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如果没有遇见你

(五)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悄然流逝,可韩灏和周浩那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依旧热火朝天的筹备着婚礼。陆仁这下终于确定了,他那天的计划根本一点作用都没起到。

眼看再过一个星期就是韩灏和周浩的婚礼了,想拆散他们从而阻止婚礼这个想法是不可能的了,那就只能另辟蹊径了。

看着此时坐在对面沙发上看着杂志的韩朗,陆仁的脑筋转了几个弯,眯了眯眼,开口道,“韩朗,我问你个事。”

韩朗头都没抬一下,眼睛依旧盯着杂志,淡淡道,“嗯,你问。”

“呃,我记得那天我们打的赌是‘婚礼能否顺利进行’,对吗?”陆仁特意加重了“顺利”两个字的音,然后继续道,“那……如果婚礼推迟了,这是不是也不算顺利,是不是也算我赢?”陆仁两眼放光,紧紧的盯着韩朗,期待他说出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答案。

韩朗放下杂志,盯着陆仁看了会儿,笑了,“怎么?智商欠费不够用,想不出好主意,就改跟我玩儿文字游戏了?”

陆仁偏了偏头,眼睛瞟向了别处,微微嘟了嘟嘴,小声嘟囔着,“这是事实啊,你当初的确是这么说的嘛!”

 韩朗看着陆仁无意间的卖萌,笑了笑,“就你那智商,你还记得婚礼是哪天吗?”

陆仁装作没听到韩朗的话,自顾自的道,“那你没反对我就当你默认了啊。”说完,也不等韩朗再开口,快速从沙发上站起来,飞速跑上了楼。

耍完小聪明后飞奔回房的某人此时并没有意识到,他的目的似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从原来的一心想破坏韩灏和周浩的婚礼转变成了一心只想怎么赢韩朗。不过就算他意识到了,应该也不会承认的吧!

小计谋得逞后的陆仁一整天的心情似乎都不错,对着韩朗的笑容也多了,韩朗静静的看着陆仁这一改变,笑了笑,心情也不免跟着好了起来。就像看久了阴霾的人,终于有一天突然见到了阳光一样。

果然,阴郁久了的人,某一天突然发光,那光绝对比常人的要耀眼。

有些东西,似乎早已开始慢慢变质,只是,他们都还没能够发现……

 

由于家里最近刚刚加入了两个新成员,两人都一心想着如何快速让这两个小家伙熟悉新家和新主人,所以两人几乎快忘了韩灏和周浩婚礼这件事。

婚礼前一天,陆仁都还一直没什么动静,韩朗还以为陆仁真的把这事给忘了,可惜,他想错了,陆仁就算想忘,可一旦看到他那张脸,也总是能联想起来的。

至于为什么没动静,那是因为他只需要看准机会做一件事就好。剩下的,不过是静等结果。

 

 

婚礼前一天。

周浩一大早心情不错,哼着小曲儿做了顿早餐,然后又开始和韩灏一起包喜糖。

专案组那群猴崽子吵着说要过来帮他们包,被两人给直接拒接了,因为他们想亲力亲为。

包了一上午,终于包完喜糖的两人刚收拾完,门铃就响了。周浩打开门,发现原来是礼服店的人来给送礼服的。

周浩收了礼服,然后拿了一包喜糖递给了送礼服的小姑娘,小姑娘探头往屋里看了一眼,眼里闪过一丝疑惑,随后笑眯眯的接下了喜糖并说了一句祝福的话,便走了。

周浩回到客厅疑惑的看着沙发上那一套男士礼服和另一个白色大盒子,“奇怪,为什么另一套要用盒子包装起来?”

韩灏边收拾边回过头道,“你打开看看呗。”说完,又回过头忙自己的去了。

周浩应了一声,弯腰打开了盒盖,接着,一套婚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周浩第一反应就是礼服店的人送错了货,刚想转身让韩灏给礼服店打个电话,却瞟见婚纱上有一张卡片。

周浩好奇的伸出手,拿起来翻开看了看,里面的字让周浩愣了愣,随后他气愤的回头瞪向韩灏,“韩灏!!!”

韩灏吓了一跳,慌忙转过头,“怎么了?”

周浩指了指婚纱,“这怎么回事?”

韩灏一脸茫然,“啊?”看了看婚纱后又道,“这……礼服店送错了吧?”

“那你给我解释下这个,和婚纱放在一起的。”周浩把手里的卡片举到了韩灏的眼前。

韩灏接过周浩手里的卡片,仔细的看了眼上面的字,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八个字:送给我亲爱的浩浩!而且笔迹还是韩灏的无疑。

韩灏此时更茫然了,他根本不记得自己写过这个,再看看那边的婚纱,他明明定的是两套礼服啊!!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送错,那就是有人在捉弄他啊!可是谁这么无聊?一个答案在心里呼啸而过,除了他队里那群兔崽子还能有谁?

