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如果没有遇见你

(四)

韩朗进到包间的时候,乱糟糟的包厢里陆仁正被一群人围在中间,而他的旁边,一个就差在脸上写上“纨绔”俩字的青年正拉着陆仁的手骂骂咧咧的说着什么,陆仁则一脸羞恼。

韩朗脸色一黑,跟在他身后半步的经理突然觉得周身温度似乎下降了几度,于是不自觉的退了半步。

陆仁看着面前这个刚才对他动手动脚,后来被他砸了一托盘后就拉着他手,不让他离开的纨绔青年,又羞又恼,他很想揍他一顿,但他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根本抵不过周围围着他的一圈人。而且面前的人看着也不是很好惹的样子,如果他真的动手把人揍了,说不定就要被开除了。虽然他和韩朗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平时同出同进的,看着关系挺不错(邻居们和酒吧同事说的),但其实内里关系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如果他真的惹了祸,韩朗可说不定帮谁。

正当陆仁因为想动手又不敢动手而气的脸红时,人群外突然冲进来一个人,推开了握着他手臂的纨绔青年,然后大力扯过他的另一条胳膊,将他护在了身后。陆仁疑惑的转头,仔细一看,惊讶的发现居然是韩朗。

对面的青年也是一愣,抬眼打量着这个突然杀出来的“程咬金”不削且烦躁的道,“你谁啊?”

韩朗冷眼扫了一眼青年,露出了个轻蔑的笑容,周身的气场简直碾压全场。

一旁的经理见韩朗并未搭话,赶紧上来圆场,对那青年道,“这是我们老板。”

青年顿了顿,随后不削的笑道,“呵,酒吧老板啊,来得正好,你们服务员素质不怎么样啊,居然动手打客人!这事儿你打算怎么解决啊?如果解决不好的话,干脆你这店也别开了吧。”

韩朗闻言,挑了挑眉,转头向陆仁问道,“你用什么砸的他?”

陆仁一愣,随即赶紧解释道,“是他……他先对我动手动脚的,我不过是用托盘挡了一下,没想到会砸到他,我不是故意的……”

可陆仁还没解释完那青年就突然出声打断道,“呵,不过摸你两下而已,一个烂大街的货色,装什么清高。本少爷别说摸你两下,就算今天在这儿把你睡了……”

青年的话还没说完,就在玻璃破碎的声音中嘎然而止。

韩朗扔掉手里瓶身碎掉后剩下的瓶颈,看着青年头上缓缓流下的血迹,挑了挑眉。

众人突然就被这突发的一幕吓得愣住了,时间似乎也凝固在了这一刻。

 

房间小妹:哇,老板这突然发飙是怎么回事,一点预料都没有啊?不过……老板好帅啊啊啊啊啊啊!!!!

房间内的服务员:(目瞪口呆惊吓状)老板这是闹哪样?

经理:老板,下次动手前麻烦先给点提示啊!

乌合之众:我有些反应不过来,等我缓缓。

青年:动手之前敢不敢先说一句?敢不敢啊混蛋!!!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啊好吗?还有,这服务员是不是和你有一腿啊?上来二话没说就动手打我,我是客人啊喂!按照正常剧情你不是应该开除这个服务员来将就我这个客人吗!!!!!

陆仁:(惊讶转疑惑脸)韩朗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不对呀,出门前看着都还挺好的啊?

韩朗:最烦你这种人。

 

随后,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唤回了愣神中的人们,青年捂着血流不止的脑袋,不可置信的看着韩朗,嘴里喃喃道,“你居然敢砸我,你知道我舅舅是谁吗?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让你这店开不下去……”说着,便开始全身翻找手机,连头上的伤似乎都给忘了。

韩朗抬了抬眉毛,拽过陆仁,抬起溅了酒水的那只手在他的衣服上随意的蹭了蹭,嘟囔道,“废话真多……”

陆仁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却难得的没发表个人意见。

 

片刻后,被打的青年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刚开始还挺大声的嚷嚷,说自己在哪哪哪受了欺负,不过越说道最后,声音就变得越小,还时不时的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韩朗。

韩朗则在那人打电话的空档让人取来了个杯子,从桌上随意挑了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坐在一旁怡然自得的品尝着。

