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我可以单身,我的cp一定要结婚

〖团孟〗来世(新年番外)


    今天,是腊月三十儿,中国的除夕夜!

    大街上四处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年味儿。比如高挂的红灯笼,成对儿的春联,还有一些人家飘出来的年夜饭的香味儿。

    半大的小孩儿们穿着喜庆的新衣裳欢快的蹦哒在自家院子里玩着新年必不可少的小玩意儿——炮仗。

    大人们也早早的就将烟花都准备好了放在自己院子里,只等到新的一年到来时,让天空开出朵朵绚烂夺目的花儿。

    史今提着一堆年货走在铺满积雪的雪地上,正慢悠悠的往山上自己的小木屋走去。

    自从史今从部队退下来后,就回了东北老家找了一份照看山林的工作。他自己在山顶上盖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小木屋,带着一条名叫狗肉的狼犬,就这样一人一犬过着静谧而悠闲的田园生活。

    他有时候也会下山去购买点生活必须品顺便给部队的战友寄两封信,除此之外,他一般不下山。

    包括今年春节,他也没打算回家去过。哪怕他家里已经联系了他好几次。

    回到小木屋,史今倒了一杯茶,坐在靠窗的小书桌边上,透过蒙了一层冰霜的玻璃窗户看着窗外的鹅毛大雪,忽然想起了在部队时候过的春节,那可真是热热闹闹的。

    也不知道大家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书桌边的一角还摆放着一沓信纸和几个信封。其中有一个信封填好了地址,却没封口。

    史今放下手中的茶,拿起那个信封看了许久,最后拉开了一旁的抽屉,里面赫然摆放着一摞和手中那封一样,写着相同地址相同收件人却没有发出去过的信件。

    史今每过一段时间总会给三多和以前的战友写一封信,但每次都总会有一封收件人为袁朗的不会有发出去的机会,只会放进那个抽屉里,和以往的信件一起长久的封存在里面。

       放下信件,史今起身去了厨房,开始着手准备做午饭。

    史今在狭小的厨房里一通忙碌,一会儿切切菜,一会儿看看锅里炖的汤,忙的不亦乐乎。狗肉则坐在厨房门口静静地看着忙碌的史今,等待着丰盛的午饭。

    临近中午,一桌丰盛的午餐便摆满了桌子,史今看着一桌子好菜,不知道该先吃哪个,然而厨房里的狗肉却没有他的顾虑,已经先一步开吃了!此时,它正啃着一块史今为他特意准备的牛排啃的津津有味。

    史今看着狗肉的吃相无奈的摇了摇头,抬手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嘴里。

    吃完鱼肉,史今一边感慨自己的手艺有了进步,一边又将筷子伸向了桌上的小鸡炖蘑菇。他刚准备把一块蘑菇夹进自己的碗里,门外就想起了敲门声。

    史今疑惑的转过头看了一眼不远的大门,心想,大年三十的,谁会来他这里拜访。他一边想着,就一边起身朝大门走去。

    门外的人似乎是急于史今半天都没打开门,所以又急切的敲了两下木质的门板。史今一边喊着,“谁啊?”一边带着满脑子疑惑开了门。

    打开门,冷风夹着雪花吹了史今一眼,史今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接着他便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你怎么来了?”

    “来陪你过年啊!”来人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围着个羊毛围巾,杵在风雪里咧嘴笑了笑。

    “你应该陪的是你老婆孩子!”史今淡淡开口。

    来人赶紧岔开了这个话,“诶,我来都来了,你至少应该先请人进去坐坐吧!”

    史今想了想,给让开了一条道,“进来吧!”

    袁朗听到特赦,忙不迭的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了屋。

    屋里因为烧着旺旺的碳火,所以暖烘烘的,这使得袁朗羽绒服上的雪花瞬间化作了雪水,渗进了他的羽绒服里。

    他将手里的大包小包放在了书桌旁,脱掉了羽绒服和羊绒围巾,里面只剩下一件灰色的羊绒衬衫。

    史今拿过袁朗脱下的羽绒服,找了个衣架子,挂在了一边的墙上。

    厨房里正享用午餐的狗肉许是闻见了生人的味道,于是叫唤着出了厨房。

    袁朗听到犬吠,闻声望去便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他下意识的叫了一声,“狗肉!”狗肉竟然就这样奇迹般的停止了叫声,冲到袁朗面前摇着尾巴,嗅了嗅他的味道,然后便转身回厨房接着啃他的牛排去了。

    袁朗看着走进厨房的狗肉笑了笑,随后便看到了一旁餐桌上丰富的大餐,二话不说就冲了过去,坐了下来拿起史今的碗筷就开吃。

    史今一转头,就看到了正吃的不亦乐乎的袁朗,无奈的皱了皱眉,于是他进到厨房里又拿出了一副碗筷,坐到了袁朗对面。

    袁朗看了一眼史今手里的碗,一边往嘴里塞着吃的,一边道,“我以为你一个人住只有一副碗筷呢!还想着要不要喂你呢!”

