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团孟龙何〗死生契阔(十五)


    何莫修忍受着左肩膀处传来的剧痛,在医疗箱里翻捡着自己要用的东西。

    恍然间,他突然想起来刚才龙文章说过没有麻药,于是他也效仿龙文章,准备拿出医疗箱里剩下的一卷绷带给死啦死啦堵着嘴,防止他疼醒后咬到自己的舌头。

    拿过绷带,转头那一瞬间,何莫修愣了一下,他刚刚在一堆瓶瓶罐罐中似乎看到了什么。

    于是,他猛地回过头,拿起了他看到的那个装着某种液体的玻璃瓶。瓶身上赫然用英文写着:Bupivacaine Hydrochloride injection (lo主是个文盲,但剧情需要装个B!感谢路过的医学专业生给出的准确答案!)

    何莫修的内心是崩溃的!和着生取子弹的罪他是白受了!可是他受罪是他受罪,他不可能让别人也像他一样受罪!

    在医药箱里翻了半天后,他才终于找到了根注射器。他用注射器从那个瓶子里吸了半管子的液体,然后转身将注射器针头刺进了死啦死啦的皮肤里!

    透明的液体渐渐从针管里消失,进入皮肤,开始履行起它们存在的意义……

    半小时后,营帐里传来了何莫修的声音,“你们进来一下,帮我一个忙,好吗?”

    两人听见声音,连忙抬手掀开了帐帘,三两步就跨了进去,一走进去两人就看到何莫修正面对着低矮的行军床,背对着营帐门口,瘫坐在地上。而死啦死啦的腹部似乎已经处理好,连周围的血污都擦了个干净,伤口似乎也上好了药,并且贴了块纱布,唯一没有做好的就是还没有缠绷带!

    何莫修听见脚步声,缓缓的抬起头看着进来的人,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不知是因为肩膀上的伤给疼的,还是因为做手术给累的!

    “我已经把子弹取出来,并且上好药了,你们谁来帮他包扎一下吧!我……”话说一半,何莫修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实在疼的已经动弹不得的手臂,“我实在无能为力!”

    “我来我来!”孟烦了闻言快步走了上去,从桌上拿过绷带快速动作起来,似乎深怕谁抢了去似的!

    何莫修用完好的右手拭了一把头上的汗珠,然后撑着床沿想站起身来,可是由于行军床太矮,他蹲着替死啦取子弹的时间太长,再加上受伤失血过多,他还没能站起来,就觉得眼前一黑,脚下一软,又倒了下去!

    龙文章与他隔了两三步的距离,但是反应却比正在专心给死啦包扎伤口的孟烦了快的多。他在何莫修即将倒下的一瞬间就一步跨了过去,将人捞进了怀里。

    “喂,喂,你怎么了?”龙文章看着怀里又昏过去的人,一时有些心急的拍了拍他的脸!

    孟烦了停下包扎的手,回过头看了一眼何莫修被拍红的脸,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照您这么拍,活人都得被您给拍死咯!我哥肯定是累着了,您把他放床上让他休息会儿,成吗!!我谢谢您呐!”

    “啊!哦!”

    龙文章闻言,点了点头,将人打横抱到了一旁的行军床上,顺便还不忘扯过薄被,替人盖在了身上。

    看着专心为死啦死啦包扎的孟烦了,又看了一眼床上昏睡着的何莫修,龙文章觉得自己站在着营帐中似乎也没什么作用了,于是他转过身,准备去外面替一会儿守了一夜的华盛顿吴。

    只是他刚走了两步,又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于是又回过头,走回了何莫修床前,然后从衣衫里掏出了那块金色的怀表,放在了何莫修的枕边。

