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如果没有遇见你

(七)

时光不过转瞬而逝,眼看着又是一月悄然而过。小白越来越爱粘着陆仁了,小黑也越长越大,越大越调皮了。

至于陆仁和韩朗。两人似乎没有以前那么爱争锋相对了,不过偶尔还是会你来我往的呛对方两句,当做日常调剂。有时候,两人甚至觉得,他们不是什么鬼差,只不过是两个平凡的普通人。

不过这种稍显平淡又温馨的日子却只持续到了新年前夕。最后,白岩的一道命令还是将两人拉回了现实。

 

C市发生了特大地震,邻市所有正在实习期,闲着没事做的鬼差都被派了过去帮忙维持秩序,陆仁也在其中。

对于这个任务,陆仁倒是挺乐意接受的,只是临走时他有些担心韩朗会照顾不好家里的两个小家伙,于是他特意再三叮嘱韩朗一定要照顾好小白和小黑。韩朗只是连连点头表示知道,颇有些不耐烦的感觉,但他内心的真实情绪到底是怎样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刚到c市,陆仁就立即投入了工作里,他们这次是以志愿者的身份前去的,所以他们不仅晚上要出去搜寻那些孤魂野鬼,白天还得帮着消防员们一起找寻那些遇难的人。

虽说捉鬼回冥界这事陆仁他们这些实习鬼差已经做得很熟了,但有时也不妨有一两个不愿配合的鬼魂,需要花费点功夫,再加上晚上天黑,又不断地有余震,这让陆仁他们的工作也不比那些消防员们救人的工作好做多少。而且他们白天救人晚上抓鬼,忙得一刻也不得休息,这反而让他们比那些消防员还要更累。

 

陆仁外出的第一天。

韩朗和以往一样,起床后习惯性的和小黑玩儿玩儿,然后喂它点狗粮,接着转身打算去厨房做午饭。可他刚转过身就瞟到了沙发上那个孤单的白团子。他才想起来,陆仁今天不在家,小白也该由他来喂。

下午,看着窗外飘然而下的雪花,韩朗决定今天还是不带小黑出去遛弯儿了,反正陆仁也不在,一个人和小黑在路上走着也没意思。

晚间,韩朗喂过两个小家伙后便出了门去了酒吧。酒吧里的人看见只有他一个人后,都忍不住问了一句陆仁怎么没来,韩朗一一回答,陆仁有事,这几天都不来。

凌晨,韩朗按照平常的时间出了酒吧,坐上车后习惯性的放了一首陆仁喜欢的歌,然后转头看向副驾驶,可惜看到的不过是一个空座椅。

今天没有收到死亡讯息,所以一路上并没有鬼魂等着韩朗去收。

回到家,洗澡睡觉。

 

陆仁外出第二天。

清晨,韩朗醒的很早,坐在床上靠在床头,他拿起手机考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拨通了陆仁的电话。

陆仁很快就接了电话,听声音好像很疲惫。韩朗抿了抿嘴,问了一下他那边的情况,陆仁简单的叙述了一下,然后两人又闲聊了几句,接着,韩朗再说话时,那边已经没有了回答的声音,剩下的,只有一串平稳悠扬的呼吸声。

韩朗皱了皱眉,无奈的挂断了电话。

 

陆仁外出第三天。

韩朗给陆仁打电话,陆仁没接。

晚上韩朗又给陆仁打了个电话,陆仁还是没接。韩朗坐在吧台边,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拿着手机,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手机屏幕发着呆,他忍不住想,陆仁现在在干嘛。

吧台的调酒小哥李小帅见他们老板这幅样子,忍不住出声调侃道,“老板你是不是想阿仁了?”

韩朗回过神,下意识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

李小帅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随后放下手里的杯子,小心翼翼的看着韩朗道,“老板,其实我们一直想问你个问题。”

韩朗挑了挑眉,“什么问题?”

李小帅犹豫了下,接着开口道,“我们一直想问你,你和阿仁是不是一对儿!”

“啊?”韩朗对于这问题惊讶又疑惑,可并不排斥,反而有点隐隐的高兴,“你觉得我们像一对儿吗?”

李小帅显得有些激动,“像啊,怎么不像?你们每天同进同出的,而且我们也都觉得老板你对他特别好呢!”

