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团孟衍生〗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十三)

〖十三〗

  隔日清晨,孟文禄刚吃过早饭,就听到前厅一阵喧哗,走过去躲在角落里一看一听,才知道原来是张小姐的父亲带着他家的下人,想来接她回去。
  
  孟文禄看着那老爷子气急败坏的拍着桌子的模样惊了一下。随后,他又看了一眼坐在上位一脸无奈的二姐。他一边偷笑着,一边转身出了门,准备去告诉张小姐说她爹来了。
  
  张碧兰知道自己爹来接她了后,差点高兴的跳了起来。可是高兴过后,她又有些失落起来。她就要离开上海,离开孟家,离开孟文禄了。
  
  从小的传统教育让她觉得她应该爱的是李木华,因为,他们是有婚约的!可是在孟家借住了这些日子,和孟文禄朝夕相处后,她的心又告诉她,她是喜欢孟文禄的。
  
  但是,如今现实告诉她,她该走了,回到她原本的世界里,嫁她该嫁的人,过她该过的生活。
  
  
  
  
  上船的时候,张碧兰回头看了一眼船下的人,其中并没有孟文禄的身影。
  
  张碧兰心里闷闷的,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转。她看了一眼远处上海繁华的街道,在心里默默道了一声,“再见了,上海!再见了,孟文禄……”
  
  
  
  
  张碧兰的离开,并没有影响孟文禄什么。 他依旧在忙着借钱的事。
  
  夜里,汇丰银行的理事在长三书寓请人喝酒,孟文禄因着贷款的事也去了。不过,他是先让九公去的,因为史今在家里缠了他半天,非要跟着他,最后无奈,他还是带着史今一起去了。
  
  
  
  到了地方,穿过长长的回廊后,两人便到了一间房间门口,隔着老远一段距离时,他俩就已经听到这屋里传来的欢笑声了。
  
  孟文禄一踏进门,笑声突然停顿,九公连忙站起身,让孟文禄落座。
  
  史今则看着满屋的莺莺燕燕一时迈不出脚。等孟文禄落座后,九公这才看到慢吞吞跟进来的史今,顿了一下,惊讶道,“小史怎么也来了!”
  
  史今一时语塞,看了一眼孟文禄。孟文禄闻言,愣了一愣,随后反应过来道,“啊!是我,是我叫他过来的!”
  
  九公闻言,道,“来来来,小史既然来了,那也过来一起坐吧!”
  
  史今看了一眼桌边的人,连连摆手,“不了不了,我就在这儿站着好了,你们玩儿吧,你们玩儿,不用管我!”
  
  九公叹了口气,“你这孩子……”不过随后,他也就放任史今站在一旁,自己则坐了回去。
  
  
  史今闻着空气里酒水混着胭脂的味道,有些后悔自己非要跟来的决定。正当他想出去透口气时,桌上的人却提议说要给孟文禄找个姑娘。史今闻言,脚下一顿。不一会儿后,他们还真就叫了个姑娘来。
  
  史今看着从楼上缓缓而下的姑娘,眼睛都直了。那姑娘生的是那叫一个漂亮,气质也是绝佳,优雅中带着点妩媚。他的一颦一笑都让人神魂颠倒。
  
  然而当她坐到孟文禄身旁时,后者只是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继续像那个汇丰理事询问起贷款的事。
  
  众人都觉得他此时说这个事十分煞风景,于是找着理由给他灌酒。孟文禄本想以不胜酒力推辞,可在他旁边刚坐下的女人却也说要敬他酒,并且一口喝下。
  
  众人看着这一幕,都起哄说要让他们嘴对嘴喝个皮杯,孟文禄微微皱眉,拿起一旁丫鬟端上来的酒连着灌下了三杯。
  
  史今看着孟文禄脸上流露出的无奈,心里一时有些难受,可是他并没有办法替他解决。
  
  看着孟文禄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史今心里一阵烦躁,干脆一脚跨出了门槛,去了外面的回廊透气去了。
  
