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以下本人简介:
挖坑不爱填,看文总跑堂。
中等同人女,也算耽美狼。
即是稻米粉,也是杂食党。
爱好搜同人,望与君同好。

〖团孟衍生〗穿过六十载光阴遇见你

  (二十)
  
  隔日半夜,史今尚在睡梦之中却突然觉得身旁似乎多了一个人。
  警惕性一向很高的他猛然睁眼,一转头, 就对上了一双亮晶晶的眸子。
  史今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一缩,抬脚就准备踹。
  
  孟文禄早就熟知了史今的招式,赶在自己被踹下床前制住了史今的腿脚,连声喊道,“是我是我是我……”
  
  黑夜里,史今虽然看不清身旁人的脸,但从声音上判断出了此时睡在自己身旁的大概是孟文禄。
  “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干嘛啊?”
  “我睡不着!”
  “为什么睡不着?”
  “不知道啊!”
  史今本不想理他,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啊?”
  “我明明锁门了!”
  “没有啊!”
  “没有吗?我明明记得我锁了!”
  “没事,反正也没人敢来这儿偷东西,不锁也没关系!再说你也没什么好偷的!”
  史今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准备继续睡,可是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腿还被孟文禄夹着,无法动弹。
  “放开我,我要睡觉!”
  
   孟文禄闻言,立马放开了史今的腿,“我睡不着,你陪我聊会儿吧!”
  “我很困啊,你想聊什么?”
  “我也不知道聊什么!”
  “那就睡吧!你躺着什么都别想,一会儿就睡着了!”此时,史今的声音已经变得软绵绵的了,显然是真的困了。
  
  不一会儿,孟文禄就听见旁边传来了平稳而悠长的呼吸声。
  孟文禄转过头,看着明显已经睡着的人嘟囔了一句,“睡得那么快?”
  随后,他轻轻将人搂在了怀里,闭上了眼。
  
  
  清晨。
  史今从睡梦中悠悠转醒,醒来后,他一转头就看到了孟文禄正坐在桌前不知道在写什么。
  史今下床,边揉着眼睛,边走到了孟文禄身后,“你在写什么啊?”
  孟文禄闻声转过头,“你醒了?”
  史今点了点头,眼睛盯着桌面上的扇子,“你在写什么?”
  孟文禄笑笑,“没什么,随便写写!水已经打好了,快去洗漱吧!”
  
  
  洗完脸后,史今端起桌上的水杯准备漱口。谁知道他刚将一口水喝进嘴里,隔壁房间就传来了连贯不止的枪声。
  史今噗的一声将嘴里的水尽数喷了出来,一脸震惊的看向了孟文禄,“枪声?”
  
  孟文禄则十分淡定的拿起桌上的折扇起身,“他们来了,我去看看!”
   史今一脸疑惑,“谁?谁来了?”
  孟文禄出了房门,回头一看,发现史今正紧紧的跟在自己身后。于是,他转身将史今退回了房间里,“你就别跟着我去了,等会儿再吓着你!”
  史今一听孟文禄这话,就大概知道了会发生什么,“你要干嘛!!”
  “这你就别问了,好好待在房间里把东西收看到拾收拾,等会儿我们就该回家了!”
  
  史今知道,再问下去孟文禄也不会说什么,所以只好点点,转身回了屋里。
  
  
  片刻后,史今利索的收拾好了自己不多的衣物,提着箱子正准备出门,就听到隔壁再次传来了一声枪响。
  史今心下一惊,担心孟文禄出了事,连忙抬脚就朝隔壁屋冲,结果他还没跨进隔壁屋的门槛,就迎面撞上了从里面出来的孟文禄。
  “嘶……”孟文禄揉着额头看着眼前的人,“你跑那么急做什么?”
   “我听见枪声,担心你出事,就想过来看看!你……你没事吧?”史今同样揉着额头,抬头看向的孟文禄。
  “有事!脑子被你撞了个包!”
  史今闻言小声的嘟囔了一句,“我自己也被撞了啊!”
  孟文禄无奈的看了史今一眼,放下了手去拉史今,“好了好了,我们走吧!”
  “去哪儿?回孟家吗?”
  “你先回去,我要先去一趟法院。”
  “嗯。好!”
  
