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我可以单身,我的cp一定要结婚

〖团孟衍生〗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十六)

(十六)

  〖十六〗
  
  一回到孟家,孟文禄就将史今叫进了房里。
  
  史今不明所以的看着沙发上的人,“你叫我干嘛?”
  
  孟文禄抬头,“你晚上和我去趟码头!”
  
  史今闻言,眉头轻皱,“你真要去啊?”
  
  孟文禄疑惑,“有什么问题?”
  
   史今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不知从何解释。顿了一下后,他道,“你还是别去了吧!”语气里有些无奈,又带着几分恳求。
  
  孟文禄看着史今的神情,心中生疑,觉得史今似乎瞒着自己什么。于是心中暗想晚上那一趟 非去不可了。不过,他嘴上却是对史今道,“好,那我不去了!”
  
  史今惊了一下,竟然这么容易就被自己说动了?
  
  “你真的不去了?”
  
  “真的不去!”
  
   “咱说不去就不去,你可别骗我啊!”
  
  “我像是那种骗人的人吗?”
  
  史今在心里暗暗吐槽了一句,你不像,你就是。
  
  
  孟文禄看着史今的神情,知道他不信,于是又道,“你要是不信的话,晚上我们睡一起,你寸步不离的守着我就是!”
  
  史今想了想,摇了摇头,“算了,只要你答应了就好了!我信你!”
  
  孟文禄听到“我信你”三个字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一头倒在了沙发里,叫喊着,“我饿了,快去看看厨房有什么好吃的!”
  
  
  史今闻言,转身出了房门,下了楼。
  
  
  
  
  夜里,史今还是有些不放心孟文禄,于是走出房间去隔壁敲响了孟文禄的房门。
  
  过了好一会儿,史今也没听见屋里的人应声,心下一惊,将手搭上了门把手。
  
  门没有反锁,史今一下就推开了门。
  
  一进门,史今就看到孟文禄正仰躺在床上紧闭着眼,似乎是已经睡着多时。
  
  史今看着孟文禄安稳的睡在床上,松了一口气。随后,他走过去将孟文禄堆在床边的被子扯过,轻轻的盖在了他的身上,然后转身除了房间。
  
  
  关门的声音响起,床上的人慢慢的睁开了眼。
  
  
  
  次日清晨,史今醒来照常先去了楼下晨跑了一圈。等跑完,他正想回去叫孟文禄起床时,却发现大门方向正急冲冲的走来一个人。
  
  史今仔细看了眼,发现来人居然是孟文禄。
  
  史今以为自己眼花了,眨了眨眼,又看了一遍。
  
  那人此时离史今近了一点,史今这回看的真真的,那人就是孟文禄没错。他后面还跟着一个九公呢。
  
  史今此时心下疑惑,孟文禄这个点儿应该还在睡觉啊?可是这怎么好像是刚从外面回来?
  
  想了一下后,史今心下一惊,看来孟文禄昨晚是去了码头了。
  
  
  
  史今就这样站在原地,看着孟文禄慢慢走近,等走到他身旁时,孟文禄却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从他身边走过,走向了二姐房间的方向。
  
  
  史今原本想叫住孟文禄,张了张嘴,却又没出声。他决定还是在这里等好了!
  
  
  
  
  半个小时后,孟文禄从二姐房间里走了出来。史今见到人出来了,赶忙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你昨晚去了码头,对吗?”
  
  孟文禄停下脚步,抬眼看着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史今,沉默了好一会儿后,不答反问,“你一直都知道孟家还在做鸦片生意,对吗?”
  
  史今被问的一愣,“我……”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我……”史今想解释,可是却不知道该从何解释。
  
  孟文禄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头,迈开了步子。
  
  “我觉得二姐他们说的有道理!”史今在后面喊道。
  
  孟文禄闻声,再次顿住了脚步,背对着史今道,“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史今摇了摇头,抬脚想跟上去,却又听到孟文禄道了一句,“别跟着我!”
  
  于是,他顿住了脚步,站在原地看着远处那渐行渐远的背影轻声呢喃,“现在不懂的人,是你啊……”
  
  
  
  
  那天过后,史今就再没有见过孟文禄。
  
  他曾几次敲响孟文禄的房门,可是都没有人应。 走进房间后,他才发现原来房间里根本没有人。
  
  
  
  几天后,九公找上了史今,递给了他一张船票。
  
  
  史今看了眼船票上的目的地,发现是宁波。
  
  宁波?不是张小姐的家乡吗? 史今暗暗想着,随后,他就听九公道,“他就在这儿,你去找他吧!”
  
