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瓶邪是朱砂痣。团孟是白月光。另外还有双队,陆花,楼诚,吏青,等等等等……
喜欢挖坑,但不咋爱填。
三分钟热度,外加渣烂文笔。
常年投身冷cp,也爱自割大腿肉。
如果一时喜欢,可以点个关注,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在别的cp那遇见。

如果没有遇见你

(六)

“你在干嘛?想玩雪的话,恐怕早了点。”韩朗歪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陆仁。

陆仁只是看了韩朗一眼,并没有回答。

韩朗不以为意,自顾自的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还是说,你是因为自己的计划已经失败了,又没有更好的办法阻止婚礼所以在这儿静候胜利的我归来。不过你可以进去等嘛,这外面多冷啊!”

陆仁还是安安静静的看着雪,没开口接韩朗的话茬。

韩朗感受到陆仁有些异常,忍不住皱了皱眉,“你怎么了?”

陆仁终于开了口,“没事。”

 

这句话之后,两人都沉默了下来。雪越下越大,两人的头发上都挂了不少。许久后,韩朗抿了抿嘴,突然开口道,“白岩找过你了吧?”

“你怎么知道他找过我?”陆仁眯了眯眼,转过头看向韩朗。

韩朗偏了偏头,避开了陆仁的视线,“其实吧,我觉得你和韩灏那点仇根本没什么,你根本没必要这么恨韩灏。这话我记得我原来也跟你说过,可你根本不肯听,所以我就只能去找白岩跟你谈谈了。我本来只是随便跟他提了提,没想到他真的答应愿意找你谈谈。”

陆仁一愣,随后问道,“你还是不知道我恨韩朗的真正原因吗?”

韩朗猛然回过头不解的看向陆仁,“真正的原因?难道不是因为他杀了你?”

“当然不是。”陆仁回过了头,似是感慨,“自从哥哥死后,我从没在乎过自己这条命。如果他真的只是杀了我的话,就像你心里想的那样,我不仅不会恨他,反而还会感谢他,感谢他让我得到了解脱,感谢他 让我能早日见到想见的人。”

“那你为什么那么恨他,还有,你哥哥……你好像从没在我面前提过……”

陆仁低了低头,又是一阵沉默。

良久后,他突然出声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韩朗好奇道,“你和韩灏的故事?”

陆仁摇了摇头,“不是,是我和哥哥的故事,不过里面有韩灏。听完,你就知道为什么我会那么恨韩灏了。怎么,想听吗?”

韩朗抬了抬眉毛,示意陆仁讲下去。

 

陆仁缓缓开口,“我哥哥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他很聪明,学习也好。我们出身在一个并不算富有的普通家庭里,我从出身起就没见过我妈妈,妈妈有先天性心脏病,我一出身,她就死了。爸爸……”说到这儿,陆仁停顿了一下,垂下了眼睑,“从我记事起,记忆里的爸爸就是一个酒鬼,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喝酒,赌博,打我骂我,不过他每次打我,哥哥都会挡在我面前,护着我。哥哥,是这世上最疼我的人。那时候我不懂,不知道为什么爸爸会那么讨厌我,后来我懂了,因为我的到来,造成了妈妈的死亡,所以爸爸讨厌我。

韩朗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没能说出口。只能继续听陆仁道,“我8岁那年,爸爸因为酗酒,出了车祸,肇事司机将全部的责任都推给了喝醉的爸爸,最后只赔了一点点钱,这事就不了了之了。哥哥在邻居的帮助下,草草安葬了爸爸。就此,只剩我和哥哥相依为命。

哥哥为了供我继续上学,他自己辍了学,一边照顾我,一边打工挣钱。哥哥学校的老师好几次上门想劝哥哥复学,可是他都拒绝了。

10岁那年,有一次上体育课的时候我突然晕倒了。醒来的时侯,我已经躺在了医院,哥哥一直守在我身边看着我,我看不懂他看我的眼神。只记得从此以后,我再也没上过体育课。只知道,我得了和妈妈一样的病,会死。

那时候的哥哥阴差阳错下进了一个帮会,不过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可是当医生告诉他我有先天性心脏病,可能活不过15岁之后,他开始拼命往上爬。因为越往上爬,得到的好处就会越多,会越来越有钱,有钱后,我就可以得到最好的治疗,可以争取多活几年。