“额,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真的是他们送错了,至于这卡片……可能他们放错地方了。”

周浩的头脑此时却意外的转的飞快,他突然想起刚才送礼服的小姑娘塞给了他一张单据。周浩拿起茶几上那张单据,看了一眼,然后递到了韩灏眼前,“好好看看,到底是人家送错了,还是你自己错了?”

韩灏接过一看,上面赫然写着他们订的是一套婚纱和一套礼服,而落款人正是韩灏。

“韩灏,说说现在怎么办吧?这婚纱你是打算让我穿还是你自己穿?”周浩抱着手臂,斜着眼看着坐在一边的韩灏。

韩灏又是疑惑又是茫然还带点委屈的道,“我真没定婚纱,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那当初礼服的样式不还是你挑的吗?”

“礼服样式是我挑的没错,可是付定金的时候我可没站你旁边,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动什么手脚。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你们一队那群人商量了些什么,你们商量着想让我在婚礼上穿婚纱的事我可知道的一清二楚。我本来还以为你不会这么做,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想那么做,幸亏礼服送的早,要不然我还真中招了……”

韩灏已经在心里把自己那群猪队友骂了一万遍,“我根本没参与他们的讨论啊,我也没这样想过啊!”

“我管你怎么想的,反正礼服归我了……”说完,拿起沙发上的礼服进了屋,独留下一脸无奈的韩灏和原封不动躺在盒里的婚纱。

半晌后,韩灏拿起桌上的手机,拨通了罗飞的电话。

“喂,队长。”

“罗飞,你们是不是把我订的礼服偷偷换成了婚纱?”

那头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道,“没有啊,没你的命令我们哪儿敢啊?”

“你们有什么不敢的?”说完,韩灏才想起来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便道,“没记错的话,你今天休息,对吧?”

罗飞疑惑的应着,“是啊。”

“好,那你现在去给我买一套合身的礼服,天黑前给我送过来。”

“什么?我上哪儿给你买一套合身的礼服去?你不是已经订好了吗?”

“别跟我装蒜!你搞不定总有人能帮你搞定。衣服的尺码我马上发给你!”说完,韩灏立马挂断了电话。

“喂,喂,队长,队……”

罗飞看着已经返回主界面的手机屏幕有些无奈,在心里叹了口气,最终还是转头看向了坐在他旁边的某人,“喂,帮我个忙呗!”

薛天从电脑屏幕上移开视线,转而看向罗飞道,“嗯,你说。”

 

晚间,罗飞真的给韩灏送来了礼服,韩灏什么都没说,接过罗飞送来的礼服后坐都没请人进来坐一下,直接让人回了。罗飞对此也没觉得什么,因为薛天正在楼下等着他呢,便也什么都没说就着急着下了楼。于是,礼服变婚纱这事就此被韩灏坐实在了一队队员们的头上。

直到很久以后的某天,韩灏再向一队众人们提起这件事时,他才知道,捉弄他们的其实真的另有其人。只是这个人到底是谁,韩灏或许永远也猜不出来了。

 

次日上午。韩灏和周浩各自穿着一套一黑一白的礼服出现在婚礼现场,一队二队队员们见着之后,都争相夸赞。

婚礼定在某某酒店里,由于两人的婚礼有些特殊,所以他们请的人并不多,只是一些认识的朋友和警局知道他俩关系的一些同事,当然,丁局也是在的,他虽然不太理解两个小年轻的想法,但却也是真心祝福的。

虽然婚礼的规模不大,但俩人却是竭力做到最好。

虽然婚礼时间定在晚上,但一队和二队的队员却大中午的便聚集在了酒店,和韩周两人做最后的准备。

 

那边热火朝天的忙着结婚,这边陆仁却独自一人坐在酒店对面的咖啡厅里郁闷的喝着咖啡。

他记得他昨天下午明明在韩灏买的烟里动了手脚,如果不出意外,他今天应该会因为过敏而在医院里躺一天才对,可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韩灏现在居然好好的出现在了酒店里。

失算的陆仁郁闷的喝完咖啡后,没再继续守在酒店附近,而是漫无目的的四处溜达起来。今天的天气比以往还要冷,看样子似乎要下雪了。陆仁紧了紧外套,刚想着要不还是回酒店蹲守,等着搞点小破坏什么的,却刚好路过一家蛋糕店看见俩个人小心翼翼的抬着一个四层蛋糕上了车。眼尖的陆仁看到蛋糕上写着两个名字,脑筋转了几个弯之后,计上心头。

 

眼看天色越来越暗,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大家也都很兴奋,唯独韩灏这时候却开始焦急起来。原因是,蛋糕店的老板打来电话说给他送蛋糕的车半路上爆了胎,他定做的蛋糕摔坏了。而从做的话,已经来不及了。那蛋糕是韩灏专门为周浩定制的,是韩灏给周浩的一个惊喜,而之前韩灏已经跟周浩承诺过要给他一个惊喜,现在惊喜没了,没法给周浩交差了,韩灏不急才怪。

