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团孟拉郎〗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孟文禄X史今)

〖七〗

   夜晚,史今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晚间的那个画面一直在他眼前重复闪现,让他毫无睡意。

    一想起那个脑浆和鲜血齐飞的画面,史今就觉得自己可能会好几天吃不下饭了。

    结果,第二天早晨厨房就给史今送了碗豆腐脑,还真就弄得他一天都没吃下饭,反而还吐了一天的酸水。

    孟文禄一大早就发现平常一直跟在他身后的人今天突然不在了。恰好史今的房间刚好被他安排到了他房间的隔壁,于是他开门到隔壁敲了敲史今的房门。

    史今躺在床上听到敲门声本想应一句,可无奈他感觉自己一开口就想吐,于是只好选择了不应声,闭上眼安安静静的窝在了床上。

    孟文禄听里面没半点动静以为没人,正想转身去别处找找,可刚转过身,他又顿住了脚步,回身打开了史今的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单人床上的薄被下隐隐约约的有个人形。孟文禄想,这要是冬天盖个厚点的被子大概都看不出床上有个人躺着呢吧!

    孟文禄边胡思乱想着,边走向了床边,掀开了被子的一角。

    床上,史今平躺着,脸色苍白,额头上还挂着些细密的汗珠。

    孟文禄赶紧从兜里拿出了丝帕给史今擦了擦汗,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哪不舒服?”

    史今睁开眼看了一眼孟文禄,推开了他为他擦汗的手,答道,“我没事,只是胃不太舒服!”

    孟文禄按住了史今那只推拒他的手,继续为他擦着汗水,“那我让厨房给你熬点粥吧!”

    史今听到“粥”字,又想起了那同样白腻腻的豆腐脑,于是,刷的从床上蹦了起来冲到了卫生间里吐去了。

    孟文禄看着突然冲进厕所的史今愣了一下,直到厕所里传来史今的呕吐声后,孟文禄才反应过来史今这的确是胃不舒服。

    在厕所里漱了漱口,顺便洗了把脸之后,史今才觉得胃里终究舒服了一些,这才又重新窝回了床上。

    孟文禄看着重新躺下的史今问道,“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史今顿了一会儿回道,“我只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而已!”

    孟文禄听着史今这话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了许久,才想清楚史今话里的意思。等他想清楚,便忍不住调侃起史今来,“你怎么还不如个姑娘啊!人张碧兰昨天也看到了啊,人家都没像你一样上吐下泻吃不下饭!我跟你说,你得适应,像这种事儿,以后你说不定还会见到很多。在这个年代,死一个人而已,并不稀奇……”

    史今皱了皱眉,他看着孟文禄,认真道,“是,那些人在你眼里可能确实没什么,可在我眼里,那是一条人命啊……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我眼前,我真的接受不了……”

    孟文禄叹了口气,似乎想说什么,可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没说出口。

    在他眼里,那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可是,他没的选择。

    史今看了眼欲言又止的孟文禄翻了个身,闭上了眼,轻道,“你出去吧!我想自己躺会儿。”

    孟文禄抬手将薄被拉过给史今盖住了露在外面的背部,问道,“你想吃点什么吗?我让厨房给你做!”

    史今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躺一会儿就好了!”

    孟文禄无奈,只好起身离去。

    史今这一躺,便躺了一天一夜。不过到了隔日早晨,他便真的好了!早早的便起来去厨房吃了早饭,然后还绕着公馆晨跑了一圈。

    孟文禄站在窗前,一边扣着衬衫扣子,一边看着楼下小跑着的史今,露出了个笑容,“这小子,终于好了!”

    套上马甲后,孟文禄小跑下了楼,在饭厅喝了几口牛奶,吃了两片面包后,史今出现在了他面前。

    孟文禄斜视了一眼史今,“好了?”

    史今点了点头,“好了。”

    孟文禄哼了一声,端起面前的牛奶猛的递到了史今面前,“来,喝杯牛奶补充点营养!”

    史今看着递到面前的乳白色液体,皱着眉抿紧了嘴唇,将头偏向了一边。

    孟文禄看着史今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收回了牛奶一饮而尽,“你得适应,知道吗!”

    史今吞了口口水强压下了那股恶心感,“我在慢慢适应!”