陆仁忍不住再次抽了抽嘴角,看着韩朗那享受的表情,他都怀疑刚刚用酒瓶砸人的那人到底是不是韩朗。人家都打电话搬救兵了,他居然还能如此淡定的坐在那品酒。

 

没过多久,那边打电话的青年突然拿着手机朝韩朗走来,在众人都以为他要洋洋得意的放狠话时,他却突然将手里的手机递给了韩朗。

韩朗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手机,挑了挑眉,猜测了一下电话那头的人会是谁的可能性比较大。顿了两秒后,他接过带了点血的电话,放在了距离耳朵半厘米处的地方。

听到电话那头自己听过两次的声音,韩朗一下子就知道了这人是谁,于是道了一句,“哟,王副(重音)局长啊!好久不见啊!”

“啊?啊,好说好说!”

“行,没事,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行,好,那哪天有时间再约着吃顿饭啊,行,挂了啊!”

几句话说完,韩朗就挂了电话,将手机还给了那青年,“王副局长是你舅舅呀?早说嘛,早说的话那我肯定不会动手啊……”我一定动脚。

青年不知道想了些什么,脸黑了又红,红了又黑,最后低着头不情不愿的憋出一句,“对不起……”

韩朗优雅的抿了口酒,“给我道什么歉,你又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说着,有意无意的瞟了瞟陆仁。

青年自然是懂这意思的,虽然不愿意,但想着自己的舅舅说这人不能随便惹,所以还是转过头对着陆仁道了一句,“对不起。”

陆仁愣了愣,有些反应不过来,韩朗见他这愣愣的模样装模作样的轻斥道,“人家道歉呢,给点反应啊!是不是嫌还不够诚恳不肯接受啊!”

青年听出了韩朗话里的意思,一张还算不错的脸黑的快滴出墨了,不过他还是咬了咬牙,作势就要弯腰向陆仁鞠躬道歉。

陆仁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摆了摆手,“不是不是,我没有这样想。”既然人家都道歉了,还计较那么多干嘛,虽然道歉的诚意是没多少,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韩朗看着陆仁的态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腹诽道,平时怎么没见你这么善解人意,这么能忍让呢?

不过腹诽归腹诽,腹诽完了韩朗淡淡道,“行了,事儿也解决了,我想你和你这帮朋友也没心思玩儿了吧?把账结一下就回了吧。”说完,韩朗把酒杯递给身旁的陆仁,起身朝门口走去。刚走出门,他又突然停了下来,回头道了一句,“嗯,少付三千吧,当我赔你的医药费。”说完,给人们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凌晨下班后,陆仁还是和平常一样,搭上了韩朗的顺风车。

路上,陆仁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忍不住小声的对韩朗道了一句“谢谢”。

韩朗小幅度的弯了弯嘴角,不过瞬间又恢复了面无表情,侧了侧头,疑惑道,“你刚说什么?大声点,我没听到。”

陆仁抿了抿嘴,加大了点音量,“谢谢……”

韩朗愣了愣,有些受宠若惊。这要是以往,此时陆仁肯定会说“没听到算了”或者“你是聋的吗”这样的话,可今天这样的老实乖巧,着实有些让韩朗吃惊。虽然平时在酒吧,陆仁对着那些客人和经理同事也是一副老实乖巧的形象,像只小猫一样,可一旦对上韩朗,似乎立马就变成了一只会张牙舞爪的小老虎。韩朗有时候都不经怀疑,是不是他长得太招人嫌了。

 

“喵~”一声刺耳的猫叫声唤回了韩朗的思绪,他赶紧踩下了刹车,探头出窗看了一眼。

陆仁也听到了声音,赶紧解开了安全带,下车查看情况。

最后,陆仁在车轮边抱起了一只纯白毛色的小猫咪,所幸小猫并未受伤,只是受了惊吓。

“怎么样?没受伤吧?”韩朗坐在驾驶座上,对着车窗外抱着小猫的陆仁道。

“没事。”陆仁给小猫顺了顺毛,一边回答,一边坐回了车里。

“没事就好,吓我一跳。”韩朗拍了拍胸,愣了一下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盯着陆仁怀里的猫道,“你不是想把它带回去吧?”