“难道我对你们其他人不好?”韩朗挑眉看着李小帅,最后一个字尾音上挑。

李小帅连连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老板您对我们都很好。可是……您对阿仁的感觉和对我们是不同的。”

“哪儿不同了,我觉得一样啊!”

“老板,您知道什么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吗?明明我们酒吧里的人都感觉到了,可您居然还没意识到!”

“是吗?”韩朗垂下了眼脸,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仔细想了一会儿,他好像也开始觉得自己对陆仁的感觉好像是不太一样,可是具体哪儿不太一样,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一样的,他又说不太上来。

好像是从他对自己坦白身世开始吧,不,好像又更早。

“我难道真的喜欢上他了?”韩朗无意识的嘟囔了一句。

李小帅闻言笑得暧昧至极,“老板你就别再逃避自己的内心了!阿仁挺好的……”

“我什么时候逃避了?”我从来不是愿意逃避的人,因为他们常说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

“不逃避最好了,勇往直前,这才像老板你嘛!”刚说完这句,旁边另一个调酒师就叫了李小帅一声,李小帅应了一声,又看了看正在认真走神的韩朗,便没再说什么,去另一边忙去了。

 

韩朗被李小帅一番引导后,在吧台坐了很久,想了很多。他最开始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陆仁,后来他自行确定了答案,

是的。他喜欢陆仁。

喜欢就是喜欢了,不必去追究为什么喜欢,也不必去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从来就是个果断的人,有些事,证实了,就没有再逃避的理由。

可是,另一个新的疑问又用上了韩朗的心头,陆仁喜欢他吗?

面对这个问题,韩朗没有选择乱猜一通,而是选择拨通了陆仁的电话,准备直接问。韩朗不是一个没有心眼儿的人,但有些事,他还是比较喜欢直来直往。因为猜来猜去,不过是徒生烦劳,起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这一次,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刚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你就打过来了!”电话一接通,陆仁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声音比昨天轻快一些,看来他的精神应该比昨天要好。

“你看到我的未接电话了?”韩朗并没有直奔主题。

“是啊,一打开手机就看到了,怎么,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啊?”

“没什么事,只是有个问题想问你。”

“想问什么,问啊!”

韩朗顿了两秒,开口道,“你喜欢我吗?”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韩朗的话似乎是愣了下,韩朗难得的有些小紧张,可随后却听到陆仁道了一句,“韩朗,你是不是又和李小帅他们打了什么奇怪的赌?居然都赌到我身上来了!”

韩朗瞬间石化,半晌后,他才无奈道,“我是认真的!”

陆仁嗤笑,“信你才有鬼,你们赌多少钱啊?”

韩朗下意识脱口而出,“你怎么不问我们赌的什么?”这话刚说完,他就忍不住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下陆仁肯定更坚信他是在闹着玩儿了。

果然,陆仁在电话那头露出了个不削的表情,心道,我就知道你们在打赌,还想骗我!

“你自己白痴你当全世界都和你一样白痴啊?明明你自己都已经说出来了好吗?”

“那你倒是给我个答案啊!”韩朗道。

陆仁顿了顿,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答案不是很明显吗?我和你就像小黑和小白一样,有可能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绝对没可能睡在同一张床上……”

韩朗瘪了瘪嘴,“喂,你这什么比喻啊?”

“通俗易懂的比喻啊!”

“哪里通俗哪里易懂了?睡不睡在一张床上好像并不能说明喜不喜欢这个问题吧?”

陆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懒得再和你闲扯,有正事没正事?没正事挂了啊,我忙得很。”

“你……”韩朗一个字都还没说完,那边就已经毫不犹豫的挂了,只留下一串嘟嘟声还萦绕在耳际。“我还没说完呢,挂那么快干嘛?”

 

 

韩朗并不知道,陆仁之所以那么匆忙的挂断了电话,是因为他此时心里很乱,从韩朗问出那个问题后,他心里就乱了。虽然知道韩朗是在开玩笑,但他内心还是忍不住一阵慌乱。

他并没有正面回答韩朗那个问题,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日久生情,对于他来说,不管什么时候都受用。更何况是在心刚好空出一个缺口的时候。

记得最开始的时候,因为韩朗长了一张和韩灏像极了的脸,他对他的确是莫名的厌烦的。可当时间久了之后,他却发现,其实这个人除了和韩灏长了一张极为相似的脸外,其他方面却是和韩灏有着背道而驰般的不同。

