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团孟拉郎〗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孟文禄X史今)

〖八〗

    看着屋里床上躺着的史今,孟文禄大脑一下子空了。

    他的心一直悬着,他怕他醒不过来。如果他因为他醒不过来的话,他会因此而内疚一辈子。虽然这在外人看来,不过是手下为主子挡了一枪,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事。可孟文禄却从没拿史今当过自己手下,他当他是恩人,是朋友,一个救过他命的朋友。

    直到医生从里间走出来,告诉孟文禄里面的人没有生命危险后,他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可是他并未因此而松一口气,因为史今还没睁开眼。

    按理说手术做完了,这麻药劲一过,这人也该醒过来了,可是史今却睡了一天一夜都没醒过来。

    史今一直睡着,孟文禄便一直守着,连续守了两天,史今也半分没有醒来的意思。孟文禄急,孟家二姐更急。

    孟文禄每天都让医生过来检查,可医生检查完后总是说各项指标都正常,醒来只是时间问题。孟文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一直这样守着。

    二姐看着孟文禄天天关在房间里看着病床上的人,也不管家里的事,怎么劝都劝不听。眼看着榔头渐渐地就接手了孟家的事,就等着夺权了,二姐也是有些坐不住了。

    她敲响了孟文禄所在的房间门,在孟文禄开门后,他质问道,“老三,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这孟家偌大的产业你是就打算这样拱手送人吗?他只不过是你的保镖,是保护你的人,他理所应当为你挡这一枪,他是死是活和你没关系,你应该做的不是守在他床前,而是走出来,看好这个家……”

    孟文禄冷漠的看着二姐,“你说完了吗?你让我出去?出去干嘛?被无数人用枪指着脑袋吗?床上躺着的那个人,他没有义务保护我,他也没有必要必须为我挡这一枪,是我们欠人家的,你知道吗?他先前救了我一命,你因为不放心,所以才让他来了孟家,你用他身边的人作为要挟,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他不是我们孟家的下人,他也没那个义务必须为我做什么!别说的好像他做的都是应当的!而事实,是我们欠人家的……”

    说完这些,孟文禄深深地看了一眼二姐,然后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转身,孟文禄来到了床前,看着床上那个依旧安安静静躺着的人,他从裤兜里摸出了一个东西。

    是史今的项链。

    他将项链挂在了手指间,举到了史今的眼睛上方,来回晃荡。

    “你不是一直想拿回你的东西吗?你快醒来啊,等你醒来了,我就还给你!”

    “快醒来啊……快醒来吧……”

    话音刚落,史今的眼皮就动了动。孟文禄惊喜的睁大了眼睛,看了看手里的项链,又看了看史今,他开始有些怀疑这项链是不是有招魂的功效了!

    眼看着史今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孟文禄连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项链收回了兜里,然后开口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史今眯了眯眼,等适应了屋里的光亮后才完全睁开了眼,挣扎着想坐起身。

    可是他这一动,刚好牵动了肩膀上的伤口,疼的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诶,你别动你别动,先躺着!”孟文禄连忙按住了史今,让他好好躺着。

    史今无奈,只好乖乖的躺下了。

    他看着脸色有些不大好的孟文禄,开口问道,“你没事吧?”

    孟文禄笑道,“我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
   
    史今哦了一声,然后开口问道,“我睡了多久?”

    “两天了。”

    史今又哦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道,“我好饿!还有,我想上厕所!”

    孟文禄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将史今小心翼翼的扶了起来。他本来是打算去拿尿壶的,可史今却执意要去厕所尿,孟文禄只好妥协,扶着史今去了厕所。

    上完厕所后,孟文禄又将史今扶到了桌前,让他等一会儿,他去做饭。

    史今用怀疑的眼神儿目送着孟文禄出了房间,心道,这人还会做饭?

    半小时后,孟文禄端着几碟菜和两碗米饭回到了房间。史今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随便夹了一筷子放进了嘴里,嚼了几下后艰难的咽了下去,随即赶紧拿起一碗米饭扒拉了两口。

    孟文禄站在一旁疑惑的看着史今,“怎么?不好吃?”

    史今摇了摇头,“没有没有,挺好的挺好的,很下饭!”

    孟文禄将信将疑的拿起筷子也尝了一口,嚼了两下后,他连忙拿了个空碗连忙吐了出来,然后喝了几口水,“不好意思,第一次做,盐放多了点儿……”

    史今则笑了笑,又夹了一筷子其他菜,“没事没事,能吃……”

    吃完饭,史今说要下楼走走,可能是在床上躺了几天的缘故,史今都觉得自己腿脚有些不利索了。

    两人到楼下小树林里走了走,孟文禄本想扶着点史今,却被史今拒绝了,“嗨,没事儿,我能走!伤的是肩膀,又不是腿脚!”

    在小园子里走了一会儿,呼吸了一番好几天没呼吸到的新鲜空气后,史今终于觉得舒服多了,简直可以用神清气爽形容。

    孟文禄也看出来了,史今下来走了一会儿后,精气神似乎都比刚才要好了。

    临近中午时,两人坐在树荫下看着书,二姐提着个食盒走了过来,“听说史今醒了?我特意让人做了些好吃的!”

    史今连忙起身叫了声二姐,然后起身把位置让了出来。

    “诶,没事,你坐你坐!”二姐放下食盒,拉着史今坐下。

    史今摇了摇头,“没事,二姐您坐!我正好想再去走走!多锻炼好的快!”说着,转身去了远处。

    等史今再回来时,孟文禄已经将吃的摆满了桌子,招呼着他,“快,过来吃饭!”

    史今走过去坐下,拿起了筷子,小心的开口道,“刚才二姐过来说什么了?”

    孟文禄抬头,“没什么啊,他能说什么?”

    史今看着周围守着他俩的人,犹豫了下,道,“可我怎么觉得这家里,有什么不对劲儿啊!”

    孟文禄转着头,四处看了看,“有什么不对吗?没有啊!挺好的啊!你就别瞎操心了,快吃吧!”

    史今抿了抿嘴,只好低头吃饭。

评论 ( 1 )
热度 ( 3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