  
  
  原本已经坐实的鸦片走私罪名,却在孟文禄出现后迅速扭转了局面。
  当孟文禄出现在法庭上时,庭上一片哗然,石原更是惊的差点摔倒。
  自此,这一局,终归是孟文禄赢了。
  
  夜里,孟府歌舞升平,举办了一场隆重的歌舞会,宴请四方好友。
  孟文禄却在会客厅里先后面见了石原和陈先生,不仅签下了三菱银行的贷款,还要到了百分之三十的股金。
  
  史今一直站在孟文禄的身后,将孟文禄的所有变化都看在了眼里。
  看着主座里运筹帷幄的孟文禄,史今知道,他已经真正的从孟文禄变成了孟先生,不得不变成了孟先生。
  曾经那个整日抱着橄榄球看着话本笑的明媚的孟文禄,早已死在了海上,再也回不来了。
  
  
  
  次日,孟文禄见了巴麦尊先生,希望他能帮军工厂申请到政府的订单。
   巴麦尊欣然答应。孟文禄和九公两人都高兴的合不拢嘴,这是史今自鸦片官司开始起以来第一次见孟文禄由心底发出的笑。
  史今也很开心,从这个笑里,他似乎又见到了最初的孟文禄。
  
  可是孟文禄的这份欣喜,并没能持续多久。
  
  没过几天,巴麦尊就从南京赶了回来,与他一同回来的,并不是孟文禄所期待的好消息,而是一封当年他爹写给大总统的信,信里的内容是:吾国之患在倭不再内 ,如大总统能以精兵备战倭寇,他日战时以雪黄海耻辱,必能成就伟业,何必汲汲于骨肉相残。
  原来,只因为孟老先生的那一番言辞,早在五年前,政府就早已不再向孟府的军工厂下订单。
  
  史今站在孟文禄的身后,静静的听着那封信的内容,心里止不住的惋惜。他惋惜的是孟老先生和孟文禄的那一腔卫国热血,终究是白白沸腾了。这样的国情,和那样软弱无能的政府,只会把他们当做异类。
  孟文禄的救国梦,只会比他想象的,更加艰难……
  
  
  夜里,孟文禄一动不动的坐在桌前,看着那封信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史今进门来一看他这样,心底竟莫名其妙的有些心疼起来。
  “没事吧?”史今将手轻轻的搭在了孟文禄的肩上,将他唤回了神。
  孟文禄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放下了手里的信,“没事。”
  
  一问一答后,两人便再无话可说。一时间,气氛变得沉默起来。
  过了许久,史今搭在孟文禄肩上的两只手下意识的动了起来。
  孟文禄感觉到了肩膀处传来的酥麻,身子一下就松了下来,他别过头轻笑,“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啊?”
  史今笑了笑,“以前经常帮我那帮战友捏,捏着捏着就熟了!他们都说我捏的舒服,捏完整个人都放松了!”
  “战友?”
  “额……是朋友……”
  “哦……倒是没听你提起过你以前的事!”
  “你想听吗?”
   “你愿意说我当然愿意听!”
  史今抿了抿嘴,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决定将自己的来历和盘托出。
  “说出来,你可能不会信!其实我来自六十年以后。你的判断是正确的,日本确实向我们开战了,最后我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才赢了这场战争。战争胜利后,我们成立了新中国。我很庆幸我生在了一个和平的年代,没有战乱。也很感谢你,如果不是有你这样的人,也许根本不会有后来的我们。这一战是不可避免的,但就因为有无数像你一样坚持的人,最后才赢得了胜利,迎来了和平!总有一天,那些反驳过你的人,都会承认你,会需要你的。”
  孟文禄楞楞的消化着史今说的这些话,“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
  “你真的……来自六十年以后?”
  “真的。”
  “那你……是怎么来的?”
  “我不知道,我摔了一跤醒过来时,就发现我已经身处你们这个时代了!”
  “那……你还会回去吧!”
  史今摇了摇头,眼里一片迷茫,“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去。
  
  

评论 ( 3 )
热度 ( 4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