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我可以单身,我的cp一定要结婚

〖团孟拉郎〗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孟文禄X史今)

〖十一〗

    在青岛住了几日后,该办的事儿也几乎差不多了。于是,两人也打算收拾收拾回上海解决家里那一摊事儿了。

    走的前一天,孟文禄突然心血来潮说要逛逛街,史今本来不想去的,结果还是被前者硬拉着出了门。

    虽然这青岛不比上海繁华,可是却热闹非凡。

    城里主要街区道路边都摆满了小摊,叫卖声简直是不绝于耳。史今来的这几天也没出过门,这次走在街上,便也觉得这十分新鲜,一时好奇劲儿上来忍不住东看看西瞧瞧。

    孟文禄则慢慢的落在后面,不时听身旁的九公介绍一些本地的特产和人文知识。

    他一边听着,一边环视着四周的小摊,想着看看能不能找着些有趣的东西。

    走了一段儿路后,孟文禄被一处卖雕刻的摊儿所吸引。

    摊主见到有客人来了,连忙起身介绍,“老板,鱼骨雕,要选一个吗?”

    “鱼骨雕?这东西倒是头一次见啊?”孟文禄随便拿起一个十字架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

    “雕工不错啊,来一个吧!诶,史今,你觉得哪个比较好看啊?”他边说着,边回头去看史今。

    可背后哪儿有什么史今的人影啊。他本以为史今走丢了,于是立马紧张的四处张望起来,可仔细一看后才发现人正站在一家店门口买酥饼。

    孟文禄无奈的摇摇头,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向那个摊主问道,“可以现做吗?”

    “可以。您要做什么样式的?”

    孟文禄从裤兜里弹出了史今的子弹项链,对摊主道,“要和这个,一模一样的!”

    摊主看到那枚子弹后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这……”

    “不能雕吗?”

    摊主似乎是有些为难,“不是……老板……你这东西……”

    “我给你双倍价钱,怎么样?”

    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最终,摊主考虑了下后还是答应了孟文禄,“可以。但你这个项链得给我做样。”

    孟文禄犹豫了一下,问道,“多久能做好。”

    “大概半天时间。”

    “那好。把你家地址给我。我晚上叫人去你家取去。”说着,把手里的项链递给了摊主,并嘱咐道,“切记,可别把这东西给我弄丢了。”

    摊主连连摇头,“不会不会,自然不会。老板请放心……”

    孟文禄点了点头,吩咐手下记下地址后便去了对面的酥饼店找史今去了。

    史今排队买好酥饼,刚想转身拿去给孟文禄尝尝鲜,结果一转头,就和孟文禄撞了个满怀,两人额头刚好磕在了一起。

    史今揉着撞疼的额头抬头一看发现是孟文禄,便忍不住埋怨道,“你什么时候站我背后的?也不知会一声!”

    孟文禄也叫唤着往后退了半步,揉着额头有些委屈,“我也刚到。谁知道你一转头也不看路就撞了过来啊!”

    史今也不愿意再和他掰扯这件小事儿,放下手,将手里的酥饼递到了他面前,“喏,给你买的!你尝尝看好不好吃!”

    孟文禄闻言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纸袋,又看了看史今,然后把手伸进袋子里拿了一个小酥饼,咬了一口。

    “嗯!不错!很好吃!”

    听到孟文禄说好吃后,史今笑的见牙不见眼,将手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塞进了孟文禄手里,“是吗?那都给你,慢慢吃!反正都是给你买的!”

    孟文禄看着手里的糕点,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抱在了怀里。

    九公见此,上前询问道,“你什么时候爱吃这么甜的东西了!”

    孟文禄讪笑了一声,“我不是一直都爱吃吗!”

    “是吗?”

    “是啊!”

    一行人在城里逛了一个上午,临近中午,几人来到了九公名下的一家酒楼吃午饭。饭桌上,九公一直在给孟文禄进酒,并说些奇怪的话,一开始,史今还没觉出什么,直到一个伙计端上来一个蛋糕后,史今才明白,九公唱的这是哪一出。

    原来,今天是孟文禄的生日。

    九公在蛋糕上来那刻就从衣兜里拿出了一个丝绒盒子,里面装着一颗看上去就很值钱的宝石戒指给孟文禄,说是当生日礼物,末了,还不忘添一句,“先送你一个小玩意儿,等改日寻着好东西了,再补给你个大礼。”

    孟文禄笑着接过,然后转头看向了坐在另一侧的史今。

    史今挠了挠头,尴尬的笑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今天生日,所以没准备礼物……”

    孟文禄笑了笑,从一边拿过了那袋酥饼,“这不就是你送我的礼物吗?”

    “这个……不算……”

    “那你改天可记得要给我补上!”

    “一定!”

    次日,史今早早的起了床,敲响了孟文禄的房门。

    他昨天知道了孟文禄生日后,下午便偷偷溜出了宅子,跑去买礼物去了。最后他跑遍了城里的各个服装店和商行才买到了一个稍微像样点儿的礼物。

    等了片刻后,木门吱呀一声应声而开,史今低着头,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双光亮的皮鞋,紧接着,他看到皮鞋的上方是一身灰色长衫的下摆。

    史今惊讶的抬头看向了门里的人,发现那确实是孟文禄无疑。只是,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孟文禄脱下了西服衬衫,换上了传统布衫。如今倒是没有半点洋派书生的模样,活像是个久经商场的老一辈。

    史今愣了半晌后,才想起来开口说话,“你……你这是,干嘛?”

    “怎么,这身衣服不好看吗?”孟文禄挑眉,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又看了看史今。

    “也不是不好看,只是……”

    “只是什么?”

    “没什么!那……你以后都打算这样穿吗?”

    “他们说我得穿长衫,因为,我现在是孟先生了!”

     史今闻言,低垂下了头。

    孟文禄轻叹了口气,转眼却不经意的看到了史今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于是问道,“你手里拿的什么?”

    史今经这一提醒,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这……”史今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慢吞吞的把手里的盒子递给了孟文禄。

    “送给我的?”孟文禄疑惑道。

    史今点了点头。

    孟文禄有些惊讶,赶忙把东西接过手,然后迫不及待的就打开了那个漂亮的盒子。

    原本孟文禄以为里面会是什么宝石戒指,结果盒子一打开,里面躺着的居然是一对普通的蓝色袖扣。不过,虽然普通,但这对蓝色袖扣却着实精致漂亮,一点都不比他那些什么镶了名贵珠宝的袖扣差。

    孟文禄很欣喜,他没想到史今会送他礼物,更没想到会送一个他非常喜欢的礼物。

    他真的很喜欢这个礼物。

    看着孟文禄盯着手里的东西半天没动静,史今开始有点不知所措,他无措的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就扔了吧!反正你应该也有很多!而且,你以后不穿衬衫西服了,应该也用不着了!”

   “不会啊!我很喜欢!谢谢!”

   史今紧抿着嘴,点了点头,“你,你喜欢就好!”

评论 ( 9 )
热度 ( 11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