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瓶邪是朱砂痣。团孟是白月光。另外还有双队,陆花,楼诚,吏青,等等等等……
喜欢挖坑,但不咋爱填。
三分钟热度,外加渣烂文笔。
常年投身冷cp,也爱自割大腿肉。
如果一时喜欢,可以点个关注,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在别的cp那遇见。

〖团孟〗来世(二)

   史今在那人走远后,也跟了上去。

    只是那只跛了的脚让他的行动十分不便,他只能一步一步缓慢的往前挪动。

      东边缓缓升起的太阳渐渐地使大地变的暖和起来,史今一边吃力的往前挪动着,一边环顾着四周陌生的环境。

      当史今沿着一条小路进到小镇时,原本在东边的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一滴滴的汗水从他的脸上流进脖子里,再从脖子里,流进了破旧又肮脏的衣裳里。史今不知道这具躯体到底有多久没洗澡了,只知道汗水和着泥土的烂衣裳紧紧的贴着他的皮肤,简直难受的要命,他现在只想找个河跳下去。

      当史今幻想着河流的时候,一辆军绿色的吉普从身旁擦身而过,带起一阵灰尘,史今无意中往车里看了一眼,却意外的看到了两张熟悉的脸。

     史今下意识的对着那辆即将开远的吉普叫了一个名字,“六一……”

      吉普车开了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接着又倒了回来,停在了史今面前。

      史今看了一眼车上那人的穿着,又看了看自己的,简直是天壤之别。

      车上那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史今,然后开口道,“你刚才喊的什么?”

      史今狐疑的开口,“你的名字啊,怎么了?”

      “什么名字?”

      “六一啊,伍六一!”

      车上那人看了一眼史今没说话,反而转过头看了看他旁边驾驶座上的人,道,“龙团长,这又是你们耍的什么新花样!”

      驾驶座上的人对着那人谄媚的笑了笑,“师座说的这是哪儿的话,什么新花样啊!这小瘸子兴许是上次被炮弹吓傻了还没恢复过来呢!”

       史今一头雾水,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眼前的车就刷的朝前开去,再次带起了一片尘土。

      一脸茫然的史今目送着车子远去后,独自一人行走在小镇的石板路上。

      路旁的鲜花倒是开的十分漂亮,虽然史今并不知道这种没有花香的鲜艳花朵叫什么名字。

    欣赏完路旁的花后,史今再次踏上了寻找水源的征途。只是他根本不熟悉这里的环境,找了好久都没能找到个水池或者水井之内有水的地方。

    走了半天路的腿酸的要死。史今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揉了揉酸痛的腿。他想,明明自己是在梦里,为什么还能有明显的神经感知呢!

    还没等他细想,背后突然被什么东西猛的推了一下,接着,他就四仰八叉的扑在了前面的花丛里。

    始作俑者将踢人的那只脚放下,看着扑在花丛里的人,笑的恶劣至极!

    史今拍掉脸上的草屑,不悦的看向那个居高临下看着他的人,质问道,“你踢我干嘛?”

    那人不答反问道,“你不在祭旗坡待着,瘸着个腿瞎蹿什么啊?走,跟我回去……”说着,那人就转身准备往回走。

    史今艰难的站起身,却没有跟着那人走,而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前面那人的背影出神。

    他已经连续梦到这个人好久了。他知道他此时所在的地方是南方的某个边境小镇,他也知道现在的时代背景是抗日时期。他知道眼前的人是个吊儿郎当又有些疯癫的团长,他也知道他是这个团长手下一个糟糕的兵。

    他唯一不知道的是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只知道梦里出现过的人都叫他“死啦死啦”。

    他唯一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会做这些奇怪的梦,梦里的一些人虽然长着一张张和他身边人相似的面孔,却完全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些人。

    死啦死啦转过身,发现身后的人依旧站在原地,一双小眼睛亮晶晶的望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于是高喊起他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三米之内,立马到我一个耳刮子能扇到的地方……”

    史今脚下依旧没动,嘴唇倒是动了动,问出了那个他一直想问的问题,“哪里可以洗澡啊?”

    死啦死啦看怪物一般看着史今,高声道,“炮灰团的头号虱子窝什么时候也爱起干净了!”

    史今淡然回道,“不舒服!”

    死啦死啦笑了笑,转身高喊着朝前走去。“走咯!带咱炮灰团的头号虱子窝洗澡去咯……”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