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团孟龙何〗死生契阔(十四)


    何莫修正如他看上去的那般瘦弱,龙文章将人背在背上几乎感受不到什么重量。如果背上的人再瘦点,估计他背着都得硌得慌了。

    不过也幸好背上的人不重,否则龙文章带着伤将人背过密林又背回营地,肯定累够呛。

    自从上次被日军偷袭过一次后,守备团全员也提高了警惕,即使在夜里,轮值的士兵也一直打着十二分的精神,一动不动的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然而营地外的密林某处,一个满身划痕狼狈不堪的青年此时正背着另一个满身血污的青年找寻着出路。

    两人行过之处,细树枝丫尽数被折断。

    营地上巡逻的一个丘八听见来自密林方向的响动,瞬间拿下枪,紧张的握在了手里,招呼了随行的另一个人一起慢慢靠了过去,“谁?谁在那?”

    “我!”龙文章哑着声音,低低的应了一声,也不知道两个巡逻的丘八有没有听出他的声音。

    “你是谁?”那两个巡逻的丘八果然没听出来人是谁。

    “我丢你老母!!龙文章!!!”无奈,龙文章只好自报家门顺便带上了句口头禅。

    说话间,他已经背着小何出现在了两个丘八视线里。

    “真的是你啊,龙副官!不过,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受伤了?”

    “闲着没事,去杀了两个鬼子!”明明都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可这家伙偏偏还要在这里站一会儿,过把嘴瘾!想必如果他背上没有一个昏迷不醒的人的话,估计他还得神气的吹嘘一阵才肯罢休。

    “你们两个去司令帐里把医疗箱给我拿过来,顺便帮我打一盆水带到我的营帐。”

    两个年轻的小兵连连点头,然后迅速跑开,去准备龙文章所说的东西。

    龙文章将背上下滑的人又往上搂了搂,然后背回了自己的营帐。

    华盛顿吴此时正在掩体里值夜,所以不在帐篷里,这也正好方便了龙文章。

    将人平整的放在行军床上后,两个小兵已经把需要的东西都拿了过来,放在了床头的小桌上。龙文章别过头,让他们出去继续巡逻。

    等两个小兵出去后,龙文章并没有急着先处理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而是放下了帐帘,蹲在了何莫修身边道,“诶,空心……不是,大博士,这城里现在也没有个西洋医生,所以就只能我来给你把子弹取出来了,第一次,你担待着点!没有麻药,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啊!”

    然而昏迷中的何莫修并没有听见龙文章这番话。龙文章才不管他听没听到,直接拿过了一卷纱布强行塞进了还在昏迷中的人嘴里。不仅如此,他还在床下翻出了根绳索,将何莫修死死的固定在了行军床上,防止等会儿他疼醒了后乱动影响他取子弹。

    剪掉裹伤口的破布后,龙文章取了干净的毛巾小心翼翼的把伤口清理了干净,弹孔里的弹头也清晰的出现在了他眼前。

    幸而子弹埋得并不深。经过简单的消毒后,一把医用手术钳就这样靠近了那个弹孔,企图把里面的弹头夹出来。

    子弹离开皮肉的声音在寂静的清晨显得无比清晰。那种没有任何遮掩而直接暴露的痛楚也无比清晰的在何莫修的全身绽开,把即使在深度昏迷中的何莫修也给疼醒了过来。

    因为疼痛而下意识想喊叫发泄的何莫修却在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嘴巴被堵着,完全出不了声。想挣扎着摆脱那种痛楚,却又发现自己被牢牢的绑着,完全动不了。在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他的内心是绝望的,可当他转眼看到了床边的龙文章时,悲伤的绝望中,他又仿佛看到了点希望。而他完全没有想过,这绝望原本就是这个给他希望的人带给他的。
   

    龙文章发现床上的人已经醒了,一边继续拔着另一颗子弹,一边道,“你别动,我在给你取子弹,你忍忍,忍忍就过了……”说着,他一个用力,另一颗子弹也终于被顺利拔了出来。龙文章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了床上的人。然而何莫修已经再次疼晕了过去。

    将人嘴里的绷带取下来,简单的上了点消炎药后,龙文章给何莫修把伤口包扎好后又开始坐在床边包扎起自己的伤口。

    然而此时,城外密林里正穿梭着两个和龙文章他们同样狼狈的人。

    清晨的微光给两人照亮了前行的路。死啦死啦就在这微光里,带着孟烦了穿梭在密林中。

    “前面就是守备团营地了。咱们一路走过来,路上的枝丫多多少少都有被折断的痕迹,龙文章应该已经回到守备团了,接下来的路,不用我带,你应该也能找到了。”