    孟文禄撇了撇嘴,从桌上拿了块面包放进嘴里咬了一口,然后起身边朝外面走去,“走,陪我打会儿橄榄球去!🏈”


    夜晚,九公举办了场宴会,将和孟家有生意往来的朋友,还有各界名流,各报社记者都请了过来,他想对外宣布辞职,不再过问孟家大小事,告老还乡颐养天年。

    孟家二姐对于此事是绝对不赞成的,所以她一直都在劝孟文禄留下九公。毕竟孟文禄刚掌权,他需要一个得力助手,需要一个了解孟家的军师。然而除了九公外,没有谁比他更加了解孟家的一切。

    不过孟文禄似乎并不这样想。

    在九公在台上宣布完自己想告老还乡那刻,孟文禄甚至还送上了几张地契和房产,让他回家好好颐养天年。

    史今在台下看了一眼二姐那张气的快要扭曲的脸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台上那一脸笑意的人。他现在可真怕二姐会直接起来撕了孟文禄的脸。

    索性孟文禄还比较识相,下台后并没有直接跑到二姐跟前找骂,而是叫上张碧兰去了后院聊天去了。

    史今看着走向了后院的两个人,一直在想着要不要跟上去,直到二姐走在他面前怼了她一下,“你不跟上老三,在这儿杵着干嘛啊?”

    史今解释道,“可是他跟张小姐两个人……”

    二姐不耐烦的打断,“你远远的跟着不去打扰他们不就好了吗?”

    史今应了一声,连忙追了上去。

    看着前面缓慢前行的两人,史今一直在后面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孟文禄微微转过头,眼角瞥了一眼一直跟在后头的史今,然后又放心的转回了头,继续和张碧兰聊着送她什么结婚礼物的事。

    待走到一段灯光昏暗的路段时,孟文禄总感觉周围有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这奇怪的感觉让孟文禄心感不妙。于是,他拉着张碧兰想往回走。

    就在这时,史今也感觉到了周围的树林里似乎藏了人,就在他预感不妙,快步上前想让孟文禄他们赶紧回去时,一声枪响打断了三人的脚步。

    孟文禄在听见枪响那刻将张碧兰护进了怀里,随后拉着人快步朝小林外跑去,史今这时候也已经跑到了两人面前,催促着两人赶紧跑,并且一直站在孟文禄身后护着他。

    史今一边跑着,一边紧张的观察着树林两侧比较适合藏人的地方,一晃眼,他似乎在某棵树叉上看到了一个人影,而那人影手里的枪此时正瞄准着孟文禄。

    史今瞳孔一缩,叫了一句,“小心”,然后便一下扑上了孟文禄的背。

    只听“砰”的一声,一颗子弹破膛而出射进了史今的肩膀,瞬间,鲜血染红了史今的半件白衬衫。

    此时,听见枪声的榔头已经带着人赶到了现场,刺杀的人见有人来了赶忙转身窜进了树林深处。

    孟文禄慌忙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倒在地上满身鲜红的史今睁大了眼睛,而一旁的张碧兰更是吓得连忙捂住了嘴,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史今……史今……你怎么样……”孟文禄赶紧扶起了史今,紧张的询问着。

    史今眉头紧锁,咬着牙,疼的直冒汗,却还是勉强开口回道,“没事……大概死不了……”

    “你坚持下啊,我马上带你看医生……”说着,孟文禄打横抱起了史今边朝外边走,边疯狂的叫喊着“医生”两字。

    匆匆赶到的二姐在看到孟文禄没事那刻松了一口气,赶紧给他让开了道,并且吩咐了下手赶紧去找医生。

    史今本就疼的上气不接下气,还被孟文禄摁紧了伤口打横抱着走,着实有些恼火,于是他忍不住道,“你能不能放我下来自己走……”

    孟文禄也是心急,“你给我闭嘴,我这样才能帮你按着伤口防止失血过多……”

    “可是你这抱的姿势也太……”

    孟文禄打断了他的话,“都什么时候了,还管什么姿势啊!老实待着,别说话……”

    史今闻言,识相的闭上了嘴。

    也不知是伤口太疼,还是什么原因,史今竟然就这样靠在了孟文禄怀里昏睡了过去。

评论 ( 10 )
热度 ( 6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