一年不到的时间,哥哥就以惊人的速度爬到了高位,他虽然年轻,但社团里很多人都怕他,因为他实在太拼命了。

这一切,真的是他用命拼来的。虽然他从来不曾说过一句辛苦,但我却知道他到底有多不容易。

他身上总是会有许许多多的伤,旧伤加叠着新伤,数不胜数。最长的一条伤疤甚至从肩膀一直延伸至一侧的腰际。只看着那疤痕,我都能想象当时的伤口到底有恐怖,他到底有多疼。虽然他一直竭力避免让我看到他的伤,但我总能有意无意的看到。有次,看着他咬着纱布自己给自己的伤口缝针的时候,我真的想就这么找个高楼跳下去死了算了,这样,哥哥就不用再那么辛苦,不会再受那么多伤了…

可是,我知道,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能活下来,活的好。我又怎么能轻易死。

后来,我成功的活过了15岁,哥哥也坐上了顶峰的那个位置,他开始有很多很多事要忙,我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

所有的人都知道哥哥不怕死,但却有个致命的死穴,那就是我。每次我出门,身后总会跟着许多保镖,可我总会觉得这些保镖碍事,直到有次我出去玩儿的时候故意甩开了保镖,碰到了哥哥的死对头。

他绑了我,威胁哥哥交出一半的地盘。一边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们打下来的江山,一边是唯一的亲人,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说到这儿,陆仁转过头问韩朗。

韩朗想了想,道,“救亲人吧,江山失了还可以再打,亲人却只有一个。”

陆仁抿了抿嘴,“可是他如果真的让了半壁江山给对手,那么他不仅在帮会里再无威望,甚至以后会后患无穷。”

韩朗挑挑眉,好奇道,“那他怎么选的?”

陆仁笑了笑,“他根本没必要选。”停顿了一下,他看着窗外继续道,“哥哥他早就在对手那里安插了自己的人,以备突发情况。于是,当对方队伍里的两个人突然举着枪指着对方队伍里的领头人时,局势瞬间就扭转了。

经过这件事后,从此我再不敢撇下保镖,更是连外出的次数都少了。

再后来,我就遇到了韩灏。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他一个人和一群混混打的不可开交,我第一眼就被他一个打十个的能力震撼到了。那个年纪的人,总是喜欢盲目的崇拜一个人。于是,我把他带回了帮会,介绍给了哥哥。

最开始的时候,哥哥并不信任他,不过是因为我舍不得他走,所以哥哥才安排他在我身边保护我。

那时候的我,因为病的缘故,性格有些孤僻,和谁都不愿意多说话,别人也不愿意多搭理我。哥哥又整天有很多事要忙,所以,每天和我在一起最久,说最多话的人只剩下韩灏。就这样,渐渐的,我所依赖的人从哥哥变成了韩灏。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单纯的依赖却开始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我所不了解的,陌生的,奇怪的感情。

后来哥哥终于慢慢见识到了他的能力,开始重用他。那时候,我真的很高兴,即高兴哥哥终于信任了他,又高兴是我给哥哥找来的这个人。

可我终究没想到,我给哥哥带来的是一个多么大的麻烦。

两年后,哥哥的生意突然出了错,不断有警察找上门,最开始哥哥还能应付,后来,警察不知道从哪儿得了不利于帮会的证据准备直接逮捕帮会里的各大管事。哥哥知道后,和帮会里的人商量着准备坐船连夜离开。

当天夜里,哥哥带着我们躲在了码头的一个仓库里,原本打算夜再深一点再坐船走,可却突生变故,我们被警察包围了。

哥哥其实很早就怀疑帮里有卧底,可却一直找不出来,被困在仓库里后,他第一个怀疑的就是韩灏,只因为当时我们都在,只有韩灏借口回去拿东西,离开了仓库。可我却第一个站出来用自己的性命担保韩灏不是卧底。

后来,韩灏回了仓库,哥哥什么都没说突然抬手就朝他开了一枪,我当时什么都没来得及想,下意识就扑了过去替他挡下了这一枪,可是就在下一瞬,又是一声枪响,我看到,哥哥就这样倒在了我面前,鲜血溅的到处都是。而韩灏手上的手枪枪口还在冒着烟。

当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等回过神时,我已经躺在了担架上,路过韩灏时,我看了他一眼,他却连个眼角都没留给我。我能清楚地看到了他眼里的淡漠。

哥哥没了,最后一个亲人没了,一切都没了。韩灏毁了我的一切,可他却连一点愧疚都没有,他觉得这都是理所应当的。哥哥是贼,他是兵,他觉得他没有错。对,他的确没错,都是我的错。

此后很久一段时间,我每每一闭上眼,脑子里就会出现哥哥死时的画面,和那把打死哥哥的手枪,还有韩灏淡漠冰冷的双眼。

每每午夜梦回,哥哥总是会出现在我梦里。我希望梦到哥哥,却又害怕梦到哥哥。我想伸手去抱他,却怎么也抱不到,我想追他,却总也追不上……然后,世界一片漆黑,只留下我一个人站在黑暗里茫然无措。