    孟烦了看了死啦一眼,不明白他干嘛突然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正当他准备开口问个明白的时候,眼前的人却背对着他突然直直的倒了下去。

    孟烦了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赶紧蹲了下来将死啦搂在了怀里,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脸,企图将他拍醒,就像他刚才对他所做的那样。

    “喂,你个王八蛋,怎么连说都没说一声就倒了,赶紧给小太爷起来啊!!”说着,他又拍了拍死啦死啦。只是,这一次,他发现死啦的手心里,有一大片血迹,好似刚从血盆里捞起来一般。

    孟烦了心里一惊,连忙将死啦全身的打量了一遍。随后他才猛然发现,死啦的腹部似乎受了枪伤,他腰间的衣物早已被血迹浸了个透。

    撩开腹部的衣衫,伤口显然已经经过简单的处理,不过却依旧往外渗着血。孟烦了不敢再耽搁,连忙将人扶起。艰难的扛到了背上,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往树林外走。

    另一边,长谷川听着部下最新报告的伤亡数字忍不住的皱着眉头。

    他觉得他有必要重新去了解一下沽宁城的武装力量,不能就这样不清不楚的贸然前进。

    于是,他下令全军后撤休整。自己则坐在了桌前,不知道考虑起了什么。

    孟烦了将人背出密林时,天光已大亮。龙文章处理好自己的伤口换好衣服后便出了帐篷,想去把值夜的华盛顿吴替换下来。

    结果他背着枪刚踏上小土坡,就望见远处的孟烦了正背着一个人,朝城门而来。

    龙文章一惊,三两步从土坡上跳了下来,朝孟烦了的方向奔去。

    在看到孟烦了背上的人是死啦时,龙文章也不免紧张起来,连忙出声问道,“他怎么了?”

    “腹部中枪,不过应该死不了。他命硬着呢!”

    “快,背到我营帐里,我那里有医疗箱,得尽快把子弹取出来!”

    孟烦了闻言,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当进到营帐里时,孟烦了才发现里面居然还躺着个人,而这个人还是他表哥。

    “我表哥他怎么了!”

    “肩膀中了两枪,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人没事,估计中午就能醒!”龙文章边回答,边帮忙把死啦平放在了另一张床上。

    “他不是在城里吗?怎么会中枪?”

    “谁知道啊!我被鬼子追到了山坡底下,然后就遇到了他从坡上面滚下来。还害得我也被鬼子发现了!”

    孟烦了皱了皱眉,何莫修的问题暂且放下,他转头看向了另一张床上的死啦。

    龙文章已经将伤口清洗了干净,可这伤却似乎没有何莫修的那么简单,不是光靠医用钳硬伸进去拔出来就能了事的。

    “看不到子弹,硬拔不行,得做手术取出来!”龙文章简单的的分析了一下死啦的伤势,末了,还不忘加了一句,“可我们都不会做手术,城里现在也没有西洋医生。”

    孟烦了却只是皱着个眉头盯着死啦的伤口,平时鬼点子最多的他,此时,也是黔驴技穷了!

    龙文章一转眼,看到了旁边安睡着的何莫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站起身朝他走了过去。

    孟烦了看着龙文章的动作,也想到了什么,连忙开口制止,“你想做什么?我表哥他受伤了,做不了这个手术!”

    
    “有的试总比干等着好!让他试总比让我们试好!”说着,龙文章开始对着床上的人各种摇晃拍打,试图叫醒他。

    一刻钟后,何莫修在龙文章的叫喊声中悠悠转醒。

    “喂,你醒了?快点起来,百里渡中枪了,赶紧起来给他做手术!”

    何莫修脑子还有些懵,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龙文章说的话,随后,他一坐起身就看到了旁边床上躺着的死啦,和死啦旁边一脸担心的孟烦了。

    “了儿……”

    “哥……死啦他中枪了,你……你现在能给他做手术吗?”

    何莫修看了看自己受伤的左肩膀,又看了看床上的死啦,抿着嘴,轻轻的点了点头。

    孟烦了惊喜的站起身来,给何莫修腾了地方,“太好了,哥,你一定不要让他死了!”

    “不会的!我尽量!你们帮我准备好东西,就出去吧!”

    “你……你的伤……你不需要我们帮忙吗?”孟烦了诧异的看着何莫修包的严严实实的肩膀,有些担心。

    “没事,我可以的!”

    孟烦了只好听话的把东西准备好,然后和龙文章出了帐篷,“我们就在外面等着,有事你就叫我们!”

    何莫修点了点头,然后回过头带上了消毒手套,蹲在了死啦床前,开始准备取出子弹。

评论 ( 3 )
热度 ( 7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