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团孟拉郎〗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孟文禄X史今)

〖九〗

    关在房间里修养了两个星期后,史今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而这两个星期以来孟文禄也是一直与他寝食同步,除了陪他下楼散步以外,未曾踏下过楼梯半步。

    二姐时常过来劝他出去看看家里的事,可他却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态度继续带在这房间里。史今从下人和二姐的只言片语中,也可以听出些端倪,看着情形,大概是榔头要夺权的前兆了!

    他也有劝过孟文禄,可是孟文禄总是顾左右而言他,从不正面和他讨论这个问题。而且以他的身份,也不好多说什么,于是,这事儿史今后来也就没再过问过了。

    不过,有些事,该来还是会来!

    这天晚上榔头上楼来敲响了孟文禄的房门,史今在隔壁刚准备休息,却听到隔壁突然传出了一声声的大笑声。

    史今一边想着孟文禄这是怎么了,一边开了门,想去隔壁看看。

    本欲敲门的手抬起来,又放了下去。因为他隔着房门清楚的听到了榔头和孟文禄谈话的声音。

    两人谈话的内容,史今听的清清楚楚。

    片刻后,两人似乎谈的差不多了,史今预感着两人可能要出来了,于是快速闪进了自己屋里,轻轻的合上了房门。

    回到房间,史今靠在床头,想着刚才两人的谈话,有些担心起孟文禄的安危。

    孟文禄推门走进史今房间时,正好看到史今在神游天际,他出声道,“想什么呢?”

    史今闻声回神,看了一眼孟文禄,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刚才,你们的谈话我都听到了。”

    孟文禄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好啊!你听墙角?”

    “我不是故意听到的!不过,你明天要怎么应付啊?”

    “这个不用你操心。你睡觉吧!”孟文禄扬了扬手,抬脚又出了史今的房间,顺便,还带上了门。

    史今看着关上的房门,叹了口气,躺了下来,被子一拉,闭上了眼。

    睡到半夜,迷迷糊糊中,史今感觉有人正在拍自己的脸,史今迷糊的睁开了眼,却看到一张大脸近在眼前,史今吓了一跳。

    孟文禄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小声道,“赶紧起来穿衣服,我在外面等你。”说完,转头就走,一点也不给史今发问的机会。

    史今看着窗外尚未天明的天空,一头雾水。不过,他还是按着指示下床快速穿戴洗漱了一番。

    等一切收拾妥当后,孟文禄带着史今一路从一个秘密通道出了孟家。

    密道的出口,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顺着小路下到海边,那里停了一艘小船,似乎已经在此等候多时。

    史今上船后诧异的看了一眼孟文禄,“这船是你安排的?”

    孟文禄回答不是。

    而船家则给了史今一个答复,“我家世代在这里等候。家里每年都会收到一笔钱,从我爷爷那辈开始,我家便一直有人在此等候孟先生,到了我这一辈,总算是等到了!”

    史今差点惊掉下巴。天呐,孟家人可真会安排,居然一直留着这样一条紧急退路。

    孟文禄则满意的欣赏着史今惊讶的表情,笑而不语。

    两人下船后,孟文禄首先找了个邮局,打了好几个电话,接着,便有一队军队来接他们去了码头。

    码头上,一个老头见到孟文禄后,十分恭敬,并称自己手下有两千多人可任由孟文禄调遣。

    史今一听,又是一惊!直感叹好大的手笔。孟家果然厉害。

    孟文禄却是拒绝了老头的好意,“帮我们准备一艘好船就好。”

    老头连声应好,然后带着俩人上了船。

    船开的时候,史今在岸上的人群中看到了榔头,身后还带着许多手下,孟文禄自然也看到了,并且还笑着对他打了招呼。那笑容,笑的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等船离港后,孟文禄便带着史今回了船舱。

    船舱里,两人并排而坐,沉默了一会儿后,孟文禄突然拿出了刚才那个老头儿拿给他的枪,对史今道,“会开枪吗?”

    史今犹豫了下,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

    孟文禄见史今没动静,又重复了一遍,“会吗?”

    史今缓慢的吐出了一个字,“会。”

    “会那家里发抢给你你干嘛不要?这枪你拿着,关键时刻说不定能派上用场,也不用像上次一样光挨枪子儿了!”说着,他就将枪塞进了史今手里。

    史今推拒,并没有接下,“可我不会使杀人的枪。”

    孟文禄递枪的动作一顿,“给你枪,不一定就是让你杀人!我只是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

    史今抿了抿嘴,似乎是做了一番考虑,随后,他抬手接过了那把手枪。

评论 ( 4 )
热度 ( 3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