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团孟拉郎〗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孟文禄X史今)

〖十〗

夜里,两人挤在同一张床上。

史今占据着自己的一方天地睡得安详,孟文禄靠在床头,静静的看着史今安静的睡颜,然后从兜里摸出了一个物件儿,那是史今一直都在问他要的东西。

孟文禄看了一眼手里的项链,又看向了身旁躺着的人,喃喃自语道,“你一直追着我要这项链,想必这链子对你一定十分重要吧!如果我还你了,你还会跟在我身边吗?”

史今似乎是听到了声音,眼皮动了动,悠悠转醒。孟文禄见状赶紧将项链藏了起来。

突然醒来的史今慢慢睁开了眼,看着旁边坐着的人脑子还有些迷糊,“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啊?”

“我不困,你睡吧,等天亮了我们差不多就该到了!”

史今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闭上眼准备继续睡,可刚闭上的眼不到两秒,又睁开了,随即,他坐了起来,靠在了床头。

孟文禄很是奇怪,“你干嘛啊?怎么不睡了?突然坐起来干嘛?”

史今打了个哈欠,揉了揉泛着生理泪水的眼,“我睡醒了。你睡吧!”

孟文禄转过头,思考了两秒,大概明白了史今不继续睡的原因了。

“你放心吧,这是尤老大安排的船,不会有事的,我是真的不困,你继续睡吧!”

史今看了孟文禄一眼,犟嘴道,“我也是真的睡醒了!”

孟文禄轻啧了一声,“你真睡醒了是吧?那好,你不睡那我睡了!”说着,就躺下去背对着史今闭上了眼。

不过一会儿,史今就听闻身边响起了小幅度的鼾声。

史今打了个哈欠小声嘟囔了一句,“那么快就睡着了,还说不困!”

孟文禄闻言,嘴角扬了扬,无声的笑了笑。

快天亮的时候,史今靠在床头竟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

孟文禄此时正好睡醒。他转过身,发现史今竟依旧保持着凌晨时的姿势半倚着床头熟睡着,他不禁暗自腹诽了一句傻子,然后坐起身,轻手轻脚的半抱起史今,准备将他平放在床上。

史今不知是不是因为前段时间受了枪伤,所以变的异常嗜睡,而且一但睡着便睡得十分沉,以至于孟文禄将他抱起来挪了个位置他都没知觉。这要是以前,哪怕有人碰他一下,他都能立马警觉起来。

高城要是知道他最好的兵如今警觉性低成这样,估计要气急了!

孟文禄轻轻抱起史今,只觉得手里的人实在是太轻了,明明平时吃的也不差,却偏偏怎么也养不起来一丁点肉,瘦的皮包骨头似的。

将人放平在床上后,孟文禄扯过了一旁的薄被,盖在了史今身上,并仔细的掖好了被角,这才下床进了卫生间洗漱去了。

天光大亮时分,船才到达了目的地,史今在船鸣声中幽幽醒来,睡眼惺忪的坐起身揉了揉眼睛。

孟文禄此时正在吃着早餐,见到床上的人醒了,于是招呼道,“你醒了?他们送来了写吃的,快起来吃吧!”

史今随口应了一声,然后伸了个懒腰,下床走进了卫生间。

等他从卫生间出来后,意识已经完全清醒。他走到小桌旁,拿起了一杯牛奶,喝了一口,然后透过船窗看着外面平静的海面问道,“我们是到了吗?”

“对啊,快靠岸了!等吃完这顿早餐我们就可以下船了。”

史今点了点头,在孟文禄对面坐了下来。

清晨的码头,海风十分猖獗,尽管此时正值炎热夏季,可两人在下船上岸是也不禁打了个哆嗦。

九公早早的便等在了码头上,在看到要等的人出现在视野里后,连忙迎了上去。

“这到了青岛,如果还能出什么事,那也显得我太无能了!你们坐了那么久的船想必累了吧!小史的枪伤应该也还没好利落,快跟我上车,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孟文禄四下观察了一番,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史今坐上了车后座。

车开了很久后,停在了一处大宅前,大宅门口站了一个身着灰色长沙的中年人,见到车停下后走过来打开了史今旁边的车门。九公从前座转过头,对史今道,“小史先下车去休息一下吧,这是我管家,你有什么需要,都可以跟他说。”

史今闻言下意识转过头看向了孟文禄。孟文禄回了一个安心的笑容给他,并道,“你先去休息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史今点了点头,拿上不多的行李转头下了车。

史今被管家带进了一间布局很漂亮的大房间后,交代了两句便退出了房间,独留史今一人在这空荡荡的大房间发呆。

史今不知道孟文禄和九公去了哪里,他也不想去猜测他们去了哪里,尽管他承担着孟家的恩人这一头衔,可说到底,他在孟家终究只是个下人,无权过问太多孟文禄的事,他也不想过问。

直到午饭过后,孟文禄也不见回来。史今在屋里待久了觉得有些无聊,便想着去花园里走了走。

九公本就是个爱养花草的人,于是花园里自然也就栽了许多花草。不过这些花此时都没有开放,反倒是池塘里的荷花此时开的正艳。

今天天气挺好的,阳光也暖烘烘的,史今找了个树荫坐下,撑着下巴看着满池的荷花心情大好。

池边栽了些柳树,风一吹,柳絮便飘然而下,落在了史今身前的小桌上。

随后,跑来了个丫头,清扫了桌上的落叶,并为史今奉上了清茶和点心。

史今笑着道了句谢,小丫头红着脸看了一眼史今,害羞的跑走了。

端起茶杯,揭开杯盖,茶香瞬间四溢,史今轻抿了一口,赞赏的点了点头。

夏日的午后人似乎都异常容易犯困,史今也不例外。在花园里坐了不久后,他便觉得自己又开始犯困了。就着暖阳和微风,他本想着趴在小桌上打个盹儿,竟不想却睡沉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上披了件西装外套。而孟文禄则坐在他旁边喝着茶,吃着点心赏着荷花。

史今抬起头,看着天上明晃晃的太阳,直起腰身拿下了披在背上的西装外套,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没多久,看你睡得挺沉的,就没叫你!”

“现在几点了?”

孟文禄放下茶杯,抬手看了看表,“三点多了!”

“我睡了这么久啊!”

“睡这么久,手麻了吧?”

孟文禄不说,史今还没觉得,他这一说,史今还真就感觉到被枕过的手臂麻麻的使不上劲儿。

孟文禄见史今没搭话,就知道自己说对了。

“来吧,我给你揉揉。”说着,他就要伸手去拉史今的手臂。

“不……不用了……”史今本想躲开,却不想手臂根本使不上劲儿,只能任由孟文禄抓到了面前,揉捏起来。

史今看着孟文禄认真的脸,感受着他恰到好处的力度,一瞬间,微风徐徐拂过,池面波光粼粼,他竟生出了一种“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感觉。


(为什么我觉得有种新婚小夫妻的感觉啊!)

评论 ( 4 )
热度 ( 5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