于是,他开始拿新的眼光去看这个人。可是越到后来,他倒是越对这个人有些移不开眼。不是因为他长得像谁,而是因为他就是他。是那个人前温和无害人后毒舌无比,有时霸气侧漏有时又窝心暖人的韩朗。

 

 

这晚过后,韩朗还是和以往一样,早晚各给陆仁打一个电话,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陆仁都没有接。韩朗倒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只以为是陆仁太忙了,没有听到,或者没空回电话。

直到这之后的第三天,韩朗才开始感觉到不对劲儿。于是他给和陆仁同样在c市帮忙的一个实习鬼差去了个电话,询问陆仁的情况。

那鬼差最开始一直顾左右而言他,后来在韩朗的威胁下他才支支吾吾的说出陆仁三天前就失踪了。

韩朗挂了电话后立即就起身去了冥界。

 

白岩办公室里。

白岩看着面前的人无奈道,“你去了又能怎样?我都感知不到他在哪儿,更何况你?去了也不过平白添堵,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守好你自己的地盘。你放心,他们已经在全力寻找了,陆仁不会有事的。”

“可不亲自去走一趟我还是不放心,你就让我去吧!”

白岩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轻叹了一声,摆了摆手,“哎,烦死了,去吧去吧,我不拦你。”

“那我先走了。”

 

得到白岩许可后,韩朗立刻通知了一个与他交好的鬼差替他看着自己的辖区,交代完一些事后,他刚准备走,却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顿,回了家。

回到家后韩朗直接抱起小黑和陆仁的围巾就又去了冥界。

 

从冥界作为起始点,想到什么地方都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儿。所以转瞬间,韩朗便到了c市,可一睁开眼,入眼的便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废墟。

看着眼前的情形,韩朗不免微微皱了皱眉,然后便抬脚匆匆往摆渡人零时扎营的方向赶去。

到达营地后,他却发现营地里只有寥寥几个人正在休息,其中一个,正是告知他陆仁失踪之事的人。

韩朗脚步不停地直接进了营地,在其他人疑惑的目光中,他直接走到了那个他认识的鬼差面前,“找到陆仁了吗?”

那人抬头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一人一狗,“你什么时候来的?”

“别废话,找到陆仁了吗?”

那人吞了吞口水,“还,还没有……”

韩朗皱了皱眉,带我去陆仁失踪前最后去过的地方。

那人顿了顿,然后慢慢站起身带着韩朗出了营帐,走了一段后来到一片废墟处。此时周围也有不少人正在到处寻找着什么,韩朗能感觉到,这些人都是同行,看来,他们应该是在寻找陆仁。

 

“陆仁失踪这两天我们每天都有派人到处找他,特别是这附近周围……他失踪那天晚上刚好又发生了一次地震,我们都认为他可能是被埋到了底下。不过按理说我们摆渡人是能互相感应到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就是感应不到他的气息。”

韩朗听完,眉头再次皱在了一起。他看了看周围的地形,然后蹲下身揉了揉正坐在他脚边的小黑的头,“小黑,陆仁不见了,我找不到他了,你能找到他吗?”

小黑呜咽了两声,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韩朗抿了抿嘴,从怀里掏出了陆仁平时戴的那条他送给他的羊绒围巾,凑到了小黑的鼻子底下,“陆仁的味道,没忘吧!”说着,他又鼓励般揉了揉小黑的头,“去,找陆仁……”话音刚落,只见小黑顿了几秒,然后便站起身朝某个方向跑去。

韩朗赶紧把围巾揣进怀里跟了上去。

 

在跟着小黑兜兜转转的小跑了二十分钟后,韩朗终于随着小黑停在了某个堆满了钢筋水泥和石块的废墟边。根据现场剩下的残垣断壁可以判断出,这里在没发生地震前应该是个偏僻的小巷。

而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那个鬼差在来到这里后,却突然皱起了眉头,一脸严肃,“这里阴气好重。”

韩朗闻言,脸色也跟着严肃了起来。刚才光顾着担心陆仁的问题,竟差点忽略了这浓重的阴气。

这边两人正在思考着这浓重阴气的来源,那边小黑却因为熟悉的气息站在废墟上着急的朝韩朗直叫唤。

韩朗这才反应过来对身后的人道,“你赶紧打个电话让他们都过来,这里阴气这么重,肯定有蹊跷。而且,陆仁也有可能在这废墟下面。”说着,韩朗不等身后人回应,就开始弯下腰动手搬废墟上的石头。

