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团孟〗来世(五)

    眼看着大演习的日子就快到了,训练的强度也是越来越大。

    可能也是因为最近太累了,所以近来史今每到晚上一沾床就能一觉睡到大天亮,中间连个梦都没有。

    他倒是真的已经很久没见到那个妖孽了。

    也许这场连环梦,到这里就结束了吧。史今这样想。

    可是老天似乎总爱和人过不去。正当史今想忘掉这个梦,忘掉梦里的人时,他又突然回到了那个梦境里。

    只不过这一次……他不再是用梦里孟烦了的视角来看这个梦境,而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这个梦境里发生的所有事。

    他看见死啦死啦满脸血污,身上缠着被血渗透的绷带,旁观着一场沙盘上的战役,他看见孟烦了和死啦死啦缓慢的走在禅达的巷子里,他看见死啦死啦和那群精英的首领对垒,他看见死啦死啦在胜利后倒了下去,他看见孟烦了背着死啦死啦艰难的瘸出了精英们的领地,他看见孟烦了背着他们的团长,一步一步的走在禅达的街头,他看见孟烦了被一群精英们侮辱,殴打……

    他好想去帮他,可是,当他举起手想去拉他们时,他的手却穿过了他们的身体。他只是一个局外人,一个旁观者,他帮不了……

    后来的后来,他又看见了一场惨烈的战斗,他看见一层叠着一层的尸堆,他看见灰头土脸眼里只剩茫然和绝望的他们……

    他听见那个叫虞啸卿的人问死啦死啦,“你真的是共党吗?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只要十万铁甲,我让你做了死鬼还无党无派。”

    他听见死啦死啦说,“不是。我只是个不愿意和你们一起伐异的同党。打了太久的战,打得你手一指我就会扑上去,就像我的一个朋友,我一说,狗肉,上——它就扑上去。我不想那样。你想?”

    他听见孟烦了几乎带着哭腔对死啦死啦说,“走吧走吧……走啊!”

    他听见死啦死啦说,“去哪?”

    他听见孟烦了说,“东南西北!天涯海角!去哪儿都可以,哪怕去吃我们吃不习惯的青稞面!”

    他听见死啦死啦说,“我吃过。吃得惯。”

    他看见他们两个头抵着头,靠在一起,他看着孟烦了拽他,却怎么也拽不动。

    他听着死啦死啦说,“走过一趟啦,有的事情不能走两趟的。烦啦,我还可以再打一趟南天门,可我没种看着你们一个个死了,我没种了。”

    他听着孟烦了说,“不会有人死的,都是活路!”

    他看着死啦死啦敲着自己的心脏,“那我的这个活在哪?”

    他听见死啦死啦说,“烦啦,别老烦,试试看。能不能让死了的人活在你的身上。”

    最后,在史今醒来之前,他看见死啦死啦哭了,这是史今第二次看见他哭,第二次看到他的茫然,他的无措,他的孤独。他想为他擦掉眼泪,可是那滴泪却穿过了他的手指。

    突然间,史今的眼前变的一片黑暗,过了片刻,随着“砰”的一声响亮的枪响,他猛的睁开了眼,他醒了。醒来后的视野里是一片白花花的天花板。

    他就这样盯着天花板出了很久的神,直到起床号吹响,也没能起来。

    直到高城亲自过来慰问他,他也没能起来。

    高城看着似乎是没了魂儿的史今,有些担心的问他怎么了。

    史今过了很久,才回了一句,“他好像死了!”

    高城被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的有些懵,追问道,“谁?谁好像死了?”

    史今却不再回答。

    高城无奈的皱了皱眉,“今儿啊,你要是不舒服就去医务室看看吧。”

    史今闻言,随后翻身而起,说了一句,“连长我没事。”便迅速穿衣叠被下了床。

    高城皱了皱眉,却说不出什么话。

(我这章几乎是照抄《团团》小说了,大家千万别吐槽啊!)

评论 ( 5 )
热度 ( 6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