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阿婷

瓶邪是朱砂痣。团孟是白月光。另外还有双队,陆花,楼诚,吏青,等等等等……
喜欢挖坑,但不咋爱填。
三分钟热度,外加渣烂文笔。
常年投身冷cp,也爱自割大腿肉。
如果一时喜欢,可以点个关注,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在别的cp那遇见。

    〖赫浩赫〗追随

    正文前的唠叨:
  剧我才刷到第三集,当看到第三集的时候真的是克制不住自己了。当看到俊浩在危机时刻突然出现,我当时心里就只有一句话,“如果这都不算爱”。我的天呐,简直真爱啊!
  特别是第三集末尾的时候,俊浩追问济赫女朋友是谁的急切模样,真的是容易让人想太多啊。还有他后来又一时情急说漏嘴的那句“我为了来这里陪你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劲吗”,我的上帝啊,真的不要太甜好不好。
  可明明那么好嗑的cp为什么却没有粮,为什么为什么啊!明明到处都是卖安利的大军啊,结果还是没人是怎么回事?
  既然没粮,只好自割大腿肉了。剧才刷到第三集,甚至记性不好,前三集有些剧情也有些模糊了,所以,有bug请轻拍。
    渣文笔,慎入。
  
==========================================
  
  当得知金济赫败诉,法庭维持原判时,李俊浩一脚踢翻了眼前的垃圾桶。
  垃圾桶倒在地上,李俊浩一上午制造的一缸烟蒂也跟着洒了满地。
  看着还未燃尽的烟蒂冒着的点点火光,李俊浩真有那么一刻想去烧了法院的冲动。
  济赫怎么能蹲监狱呢,他想。明明已经过的如此坎坷了,一切的努力和坚持好不容易才得到了回报,为什么就是不能继续平坦下去呢。
  
  看着操场上那个在大雨里不停奔跑的身影,李俊浩捏着毛巾的手不由自主的紧了又紧。
  真是个疯子。是笨蛋吗?他在心里不停的骂着。
  
  金济赫跑累了停了下来,双手撑着双膝弯腰休息了一会儿。大雨还在不停下着,他的衣服早已经湿透,雨水顺着贴着额头的头发流下来几乎要遮了他的视线。
  他抬手抹了一把脸,紧接着一片阴影投下,雨点打在头上的感觉瞬间消失了。
  金济赫抬头,一把大黑伞遮在他头上。他转头看了眼为他撑伞的人,在触及到对方气愤又带着点心疼的眼神后他快速低下了头,轻描淡写的道了句,“我没事。”
  
  “我有事。”
  
  金济赫又看了他一眼,却没有接话。
  
  李俊浩把手里的毛巾递到了金济赫眼前,“擦擦脸,赶快去洗澡。感冒了我可不管你。”
  金济赫接过毛巾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李俊浩瞪了他一眼一把搂过他肩膀就朝浴室拐。
  
  夜幕降临,值班的狱警都围在办公室里看济赫的新闻。刚进办公室门的俊浩想起刚才在浴室里济赫说的那番话也跟着凑了过去。
  俊浩刚走过去就听到赵主任正在无情嘲笑济赫,他一时气愤,刚想开口刺他几句,结果电视屏幕上画面突然一转,李俊浩一下止住了要脱口的话,眼睛盯着电视屏幕,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屏幕上的画面是运动场上某一处的监控画面,监控完整的记录了赵主任和海鸥的交易过程和赵主任殴打犯人的画面。
  新闻还没看完,门外就有人来带走了呆若木鸡的赵主任。
  一旁的另外两个人呆愣的看着这一幕幕匪人所思的画面,十分不解。
  然而知道真相的李俊浩只是笑了笑,同时脑子里又浮现出了济赫那天“修好”监控后的得意笑容。
  想着想着,李俊浩又忍不住想去看看济赫。 只是他刚走出门,对讲机里就传来了急切的呼喊声。
  “七舍栋五号房请求帮助,七舍栋五号房请求帮助,金济赫受伤了,请立即来人送往医务室。”
  李俊浩闻言,瞳孔猛的一缩,手里的对讲机差点失手落在了地上。
  
  等他火急火燎的跑到七舍栋的时候刚好遇到金济赫在狱警的带领下捂着自己的肩膀往外走。
  李俊浩看到那肩膀上蔓延而下的红色大脑瞬间空了一下。
  直到金济赫走过他身边时叫了他一声,“俊浩?”
  李俊浩这才反应过来,焦急的想去看济赫的伤,“怎么回事?伤到哪儿了?严不严重啊。”
   “啊呀,不严重,你别担心。”
  “不严重还流那么多血。到底怎么回事啊!”他的眼圈急的有些发了红,眼圈里隐隐有水光泛起。
  “我真的没事,你别哭。”
  
  一旁的狱警有些看不下去了,于是忍不住接了一句,“2078一回来不知道发什么疯,拿着磨尖的牙刷就朝金选手捅,流了不少血,我现在正要带他去医务室,前辈您要一起去吗?”
  李俊浩经这一提起才猛然想起金济赫目前最应该先去医务室,于是点了点头跟在金济赫的身后陪他一起去了医务室。
  
  幸好医生检查后说没什么问题,李俊浩这才放下心来。
  然而,这事也让他更担心起了以后金济赫转去西部监狱他不能在时时照顾该怎么办。
  于是,他内心一个一直没决定的想法,在这一刻默默被他敲定下来。
  