我在医院养了几个月后,最后还是忍不住跑出去找了韩灏。我想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可是跑出去后,我看到的却是他对着周浩有说有笑的画面。

于是,我一气之下找了几个哥哥以前的手下帮我绑架了周浩。再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其实我本来也没有活下去的心思了,当韩灏眼都没眨一下就给了我致命的一枪的时候,我虽然惊讶,但也带着释然。他对与他不相干的人,一直都这么绝情,我知道,一直都知道……”说完后,陆仁顿了顿,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着韩朗扯了扯嘴角,“好了,故事到这儿也结束了!听完我的故事后,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特别蠢,特别没用?其实哥哥死后我真的特别恨韩灏,绑架周浩后,我也真的很想给韩灏喂下一颗真的毒药,让他下去给哥哥陪葬。可是我更恨我自己,我恨我懦弱无能,我恨我把这个麻烦带给了哥哥,我恨自己连杀仇人的勇气都没有……”

听完陆仁的故事后,韩朗沉默了很久,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他对面这个人。

他从没想过面前这个人对韩灏的仇远远不是他表面看到的那样,它很抱歉自己误会了他那么久。

故事讲完了,仇恨也放下了,陆仁现在还真的蛮想去看看韩灏的婚礼的。这样想着,陆仁便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了韩朗,“喂,我想去看看韩灏和周浩的婚礼,你要去吗?”

韩朗回过神,皱了皱眉,“你还想着破坏婚礼?”

陆仁突然笑了笑,“你猜?”说完,站起身往大门走去。

韩朗顿了顿,赶紧起身紧随其后。

 

夜幕降临,酒店的小礼堂里开始热闹起来,婚礼即将开始,人们都热情高涨。而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两个头戴鸭舌帽的青年这站在那静静的注视着这一切。

韩朗看了看不远处的兴奋热闹的人群,又转头看了看旁边静悄悄的看着这一切的某人,脑子里不知道想了些什么,随后迈步离开了这里。

两分钟后,他拿着一个丝绒盒子又回到了陆仁身旁。

 

“你去哪儿了?”陆仁转过头疑惑的看了韩朗一眼。

韩朗连忙把拿着盒子的手背到了身后,“上厕所咯,还能去哪儿?”

半晌后,婚礼的主角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内,可是却不是因为婚礼仪式开始了,而是东西丢了,在找东西。

由于隔得不算太远,所以陆仁依稀能听到,好像是结婚戒指丢了。

于是,陆仁和韩朗就站在那围观了一群参加婚礼的人和婚礼主角一起到处找戒指的奇葩场景。

 

十分钟后,那群人把婚礼场地里大大小小的角落都翻了个遍,可惜还是没能找到戒指,最后,韩灏和周浩商量了一下,决定把婚礼延后一点时间,他立刻出去买戒指。周浩耷拉着一张脸,点了点头。

陆仁歪着头认真的想了些什么,随后转过头看了看韩朗,朝他伸出了手。

韩朗看着眼前摊开的手掌心,疑惑的挑了挑眉,“干嘛?”

“戒指给我吧!”

韩朗闻言一愣,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把戒指盒放到了陆仁的手心里。“你怎么知道是我拿的?”

陆仁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答话,随后,他转身朝周浩的方向走去。

“诶诶诶你想干嘛?”韩朗见陆仁拿着戒指朝周浩走去,连忙跟了上去想拦住陆仁。岂料陆仁走的太快,一溜烟儿就到了周浩身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戒指放在了他旁边的桌子上。

等陆仁回来后,韩朗抱着手臂斜眼看着陆仁,“你不是和韩灏有血海深仇吗?现在我帮你把戒指偷了出来,你干嘛又要还回去?”

陆仁笑了笑,“偷戒指有什么用,你要真想帮我怎么不帮我杀了他?”

韩朗噎了一下,随后认真道,“鬼差不可以随便取人性命!”

陆仁噗呲一声笑出了声,“和你开个玩笑而已,这么认真干嘛?今天白岩带我去了个地方,你知道他带我去了哪儿吗?”