    最后看了一眼那块怀表,龙文章抿了抿嘴,然后毅然决然的转过头,走出了营帐。

    死啦死啦是在第二天清晨才醒过来的。他一醒来,就先默默地打量一遍四周,他想看看,自己是上了天堂,还是下了地狱。

    可等打量完后他才惊喜的发现自己既没上天堂,也没下地狱,而是还在万恶的人间。腹部的伤口隐隐发着痛。自己那个伶牙俐齿满身钢刺的传令兵就在他的三米之内,此刻,他正趴在床沿上乖巧的安睡着,完全不似平时对他的刻薄(?)模样。

    而另一侧的床上,何莫修正躺在上面安睡着。唯独龙文章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既然没有死,那么就得活的有价值。

    死啦死啦知道,就凭他们这几个虾兵蟹将,是没有办法掀起什么大风浪的,同时,也阻止不了敌人前进的步伐。

    他需要更多的人,站出来,和他并肩战斗。

    可是,该上哪儿去找人呢!

    一瞬间,死啦死啦脑子里出现了两个人的面孔。这两个人死啦曾在上一次和日军乔装进城的小队交锋时时,有过一面之缘。死啦后来也曾暗中调查过两人。其中一个,性格比较随性且张扬,身手了得,且还是沙门的人。而另一个性格沉稳内敛,一脸书生气,一看就善用谋略,身后似乎还有红色武装力量,且一直被两个重庆的特务追着不放。

    这两人一人能文,一人善武,而且身后还有沙门与共党的势力,如果能游说过来,那么,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可是,如何游说动这两人,也是个难题。

    孟烦了是在一阵酸疼感中醒过来的。一醒过来,他就发现外面天光已大亮,于是,他下意识的看向了床上的人。

    然而,床上却不知何时早已空空如也。

    孟烦了心里一惊,不顾手臂上针扎一般的酸麻感,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只是他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在地上坐了太久,又一下起的太猛,于是,又毫不意外的坐了回去。

    死啦端着一盒粥回到营帐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他楞了一下,随后笑出了声,“你这是在玩儿什么呢?快来吃饭!”

    孟烦了下意识的看了眼死啦死啦的腹部,在确认眼前的人又能活蹦乱跳后,他撑着床沿勉强站起身,狠狠地回了一句,“我玩儿你大爷!”

    “哎哟,我大爷坟头的草都得有你高了,怎么着,您还想刨坟去不成?那可有得玩儿咯!”

    一边嬉笑着,死啦一边将饭盒放到了孟烦了旁边,“快吃吧,特意给你留的!再晚点你连洗碗汤都见不着了!还不赶快感谢感谢你长官我!”

    “我感谢你大爷!”

    虽然嘴上说的话毫无感谢的意思,但其实孟烦了的心里还是有一丝暖意的!

    可是转眼看着对面床上还躺着一个人,孟烦了这才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怎么不给小太爷表哥也带一份啊?”

    死啦闻言也似乎才想起来屋里还有个人,“哎呀,我忘了!”

    孟烦了不满的瞪了死啦死啦一眼,后者赶紧补救般说道,“哎,这人不都还没醒吗?带了他也吃不着不是!”

    孟烦了想了想,好像这话说的也有道理,于是便端起旁边的饭盒,心安理得的享受起了这顿温暖的早餐。

    “传令兵,喂饱了脑袋就赶紧起来三米之内,和我进城办件大事!”刚吃完早饭,死啦便站在营帐外,忽然一声大喝,吓的孟烦了的碗差点从手中滑掉。

    “哎哟喂!您一天吵吵吧火的也不嫌累得慌!大早上的你能有什么大事啊?能消停会儿吗!”

    “哪儿那么多废话啊,让你走就痛快点的跟着走!”说着,死啦也不管孟烦了的叫嚣,拉起人就往城门的方向走。

@好好的人设说崩就崩 该你上了!你不是说沙门的剧情留给你吗?那我干脆把拉帮结派这活儿都丢给你好了!我先坐下来磕个瓜子喝个茶先!尽量一章搞完,然后后面就放心交给我!您就安心的等着看好戏吧!

评论 ( 6 )
热度 ( 8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