  
  隔日大早,李俊浩起床发现俊石抱着抱枕还在沙发上为了济赫败诉的事郁郁寡欢。
  俊浩问了一句,“俊石啊,你今天不上班吗?”
  李俊石没理他,抱着抱枕皱着脸一副不想搭理任何人的表情。
  俊浩一屁股坐进了沙发里,开始安慰自己这个视金济赫为一切的弟弟,“俊石啊,你听我说,我也以为济赫哥会陷入沉重的绝望和挫败中,如果是你窝囊的哥哥就一定会了,可济赫不一样啊,和平时一样,立刻就开始训练和运动。所以啊俊石,你不要再伤心了,快点起来洗洗吃饭准备上班吧。”
  “真的吗?”
  “当然了!他一点事没有,喂,金济赫是谁啊……”
  俊浩的话像点燃了什么一样,俊石一下炸了一般激动的接道,“他是个不知道放弃为何物的男人!”
  李俊浩动作一顿,张着嘴一时忘了该说什么。只是楞楞的看着俊石自顾自的接着说着济赫的艰难过去,“2015年,因为车祸导致左肩碎裂,大家都以为他的投手生涯至此结束,但他却拼死做康复治疗,真的……风雨无阻,在体育馆,运动场,康复中心之间来回跑,坚持不懈的做着康复治疗。终于在四年后,他参加了我们耐克森英雄棒球队的选拔赛……”
  后面的话,俊浩早就听过无数遍,他也无心再听。
  济赫确实是个不知放弃为何物的人,他有耐力,有毅力,能坚持。
  李俊浩也曾无数次后悔,如果他当初稍微坚强一点,和济赫一起面对一切,和他一起坚持下去,也许他们会一直站在一起。而不是在后来的日子里,只能从电视上,报纸上和俊石的嘴里了解他的状况。
  
  
  夜里,李俊浩辗转反侧。
  明日济赫就要转到西部监狱去了,李俊浩心里着急,巴不得跟着他一起去。
  想起今天找狱长说自己要转职被拒绝的事,李俊浩心里就一阵烦躁。
  想到半夜,李俊浩突然想起自己朋友的妈妈和狱长老婆挺熟的,于是想了想,决定明天休息去朋友家里拜访一下。
  
  隔天,李俊浩提了些礼品上了朋友家,幸好朋友母亲挺喜欢李俊浩,一口就应下了他的请求。
  还别说,这办法还有了效果。
  第二天上班,狱长就找他谈了话。
  
  “李部长还真是如大家所说那样是金选手的铁杆粉丝啊,金选手刚转走,李部长就迫不及待也想跟着转走。”
  切,我才不是那家伙的粉丝呢。李俊浩心里反驳着狱长的话,面上却笑着应承着。
  “既然李部长那么坚持,那我也不留你了。调任报告我已经替你报上去了,最晚下个星期调令就会下来,李部长就回去静候佳音吧。”
  李俊浩说了声谢谢,又和狱长聊了几句,这才退出了狱长办公室。
  
  “耶!”走出办公室,李俊浩激动的差点跳了起来。一想着马上又能见到金济赫,他内心就莫名激动。
  
  一个星期后,调令下来了。李俊浩立刻收拾了东西就去了西部监狱述职。
  刚到新的地方一切都不熟悉,李俊浩用了一天时间熟悉了下西部监狱,所以一整天都没来得及去找金济赫。直到晚上,本来他刚来,第一天晚上是不用值班的,可他却自主申请了值班。
  他太迫不及待想见到金济赫了,他迫切的想知道金济赫这一个周过的好不好,身上的伤有没有好一些……
  
  当他知道金济赫此时在木材厂时,立刻跑了过去找他。
  可当看到木材厂紧闭的大门时,李俊浩以为自己来晚了,金济赫已经收工回监舍了,正准备转身往回走,却恍惚间听到从工厂里传出了金济赫的声音。
  他慢慢靠近了厂房,耳朵贴到了门上,果然听到了里面有声音。
  
  打开门时,虽然里面一片漆黑,但李俊浩还是能一眼就看出几条人影的位置。他不知道那几人想对济赫做什么,但他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灯亮那刻,俊浩看到对面那个头发微白的人手正搭在济赫肩上,心里有些不爽。
  “你们在干什么啊?”
  济赫在看到进来的是他时,也明显松了一口气,脸上浮起了一抹笑容。
  然而另外一个人明显愣了一下,才回道,“啊,没事。你刚来可能不清楚,这里最后是我来整理,然后再回去的。所以狱警,你就忙你的去吧。”
  俊浩上前了两步,“我没听说过,请全员回到房间里。”
  “还有好多事情没忙完呢。”
  “我说了,全员回房间。我不想重复第三遍。听明白了吗,8310。”
  被叫8310的人撇了撇嘴,没再说什么,错过俊浩径直走了。
  
  李俊浩回头看着人出了工厂大门后,这才转过头来去看金济赫,“刚才怎么回事,他们想对你做什么?”
  “啊,没什么。话说,你怎么来了?”
  “我啊,正常调配啦。他们真的没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
  “嗯,那就好,回房吧!”
  
  
   目送着金济赫回到监舍后,李俊浩的心才放下来。
  回想起刚才的情况, 他想,他跟来的决定是对的。幸好他来了,如果没来,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他的济赫啊,还不知道要受多少苦。
  哪怕别人说他是铁杆粉丝什么的都好,只要他能时刻守护着他的济赫就够了。
  那些年缺失的陪伴,他往后一定会补回来的。这一次,不管怎样,他都不会再离开他了。
  
  

评论 ( 5 )
热度 ( 41 )

© 同人女阿婷 | Powered by LOFTER