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团孟衍生〗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

  (十八)
  
  上船后,史今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出现的原本目的,于是对孟文禄开口道,“我的项链,能还我了吗?”
  
  孟文禄一脸茫然的看着史今,“什么项链?”
  
  “我的项链啊!你上次不是说下次见面还我,可是后来一直没还我,现在总该还我了吧?”
  
  孟文禄这才装作突然想起的模样,“哦,你说那个啊?我没带身上!”
  
  “你又撒谎!刚才我都看到了!”
  
  “你看错了!”
  
  “我没看错!”
  
  “你看错了!”
  
  “我没看错,就在你兜里!”
  
  “真没有,不信你自己找!”说着,孟文禄撩起长衫下摆,将裤兜露给史今。
  
  史今想都没想,伸手就过去掏裤兜。结果把裤兜里的东西都掏出来才发现,里面确实有条项链,项链吊坠也的确是子弹头。
  
  但是,这却不是史今的项链!这个子弹吊坠是个白色的不明物体做的,项链的链条就是普通的黑色编织绳编的。
  
  “你看吧,都说你看错了还不信!”
  
  史今没理孟文禄的话,看着手里的东西问道,“这个?是什么?”
  
  “这个啊,上次在青岛的时候用鱼骨雕的!好看吗?送给你!”
  
  “谢谢,不用了,回去后记得把我项链还我就行!” 史今说着,拉过孟文禄的手将项链塞进了他手心里。
  
  孟文禄看了一眼被塞回来的项链,笑道,“不就一条项链吗?至于一直追着我要?你若想要,我可以打一百条送给你……”
  
  史今深深的看了孟文禄一眼,“有些东西并不是靠数量能衡量的,也不是靠金钱能换来的!”
  
  孟文禄不在意的笑了笑,可不断收紧的拳头却说明他的内心并不像他表面所表现的一样云淡风轻。
  
  “哎,送出去的东西我可是不会回收的!”说着,他一把揽过史今,强制的给他戴了上去。
  
  史今十分不乐意的想伸手把脖子上的东西扯下来,可是却遭到了孟文禄的威胁,“给我戴着!你要是敢取下来,我就……”说到这里,孟文禄顿了一下,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能威胁史今的东西!或者有,可是他却不会真的去做!
  
   “你就怎么样?” 史今一手握着脖子上的项链,看好戏般的瞅着孟文禄。
  
  “我就……不给你发工钱!” 憋了半天,孟文禄才憋出个像样的威胁。
  
  史今放下手,笑了笑,“那看在我工钱的份儿上,我就先戴着吧!” 说完,他将脸转向了湖面。
  
  孟文禄松了一口气,心里终于踏实了下来!
  
  锁骨处冰凉的触感让史今忍不住又用眼角余光偷偷的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心里的某个地方突然升起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感觉呢?史今也说不出来……
  
  
  
  
  另一边,张碧兰气喘吁吁的跑到码头时,孟文禄已经坐上了回上海的船。
  
  码头上空空如也,孟文禄什么也没留下。
  
  
  他带走了张碧兰的心,却什么也没给她留下。
  
  看着眼前平静的水面,张碧兰慢慢蹲下身子,泪流满面……
  
  
  
  回到上海后,孟文禄并没有着急着先回孟家,而是先随尤老大去拜访了洪帮的老爷子。
  
  可是这个老爷子似乎并不怎么待见孟文禄,一直在里屋打着牌,完全忽略了后者的存在。
  
  孟文禄等了许久后,也是有些不耐烦了,他知道,老爷子这是故意晾着他。 可是现下情况紧急,容不得他坐以待毙。
  
  于是,他刷的站了起来,直接提着身旁的箱子进了里屋。
  
  
  史今被勒令在外面等着,所以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等了许久之后,史今也不见里面有人出来。直觉告诉他,孟文禄可能出了什么事。
  
  正当史今准备冲进去看看的时候,就看到孟文禄和尤老大从里面走了出来。
  
  史今见人终于出来了,连忙迎了上去。
  
  等走近一看后,史今才发现孟文禄像是去泥力里滚过一圈儿一样,满身都是土!
  
  “你这是去谈判来,还是去填坑来啊?怎么满身都是土!”史今一边拍着孟文禄衣服上的土,一边问道。
  
  “你还真说对了,我真就差点让人给拿去填坑了!”
  
  “怎么回事?”
  
  孟文禄正欲告知,可是脑子转了转后,还是决定不把这个小插曲告诉史今了。
  
  “算了,没事,反正大事已经解决了!”
  