小黑在旁边看的焦急,在原地转了两圈后也开始跟着韩朗一起用自己的两只前爪刨着那些细碎的石块。

 

十分钟后,一个个摆渡人陆续赶来,有的帮着韩朗挖废墟,有的探查那浓重阴气的来源。

渐渐地,原来小山丘一般的废墟慢慢被一点一点削减了下来,可惜,眼看就要见底时,天上却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来,这场雨来的很急,最开始还不过是雨滴,没过片刻居然就发展成了倾盆大雨。

于是,旁边一起挖废墟的人此时都不免升起了退意,“韩朗,雨太大了,我们等雨小些再来吧?”

韩朗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拿起一旁的铁锹一边掀那些砂石,一边回道,“不行,我已经能感觉到陆仁的气息了,他就在这下面,马上就能挖到了,我不能走。”

“韩朗……”

“要走你们走,我说了我不走。”韩朗红着眼,歇斯底里的对叫他的人吼道。吼完后,他又低下头继续不停歇的搬石头,挖碎石。

那人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没走,叹了口气后弯下腰冒着雨继续和韩朗一起挖了起来。

旁边另外一些人却只看是了韩朗他们一眼,便毫不犹豫的走了,不过指的庆幸的是最后还是有几个人留了下来韩朗他们并肩作战一起挖那片马上就将变成平地的废墟。

韩朗抬头望了他们一眼,轻声道了句,“谢谢。”声音虽轻,但诚意十足。

 

经过几人坚持不懈的努力,半个小时后,他们终于把废墟清理干净,可这废墟下面并没有陆仁,只有一个下水道口。

韩朗看着这个塞满了两块大石头的下水道口,愣了愣。他明明感觉到了陆仁微弱的气息,可为什么还是没看到他!

旁边一人看着韩朗愣愣的模样忍不住出声道,“陆仁不会在这下水道里吧?”

另一个人出声反驳道,“怎么可能,这下水道这么浅,还都被石头堵满了,怎么可能还能容下一个人。”

韩朗听完两人的话,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跪在地上弯下腰又开始挖堵在下水道里的石头,他一边挖,还一边念念有词的道,“不,他就在这下面,就在这下面,快挖,快挖……”

众人看他这幅模样,也不好说什么反驳的话,反正都挖到这儿,再继续挖两下又有何妨,没准还真就能挖到呢?

十分钟后,下水道口终于再次被清理干净,韩朗激动又焦急,迫不及待的便跳了下去。

刚跳下去,他就惊喜的发现一侧的污水通道里赫然蜷着一个满身灰尘模样憔悴的人——不是陆仁还能是谁。

韩朗看清陆仁那刻差点喜极而泣,他激动的笑了笑,随后赶紧爬到了陆仁身旁。

等爬近后,韩朗才发现陆仁身上居然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擦伤,他心疼的拂过陆仁脸上其中一道擦伤,然后轻轻摇了摇他的身子,“陆仁,陆仁……醒醒,快醒醒……”

等了良久,陆仁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一点眼睛,看向面前浑身湿透的韩朗,哑着嗓子开口道,“韩朗?你……我……还在……做梦吗……”不过几个字,他却说的断断续续。

韩朗一听他的声音,连忙道,“不是梦……是我,韩朗……现在你别说话,我马上就带你出去。”说着,韩朗半跪下身,将陆仁抱了起来,猫着腰一步一步的朝出口挪去。幸亏他们待得地方离出口不远,否则韩朗的腰说不定就要废了。

上面的人在看到韩朗抱着一个人出来后,一个个都忍不住激动兴奋起来,可激动兴奋过后,一个人却突然感觉到了异样。他的表情渐渐冷淡下来,然后奇怪的看向了韩朗怀里的人,道了一句,“为什么陆仁身上的阴气这么重?难道我们开始感受到的那股浓重的阴气便是从陆仁身上而来的?”

众人这时候也渐渐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一个个奇怪的看着正昏睡着的陆仁。

韩朗只愣了一下,便道,“他现在很虚弱,这个问题还是等他醒了再研究吧!”说完,他不再管身后人的言语,抱着陆仁朝营帐的方向飞奔而去。


评论 ( 8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