韩朗摇了摇头。

陆仁道,“他带我去见了哥哥的转世,哥哥这一世生在了一个很好的家庭,他说,他将来会过的很好。”

韩朗歪了歪头,等着陆仁的后续。

“他还说,万事皆有因果,这就是哥哥的命。我后来认真的想了,他说得对。哥哥已经转世为人,并且生在了一个好的家庭里,如果他有上一世的记忆的话,说不定还会感谢韩灏,所以,我觉得我已经没有恨韩灏的理由了。放下这段仇恨,对谁都好。恨一个人,其实也挺累的……”

韩朗愣愣的注视了陆仁一会儿,没说话,最后给了他一个暖心的微笑。

 

十五分钟后,陆仁和韩朗就像刚才一样,静静站在角落里远远的看着那边进行着婚礼仪式。

“婚礼照常进行,你赢了,想让我做什么?”陆仁突然问道。

韩朗虽然赢了却没感觉到心情愉悦,“暂时还没想好,以后想好了会告诉你的,回家吧!”说完,转身走了。

陆仁撇了撇嘴,回头最后看了一眼人群中心那两人,然后迈步出了礼堂。

 

刚出酒店大门,陆仁就看到韩朗正站在门口,似乎是在等他。

“你不去取车站这儿干嘛呢?”

韩朗听到声音转过头,“车我已经找人开回酒吧了,还没吃晚饭呢,我们先在这附近找个地儿把晚饭吃了再去酒吧,反正也没隔多远。”

“哦。”陆仁无所谓的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两人从烤肉店吃过晚饭出来时,天上还在飘着雪花。两人就这样肩并着肩缓慢的走在街上,雪花落在两人身上,附上了白白的一层。

陆仁走着走着无意间瞟了眼旁边的韩朗,却发现他一直缩着肩膀,似乎很冷。陆仁看着他光溜溜的颈间,雪花似乎都直往里飘。陆仁看着,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自己颈间的羊绒围巾,嘴角忍不住向上扬了扬。

没走多久,两人走到了一家商场门口,陆仁叫了韩朗一句,示意他进商场。

韩朗疑惑的看着陆仁,“进商场干嘛?”

陆仁没解释,直接就朝商场里面走去。

 

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商场里每家店门口都立着一颗圣诞树,上面装饰着五彩缤纷的彩灯和小礼物,看着格外讨喜。

陆仁带着韩朗随便进了一家卖小礼物的店铺。一进门,陆仁就直奔放着围巾的货架,看着货架上各种颜色各种款式的围巾,陆仁抬手直接挑了一条黑色的围脖。

韩朗没跟着陆仁进店,而是在门外等着他。

陆仁付完帐后,一抬头就看见韩朗正站在门外背对着他玩着一棵圣诞树上的小星星。陆仁笑了笑,三两步走到了他身边,抬手把手里的围脖套上了他的脖子。

韩朗被陆仁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呆愣愣的看着陆仁近在咫尺的一张脸。陆仁想帮韩朗把围脖戴上,但奈何身后差异,韩朗又直愣愣的这样站着,所以他只能稍稍踮着脚才能吧围脖穿过韩朗的脑袋。韩朗被陆仁的手碰到头顶后这才反应过来,微微低了低头,配合陆仁的动作,成功带好了围脖。

而他们背后店里的小姑娘不知什么时候拿出了手机,拍下了这一幕,顺便发了个微博。

陆仁听见拍照的声音转头循着声音望去,疑惑的看了那姑娘一眼,小姑娘对着陆仁笑的意味不明,然后拿着手机跑进了店里。

“看什么呢?”韩朗看着陆仁一边帮他整理围脖一边看着店里,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刚刚看到店里的导购员好像在对着我们拍照。”

韩朗笑了笑,“可能是看我俩长得帅吧!”

陆仁对着韩朗翻了个白眼,“你敢不敢再自恋一点?”

“什么啊,我明明也有夸你啊!”

陆仁不轻不重的糊了韩朗一拳,“谁要你夸啊!”说完,自顾自的朝商场出口的方向而去。

 

从商场出来后,两人继续缓慢的往目的地前行。

两人安静的前行了一段时间后,韩朗突然问了陆仁一个问题,“你对韩灏还有感觉吗?”

“嗯?”陆仁转头看向韩朗,这问题太突然,他有点没反应过来,“什么感觉?爱吗?”

韩朗轻轻点了点头。

“好像……没了吧。”

“哦。”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韩朗顿了顿,摇了摇头,“没什么。快走吧,雪越下越大了。”

陆仁抬头看了看,“好像是诶,那快走吧!”说着,伸手抓住了韩朗的手腕,跑了起来。

韩朗脚步一顿,随即反应过来,反手抓住了陆仁的手腕,跟着他的脚步跑了起来。

于是,路人们纷纷侧目看着这一黑一灰两个俊俏的青年,牵手奔跑在这满天的飞雪里。


(时间紧迫,没来得及捉虫,如果有语句不通顺或者错别字的话,先担待点,容我过些时间再改)

评论 ( 9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