  说完这句话后,九公就离开了。
  
  史今目送着九公走远后,又低头看了眼手里的船票。
  
  
  随后,他回了房间,收拾了两件衣服,带了一些钱,便上了路。
  
  
  
  
  
  史今到达宁波的小镇时,这里的天空正下着小雨。
  
  路上三三两两路过着穿着短褂长衫打着油纸伞的路人,史今头顶着一件黑西服穿梭在这人群中倒显得有些突兀。
  
  
  
  冒着雨跑了不久后,史今找到了一家饭馆,想都没想,就一头栽了进去。
  
  可是进去后才发现里面已经人满为患,难以找到一个空座了。
  
  店里的小二此时都忙得不可开交,并没有人来招呼刚进门的史今。
  
  在船上的时候他没吃东西,这会儿,他倒是有些饿了!
  
  可是他在人群里穿来穿去,却是半天都没找到一个空座。
  
  好不容易有个人走了,他抢到个座位,刚坐下准备让小二过来点菜,眼睛一瞟,却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穿过人群走到了门前,正欲出门。
  
  史今见状,连忙抓起身旁的外套,穿过人群飞快的往门口移动。正打算抬脚跨门槛,迎面就撞上了正要进门的食客。
  
  就耽搁了这一下,等史今再出门去找时,那熟悉的身影早已不知去向。
  
  史今气愤的一甩手,结果手中的衣服却不小心滑落在地,刚好落进了一旁水洼里。
  
  水洼里的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衣服吸了个干净,与此同时,衣服也湿了个透彻。
  
  史今呆呆的看着手里已经湿到无法言语的衣服,一时有些无语。天上此时还下着雨,看样子有些越下越大的趋势。
    
  史今拎着湿衣服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饭馆,发现里面此时几乎连下脚的地方都快没了。史今无奈的叹了口气,拎着湿衣服淋着雨朝前缓慢而去。
  
  他觉得自己的真的是够倒霉了,下船的时候行李丢了,现在倒好,不仅饿着肚子,还穿着湿衣服,淋着雨。
  
  不过也幸好他没把钱都放在箱子里,身上至少还有些钱。
  
  他现在只求能快一些找到间客栈,再不济能遇到个卖伞的也行,或者,能找到间卖衣服的把这身衣服先换了也行啊!
  
  
  此时,路上的行人已经少了很多,人们似乎都已经回家吃午饭去了。
  
  本想找个人问问路的史今,此时也是有些难为了。
  
  
  
  好在,他走了不久后,还真就找到了一家裁缝铺。
  
  
  史今踏进裁缝铺的时候,铺里的掌柜的似乎正在柜台后算账,见有人来后,连忙起身迎了过来。
  
  看着衣裳湿透的史今,掌柜开口问道,“这位先生是要做衣服,还是……先买身衣服换换?”
  
   史今有些尴尬的道,“买身衣服换换。”
  
  “那您想要什么款式呢?”
  
  “西服,有吗?”
  
  “这……不好意思啊!我们这是小地方,比不得大城市,订做西服的也不多,所以我们也没有现成的!不过先生您也可以看看其他的!我觉得这件就挺适合您的,您觉得如何?”
  
  史今看着老板指给他看的那件月白色的长衫,摇了摇头,“我穿不了这衣服。”
  
  老板直接拿下了衣服递给了史今,“诶,没试过怎么知道呢?来,去后堂试试再说!”
  
  
  
  不一会儿后,史今换好衣服从后堂走了出来。
  
  看着镜子里穿着月白长衫的自己,史今总觉得有些变扭。
  
  而一旁的老板却是拍手叫好,“哎哟!这衣服简直就像是为您量身定做的一样啊!”
  
  
  史今抿了抿嘴,本想说这不适合自己,想去后堂换下来。可是当看到店里剩下的那一片黑压压的马褂长衫后,他突然觉得身上的也能将就!
  
  看外面的雨一时半会儿也没有要停的意思,史今拿过掌柜帮他包好的湿衣服,顺便向掌柜的打听了一下离这儿最近的客栈和雨具店!
  
  掌柜很热心的告诉了史今客栈的位置,并且还送了他一把伞!
  
  

(请自行脑补今儿穿月白长衫的模样!!)

评论 ( 4 )
热度 ( 10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