  
  在屋外喂了半个多小时的蚊子后,史今终是忍不住又进了屋里。
  
  可等他进了屋里后却发现酒桌上早已没了孟文禄的身影,跟着他一起不见的,还有那个被众人唤作“老六”的女子。
  
  他心下疑惑,便四处打量了一番,却看到一旁纱帘后的小榻上平卧着一个男人,而他的身旁正半倚着一个女子,轻摇着圆扇,为榻上的人扇风。
  
  根据衣着判断,史今大概能判断出里面的人应该就是孟文禄和老六。
  
  史今估摸着孟文禄应该是睡着了,所以也没有进去,反而是跟九公招呼了一声,自己招了个黄包车回家去了。
  
  
  第二天一早,日本大使馆就派了人来说石原先生想邀请孟文禄前去做客。
  
  史今最开始本来想着应该没什么好事儿,所以想随便找个理由给回绝来着,可随后又突然想到也许是贷款的事,所以又急忙开车去了长三书寓接孟文禄去了。
  
  
  在一个丫头的带领下,史今来到了老六的房间门口。
  
  抬手敲了敲门后,里面响起了一道慵懒妩媚的女声,“谁呀!”
  
  “请问孟先生在里面吗?我有重要的事!”
  
  史今话音刚落,门就从里面打开,穿着清凉睡衣的老六现在门前,“进来吧!”
  
  史今脸略有些发热,尽量不去看眼前的人,一脚跨进了房间里。
  
  床榻上的孟文禄听到开门声响也从睡梦中悠悠转醒。一睁眼,史今的脸便映入眼帘。
  
  “嗯?史今?你怎么在我房里?现在几点了?”
  
  史今无奈的回道,“昨晚喝糊涂了还没醒吧?这不是你房间,你昨晚根本就没回去?”
  
  孟文禄闻言,眉头轻皱,赶忙四处看了一圈,发现这果然不是自家的房间。再一看,便发现一边的梳妆台边正坐着一个女子,正在描眉。
  
  孟文禄见此,连忙从床上弹了起来,却发现自己一身光溜溜的,只穿了一条底裤,吓了一跳。
  
  “我……我这……”
  
  
  史今也才发现孟文禄没穿衣服,干咳了两声后道,“你赶紧穿衣服吧!我在外面等你!”说完,他便起身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顺带还带上房门。
  
  
  孟文禄飞速穿好衣服,然后有些尴尬的看向了依旧在描眉的女子,“姑娘……我们昨晚……没……没那什么吧……”
  
  “孟先生可真能说笑,你是认为我不漂亮呢?还是您……?美人在怀,怎可能什么都没发生呢……”
  
  “啊?”孟文禄脸色绯红,细细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事,却是实在没能想起有关于昨晚一夜春宵的任何片段。 如果真有,怎么可能一点都想不起来呢?
  
  看着孟文禄有些苦恼的神情,老六忍不住捂嘴轻笑起来,“孟先生何苦那么烦恼,老六我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女人。再则说,我只不过是和您开个玩笑而已,昨晚您一进门,倒床就睡着了,就算我想和您发生什么,也没机会不是……”
  
  
   孟文禄闻言,睡觉松了一大口气。
  
  
  
  在门外等了一会儿后,史今便听到身后的房门传来了开门声。
  
  史今闻声转头,就看到穿着一身长衫的孟文禄从屋里走了出来。
  
  宿醉过后的孟文禄看着精神不是太好,身上还有些淡淡的酒气,衣服也有些皱皱的。
  
  史今上前为他理了理衣服,道了一句,“你衣服都皱了,我车里给你带了套衣服,你在这儿洗个澡换了吧!”
  
  孟文禄闻言,一把抓住了史今为他理着盘扣的手,突然道了一句,“我和她没什么!”
  
  史今一愣,随后连忙抽出了自己的手,道,“这是你自己的事,你没必要跟我解释的!”
  
  孟文禄一听这话有些急了,以为史今不相信他,于是又强调了一遍,“我和她真的没什么!”虽然他也没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和史今解释,只是一心想着不能让史今误会。
  
   史今抿了抿嘴,抬头道,“你真的不需要和我解释!搞得我像是来捉奸的一样……”
  
  孟文禄闻言,这才意识到似乎真的有点像,于是笑了笑,岔开了话题,“你这么早来找我应该是有什么事吧?”
  
  
  “嗯,对。日本大使馆来人请你去做客,我估摸着应该是贷款的事儿,所以着急着来接你了”
  
  史今话音刚落,就见孟文禄已经走到了走廊中央,并且回头招呼着他道,“快走啊,晚了说不定就完了!”
  
  史今闻言,连忙追了上去,在他后面喊到,“你真的不洗个澡换身衣服吗?”
  
  走廊尽头,传来了孟文禄的声音。“回家洗!”
  
  
  

[看到有人催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坑]

评论 ( 36 )
热度 ( 4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