  史今看出了孟文禄不想说,所以,也识趣的将疑惑压到了心里,不再去问。
  
  
  
  解决了心头大事后,孟文禄还是没回孟家,而且住进了长三书寓。
  
  史今知道大概知道孟文禄为什么不回去,所以也遵照着后者的意思,和他一起住在了长三书寓。
  
  
  
  清风撩纱帐,美人笑抚琴,官人坐廊前,正耳闻琴音。
  
  史今从里屋走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可惜,孟文禄却并没有真的在听琴声,而且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似乎在想着什么麻烦的事。
  
  “想什么呢?”史今走到孟文禄身旁,轻声开口问道。
  
  孟文禄闻声回神,看了一眼史今后,又翻开了手里那本看了许久都未曾翻动过一页的书,“没什么!”
  
  史今不再追问,道了一句,“尤老大来了,正在前厅等你。”
  
  孟文禄闻言,起身的同时将手里的书递到了史今手里。
  
  史今下意识接过就想折页作记号,好方便孟文禄下次接着看。
  
  可是接过翻开的书本后,史今却发现居然还是孟文禄早上翻开的那一页,“诶?你这都看了一上午了,怎么还是这一页啊!”
  
  孟文禄回了一下头,答道,“因为我看的仔细啊!”
  
  史今没理他这个瞎编的理由,随手将书页折了一个角,然后放在了屋里的书架上,跟了出去。
  
  
  
  尤老大此次来的目的是给孟文禄汇报外面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孟文禄一边喝着茶,一边仔细听着。
  
  尤老大说完后,就起身告辞了,独留孟文禄一人在那里慢悠悠的喝着一杯茶。
  
  史今见人走了,立马撩起纱帘从后堂走了出来,坐在了孟文禄旁边,惊叹道,“原来这些都是你设计好的?我还以为你真就这么……这么堕落了……”
  
  “怎么,害你担心了?还是说,之前让你失望了?”
  
  “我……” 史今正想说什么,却突然被孟文禄打断。
  
  “嘘……”
  
  “怎么了?”史今不明所以的看着孟文禄。
  
  孟文禄没搭话,只是突然起身拉开了身后的门。
  
  门外,桃花老六正端着一个托盘侧着耳朵,在看见孟文禄突然开门后,吓的往后缩了一下。
  
  孟文禄则毫不温柔的一手扯过她手里的托盘,一手将她扯进了屋里。
  
  史今先是一愣,随后就惊恐的睁大了眼,看着孟文禄粗鲁的将手里的托盘扔到了桌上,然后将老六按到了另一边的凳子上,沉声问道,“是谁给你钱,让你来偷听我的。”语气中,透着一股杀气。
  
  老六被这样的孟文禄吓的哆嗦了一下,随即答道,“没……没有。我只是好奇。”
  
  孟文禄拿起手边托盘里的碗一砸,厉声道,“说!”
  
  老六好歹也是风月场里混了些年头的人,这会儿,倒是镇定了下来,答道,“真的没有。我只是想给您送碗银耳汤而已,我什么都没听到!”
  
  老六没被吓到,倒是史今被吓了一跳。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孟文禄,在他的印象里,孟文禄一直都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般,怀揣着美好向往,站在阳光里冲着他笑 。
  
  可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孟文禄却浑身带着杀气,盘问着一个女人,仿佛下一秒,就会掏出武器,杀死面前的人一般。这种感觉,和史今第一次见到孟文禄杀人的那次,完全不一样。
  
  现在的孟文禄,比当初可怕的多。
  
  
  那个一直抵制黑暗的人,什么时候,已经走进了黑暗里了!
  
  
  
  
  孟文禄正准备继续逼问,可是一转头,眼角余光瞥见了一脸震惊的史今,他一下子就收敛了自身的杀气,缓下情绪对老六道,“如果你不喜欢我住在这里,我可以搬走。”
  
  老六将脸偏向了一边,幽幽道,“你若走了,来的人都一样!”停了一下,她又道了一句,“现在你也和他们一样,让我都有些怕了。”
  
  孟文禄抿了抿嘴,拍了拍老六的肩,“对不起,吓着你了!”
  
  老六摇了摇头。
  
  孟文禄看着老六,似乎在犹豫什么,想了一会儿后,他轻声道,“我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忙?”
  
  老六回看着他,“什么忙?”
  
  
  ……
  
  
   桃花老六离开后,整个房间便陷入了无尽的寂静。
  
  孟文禄盯着脚下的地板,完全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
  
  史今同样也是盯着桌面,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打破现下沉静的空气。
  
  过了许久,孟文禄才转过头,支支吾吾的开口道,“刚刚,我是不是也吓到你了?”
  
  史今早已换下了刚才震惊的表情,带上了温和的笑意,“当然没有,你在大使馆的伟绩我都见过了,还有什么可害怕的!”
  
  孟文禄也跟着笑了笑,笑的有些无奈,“这不一样!”
  
  “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只要你还是你,不管什么样,在我眼前,都只是一个样!”史今认真的看着孟文禄,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
  
  孟文禄回望着史今,心里的某一处,再一次被眼前的人所触动。
  
  这个人就是他冰冷的黑夜里,出现的唯一的温暖,和唯一的光芒。
  
  
  

评论
热度 ( 11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