他。

可韩朗却明显没打算放过他,勾了勾嘴角笑道,“看你那天信誓旦旦的,我还以为你能有什么好主意,没想到就是这种馊主意,我真替你的智商感到堪忧。真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

陆仁愣了两秒,随即怒视着韩朗道,“你跟踪我?”

“就你这智商,值得我跟踪吗?”

陆仁抄起旁边的一个抱枕就朝韩朗扔去,“事情没到最后还不知道谁输谁赢呢,你别高兴太早!!我们看谁能笑到最后。”

韩朗躲过抱枕耸了耸肩,笑道,“好啊,那我可拭目以待啊。”

陆仁哼了一声,起身快速朝楼上跑去,任由韩朗在身后一脸玩味的笑着看着他狼狈的背影。

 

华灯初上,人们的夜生活开始了,酒吧里渐渐的热闹了起来。

韩朗坐在办公室的沙发里,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搁在身前的茶几上,手里轻摇着一杯红色的液体。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打乱了韩朗特意营造的气氛。

韩朗不耐的说了一句,“进。”

门外的人得了应允,急忙推门而入,着急道,“老板,你快去包厢看看吧,有客人喝醉了想带走我们这儿的服务员,结果那服务员不肯,砸了客人一下,我解决不了,他们非要见您,您看您能不能出面解决一下。”

韩朗一听,来了兴趣,“哟,哪个妞儿啊?这么生猛。”

经理抽了抽嘴角,“老板,是男服务员……”

韩朗瞬间失了兴趣,倒回沙发里,“男的啊?真没劲,你自己解决就好了,就说我不在。”

经理闻言,踌躇了一下,开口道,“可是……是陆仁。”

经理话音刚落,韩朗愣了一下,随即从沙发里弹了起来,“人在哪儿呢?”

经理一边报告位置,一边在心里腹诽道:就知道老板和这服务员关系不一般,整天同出同出同进的。


评论 ( 26 )
热度 ( 2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