    没想到史今开口道,“吃完你就回家过年去吧!”

    袁朗夹菜的手一顿,随后笑了笑,道,“这不就是我家吗?”

    史今啪的将筷子拍在桌上,“袁朗,你闹够了没有!你是袁朗,不是龙文章,你现在是A大队三中队中队长,有老婆有孩子,不是那个烂在泥土里灰头土脸孑然一身的炮灰团团长。你不应该出现在我这儿!”

    袁朗沉默着往嘴里狂塞着食物,没有接话。

    过了很久,他才缓缓的开口道,“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我看着隔段时间三多他们就会收到你的信,而你连一封也不肯给我写……我想你了……就是想来看看你……”袁朗放下筷子,认真的看着史今,脸上是他从来没有过的表情。

    “他的预产期应该就是这两天吧……”史今却开口提道。

    袁朗低下了头,“今儿……她骗了我……我回去过了,她根本……没怀孕……”

    史今惊讶的看着袁朗,“怎么可能……”

    “……”袁朗没抬头,也没说话。

    史今拿起筷子,麻木的往嘴里塞了口米饭,“那你就更应该在家陪陪她了。如果不是我的出现影响了你们,她也许也不用骗你。你也老大不小了,是应该有个自己的孩子了,别意气用事……”

    “别跟我说这些,我都听烦了……”

    “如果不想听,就回去吧!”说完,史今起身拿起碗筷进了厨房。

    站在洗碗池前,史今出神的盯着洗碗池里的碗,想着刚才袁朗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

    随后,背后一暖,他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拥进了怀里。耳边,袁朗富有磁性的嗓音低沉的道了一句,“别动,让我抱一下!”

    史今听着这声音,忘了动作。两人就保持着这个动作,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仿佛要到天荒地老。

    窗外大雪纷飞,屋里暖意融融。

    不知道过了多久,史今才开口,“你吃饱了吗?吃饱了就去坐一下吧,我要洗碗了!”

    袁朗闻言,慢慢的放开了手,随着史今出了厨房,收拾起外面的餐桌。

    史今在厨房洗碗之际,袁朗坐在书桌前,看着史今在厨房里的背影发呆。

    看了一会儿,袁朗便转过身,开始无所事事的翻着史今放在桌上的书本。

    他随手拿起一本翻了翻,结果书里面突然掉出了一个信封。袁朗弯腰捡起那个信封,发现那是一封他写给史今的信,也是史今唯一一封收了的信。

    袁朗拿起来看了看,随后正准备将信夹回书里时,却意外的发现一旁的抽屉开了个缝儿。鬼使神差的,袁朗拉开了抽屉,接着,映入他眼帘的便是满满当当的一抽屉信件。

    袁朗拿起几封,一封封的看着封面,发现每一封每一封的收件人写的都是他的名字。

    史今从厨房里出来时,袁朗正一封封信的拆开看的起劲儿。史今一惊,三两步走了过去,夺走了袁朗手里的信,吼道,“谁让你翻我东西了?”

    袁朗定定的看着史今,一字一句的道,“为什么不发出去!为什么写了,却不给我发!”

    史今将信整理好,重新放回抽屉里,“发不发是我的事儿,与你无关!”

    袁朗站起身,一把抱住了史今,后者正欲挣扎,却听到抱着他的人轻声道,“别动,让我陪你过完这个年吧,过完年,我就回去了。以后,我再也不来了,好吗?”

    史今闭眼缓了缓情绪,再次睁开眼时,他轻声道了句,“好。”

    于是,袁朗如愿以偿的在史今身边过了个新年。

    当天夜里,袁朗紧紧的环抱着史今,深怕他跑了一样。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到了天亮。

    真想就这样抱着你,从黑夜到天明,从初始到末日,永远也不放开!

    不管以后如何,至少这一刻,我们是在一起的!



(这篇新年番外我从2016写到了2017,写了一年。大年夜你们应该都在家里过大年吧?可是苦命的我却还在上夜班!而且一天没吃饭了!而且还码了两篇文的新年番外,也是够拼的!
本来计划这篇新年番外有肉肉的,可是时间太赶了,所以肉肉也没了,就这样草率的结尾了,大家就将就一下吧!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