陆仁转过头面无表情的和韩朗对望,“怎么?不行吗?”

韩朗撇了撇嘴嘴,“你连自己都差点养不活,还想养猫?再说了,这只猫一看就知道是家养宠物猫,你这样就把人家猫给抱走了,到时候人家主人找不到这猫会很担心的吧?”

陆仁自动忽略了第一句话,“那又怎样?既然现在这只猫咪在我手里,那只能说明是它的前主人不负责任,把它弄丢了,或者是抛弃了。这样不负责任的主人,有还不如没有……”说到这儿,陆仁停顿了一下,低下头摸了摸小猫的小脑袋。“所以,不管怎样,这只小猫我养定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韩朗总觉得陆仁在说第二句话的时候,语气里透着一股难以遮掩的悲伤与落寞。不过很快韩朗就把这事忘了,对着陆仁耸了耸肩,道,“既然你这么坚决,那随便你吧!”

 

回到家,陆仁抱着小猫直接朝浴室走去,准备给满身灰尘的小猫先洗个澡。韩朗将脱下的外套随意的扔在了沙发上,也抬脚朝浴室走去。

一进浴室,韩朗就看到陆仁一身水渍站在洗手台边看着洗手池里不停扑腾的小猫。韩朗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哈哈哈……你这是打算和它一起洗吗?”

陆仁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水,转过身看着韩朗,“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行你来啊?看你是不是和我一样。”

韩朗跃跃欲试的挽着袖子,朝陆仁走去,“我来就我来。”

陆仁往旁边让了让,韩朗站在了陆仁刚站的位置,弯下腰,抬起手朝池子里的小猫探去,可就在此时,小猫突然站起身,再次甩了甩身上的水,然后,韩朗也光荣的收获了一脸的洗毛水。

“噗——哈哈哈……看得出来它也很想和你一起洗!”

韩朗眨了眨眼,忽略掉陆仁的嘲笑,淡定的抬手擦掉了脸上的水珠,“拿什么给它洗澡啊?洗发露吗?”

“难不成你还想用沐浴乳?”

“呃,还是用洗发露吧!”

 

十分钟后,等给小猫洗完澡,两人身上已经湿透了。额,别误会,不是小猫扑腾的,是他们给小猫洗澡时,互相给对方泼的。

陆仁给小猫吹完毛后,正想回头让韩朗把猫抱出去,他好洗澡,可结果回头一看,韩朗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一丝不挂的躺进了浴缸里。

“韩朗,你什么时候躺进去的?”

“嗯,有一会儿了!”

“那你赶紧起来,我也要洗。”

韩朗挑了挑眉,做了个“请”的动作,“那正好,一起啊!”

“滚,谁要和你一起啊!”陆仁嫌弃的看了韩朗一眼,抱着小猫飞快的出了浴室。

韩朗笑了笑,他刚刚好像看到陆仁的耳朵红了。

 

等陆仁洗完澡,时间已经不早了。窝在沙发上的猫咪看到陆仁后叫了一声,陆仁走过去蹲在沙发跟前,笑着摸了摸猫咪的脑袋,柔声道,“睡觉吧,明天我就去给你买好吃的,好吗?晚安!”

 

刚踏上二楼,陆仁就看到韩朗正靠在栏杆上看着楼下客厅,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他走过去拍了拍韩朗,“喂,还不睡,想什么呢?”

韩朗转过身耸了耸肩,“没想什么啊,我先去睡了!”说完,迈步朝一侧的房间走去。

陆仁撇了撇嘴,也打算回房睡觉,可刚迈开步子,他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叫住了正要关房门的韩朗,“诶,今天电话那头那人到底是谁啊?看那青年的模样,他这舅舅好像是个大人物耶!可是你居然两句话就解决了这事,你和那人很熟吗?”

韩朗关门的动作顿了顿,抬眼看向陆仁,“啊?不熟啊,我只见过他两次而已,不过,我和他上司还算挺熟的……”

陆仁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他上司?那这么说的话他上司是你朋友?你行啊,居然还认识个大人物!”