罗飞看到韩灏焦急的样子好奇的问了一句,韩灏本着多个人多个办法思想,便把这事给罗飞说了。罗飞听完,噘嘴想了想,最后给韩灏出了个注意。

韩灏听完罗飞出的主意,皱了皱眉,“我不会啊。”

“不会可以现学啊。你想想,蛋糕店做的蛋糕虽然是特殊定制的,但始终比不上你亲自为周浩做的啊。虽然你现学做出来的样子肯定不怎么理想,但这至少是你亲自做的啊。反正你现在也没更好的办法。”

韩灏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答应了,“我跟谁学啊?”

“薛天和这酒店的其中一个老板挺熟的,让薛天去打个招呼,你可以直接去后厨跟这儿的西点师傅学,后厨一切东西都是现成的,应该挺快的。”

韩灏点了点头,然后两人朝薛天走去。

 

 

陆仁破坏了车胎后刚想回酒店去看看情况,再找机会搞点其他的破坏。可刚起步,就收到了白岩的召唤。

陆仁无奈的叹了口气,最后只得放弃这个想法,转身走了。

 

来到白岩的办公室,陆仁对着站在窗边看着地狱之境的白岩打了一声招呼,白岩转过头对陆仁笑了笑,“今天你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做吗?”

陆仁愣了愣,随即回道,“没有,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带你去个地方!”

陆仁疑惑了一下,随即道,“去哪儿?”

 

白岩没有回答,而是走到了陆仁身边,随后,场景突然一变,陆仁赫然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装修精致的房间里。

看房间的布置,这应该是个婴儿房,因为房间的正中央放了一张婴儿床。而此时,一个肉嘟嘟的婴儿正安静的躺在里面。

陆仁疑惑的歪过头看向白岩,等着他给自己解惑。

白岩笑了笑,然后慢慢朝婴儿床走去,陆仁忍不住心里的好奇,也赶紧跟了上去。

来到婴儿床前,陆仁看着里面闭着眼睡颜恬静的可爱小男孩,不知为何突然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

这时,白岩才开口对陆仁道,“是不是觉得这孩子很熟悉?”

陆仁不自觉的伸出手抚了抚婴儿的脸颊,出声回道,“是……”

“感觉熟悉那就对了,因为这是你哥哥的转世。”

陆仁抬头惊讶的看向白岩。

 

白岩对着陆仁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来看你哥哥的转世吗?”

陆仁摇了摇头。

“因为这是你心里的结,如果你不能解开这个结那么你就过不了实习,不能再继续做摆渡人。所以,我想替你解开这个结。”白岩顿了顿,接着道,“你哥哥这一世出生的家庭十分富裕,而且他是这个家里最小的儿子,所以,将来他必定会在家人的宠爱下长大,无忧无虑。上辈子他不曾有的,这辈子他都会有,上辈子他所经历的苦楚,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只是希望你不要再为他的死耿耿于怀。其实,说句不好听的话,上一世你哥哥所得的结局是他该得的!但是这个结局对他来说却不是最差的,想想当时那种情况,如果他活了下来,他将面对的是什么?”

陆仁抿了抿嘴,低垂着头没说话。

白岩看陆仁不说话,继续缓缓道,“万事皆有因果,这就是你哥哥的命。上一世你哥哥早早地结束了痛苦的一生,这一世,他会好好享受的。至于你对韩灏的恨,你也可以适时放下了。有爱才会生恨,问问你自己,还爱他吗?还有理由恨他吗?别再用这无须有的仇恨折磨自己了。你难受,某些人也会跟着你难受的。” 

陆仁愣了愣,有些迷茫。心里一直执着的某些东西,好像一下子如烟般,消散了许多。

爱之深,恨之切。当爱被消磨,恨也跟着淡薄,到最后,当恨被消除,才发现爱早就没了。没了爱,就容易放下了。

 

白岩看着陆仁变得呆愣的模样,等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想你已经听进我的话了,那我们就回去吧。”说完,陆仁还没来得及多看那婴儿两眼,便眼前一花,被白岩直接送回了家里的小花园里。

陆仁愣了愣,随后他看了看身边的椅子,上前半步坐了上去。

 

不过片刻后,陆仁突然觉得颈间有些凉,抬头一看却发现天空居然飘起了雪花。

陆仁并没有因为下雪而进屋,反而抬起手,摊开掌心接着飘然而下的雪花。

陆仁就这样呆愣愣的看着落在手心里转瞬即化的雪花,看了很久。直到一条温暖的羊绒围巾戴在了他的脖子上他才反应过来,抬头看向了为他戴围巾那人。

 

(韩朗这时候已经对陆仁上心了,我没交代好他俩具体的感情变化是我的错,我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