陆仁挑了挑眉,“其实也算不上朋友,我不过是帮过他一些小忙,互惠互利的关系而已。”

“这种大人物还需要别人帮忙?你帮的什么忙啊?”

韩朗揉了揉鼻子,朝含糊道,“呃……都是些小忙而已啊!行了,时间不早了,快睡吧。”说完,也不等陆仁说话,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陆仁皱了皱眉,他突然觉得和韩朗相处了这么久了,他好像从来没好好了解过这个人。不了解他的过去,也不了解他的现在,也许,他以后应该去多去了解了解这个人。也许,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差。

 

次日,陆仁比平时早起了半小时,下楼时,韩朗正坐在沙发上刷微博,转头看到陆仁下了楼,忍不住出声调侃了一句,“哟,今儿个怎么起这么早啊?”

“关你……”刚说出两个字,陆仁就顿住了,随即话头转了转,随意说了句,“我要去给昨天带回来的那只猫买猫粮和窝,你去不去?”

韩朗挑挑眉,“好啊!”

 

路上,韩朗开车开着开着忽然对副驾驶的陆仁道,“诶,要不我们给家里那猫取个名字吧,不能老是小猫小猫的叫啊!”

陆仁闻言,随意道,“就叫小白吧。”

韩朗调侃道,“你这名字起的可真随意!”

陆仁转过头看着韩朗,“那要不然你说,叫什么?”

韩朗眨了眨眼,一时也想不出其他名字,无奈回道“行啦行啦,你说叫什么就叫什么,听你的。”

陆仁翻了个白眼,将头转了回去,不再和韩朗说话。

 

宠物店里。

韩朗一进店,就看见一条黑色的拉布拉多幼犬正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瞅着他。

韩朗一下便来了兴趣,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小黑狗的脑袋,回头对身后的陆仁道,“要不我们把这只小黑买回去给小白做伴儿吧。”

陆仁小时候被流浪狗追过,所以一向不太喜欢狗,便对韩朗道,“不知道狗和猫天生不和吗?”

“谁说的,我看我们对面那家养的猫和狗挺和睦的啊。”

陆仁皱了皱眉,“别人家是别人家,并不是每一家都这样的。”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一样?”

陆仁抿了抿嘴,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对韩朗道,“可我……不喜欢狗……”

“我也不喜欢猫啊,可我还是让你养了!”说完,韩朗拍了拍小黑狗的脑袋,笑了笑,接着道,“也许你和它相处一段时间后会喜欢上它也说不定啊!”

陆仁撅了撅嘴,想了想,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同意了。

 

回去的路上,陆仁低头看着那只趴在他腿上的小黑狗对韩朗道,“喂,他长大了会不会咬人啊?”

韩朗瞥了陆仁一眼,“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

陆仁抬头瞪了韩朗一眼,“你什么意思啊?”

“我的意思就是,它比你温和。”

“你居然拿我和一只狗比?”

“你连狗都比不过,还想和谁比?”

“你……”

“行啦!拉布拉多是种很温和的犬类,不具有攻击性。而且它服从性高,也很聪明。回去好好训练训练,你会喜欢上它的。”

陆仁抿了抿嘴,低头揉了揉小黑狗的脑袋,“是吗?希望吧!”

 

回到家,一打开门,韩朗就一手抱着猫、狗粮,一手抱着小黑,迫不及待的来到了沙发跟前,“小白,你看,我给你带了一个小伙伴儿回来哦,你喜欢他吗?”

沙发上本来趴着的小白在感觉到有陌生动物后,警觉的起身瞟了一眼韩朗和他手里的小黑,随后一扭头,跳下了沙发,迈着优雅的步子出了客厅,到院子里晒太阳去了。

“它这什么意思啊?”韩朗看了一眼已经走远的小毛球,回头看向随后进门的陆仁。

陆仁把小白和小黑各自的窝放好,朝韩朗摊摊手,“你看吧,我都说了猫和狗天生不和,小白这明显就是不欢迎小黑嘛!”

“我们小黑这么温柔可爱,小白怎么可能不欢迎,肯定是小白还不熟悉小黑,等时间久了,它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陆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然后拿起韩朗放在地上的猫粮和狗粮进了厨房。


评论 ( 2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